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刀疤大漢身體已經不能動彈,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抬起頭就往地上砸,任由頭皮磕破都沒停下。

「你有錢沒?」

錢、錢?

他問這些話幹嘛?

刀疤大漢心裡不由的泛起嘀咕,可嘴上卻是一丁點也不敢怠慢,連忙說道:「有!有錢!」

齊天伸出手,笑眯眯的說道:「給我!」

我草!

有沒有搞錯!

明明打劫的是我好么,怎麼反倒變成被打劫了!

會功夫了不起啊!

刀疤大漢一邊在心裡大罵,一邊笑呵呵地把錢全掏了出來,「大、大哥,您看看夠嗎?」

齊天似乎並不滿意,「銀行卡呢?」

這回刀疤大漢是真的哭了,「大哥,這些就是我的全部家當了,剛剛讓你轉錢的賬戶,是我小弟的,他、他剛剛還跑了!」

齊天瞄了一眼其他躺在地上的壯漢,「他們呢?」

「都他媽別裝死了,快、快給這位大哥拿錢!」

在刀疤大漢的謾罵下,兩個勉強能動彈的小弟,不光把自己的錢給拿了出來,為了表示誠意,連昏迷那幾個弟兄的錢都掏了出來。

齊天點了點手裡的錢,一臉嫌棄道:「七個人加起來才兩萬塊?下次記得多帶點錢出來!」

說完,把錢往兜里一塞,便轉身離去。

看著他消失的身影,一干壯漢們如臨大赦——這個魔鬼,終於走了!

坐上公交車以後,齊天打算打問下林語塵中午想吃什麼。

但剛摸到手機,就響起了一陣鈴聲。

拿出來一看,竟然是父親打來的。

「爸,你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

話是這麼說,但齊天臉上卻充滿了興奮。

自打上大學以來,這還是父親頭一次主動跟他電話。

「剛才有人給我打電話,說你被車撞了,讓我轉錢過去——」

聽到這話,齊天連忙道:「爸,我沒事,那是騙子,你兒子好著呢!」

「嗯,沒事就好,有什麼事記得給家裡打電話。」

齊父頓了一下,補充道:「好好學習。」

說完,便掛了電話。

儘管父子倆沒聊幾句,齊天卻覺得心裡暖暖的。

和以前一樣,無論是少言寡語的性格,還是對自己的關心,父親從未變過。

與此同時,陳家大廳內。

「多謝少爺再造之恩!」

馬平川單膝跪地,一臉感激的看著陳超。

他原本以為自己這輩子已經廢了,沒想到現在不僅沒有淪為殘廢,反而因為丹藥的力量,將自身的實力直接提升到了淬體巔峰!

陳超擺了擺手,「起來吧。」

馬平川深吸了口氣,擔憂道:「少爺您將大還丹浪費在我身上,這件事如果被陳老大知道了……」

身為陳家的心腹,馬平川很清楚那顆大還丹有多麼的珍貴。

當初為了得到它,陳老大三上少室山,不知道花費了多少的人力物力。

而且,這丹藥原本可是要送給洪爺洪四海的!

陳超眯起眼睛道:「所以你必須把今晚的事情辦好,明白嗎?」

「平川必定幸不辱命!」

馬平川語氣中充滿了堅定,以他現在的實力,即便是洪爺的客卿楊大師,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完成陳超所說的任務,簡直是小菜一碟!

這時一名男子面色匆忙的走了進來,「少爺,出事了!」

看著手下慌張的神色,陳超面色不由一沉,「你最好別告我,咱們的計劃被那個賤人發現了!」

「不、不是的!」

手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液,「我們派去北陽市的人,全都聯繫不上了!」

陳超皺眉道:「領頭的那個不是拿著槍嗎?怎麼會出事!」

一旁的馬平川推測道:「可能就是因為帶了槍吧,不過少爺,你派人到北陽市做什麼?」

「去殺打傷你那小子的父親!」

陳超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問道:「對了,以你現在的實力,能打得過那個小子嗎?」

馬平川自信的冷笑道:「即便殺他,也不是什麼難事!」

「好,很好!」

陳超忍不住大笑起來,指著手下道:「你去聯繫一下北陽當地的勢力,調查調查我們派去的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順便通知土狗他們,今晚八點準時集合!」

「今晚?!這未免——」

見手下似乎有意見,陳超的目光瞬間變得冰冷起來,「怎麼,本公子的安排,你不滿意嗎?」

「不敢!」

手下直接被嚇得滿頭大汗,跟了陳超這麼多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家公子發起瘋來有多麼可怕!

「哼!最好是這樣!」

陳超轉而看向了馬平川,「你也別太心急,等到事成之後,本公子親自陪你去殺了那個小子!」

……

「齊天!」

齊天這邊剛從車上下來,一個聲音便傳了過來。

回頭一看,竟然是蘇言溪!

她怎麼來了?

來者不善,走為上策!

日後要是問起來,就說沒看到!

可惜,他前腳剛邁出來,蘇言溪的聲音就又響了起來,「你敢跑試試!」

得,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齊天轉過身,故作驚訝道:「呀!蘇老師,你怎麼來了?我剛才還以為出現幻聽了呢!」

「別給我裝蒜!」

高跟鞋擊地的脆響,步步逼近,猶如一首優雅的鋼琴曲。

說實話,齊天每次看到蘇言溪,都會非常心疼她胸前的那顆扣子。

它承載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尤其是跑步的時候,彷彿隨時都會崩飛出去。

毫不誇張的說,蘇言溪的身材是齊天見過的女性當中,最為火辣的。

不僅前凸后翹,個頭也在一米七以上。

高挑動人的身材,在制服的包裹下,呈現出一道完美的S曲線。

再配上那張美艷嬌俏的臉蛋,以及成熟知性的氣質,簡直就是所有男性心中的完美女神。

「跟我去個地方!」

蘇言溪說著,牽起齊天的手就往回走。

路過的男性看到后,一個個的眼神跟要殺了齊天似的。

不過還真別說,這小手,挺滑的!

比林姐的皮膚都要勝上一籌!

被扔到副駕駛后,齊天乾笑道:「蘇老師,您到底——」

話還沒說完,蘇言溪忽然趴在了他身上。

什、什麼情況?

蘇老師這是被人下藥了?! 雖然商大關於蘇言溪的流言蜚語有不少,但從沒有任何人親眼見過。

而且按照齊天對自家輔導員的了解,她是一個極度潔身自好的存在。

即便是和同學們合照,也要保持一定的距離。

這種近乎零距離的接觸,實在是太反常了!

聖武稱尊 由於挨得太近,齊天可以清楚的嗅到那沁人心脾的天然芳香。

一想到接下來可能要和蘇言溪發生點什麼,他的心跳便不由加快了幾分。

蘇老師這麼主動,自己要不要回應一下?

就在齊天準備動手之際,蘇言溪卻忽然坐了回去,再仔細一看身前……

我去!

有沒有搞錯!

弄了半天就是為了幫自己系安全帶?

這也太坑爹了吧!

「蘇老師,你到底想帶我去哪啊?」

蘇言溪一邊將車發動,一邊說道:「洛氏集團。」

洛氏集團,可謂是近幾年來,商都名氣最大的公司。

除了飛速的發展,以及驚人的潛力外,最主要的原因是——這個公司從高層到員工,大部分都是由女性組成,而且還都是美女!

想要進這個公司工作,幾乎是商都所有男人的夢想。

當初在大一的時候,龐帥就放下過豪言壯語,一定要進洛氏集團工作,就算是當個保安也行。

嗯,現在都快畢業了,他連門都還沒進過。

估計也不會有機會了。

當然,不光龐帥是這樣的待遇,可以說所有男性都是這麼個待遇。

因為自從洛氏集團聲名鵲起后,就再也沒招過男員工。

無論你應聘的是什麼職位,無論你有多麼高貴的出身,無論你的學歷是否驚人。

總之只要是個男的,這公司你就沒法進,就算把小丁丁割了都不行。

「您帶我去那兒幹嘛?」

「應聘!」

「咳咳——」

齊天被這話嗆得不輕,「應、應聘?」

「沒錯,就是應聘!」

蘇言溪沒好氣的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之前打電話的時候,是在糊弄我!」

齊天苦笑道:「蘇老師,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我聽說人家洛氏集團從來不收男員工的!」

「這點你放心,我已經跟他們的高層打過招呼了,你可以在那裡實習半年。」

雖然蘇言溪說的很輕鬆,但齊天知道,這個招呼打的過程肯定不簡單。

畢竟從某種程度上將,這已經算是打破洛氏集團不招男人的規矩了。

「洛氏集團有很成功的商業經驗,你進去可以學到不少東西,而且……裡面有很多美女。」

蘇言溪的神情有些遲疑,最終還是說道:「現在的年輕人都很衝動,分手對你來說,或許是件好事,正好趁機會磨練磨練品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