全球高武

剎那間,就有五百多道劍氣神劍在唐龍的頸部,胸膛,四肢之上閃現。

咻咻咻咻……

五百多道劍氣神劍同時爆發,何等威力,那只是聞人玄用來試探的一擊,瞬間就被轟碎,鋪天蓋地的劍氣神劍也一股腦兒的轟殺向聞人玄。

饒是聞人玄對唐龍足夠高估了,也被他出手的霸道,強橫給震撼到了。

唐龍冷笑道:「聞人玄,梟雄也,行事只求智珠在握,決勝千里,殺人於無形,從不會在乎外人的毀譽,是故出手先是試探,殊不知,英雄者,憑仗一身力量,但見不順,便強勢擊殺,即便蒼天不許,我便捅破那蒼天;神魔不允,我便殺神魔,何來的你這般謹慎。」

他話語落下,劍氣神劍已然臨身,壓迫的聞人玄臉色陡變,身形原地轉動,攪動的風雲跟隨著旋轉,形成一條銀色的雄獅將他護衛起來。

砰砰砰……

漫天的劍氣神劍統統轟在那銀色雄獅之上,將其轟的爆碎。

劍氣神劍卻也都被封擋下來。

兩人的一次正面交鋒,則是不分伯仲,而明眼人看得出,倉促防禦的聞人玄吃了一次小虧,氣血翻湧,臉色有點發潮,但他修為高超,瞬間恢復如初。

也就是聞人玄半個呼吸的功夫,壓下翻湧的氣血之際,唐龍就如神似魔般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不用武技,只用星空真氣的霸道,七彩帝心體的強橫。

重拳轟擊。

聞人玄冷哼一聲,同樣揮拳重擊,不同之處在於,他動用了武技,還是一門非常霸道的武技,出拳之際,有風雷之聲,令那拳頭之上雷電霹靂,風行如刀。

砰!

兩人對轟一拳,激蕩的雷電四射,狂風激蕩,向四下飛射,硬生生將他們周圍三十米內變成了真空地帶,使得那些站在聞人玄後面的隨時聽后命令要斬殺司昭明等人的王府聯盟高手都被逼迫的紛紛躲閃開來。

機會來了!

唐龍這次出手的目標就是如此,趕人,救人。

只有司昭明等六人安全了,他才能真正的無所忌憚的發揮。


「想救人,做夢!」

聞人玄一眼便看破唐龍的想法,身形不動,如一座山般,封擋唐龍的去路,雙臂舞動,風雷炸響,再度轟擊。

「閃開!」

唐龍倏然抬起左手,掌心處浮現一隻眼睛。

殺王掌心瞳!

此絕殺武技一出現,立時引發一片驚呼。

唐龍最近一年來戰鬥早已引發轟動,為眾人所知,誰不知道唐龍有一招絕殺底牌,掌心瞳一出,無人可擋的。

就是聞人玄也嚇了一跳,他沒想到唐龍如此霸烈,出手就是絕殺,雖然他曾不止一次的思慮過如何應對,自覺有法子抗衡,卻不敢冒失出手,至少也是準備妥當,再來應對的。

所以聞人玄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向左側一閃,讓開了通道。

唐龍嘴角溢出一絲笑意,他立時收起手掌,電射向前方,營救司昭明六人,接下來就將再無半點束縛,盡情一戰了。 沒有束縛,才能盡情一戰。

唐龍渴望放開手腳的大戰,來領教一下蒼州城在世王者子孫的實力。

要知道,他的天才王者生死戰的對手可是燕天揚,早在一年前就已經達到了封號武侯境界,而這童菲兒和施本道現在還只是命輪圓滿境界,所以能邁過這兩人,才算是跨過門檻,真的有資格去挑戰燕天揚。

至少唐龍給自己指定的目標是如此的。

他要一步步的縮短與燕天揚的差距,也要一步步的壯大自己同境界中的無敵戰力。

無疑這些在世王者子孫是最佳的磨劍石。

高冷總裁心尖寵 ,即便沒有這些,他也會找機會一戰的,只是被人威脅,無法放開手腳,就讓他很不爽了。


以殺王掌心瞳嚇退聞人玄,前方再無阻礙的唐龍瞬息間跨越十多米的距離,伸手去抓藏在懷中的煉獄妖球。

煉獄妖球是能夠讓人寄存其中的。

裡面就是煉獄妖球的主人夏玉露,她要藉助煉獄妖球將司昭明等六人收走,為唐龍放開手腳做做配合。

哪知道唐龍手還沒碰到煉獄妖球,他的眼前人影一晃,竟然有人速度更快一步的將他的去路擋住。

這人正是金錘王嫡系子孫童菲兒!

「好快的速度。」

唐龍自問他的速度也還可以,乃是金日族的金光遁,雖然是很久遠以前的,放在當代武技日益輝煌的時候,並不是特別出色,但至少在十大地域時期,從未有人能夠在速度上超越他的。

可是這個童菲兒卻明顯速度更勝一籌。

唐龍距離城門的距離,與童菲兒距離他所在的位置,是差不多的,但是他逼退聞人玄,率先衝擊,自然要早一點的,結果還是被童菲兒擋住,可見童菲兒在速度方面是非常強勁兒的。

「留下鑰匙,人隨便你帶走。」童菲兒更為強勢霸道,說的話就如同命令一般,不容人反駁。

「先放人。」唐龍堅持己見。

童菲兒眸光生輝,強大的氣勢迫人窒息,「不要以為用所謂的絕殺底牌嚇退準備不足的聞人玄,就可以在我面前說話理直氣壯地,在我的眼裡,你就是廢物,就是螻蟻,我若殺你,就像捏死一隻臭蟲般容易。」

唐龍腰板筆直,絲毫不為那氣勢所迫,漠然道:「你說我是廢物,說我是螻蟻,那你就像臭蟲一樣捏死我,再從我手裡將鑰匙拿走吧。」

「是什麼人給了你膽量,敢在我等在世王者嫡系子孫面前囂狂,是燕天揚么,你真的以為燕天揚會將你當做對手?那你就太過痴心妄想了,他要親手殺你,是因為你搶走了他的女人,作為男人,他必須出手,否則的話,你覺得就憑你有資格去挑戰么,甚至你就這樣所謂在十大地域能翻江倒海的所謂蛟龍,對於在世王者子孫而言,就算是旁系子弟都沒興趣與你一戰,因為你頂多也就是來給我們當奴才,做個小護衛的資格。」童菲兒輕蔑的看著唐龍。


不光是童菲兒,施本道亦是如此。

他們對於燕天揚那種蒼州城有名的武道天驕去親手挑戰唐龍是很不忿的。

因為在他們的眼裡,那也是在羞辱他們。

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子有什麼資格在他們面前逞能囂張。

唐龍反唇相譏道:「你說了這麼多的廢話,就是要顯示你的驕傲,你的身份,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用在世王者子孫來恐嚇我?那我只能說,你很幼稚,想要讓我主動交出鑰匙,那是沒可能的,我說過,你既然認為我是廢物,是螻蟻,那就像捏死一隻臭蟲一樣捏死我,如果不能,那很不幸的告訴你,我會捏死臭蟲一樣捏死你,而我將是一條騰空的潛龍。」

臭蟲?

他居然敢說我是臭蟲。

童菲兒的驕傲,讓她無法容忍被人如此的譏諷,「你這隻螻蟻居然敢在我面前猖狂,我現在就捏死你!」

嗡!

暴怒的童菲兒一頭漆黑的秀髮猛然如同爆炸般狂野的飛揚起來,一根根髮絲猶如一條條的蠻龍,一雙眼睛泛起璀璨的金光,周身的紫色衣裙也張揚的舞動起來,令她好似從天穹走下來的一代戰神,那股霸道強橫的氣勢更是激蕩之下,令四周的空氣於她的頭頂上方匯聚成一幅神虎下山的景象,象徵著她童菲兒就是一頭猛虎,可威壓這方天地。

「小小螻蟻,還不受死!」

童菲兒吐氣發聲,聲若洪鐘,震碎虛空,破裂大地,無形的聲波貫穿人腦。

這乃是一種聲波武技。

唐龍雙目泛起星光,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童菲兒,背靠金錘王,王者嫡系血脈,得逞家族傳承,天生嬌貴,自以為藐視我這無背景無來歷的泛泛平民,也罷,那我這平民螻蟻,就用自己自創的武技來看看,你如何阻我救人。」

千瘡百孔!

五百劍氣神劍同時在唐龍胸前四肢浮現。

強勢暴殺。

密集的劍氣神劍一出,便破碎那無形的聲波,同樣劍氣神劍也在迅速的崩斷,卻不是全部崩潰,仍舊有一小部分破開聲波,趨勢強橫的襲殺而去。

同一時間,唐龍踏步向前行進,胸前四肢再度浮現劍氣神劍。

第二波千瘡百孔強殺而出。

「螻蟻就是螻蟻,自創武技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童菲兒嘲諷道,「我只是以金錘真氣隨意發出聲音,都需要你使用武技,這就是差距,現在讓你領教我的武技,重巒疊嶂!」

漫天的空氣迅速的匯聚在童菲兒的面前,化作一個個足有磨盤大小的金色鎚頭,這些鎚頭彼此疊加,竟然形成如同一座座山巒的樣子。

轟!

無數的金色鎚頭狠狠衝擊。

轟轟轟……

金錘對轟劍氣神劍。

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中,金光消散。

那劍氣神劍也崩潰的差不多,卻還剩下三四十支的樣子,強橫的沖向童菲兒而去。

兩人本就距離不遠,自信滿滿的童菲兒認為,這一擊,是她的攻擊破掉唐龍的殺招,然後轟退唐龍,萬萬沒想到結果是相反的,令她倉促之下,哪裡還有時間發動反擊,唯有斷喝一聲,雙臂浮現金色的光芒,交叉在胸前。

噹噹當……

所有的劍氣神劍統統被封擋。

唐龍的劍氣神劍可是媲美宇級神劍鋒利程度的,竟然童菲兒用手臂封擋住,可見童菲兒的強橫。

但劍氣神劍強大的衝擊力還是逼迫的童菲兒倒退了兩大步。

這一下,驚的施本道也是一愣。

要知道他們可都是命輪圓滿境界,而唐龍展現出來的力量則是命輪小成,人家差距童菲兒兩個小境界呢,居然佔據了上風,雖然沒有絕對的優勢,可就是上風呀,怎不能驕傲的他們吃驚。

螻蟻何時這般強了。

就在這一瞬間的功夫,唐龍抖手拋出煉獄妖球。

煉獄妖球內的夏玉露早已經蓄勢待發,順勢出手,激發煉獄妖球的力量,一下釘在司昭明等六人身上的長槍崩碎,妖異的光芒掃過,司昭明六人便被統統收入其中。


「給我爆!」

童菲兒對於落入下風很不忿,她覺得自己沒有發揮實力,過於低估唐龍造成的,讓她很丟人,一向強勢的她一聲怒吼,虛空炸裂,想要碎裂煉獄妖球。

這煉獄妖球雖然本源恢復還不到十分之一,可就其本身而言,那至少也是洪級神兵,別說是童菲兒,就算是童菲兒的老祖宗金錘王想要毀掉,也沒大可能做到的。

是以這力量爆炸,未曾損耗煉獄妖球,反而形成衝擊波將其反衝回來,落入唐龍的手中。

「我沒有後顧之憂了。」

「我沒有束縛了。」

「你們也該讓我看看,有多強了。」

「展現你們的力量吧。」

唐龍收起煉獄妖球,雙手舉起,各自抓著一把鑰匙,當著所有人的面,稍微用力。

砰!砰!

兩把鑰匙隨之爆碎。

這聲音,就好像在場眾人的心弦一樣,被強勢的撥動,刺激的他們有那麼一瞬間的失神。

鑰匙毀掉,意味著永遠無法踏入內城。

內城神秘將只可遠觀,無法得到。

想到幾天前內城閃現的那些寶物,所有人都生出憤怒,暴虐,狂怒。

「刷!」

童菲兒豁然抬起頭,雙目徹徹底底的變成了金色,她體內的金錘王血脈被刺激的沸騰,迅速的流遍全身,令她的頭髮都化作金色的,白皙的肌膚也化作金色,仰起頭的一瞬間,她的身後更是站起一尊金色的百米巨人,是體內血脈太過純凈,形成的金錘王的身影,當時王者氣息在那百米巨人身上若隱若現。

「你該死!」

狂怒的童菲兒終於發飆,如同一頭髮狂的母龍,雙手握拳,竟然化作了兩個金錘的樣子。

「黃金神錘,爆!」

武氏春秋錄 ,如兩個巨大的金色巨錘,轟開天地,直衝向唐龍。

「哈哈,來得好,這才是你的實力吧。」

唐龍看的熱血沸騰,他也要展現實力了。

方才無論是對付聞人玄,還是童菲兒,他都沒有發動全力,只是七成的星空真氣,如今他將不再保留。

他每次突破一次小境界,都會引動心丹田內星辰降落,大力的滋養王者意志,滋潤武道奧義,同樣也會對星空真氣有一次的提升。

想他本身星空真氣就強橫過純凈的真氣威力,雖然童菲兒的真氣因血脈被賦予特色,是金錘真氣,但同樣遜色星空真氣,尤其是伴隨著他從命輪初及境界開始,具備王者意志之後,無時無刻的星空真氣都在提升中,且境界提升還有明顯幅度的壯大,而今過去這般久,又達到命輪小成境界,其威力自然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現在,正是見證真正威力的時刻。 一吻成癮:總裁,情深入骨 ,雖然外表看去,體質一般,其實本體早已如同星空真氣一樣,也在悄然的變化,筋肉根骨內臟皮膚都已經強大到無比堅韌的地步。

加之星空真氣的霸道。

唐龍都有點對武技興趣不大的樣子。

他更喜歡將自己的七彩帝心體優勢來戰鬥了。


見到童菲兒狂怒攻擊,唐龍沒有動用任何的武技,就是依靠七彩帝心體的強橫,直接雙拳轟出。

唯一的不同是,唐龍沒有再壓抑星空真氣,而是徹底的爆發這霸道真氣的威力。

「唐龍太狂妄了,他以為能夠以寶體力量擊敗我們,就可以不用武技去打敗小姐么,真是自找死路。」戴暮雪在一旁看到,語帶譏諷,要看唐龍笑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