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冷靜了下來,孫海打算主動進攻。「我在境界上佔據著優勢,而且還是三個階層的差距,我就不信一點用處都沒有。」

重新做好調整,孫海長劍揮去。第一次主動的攻擊,孫海與玄風做了一樣的選擇,出手時間就是絕強之招,想要打玄風一個措手不及。

玄風面對敵人,無論實力怎樣,至今未輕敵過,這次亦然。孫海的一劍刺來,在白光之下,玄風也順勢消失。

「怎麼可能?你為何會爆發出如此驚人的速度,這不該是先天三重所有的。」如此強大的一擊就這樣被玄風輕易的躲過,孫海心中頓時就受到了重大的打擊,直接一口鮮血吐出來。

玄風能爆發出這樣的速度,自然是因為身體太過於強大,即便沒有施展出不滅金身決,憑藉身體的本能也遠不是同階層之人可以相比的。不過對於這個問題,玄風自然是不想回答。煉體本就是其一大秘密,而且還是已經達到了元罡境身體,這更是秘密中的秘密。

不過,由於擔心別人會猜想到自己修鍊有煉體的功法,玄風這次不再沉默,而是冷漠道:「奔雷劍技其實你能了解的。」

打了這麼久,玄風身上別說傷了,就連一點塵土都未沾染上,差別一下子就顯現了出來。九道門的弟子雖不像承認,可是這是發生在眼前的事實,不是幻覺,那幾人是在找不到借口來騙過自己。


見孫海完全都不是玄風的對手,另一邊還有趙天恆虎視眈眈,退回去的幾人紛紛緩慢向後退去。其餘被九道門邀請過來做個見證的人,都紛紛露出了懼意,不知道這次惹上了玄風這樣的狠角色是不是正確的決定,並且他們這些人也與九道門的那些弟子一般,都想趕緊的離開這裡。

孫海都被打擊得吐出了血後有一會兒,玄風見其還是沒有動靜,於是慢慢落到地上,看著孫海,繼續冷漠道:「你若是沒有別的手段了,那你也就沒有出手的機會了。」

「哈哈哈。」像是被玄風的這句話刺激到了,孫海爆發起來,眼神中帶著瘋狂的怒吼道,「就算打不過你,我也不會讓你贏的輕鬆。」

隨著瘋狂的聲音傳開,一道更加瘋狂的聲音從孫海的口中發出,「末日之光!」

緊接著就見到在孫海的長劍之上,一股強烈耀眼到眼睛無法直視的光出現,在場的出了那位老者外面其他的人無一能直視,看看場中究竟發生了什麼,這其中實力遠在孫海之上的瀟意冷也做不到。

「這就是你最後的手段了嗎?」身影被強光淹沒的玄風,還是用冷漠的聲音說道,「還勉強可以,不過還是沒有達到我的預期,連傷我都做不到,所以就這樣吧。」

如此強烈的光能掩蓋人的身影,但是卻阻礙不了聲音,圍在附近的人都能聽見玄風的話。如同聽見此話后,趙天恆很快反應過來,玄風要做什麼。之前玄風並沒有什麼多的話語,現在說出來,很明顯就是要給他們離開的提示,而這個提示顯然只有同樣修鍊了奔雷劍技的趙天恆才能懂。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 如此強烈的光能掩蓋人的身影,但是卻阻礙不了聲音,圍在附近的人都能聽見玄風的話。如同聽見此話后,趙天恆很快反應過來,玄風要做什麼。之前玄風並沒有什麼多的話語,現在說出來,很明顯就是要給他們離開的提示,而這個提示顯然只有同樣修鍊了奔雷劍技的趙天恆才能懂。

反應過來,趙天恆對站在自己身後的四人急速道:「手牽手,抓住我,快點離開。」

突然聽見這句話,雖然不解,但是四人還是手牽手並列站在一起。趙天恆說完后,也不等待,按照自己的記憶,抓住瀟雨龍,帶著四人向著遠處逃去。

瀟意冷就站在他們的不遠處,而且趙天恆由於著急,聲音還是比較大,就在他們身後不遠處的瀟意冷同樣也聽見。瀟意冷都懶得去思考,聽到趙天恆幾人離開的動靜,緊接著也離開。

處在白光中央地帶的玄風,神識發現趙天恆已經帶著他們四人遠離,手中的長劍緩緩抬起,隨後一改冷漠的聲音,鄭重道:「滅世之雷!」

已經退到一邊的趙天恆聽見身後玄風的聲音,驚愕道:「雖然猜到他要施展這一招,但是親耳聽見,那感覺還是十分激動。我領悟了這一招已經不知道多少年,至今為止我才參透皮毛,想不到玄風已經有這樣的成就,真不知道長老在那裡遇到這樣的弟子?」


雖然從趙天齊那裡得知了玄風乃是靈落長老中途強行推薦入宗的,但是趙天恆心中卻認為玄風是靈落長老在外面手下的弟子,只不過時機成熟,讓玄風回歸宗門罷了。而且此刻看見玄風對奔雷劍技有如此之深的領悟,趙天恆對這個認為更加深信不疑。否則若是不是這樣,趙天恆恐怕會如孫海一般,被打擊的吐血。

隨玄風一聲「滅世之雷」出口,在濃烈的白光之外,烏雲卷地,雷聲滾滾。儘管看不見白光籠罩的範圍之中是個什麼情況,但是憑藉雷雲散發出來的氣勢,外面的人依舊感到震撼。

在如此的威勢之下,外面圍觀的人心中頓時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趕緊離開這種是非之地,若是這是無差別大規模的殺傷性攻擊手段的話,那他們處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中,很有可能會被牽扯進去,遭受無妄之災。

然而雷雲已經形成,一切都準備妥當,那裡還有時間給他們離開。而且玄風這次本就是故意用大規模無差別的攻擊,既然你們選擇了要相助九道門,那就就必須承受九道門失敗后的後果。

孫海「末日之光」綻放到最強盛時,玄風「滅世之雷」的雷雲亦達到巔峰。

被白光覆蓋的地方,溫度陡然升高,同時在這片區域中,有不少的光線襲向玄風,欲將其擊穿。不過,玄風招來的雷雲也不是吃素的,一片雷還出現,將玄風團團圍住,任憑光線再怎麼的快,也無法越雷池一步。

在附近不遠處,唯一能看見這場戰鬥的神秘老者都驚嘆道:「兩種功法都不簡單,若不是他們的實力弱小,恐怕都能招來真的雷海與光界。不過,這場決鬥也就這樣了,施展光不成,自己都有丟掉性命的可能。反觀人家雷海臨身,卻絲毫不受影響,結局不會有意外出現。」

與老者所言沒有絲毫偏差,這片不完全成形的光界對玄風暫時還沒有什麼影響,但是孫海卻已經承受不住那中程度的溫度,身體多處開始潰爛。

玄風雖也同樣看不見裡面是什麼情況,但神識過去,孫海的情況,玄風完全知曉。

外面的人在此刻亦準備逃離這片區域,此刻不動手,更待何時。做好準備,洶湧的雷雲迅速覆蓋出去。很快的時間,雷雲就將整個光界充滿,那些還沒有離開光界的人,頓時感覺自己頭頂上威壓直接降臨。

此時,玄風也不想等待,冰晶寒鐵劍一揮,雷雲之中,雷聲滾滾。也就在那個時刻,從雷雲之中,雷電一道道落下。在下面的人,聽見上面的動靜,紛紛出手抵擋。可是雷電速度之快,他們又無法看見上面的情況,光靠聽覺,眾人十分不習慣。如此之下,不少的人都被雷電劈中,索性玄風現在拿出來的實力不強,而且這種大規模的攻擊,真氣也分散的差不多,所以一個個的都僅僅是十分狼狽,最多的也就是受點輕傷,在這就是被雷電劈中有些痛苦罷了。

雷電在光界雷肆意妄為,孫海也感覺得到,同時對雷雲的威力,孫海作為光界的主人自然也能清晰的體會到,所以孫海也不打算在等,長劍揮動,聚光與長劍之上。

玄風神識一直鎖定著孫海,在其出手的第一時間,玄風就發現,於是同一時刻,玄風冰晶寒鐵劍也揮動,滾滾雷電從雷雲之上,聚集於冰晶寒鐵劍之上。

光界籠罩著雷雲,而雷雲全方位護著玄風,儘管外面還是無數穿梭的激光往來,但玄風卻絲毫不受影響,一路勢如破竹,直向孫海而去。

雷雲雖然也覆蓋到了孫海的頭上,但是光界的存在,同樣也讓孫海免於雷雲的干擾,在玄風揮劍過來時,孫海光聚完成,長劍帶著熾熱的光,斬向玄風。

玄風對孫海的情況瞭若指掌,對玄風而言這就是一場穩操勝券的戰鬥。

兩劍在空中相遇,先是光籠罩雷,隨後雷突破光,並包圍著光。光想反破之,但力量卻不足,只能被雷電生生縛住。

「結束了!」隨著玄風一聲清淡的聲音傳出,雷雲的威勢瞬間再次爆發,更加強大,強大的威壓將光界無限弱化,慢慢的消失,在最裡面的孫海也遭受到了同樣的打擊,本就因為施展如此恐怖的一招而自我帶傷的損害如何還能承受住玄風更加恐怖的一招。

慢慢,孫海的意識淡去,光界也開始慢慢的消失,同時出現的力量也在頃刻之間被玄風引爆。這一場爆炸是玄風故意爆發出來的,一是為了給在光界中的人一個更加恐怖的教訓,另一個就是想要瞞著玄風外面那位神秘老者。

在爆炸發起的同時,玄風頂著壓力衝到了孫海的身邊,然後一道淡黃-色的光暈在天玥的力量守護之下,緩慢的衝進了混還的體內。如此近的距離,速度有如此之快,還有天玥的守護,那為神秘老者真的不知道玄風在裡面做了些什麼,只是對玄風的做法感到奇怪。

待一切都消失,玄風一隻手提著已經重傷昏迷的孫海出現在天空,而下面出了趙天恆五人和瀟意冷已經早早的遠離外,只要是在光界範圍之內的,全部一身的狼狽,有些實力弱小的更是受傷倒地。

玄風提著孫海,找到九道門弟子的所在,慢慢飛了過去。

九道門的那幾人見到玄風向他們飛過來,瞬間就慌了神,倒在地上的身體立即跪了起來,向著玄風磕著頭祈求道:「不關我們的事,我們也是被逼來的。」

其他人見到九道門這副摸樣,一個個全都面無表情,因為他們也擔心玄風會出現在他們面前。

玄風對他們的舉動全然沒有理會,將孫海丟在他們面前就說道:「現在趕緊帶回去,及時救治不會有什麼,若是晚了,恐怕這輩子就這樣了。」

玄風說完轉身就走,彷彿多看一眼眼前的這些人,眼睛都會受傷。

此刻,趙天恆沒有理會李靜他們幾人了,自個徑直飛到玄風的面前問道:「還好嗎,這一招可不是這個實力段能施展的。」

面對趙天恆的慰問,玄風回答道:「還好,消耗很大,需要一點時間。」

「需要什麼丹藥你儘管說,若是我有,絕對不會說不的。不過,我有一事相求。」趙天恆思量了一下說道。

「我知道,對於壯大闌靈宗的事情,我一定會做的。我能領悟到這一層你也有著不少的功勞,將我的領悟告知與你也算是回報了你。」玄風坦然道。

「哈哈哈,不錯不錯,真是讓我大開眼見,不過你的實力應該不止這點吧?要不等這裡的事情了了,我們大戰一場如何?」瀟意冷說話的語氣還是帶著一種戲笑世間,但是雙眼之中昂然的戰意,卻給這句話增點了極重的分量。

透過眼神,玄風看出了瀟意冷的渴望,雖然不是很想暴露出自己的實力,但是玄風實在沒有辦法絕對,鄭重點頭后,言道:「可以,我隨時奉陪。」

趙天恆看著兩人眼中疑惑再起,心中暗道:「難道玄風還保留有實力?瀟意冷可是沒有那麼容易對付的。」

得到玄風肯定的回答,瀟意冷大笑,心中喜悅完全表露在臉上。冷靜之後,瀟意冷昂然的說道:「好,就這樣約定了,等我在做突破后,我一定會親自前來,現在我還不是你的對手。」

此言一出,玄風與趙天恆同時震驚。

玄風暗道:「他能看出我的真實實力?難道是有寶物在身,還是暗中有強者守護?」

趙天恆剛剛接受玄風隱藏實力的心,頓時間波瀾再起,暗自驚道:「什麼?瀟意冷如此高傲絕對不會說謊,玄風居然已經強到了如此地步!」

本文來自看書輞小說

… 趙天恆剛剛接受玄風隱藏實力的心,頓時間波瀾再起,暗自驚道:「什麼?瀟意冷如此高傲絕對不會說謊,玄風居然已經強到了如此地步!」

李靜等人在趙天恆過去玄風那邊后,也動身想玄風那邊靠近過去。天空上玄風與瀟意冷的對話,他們四人也都聽在耳中。瀟意冷的實力他們也都是有所耳聞,畢竟是同輩中的翹楚。然而心中一直想要超越的目標卻輕口承認自己不如另一人,如何能不讓他們吃驚。

李靜、靈素素和瀟雨龍三人還好,在玄風身上發生的這類的事情已經不少,雖然震驚感還是會有,但已經可以輕易的接受。與之相比木心清心情可就沒有那麼容易平復,一下子心神就回到數日之前,回到了往日發生的一切。

「明明有這麼強的實力,為什麼不還手呢?」想著的時候,木心清臉越來越紅。

「怎麼了,木師姐?臉這麼紅,是不是剛才受傷了?」不經世故的小丫頭靈素素看見木心清臉色極紅,於是好奇的問道。

靈素素一句話,將木心清從自我思緒中牽引回來,支支吾吾幾句后就沒有在說話。靈素素沒有弄清楚就像問到底,但是被李靜一把拉住,示意不要問了。

李靜四人過去,玄風和趙天恆就欲下去。瀟意冷見之也不欲多留,而且此刻也有事目標,自然要節約一些能節約的時間,於是對著玄風道:「我們就這樣說定,等待與你的一戰。」

說完,瀟意冷掉頭飛向遠處。玄風與趙天恆也立即落到地上。此時趙天恆見到已經沒有他什麼事了,對著玄風道:「這裡就交給你了,我一個人行事習慣了,暫時就此別過,來日回到宗門我會去找你的。」

「只要我在宗門中,隨時等候你。」玄風也知道留不住趙天恆,於是順著他的說說道。

望著趙天齊遠去的身影,靈素素羨慕道:「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想這樣在天上飛來飛去。」

「好好修鍊吧,明明天賦不低,卻成天的貪玩,這樣一輩子都不可能。」說著,玄風就想著遠處走去。

帶著三人跟上玄風,李靜趕忙向玄風問道:「我們現在去那裡?不是應該回城嗎?」

「不了,城中估計會風波不斷,我不想參與進去。而且素素剛才的話也提醒了我,既然出來了,怎麼也應該讓你們提升一下實力。」玄風簡單的回到。

李靜能做到大師姐的位置上,自然有一定的能力,不需要說的太多,提點一下,就能明白。如今已經與九道門的人鬧翻,待到那些弟子見孫海帶回去救治,其門內肯定會追問這件事情,到時候不管那些人怎麼說,就算將事實全部說出來,九道門的人也不會善罷甘休,這等讓自己丟臉的事,即便是自己有錯在先,也要找回面子,麻煩自然不會少。

而聽到後面,李靜心中那個也是一喜。自從做到大師姐的位子,實力就沒有才提升過多少,一直不能做出突破,不能在宗內任職,只能守著這個大師姐的位置。這樣一時還是風光,時間久了,臉面就掛不住了。

那邊黑玄蠍不知為何原因,早已退去。不過,儘管其已經退去,玄風也不會在踏足那片區域。

在玄風等人相繼離去,那位神秘老者懶散坐在樹上,大飲一口酒,蓋上酒葫蘆蓋,望著某個方向道:「來了為何不出來呢?難道跟老友也要玩這個?在這樣我可會很傷心的。」

聲音還在向遠處傳開,不遠處兩道人影出現,

見到兩人出來,那神秘老者瞬間沖樹上消失,出現在那兩人的面前,並且接著說道:「想不到自由城兩位城主會一同出現,看來這次的事件你們真的十分重視。」

來人正是自由城城主冰凌天和副城主裂長空。在兩人之間,其實並沒有正副之分,只不過是明面上做出個樣子,免得一城二主,讓手下人很明顯的分出了幫派。兩人在處理事務上,通常情況下都是其中一人出面,而另一人則潛心修鍊,然而這次麒麟葯出世的消息確實讓兩人一同出面。

「這件事情你也知道,其重要性就不需要我多說。」副城主裂長空在神秘老者過來后,言道。

「知道是知道,可是我總覺得這件事情已經不再那麼的簡單,偏偏在這個時候麒麟葯出世,這個巧合實在太巧,巧到我不得不懷疑。」神秘老者一改懶散,鄭重說道。

「我們又何嘗不是呢。原本這段時間我已經閉關,直到時機成熟,可是聽見外面的消息,我也只有提前破關而出。」表情十分冰冷的冰凌天開口說道,「你在外面也遊走觀察了一段時間了,具體有什麼發現嗎?」

「發現是有的。」神秘老者故作鄭重,說道,「有一個小傢伙讓我十分意外,讓一直逍遙自在的我,都動起了收徒的心思。」

「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表情冰冷的冰凌天這次連聲音都冰冷了。

「這是你不讓我說的。」神秘老者聽見也不氣惱,彷彿已經習以為常,輕笑道,「麒麟葯出現時,我前去過,但是無法靠近,沒有進去親眼見到。不過憑我的感覺,那麒麟葯十之**是假的,這是一場陰謀。而且這次好像有人故意針對闌靈宗,我懷疑這兩者時間還有一定的聯繫。」

「十之**,那就證明就是假的了,如此我們也好準備下一步的行動。」冰凌天在神秘老者說完后,立即言道。

「你就這麼相信我?」神秘老者反問道。

「哈哈,你也都說了,這麼多年的老朋友了,我會不了解你嗎?」冰凌天難得一笑的說道。

「那你之前說的那位少年是怎麼回事?相比剛才這裡的動靜與他有關吧?」見兩人將正事談完,裂長空突然說道。

「剛才不是不讓時候的嗎?怎麼現在想要聽了?」神秘老者語帶裝的不高興說道。


「剛才是我不讓你說的,又不是他。」冰凌天這次笑的更甚道,眼中還有一種奸計得逞的意思。

「好好好,很好,你們還真是一個鼻孔出氣的,這次算我栽在你們手裡了。」聽見冰凌天的話,神秘老者頗感意外,搖頭說道,「聽那少年身邊人的稱呼應該叫玄風,據說是闌靈宗大長老靈落在外面收下的弟子,近期才回宗,但是一生實力讓瀟意冷都甘拜下風,而且闌靈宗的奔雷劍技已經到了可以施展『滅世之雷』的地步。」

說到這裡神秘老者看了裂長空一眼,因為裂長空修鍊的也是雷系的功法。

聽到這裡,又看了看神秘老者,冰凌天對著裂長空說道:「這次要恭喜你了,這次說不定就後繼有人了。」

「哪裡哪裡,闌靈宗那邊還不好說呢。」裂長空口中雖這樣說,但是嘴角的笑意卻收斂不住。同修雷系功法,自然對這裡玄風施展『滅世之雷』的氣息格外的敏感,這個是為什麼在兩人談完正事後,他就立即問道那位少年是何人的原因。而至於說的闌靈宗那邊不好辦的,自然也就是說說,若是玄風真的能達到他的要求,而看這裡留下的氣息,恐怕玄風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要求,所以無論怎樣,都要力爭。

帶到裂長空的聲音落下,神秘老者看著冰凌天一臉壞笑的說道:「若是真能從闌靈宗手下搶下這人,該恭喜的可不僅僅只有長空兄喔。」


看著神秘老者的表情,冰凌天立即猜到他所說的那人絕對沒有那麼簡單,於是立即問道:「何解?」

「那你是讓我說還是不讓我說呢?」神秘老者等的就是這個機會,於是立即道。

「好吧,算你贏了,說吧。」冰凌天連思考都不需要,直接說道。

「你還真是豁達,這麼多年這一點就沒有變過。」神秘老者對冰凌天的回答一點都不意外,在其說完后,就立即說道,「那個叫玄風的小子,不僅修鍊有雷系功法,還修鍊著水系,而且還與你一樣,是水系中更加高深的冰系功法。第一次遇見他時,僅僅用了真氣境一重的實力,只用一招,在瞬間就見逃向四面的十幾名先天期之人斬殺,其中大多都還是先天中高階之人。」

聽完神秘老者的話,冰凌天臉上沒有絲毫的懷疑,而全部都是一種期待,嘴角也出現了一種得意的笑容。

「真不知道這個消息告訴了你們對人家闌靈宗是好是壞?」神秘老者在說完后,似乎想到了什麼,有點擔憂的繼續說道,「以你們的性格,遇到此子肯定是不會放過的,但是有一點還是希望你們記住,千萬不要弄巧成拙了。」

「好了,我們自己有分寸的,你放心吧。」聞言冰凌天收起笑容,對著神秘老者說道,「我們兩人要處理那件事情,關於麒麟葯的事情還只有麻煩你了。」說完,冰凌天和裂長空就消失,不知去了何方。

玄風帶著李靜四人遠走數十里路,遇到一片不大的山區后,玄風終於停下了腳步。玄風之所以選定這裡,是因為在這裡最強的妖獸也不是其對手,讓李靜他們在這裡修鍊最好不過,就算出現什麼事,自己也有足夠的把握。

本文來自看書輞小說

… 玄風帶著李靜四人遠走數十里路,遇到一片不大的山區后,玄風終於停下了腳步。玄風之所以選定這裡,是因為在這裡最強的妖獸也不是其對手,讓李靜他們在這裡修鍊最好不過,就算出現什麼事,自己也有足夠的把握。

選定地方,玄風帶著李靜四人進入山中。再進去的路上,玄風對著四人說道:「快速增加實力有兩個辦法,一個是有奇遇,得到天才地寶,或者得到某位強者前輩的傳承;另一個呢,就是進行大量的戰鬥,而且全部都是以全力進行的,一次一次不斷的激發自己的潛能。」

「你所說的我們又何嘗不明白呢?前者就不需要多說,這種事情可遇不可求,不是人人都會遇到的,而且就算遇到了,若非特殊情況,怎麼會以此來提升實力呢?依靠這樣提升實力,身體虛空,根基不穩,未來成就必定有所限量。大量的戰鬥我們也想過,可是對於我們而言,沒有帶著我們深入這種地方几乎九死一生,宗內的那些長老們大多有自己的事情,怎麼可能隨時帶我們來這種地方呢?而且我們女子再怎樣也不會採用這種方法來增加自己的實力。」在玄風說完后,李靜立即回復道。


「你所說的我也都懂,我們雖認識不是很久,可是你們何時見過我做事不經思考的。」玄風在李靜說完后,自信滿滿的說道,「機遇我肯定是給不了你們的,我現在能做的事情就是讓你們得到更多的實戰,告知你們更多的領悟,讓你們在實戰中間將這些屬於我的領悟化為你們的。」

這段時間以來,玄風每一次的決定都是正確的,別說失誤了,就連一點點的偏差都沒有,自然而然的,在世人的心中,對於玄風的決定都自覺的相信,而這次玄風親口點明,四人那裡還會懷疑。

也不知道木心清是不是受了玄風的打擊,久久沒有開口的她,這次主動過來問道:「那你有什麼辦法呢?」

「都已經帶你們來這裡了,那辦法就很明顯了。你們這次的目標就是這山裡的野獸,而且我會親自出手替你們抓來實力在你們之上的野獸。我也不要求你們一定要將其斬殺,但是你們一定要不能落於佔據絕對的上風。」

還不待幾人說話,玄風繼續道:「你們不需要擔心你們自己的安危,也不需要擔心會受傷,靈丹妙藥我手上有,保證傷愈之後,絕對還原如初,一點痕迹都不留下。」

「真的要這樣嗎?」靈素素還是一個小女孩的心態,對於修鍊不怎麼的上心,此刻還從玄風的口中聽見會受傷,心中不免害怕了起來。

「害怕和撒嬌在我面前可沒有用。」玄風說完,就不在理會四人,神識鋪天蓋地覆蓋住這一片,找尋著自己需要的野獸。

不久之後,玄風就離開四人,進入叢林之中。再過了沒有多久的時間,一隻一隻的野獸被玄風弄暈了帶回來。看見這一幕,四人沒有絲毫為眼前的野獸感到好奇,而是對玄風的實力更加的好奇,很想知道玄風的實力的上限究竟在那裡。

想到這一點,木心清的表情突然嚴肅了起來,心中若有所思,沒過多久,木心清主動請纓,選定一直頂尖野獸后,對著玄風說道:「這隻野獸就交給我來。」

隨後李靜也不甘落後,這麼些時日來未得寸進,對她的打擊還是挺大的,所以既然有這樣的機會,自然要把握住。

玄風見到靈素素依舊還是不願意動手,於是出言道:「雨龍你與素素聯手,兩人一同出手,後面該怎樣處理就交給你們了。」

玄風說完,看了兩人一眼,神識降臨在他們二人面對的野獸之上,恐怖的威壓,對兩隻野獸直接下令,讓他們攻擊眼前的兩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