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別搞笑了。長華上仙的徒弟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再說了,他的徒弟都是男子。怎麼會蹦出來個女子。

「哼,要我說,你若是他的徒弟,我就是他親舅舅。別嘴裡吐不出象牙來。只要你們願意服從於我,再加上長華上仙這個籌碼,阡華大陸必然是屬於我的!」

哈哈哈哈!這個人狂笑不止。流蘇呸了聲。若說師父真的在他這裡,打死流蘇都不相信。

「你說長華上仙在你這裡,那你把他給我們看一眼。我們才會相信!」

哼,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雖然這姿色倒是不錯,這渾身的氣質還有那麼回事,能夠說得過去。只是這脾氣嘛,真不知道長華上仙喜靜的心思,是如何能夠收下這個弟子。

水鏡開示慢慢浮現在他們面前,白衣嵊泗,美妙絕倫。長華上仙獨自清高的坐在乾淨的祭台上。但是他身上卻都是差不多手臂粗細的鐵鏈。可是若仔細看,這些鐵鏈在長華上仙面前,連個屁都不是。

師父,怎麼能夠會被如此對待!

「哼,若師父真的被鐵鏈捆住,也是你們使用了卑鄙的手段!」

「不錯,的確使用了卑鄙的手段。但是呢,你剛剛在島嶼上也說了,兵不厭詐。我不過是趁長華上仙靈力最薄弱之時,發動了攻擊罷了。只要能夠抓到人,得到最後的結果又有什麼不好呢?」

卑鄙!

流蘇惡狠狠的看著面前的中年男子。這男子看起來靈氣並不充盈,但卻極有壓迫感。雖然實力高強這點,可能性不大。但也不排除面前的這個男子是故意收斂自己的氣息。

「你到底要怎麼樣?」

「很簡單,我會給你們每人發把武器。只要你們最後能夠救出長華上仙,就算你們過了這關。」

真有這麼簡單?流蘇等人不禁懷疑。

這是艘巨大的船。船和船之間還緊密相連。真是在關鍵的時刻,能夠輕而易舉的讓他們迷失方向。天漸漸陰下來。看似好像馬上就要狂風暴雨。

這天公都不做美。人力再如何也是笑話了。

但流蘇臉色嚴肅。被放進來的其餘等人包括力士跟大漢,瞧著真的是每個人手上都有武器,流蘇的心這才安定了些。

那長官葫蘆里到底是賣什麼葯。召喚師見他們終於被安排到了一起。這才小心翼翼的問,「喂,你跟長華上仙究竟是這麼關係,你真的是他的徒弟?」

流蘇點了點頭,「我是他的關門弟子。住一是我的大師兄。」

看來是真的,「我聽說你們都住在無盡峰?」

流蘇點頭,「那個地方,要啥啥沒有,全是望不到邊的懸崖峭壁,雖然景色美。但鮮有人煙。」

嘖嘖,果然仙人就要住在這種地方啊。不過這對於他們來說還是太過於陌生。所以對於這種仙境般的地域,表示出自己百分之兩百的熱情。

但他們只要問,流蘇都會一一回答。對於無盡峰比較隱晦的事情,流蘇就一筆帶過了。雖然這樣的情況並不多數,但是流蘇還是被問的不耐其煩。

「好啦,至於無盡峰和師父,你們就不要問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流蘇瞧著他們原本光彩四溢的眼睛頓時失去了自己應有的光彩,她也只是摸摸腦袋,讓他們不要心急。只要見到了長華上仙,他們想不明白的就自己去問師父把。

而現在他們周圍的環境,非常奇特,甚至看起來只是微弱的空氣流動。天灰濛濛的,毫無光亮。以至於在這麼寬闊的船面上行走,顯得極為空曠。

「這裡會不會有什麼東西,怎麼會這麼安靜。」

的確,未免安靜得過頭了。只是,也貌似沒什麼吧?

「大漢,你來的時候來到這裡沒有?」

在島嶼上看起來,這裡的船隻並不多,而且也沒有這麼大的船艦,現在看來。似乎是當時他們忽略了這裡的真實大小。

大漢搖搖頭,「我們來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被捉拿了,所以並未更深一步的研究。」

點頭,流蘇表示理解。可是無論怎麼樣,他們首先要拿到師父所處的位置地圖。只是不知道長官會不會真的把師父藏在這裡。

「我們沒有地圖,也沒有時間限制,想必在他們覺得,我們就算在這裡找上三年五載也不可能找到師父。」流蘇瞧著周圍複雜的地圖形狀。現在他們才剛剛進入船,雖然每人手上都有武器。但是這裡也沒有別的生物能夠供他們射擊的。

召喚師瞧了眼,「你們不覺得這裡很奇怪嗎?這麼大的船怎麼可能連個人都沒有?」

這句話適時的提醒了流蘇,「你們等下,我嘗試拿精神力探測下。」

精神力快速的往外擴散,不擴散還行。這擴散下去,流蘇沒差點大驚失色。「他們在水裡!」

什麼?像是響應流蘇的問題般,從水裡紛紛往外湧出穿著軍裝的人物。這些人看起來好似跟普通的兵沒什麼區別,但是他們身上全是跟穿了鐵甲般,看起來似乎任何武器都沒辦法刺破他們的鐵甲。


不對啊,要是他們真的穿了鐵甲的話,怎麼能夠在水裡不沉下去?還憋氣憋了這麼長的時間。

他們的人數太多了。「快走!找地方隱匿!」

根本不需要別人更多的提醒,這些小傢伙們的蹄子比馬還要快。趕緊逃竄,但是身後的人僅僅是上船來,也沒有別的動作。然後各自找自己的位置,五步一哨的站立。這下好了,士兵守護的程度這麼嚴密。就算是只蒼蠅也飛不出去。

他們沒有看到他們嗎?流蘇心裡不禁生出這麼個疑問。畢竟特別奇怪。

數量太多,流蘇他們躲在雜物間中的貨品箱中。在箱子上挖出個洞,仔細看著他們的動作跟行為。說真的,這樣的動靜鬧得大家雞犬不寧。雖然並不知道現在究竟是在鬧哪一出。

瞧著這些傢伙的防守。沒想到除了在島嶼上的三百餘人之外,這艘這麼大的艦艇上,還有數不清的艦隊。

「我們現在怎麼辦?」

流蘇搖頭,「剛剛我們跑進來的時候,他們就好像看不見我們一樣。你發現了沒?」

大漢點頭,的確。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再怎麼說也要進來把他們好好的找找。不可能這麼多人發現他們,就跟沒事人似的。眼都不瞧下。

「我們走一步看一步,等會兒你們要是看見不對,就立馬發動攻擊。」

「好。」

流蘇第一個出了那箱子,事先沒有用過手裡的武器,在這麼關鍵的時刻,自然也不會用自己不了解的東西。冰凌符瞬間出動。冰龍直直刺進面前這人的心臟。雖然並沒有刺破他的鐵甲。但是卻把他凍成了個冰人。

整個過程幾乎是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因為這個緣故,他們剛剛開始的進程非常順利。倉庫房門前的兩個士兵死的無聲無息,流蘇趕緊示意了下,讓他們都出來。看了周圍一眼,覺得應該是安全的,便趕緊出來。趁著有士兵巡邏,他們趕緊奔赴下個隱匿點。

士兵來來回回的行走,就好像跟他們不是處在同個時空。流蘇瞧著這些人空洞的眼神,突然感覺,這些士兵好似根本不是活人般。

這個念頭冒出來,頓時就有些滲人了。

期間他們已經換了三個隱匿點。直到流蘇察覺到下面那層甲板似乎監控的人員少很多。

便趕緊招呼隊友,示意下去下面那層的樓梯。隊員們瞬間便懂了流蘇的意思。

瞧著附近,那些巡邏的士兵,剛好有個視線的盲點,瞧到這裡,流蘇趕緊率先往下面而去。身後的隊友也紛紛看中機會,趕緊下樓。

「別自己嚇自己了。就我看,他們根本看不到我們。」

「為什麼這麼說?」

「他們並不是人,而是生活在水裡的水鬼。或者屍體類的東西。只是它們死前的意識,告訴自己應該站在這個位置罷了。」


< 「不過我還是有點疑惑,這些人的身體保存的太過於完美,身上絲毫沒有半點腐爛,而且我剛剛割去他們的咽喉時,他們身上的肉還相當有質感。」

流蘇的疑問說出來的時候,她身後的人都嚇了一跳。但是就目前而言,也沒有背的辦法來證明流蘇的說法有錯。但是他們還是不能否定其他的推測。

「在前方有兩個巡邏的士兵,注意隱匿!」

幾乎是流蘇的話剛剛冒出來,他們就趕緊的找地方隱藏,速度比剛剛開始說話的流蘇還要快。瞧著他們如臨大敵的樣子。流蘇就感覺好笑。是不是太過了?還是對他們來說,屍傀傀儡喪屍什麼的,都還是比較陌生的存在?

流蘇還真想對了,只是這些傢伙們又不承認自己對已經死去的人,保持的高度恐懼。所以才會像現在這般。

大漢瞧著已經隱藏起來的隊員,看著流蘇。「你確定你是長華上仙的徒弟?」

流蘇點頭。

「那你跟你師父之間肯定有某種聯繫的吧?你能不能想辦法讓他告訴我們,他在哪裡?」

「如果師父真的被壞人抓走了的話,他一定會想辦法跟我聯繫。但現在的問題是,無法判斷到底是真的,還是這純粹是場試煉。」流蘇瞧著大漢,「你懂我的意思嗎?」

畢竟童璞說過,這裡所有的東西都是虛假的,也有可能不是虛假的。因為只要有背景的人,能夠分離出自己的精血,重新幻化,能夠讓自己這份精血與自己差不多的外貌。所以師父也有可能,她畢竟也親眼見過師父的精血是什麼樣子。

就平常而言,要是墨川的人真的抓到了師父,也絕不會每人發把武器,讓他們儘力解救人質。

更何況師父是那種揮揮手指頭就能夠將墨川大陸毀滅的人。流蘇絕對不相信師父真的被抓走。


下了船的第二層,這裡看起來是年代比較久遠的碼頭,而且常年失修,很多地方已經完全不能踏步,甚至踩踏,走在上面都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在他們的頭頂就是非人類的士兵。流蘇看的出來,那些傢伙們的眼睛並不是屍傀的那種,沒有瞳孔。要麼是剛死不就,要麼就是被人控制了。所以才會出現失神的面孔。

這層船樓,並沒有更多的士兵。瞧著安安靜靜的地方,和倒是都是破損之物,還有上面的污漬,不難發現,這艘船一定是沉溺過,才會發生現在這個情況。而且某些積水處,還有隻有在海里才會生長的生物,但已經死去。

一定是幽靈船艦。

不過師父為什麼會在這樣的艘船里。

奇怪,若是這艘船真的沉入海水中的話,船上的物品也不應該只是這點破損程度。

要是童璞在的話就好了,他就會告訴她為什麼會這樣了。

木屐在船板上發出噠噠的聲響,動靜不小,也不大。但是要能夠引起人的注意也足夠了。突然從船艙暗處出來的士兵發現了他們,流蘇手裡的冰凌符趕緊漂移出來,刺向士兵。胸口的冰龍還掛在他的身體中,鮮血淋淋的落下來。

這層士兵身上的防禦卻沒有上面那層多,甚至可以說是簡陋,而且這層樓的士兵他們是有意識的。

仔細的瞧著死去的士兵屍體,流蘇也沒發現更多可能的東西,便隨著隊員往前走。但是正在他們離開的時候,已經死去的士兵突然變化了腦袋的朝向。大約過了幾盞茶的功夫之後,士兵晃晃悠悠的站起來,他胸前的冰龍已經融化,但是傷口還在。瞧著自己胸前的傷口,士兵的瞳孔猛然一縮。

流蘇等人從船甲上廝殺,瞧著突然衝出來的十幾個士兵,巨蟒直接憑藉自己的身體,將他們紛紛打落到水中。力士跟大漢,都足夠將這些小兵蝦蟹們,弄的半死不活。

「不要戀戰,我們的目的是長華上仙!」

點頭,大漢趕緊往前跑。身後的士兵還在窮追不捨,流蘇等人直接跑到船艦中做食物的地方。然而這裡有更強大的敵人等待著他們。

瞧著面前兩個利索的女子,她們身上穿著廚師的服裝。但是笑容危險。瞧著突然冒出來的五個人,表示莫名的開心甚至謹慎。流蘇進來時,就她們身上的威壓來看,絕不是個簡單的對手。

「呵呵呵,姐姐我們在這裡做了這麼多年的飯,用了那麼多的食材,從來沒有用過活人的肉,來做道菜呢。」

「哦,妹妹,你想做什麼?」

「人肉炒青椒。爆炒人丁。」

女子如同銀鈴般的妙音回蕩在整個船艙,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足夠讓人渾身凍成冰塊。哼,這麼大的口氣,真是囂張。

大漢直接舉起自己身上的斧頭,就這個斧頭起碼都有五六十斤重。但這個絕不僅僅是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大漢盯著這兩個妙齡女子。「想要吃我們的肉,也要看看有沒有這個本事!虎嘯!」

隨著這聲落下,巨斧開始凝聚周圍的風力,而且越來越強。四周的物品也紛紛被大漢的這招偏移了自己原來的軌跡,甚至更加狠辣。跑到了大漢的上空。這般有架勢的一招,在兩個妙齡女子看來,卻只是輕輕笑了笑。

「沒用的東西。我還以為有多強呢!」

女子的聲音剛剛落下,召喚師便猛然發動了攻擊。巨蟒盤旋著身子,朝著女子的位置就是一口。然而巨蟒咬住的僅僅是幻影。竟然比巨蟒的速度好要快。流蘇愕然的看著這兩個女子,修仙這麼久以來,第一次遇到如此強勁的對手。

而召喚師也是不相信自己的巨蟒沒有咬到女子,隨即速度越發快起來。然而在大家緩過神來時,那女子早就足尖一點,跑到了召喚師的身後,撫摸召喚師的咽喉。「小姑娘,跑到外面來,你爹娘沒有告訴你,暗算人是不對的么?」

召喚師明顯被氣怒,「那也輪不到你來教訓我!」

說完這話,召喚師從乾坤袋中摸出把飛鏢,飛鏢亮出來時,它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讓人猛然顫慄著魂魄。似乎只要他們任何的輕舉妄動,都會被飛鏢看在眼中。它身上的利芒尤其厲害,而且削鐵如泥。

女子自然是看到了召喚師手裡的飛鏢,眉頭微微皺著。竟然是靈品高級武器!飛流寒光!

這下她不得不凝重起來。

流蘇暗嘆,果然個個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領,靈品武器。她現在是連半個都沒摸著,更不用說能夠使用了。師父讓她來的時候,倒是給她買了不少的東西,她現在半個都沒用上。真是不知道師父到底是出了哪門子的信心,覺得她一定會進入前十。

飛流寒光只要鎖定了敵人,除非見血才會收回,所以那女子幾乎是立馬放棄了手裡的獵物,而迅速的逃竄,不得不說,這女子的速度的確很快。而這邊,跟大漢和力士周旋的女子,她的面色倒是輕鬆。虎嘯還在繼續蓄力,但是女子卻絲毫沒有緊張的神色。

等到虎嘯的威力增加到了最大,大到不能再大。連裝滿酒的酒桶都被拉扯飛起來時,女子的神情依舊沒有半點緊張。她見過比這個更厲害的功法,所以自然還不擔憂。

流蘇終於動了,她率先使用靈引陣,靈氣源源不斷的朝流蘇這邊擁擠而來。以至於除開流蘇,其他地方的靈氣幾乎到了真空的狀態。但是這依舊沒有讓女子的表情有半點動容。

他們已經紛紛亮出了底牌,但是對手中的其中那個女子,就是被稱之『姐姐』的人,毫無表態。而且半點動作都沒有,是不是太過於奇怪了?

是個狠角色,既然如此。

獸血引!

只要對象單一,其他人也發現不來這其中的問題。女子終於臉色變了。她渾身的血氣似乎經不住誘惑般的想要往外涌,但是因為她的實力,所以這種感覺並不是很劇烈。但這依舊給她造成了影響。更重要的是,在場這麼多人,她絲毫沒辦法分辨出究竟是誰,讓她這般難堪。

怒氣,源源不斷的怒氣湧出。身為強者,怎麼能夠輕易讓人騎在她的頭上?

哼,「鳳舞九天!」

隨著她的聲爆喝,海里的水紛紛往船上涌,而且迅速的將她的身體包裹起來。因為血和海水都是液體,流蘇現在也只能夠對著面前猶如蟬繭般的女子,毫無辦法。

不過,既然你能夠用水。

冰凌符迅速的發動,而在冰凌符從流蘇手中漂浮而出之前,蓄力已久的大漢,終於發動了攻擊。無數的雜物紛紛落到女子身上。將她身上的水差點砸散。而流蘇也抓住機會,將冰凌符打到女子身上。

冰凌符因為海水,而寸寸將海水變成冰塊。將那女子緊緊的控制在冰塊中。

流蘇冒著汗珠,瞧著這女子。潛意識告訴流蘇,女子絕對沒有那麼容易被困死。果不其然,大約三秒鐘過後,女子從冰中涅槃而出!流蘇迅速的再次使用獸血引!< 而女子很明顯是注意到了流蘇,滿臉的怒氣宣誓了她的憤怒。

「既然你找死,那我也不客氣了!」

憤怒的聲音從她的咽喉中冒出,能夠看得出來,流蘇和大漢的行為是徹底的惹惱了她。

「飛天盾地!」隨著女子的爆喝,如同箭雨的礫石,從他們的腳下紛紛破船而入,這些箭雨就像是從地面上拔地而出的雨後春筍,漲勢奇快。而且絲毫不需要人為的幫助,紛紛懸浮在女子的身側。

不好。流蘇趕緊使用防禦陣法,普基護符跟蘊隱符的完美結合,讓流蘇身側的所有人都看不出流蘇身邊早已經安排好了防禦陣法。但是這小小的動作絲毫不能夠從女子的眼皮子底下逃脫。

「妹妹,我改變主意了,不做什麼爆炒人丁,而做鮭魚。讓他們身上的肉全部翹起,撒上醬汁。一定是非常好吃的道菜。」

被叫做妹妹的人,很明顯是聽到了姐姐的話。但是她被飛流寒光窮追不捨,一時間也沒有機會回答姐姐的問題。哼,還鮭魚呢,自己能不能活著出去還是個問題!流蘇瞧著從地面下湧出的箭雨,在女子的身側不斷的飛旋。再三確定了自己周圍的防禦無漏洞之後,懸起來的心這才放下。

「想要把我們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削下來,還要看你有沒有這個能力!」

流蘇的話果然觸怒了這女子,她身側的箭雨層層疊起,甚至凝聚成旋風的模樣,那是精神力超級強大的人才會能達到的這種效果!怎麼會,怎麼會如此的厲害!流蘇覺得今天真的碰到了大骨頭,而身側卻沒有童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