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冰藍的美目這才睜開,然後她便是見到了那張彷彿深深印入了她靈魂深處的面龐。

「你來了啊。」她望著他,輕聲道,那聲音。竟是異常的柔和,沒有了絲毫的冰冷。

「你……失敗了?」

古諺抱著她,望著她嘴角的冰藍色血跡,心頭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他能夠感覺到,雖然此時唐舞兒的實力達到了一種恐怖的地步,但顯然,還並不算晉入真正的天地境,不然的話,她不會被那魔族之神傷成這樣。

唐舞兒此時猶如小貓一般的蜷縮在古諺的懷中。冰涼的俏臉貼著他那溫暖的胸膛處,唇角卻是有著一抹嫵媚的笑容浮現出來。她纖細的玉臂輕輕的攬著古諺的脖子,然後優雅的仰起那雪白的脖頸,柔軟的唇,印在了古諺唇上,冰涼的水花,順著俏臉流淌下來。

「不……我成功了。」

「成功了?」

感受著那印上嘴唇的柔軟與冰涼,古諺卻是微微一愣,然後他望著唐舞兒那帶著笑顏,但卻流著淚花的美麗臉頰,一時間心尖都是顫了顫。

「什麼意思?」

唐舞兒自古諺身上落下來,玉手輕輕撫著他的臉龐,喃喃道:「你真的渡過三重輪迴劫了呢,對不起,竟然都沒在你身邊。」

她輕輕退開兩步,而後那晶瑩的美眸望向下方那無數期盼的將她給看著的人海,聲音幽幽的傳盪開來:「現在的我,並沒有真正的抵達天地境,充其量只能算是半個天地之境,這與真正的天地境,依舊是有著極為遙遠的距離。」

神元大陸中,逐漸的安靜下來,無數人聽得這話有些失神起來,半個天地境?這是什麼意思?

「憑我現在的實力,依舊不可能是魔族之神的對手,等到一月後他真身徹底降臨這世間時,我將再也無法阻攔他的腳步。」

無數人的面龐,逐漸的慘白,眼中那倖存的希望火苗,正在一點點的湮滅,他們最後的希冀,也是在此時破碎了嗎?


神冰至尊並沒有如同他們意料之中的晉入天地境而是半個天地之境,雖是半個之差,但其中,卻是天與地的差距。

「真的末日到了嗎?」

無數人喃喃自語,深深的恐懼與絕望,從內心深處,攀爬而出。

生死至尊他們也是抹去嘴角的血跡,望著天空,心中一聲暗嘆。

「沒到天地境也沒關係,我們一起,再聯合其他的力量,未必不能與魔族之神一戰!」古諺望著那嬌軀微微顫抖的唐舞兒,那無數人的期盼,猶如重重山嶽般的壓在她那柔嫩的肩上,那種拯救天地的壓力與責任,足以讓任何人都是喘不過氣來。


唐舞兒望著古諺,卻是輕輕一笑,道:「其實我早便是知道是這個結果的,即便是集合了這些力量,也根本不可能讓任何人都踏入天地境,而且那種強行提升,還有著極大的後遺症,現在的我,恐怕再也無法晉入天地境。」

「想要達到真正的天地境,哪有這麼容易啊,不過,這都在意料中呢,所以其實我還是成功了的。」

古諺身體猛的一顫,獃獃的望著唐舞兒。

「正因為我知道這個結果,所以,我否決了你想要代替我的心,對不起,我不是要否決你的努力你所做的,我都知道的。」

唐舞兒玉手捂著嘴唇,聲音竟是變得哽咽了起來,淚花從其眼中流淌出來,那望著古諺的目光中,滿是柔情。

之前的冰封,在此時徹底的蕩然無存。

天地間,無數人都是怔怔的望著天空上那捂著嘴留著淚的女孩,這時候的她,似乎不再是那個他們聚集了所有期盼的救世主,而是一個柔弱而可憐的普通女孩。

「你究竟想要做什麼啊?」古諺望著那嬌軀微微顫抖的女孩,喃喃道。

唐舞兒搽拭去臉頰上的淚花,望著古諺,臉頰上綻放出一抹極為動人的笑容:「我想讓你成為第二位天地至尊啊。」

古諺一驚,下方無數強者也是驚異無比的望著唐舞兒,她這話,是什麼意思?(未完待續。。)

… 「給我一些時間,我會到那一步的!」古諺緊緊的盯著唐舞兒,心中有著不安湧出來。

「可是我們並沒有時間了。」

唐舞兒揚起俏臉,那虛無處,天地封印正在迅速的黯淡,上面被她封堵的冰層,也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融化著,顯然,那魔族之神正在全力攻破封印。

「對不起,一直都在騙你,我讓你進上古祖殿凝鍊仙宮,還逼你連渡三重輪迴劫我真的是一個很令你討厭的人呢。」唐舞兒臉頰上的笑容,顯得凄婉之極,她指甲深深的掐入掌心,冰藍色的血液猶如冰珠般的不斷滴落下來。

「天地至尊所說的我的力量,其實並不是說我能夠達到天地境,而是,我擁有著助人達到天地境的力量,這片天地,其實還有救的,當然,那前提是我要達到半個天地之境。」

古諺咬著牙,他緊緊的盯著唐舞兒:「我不想當什麼第二位天地至尊,我是很自私的人,所以我也不想做什麼以拯救天地為己任的事,我只想與我所在意的人在一起,即便最後是一切滅亡,那也至少無怨無悔!」

唐舞兒看著古諺,彷彿是看穿了他心中的奔涌,她輕咬著嘴唇,哽咽的道:「可是我只想要你活著啊。」

我只想要你活著。

古諺如遭雷擊,依稀是熟悉的一句話,在那多年之前的追殺逃亡中,那般絕境中,少女也是這般的紅著眼眶對他說著。簡簡單單的要求。卻是讓得古諺有著被撕碎心的劇痛之感。

「你究竟。想要做什麼啊!」

古諺顫抖著,再度重複那一句話,他盯著唐舞兒,喃喃道:「你就不能聽我一次話嗎!」

「我真的不想這樣啊,可是真的還有其他任何的辦法嗎?其實,從一開始,這一切都是註定了的,我根本就改變不了什麼」

唐舞兒美目通紅。水花在其眼中凝聚著。

「對不起,我只要你好好的活著。」

唐舞兒緩緩的退後,她輕輕的搖著頭,在她退後間,她那一頭晶瑩的長發竟然開始逐漸的變得烏黑,那冰藍的美目也是再度的恢復了很久以前的漆黑靈動,那一霎那,那曾經扎著烏黑馬尾,巧笑焉熙,嬌俏活潑的少女。彷彿又是出現了。

下方的生死至尊他們見到唐舞兒這般變化,面色卻是猛的劇變起來。

古諺也是察覺到不對。身形一動,直接對著唐舞兒暴掠而去。

嗤!

不過就在其身形剛剛衝出時,周圍空間瞬間被凍結,寒冰形成蔓藤,纏繞在古諺身體上,而後冰雪在其腳下凝聚,竟是化為一朵巨大無比的冰蓮。

那種力量,即便是如今古諺凝聚仙宮,渡過三重輪迴劫都是有些難以抗拒,雖然他的修鍊速度放眼今古都是足以排上前三。但他修鍊的時間,畢竟太短,這是他最大的弱處,若是能夠再給予他一些時間,他相信,他必定會觸摸到天地境!

可是,他沒有時間了!

「唐舞兒!你再敢亂來,我絕不會放過你!」古諺眼睛通紅,咆哮道。


唐舞兒沖著古諺輕輕一笑。笑容凄婉得猶如那冰山上即將消逝的雪蓮花,旋即她雙眼緩緩的閉上。

在那很遙遠的時候,很久遠很久遠的時候。

老人從一座萬年冰山中,抱出來了一個小小的女嬰。

女嬰逐漸的長大,變成了一個扎著小馬尾的小女孩。

「冰兒,你擁有著很強大的力量,或許在很久以後,爺爺不在了,那時候的天地,需要你來守護。」老人微笑的看著身旁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聲音溫和。

「爺爺為什麼會不在啊?」小女孩嗓音稚嫩,烏黑的大眼睛中,滿是天真與不解。

老人笑著,繼續說道:「只不過那種力量,需要你完全心甘情願的釋放,而且你會付出極大的代價,那種代價,或許會是你的生命,如果在那個時候。你能夠尋找到一個讓你心甘情願如此付出的人,那麼,就請你拯救一下這天地生靈吧。」

小女孩似懂非懂的眨了眨大眼睛,道:「那如果沒有找到呢?幹嘛要為別人付出自己的生命啊,我不喜歡。」

「沒有找到的話,那就是這天地註定的劫難,爺爺與你的約定,也做不得數。」

「哦。」

小女孩抱著冰塊啃了一口,烏黑的小馬尾甩了甩,為了別人付出生命?雖然她還年幼,但那深藏在內心最深處的冰冷卻是讓得她認為這種事情不可能會出現的。

「爺爺,最終,我還是找到了那個能讓我心甘情願去付出所有的人呢,冰兒也很開心呢。」

遙遠的記憶,自塵封處湧出來,唐舞兒在心中喃喃自語,旋即她俏臉上的笑容,開始變得溫暖,她纖細玉手輕輕相合,似是形成了一個古老無比的印法。

「吾以吾之靈祈願……」

「以吾之身……」

「以吾之魂……」

「以吾之血……」

空靈的聲音,彷彿是伴隨著古老歌謠的響起,悠悠的響遍在這天地之間的任何角落,衍化大陸,神元大陸,獸域,無數人都是抬起頭,彷彿有所感應的望向那個方向,一種莫名的震撼,從心靈深處湧出來。

「號天地之靈,鋪墊天地之路!」


當那最後一字古老音節落下時,唐舞兒嬌軀突然劇烈一顫,而後這天地開始顫抖,天空呈現絢麗色彩,彷彿有著無數道靈光自天地之中湧出來,最後在神元大陸上空,化為數百萬丈龐大的絢麗光幕。

靈光呼嘯,最後盡數的灌注進入古諺腳下的巨大冰蓮之中,而後冰蓮開始變得絢麗。

然而古諺卻並沒有時間理會冰蓮的變化。他驚駭欲絕的望著唐舞兒。因為此時的後者身體上。竟是有著冰藍色的火焰升騰起來。

此時此刻,他終於是明白唐舞兒想要做什麼,她是在燃燒自己,催動她最為強大的力量來助他踏入天地境,只不過,這種代價,顯然將會是她的生命!

他也終於是明白,為什麼在黑魔域。唐舞兒會那般冷漠的拒絕他因為,那根本就不是什麼衝擊天地境的陣法,而是為了讓她擁有著催動這種力量的計劃!

她從一開始,就想到了這一步!

「停下來!」

「你給我停下來啊!」

「唐舞兒!」

無數血絲,紛紛的纏繞上了古諺的眼球,他瘋狂的掙扎著,憤怒的咆哮著,那嘶吼的聲音,猶如野獸一般響徹在這天地間。

下方神炎至尊他們見狀,面色劇變。也是要急忙衝上去,但卻是被生死至尊一把拉住。她眼睛通紅,喃喃道:「這是她的選擇,不要去干擾她了。」

「為什麼會這樣?」神炎至尊他們面色蒼白,喃喃道。

「那我們還有其他的辦法嗎?天地境,不是那麼容易達到的,即便是冰兒,也只能使用這般辦法,才能讓古諺晉入天地境,也只有這樣,才能避免這次的劫難。」生死至尊抹去眼淚,道。

神炎至尊他們默然無語,他們望著天空,這一刻,繞是他們那般經歷的心性,都是忍不住的漲紅了眼睛。

冰藍色的火焰升騰著,唐舞兒望著那狀若瘋狂般的古諺,淚花凝聚著,然後滾落下來。

「對不起,我並不想守護什麼天地,也不想做什麼救世主,可是,我想要你活著。」

「古諺,謝謝你在我未曾覺醒之前就讓我喜歡上你,也謝謝你給予我的這麼多美好,你讓我知道,再冰冷的心,都會有綻放開花的時候。」

「你曾經問我是神冰至尊還是唐舞兒。」

「現在我能告訴你,傻瓜,哪有什麼神冰至尊,我一直都是唐舞兒啊。」

冰藍色的火焰,裊裊而上,最終包裹了唐舞兒整個身體,而她那帶著一些哽咽的聲音,也是在此時傳盪開來。

「啊!啊!啊!」

古諺凄厲長嘯,嘯聲遠遠的傳開,那之中所蘊含的撕心裂肺的痛苦與無助,讓得無數人眼睛瞬間紅了起來。

咻。

巨大而絢麗的冰蓮,在此時爆發出萬丈霞光,而後冰蓮花瓣開始緩緩的合攏,而古諺的視線,也是伴隨著冰蓮的合攏開始變得模糊,意識,開始黑暗。

在那視線即將徹底模糊間,似是有著一道身影,浮現而出。

她背著雙手,火紅的長裙,擺動著迷人嫵媚的弧度,那張俏臉之上,布滿著狡黠而嬌蠻的笑容,一如多年之前,在那清泉城,首次相遇。

黑暗伴隨著撕心裂肺的痛苦,湮沒了古諺的神智,他的意識似乎是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隱約的,彷彿是還有著猶如野獸般痛苦的嘶嚎聲自那黑暗之中傳出。

那般嘶嚎,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終於是開始逐漸的減弱,那道聲音的主人,彷彿是力竭而去。

不知何時,絢麗的光彩自黑暗中爆發出來,將那沉淪在其中的意識包裹,光彩猶如無數的畫面,閃爍而過,那每一個畫面,彷彿都是一個輪迴。

古諺的意識,被這些輪迴漩渦強行扯進去,再然後,他的意識徹徹底底的失去,那種感覺,比起他渡三重輪迴劫時還要可怕。

輪迴轉動,那道意識最終也是無可自拔的陷入了其中,他的記憶猶如被剝奪,一種又一種的新生記憶,將他所佔據。

一世輪迴,他依舊是雙月城的那個古諺,他依舊是在為了擺脫廢物名頭修鍊著,只不過這一次,他再沒有了什麼墓碑,而只是一個平凡而執著的少年。

他努力的修鍊著,試圖向那黒木王朝之中最為耀眼的天才發動復仇。

然而這一次,他沒有了曾經的隱忍,雖然經過努力,他已經讓得古家成為了雙月城最為強大的家族。但最終。卻是因為對蕭逸仇恨的泄露。徹底的引來了殺機。

血與火,瀰漫了雙月城。

身著天虛宗服飾的內族之人,面色冷漠的將那長劍刺進了他娘的身體之中,鮮血噴洒,她卻是竭力的對著不遠處獃獃的望著這一幕災難的青年凄厲的叫喊著:「諺兒,快逃!」

他的心中,湧上濃濃的恐懼,而後他便是見到。一道身體修長,面容俊逸的男子緩步而來,在他手中的長劍上,還有著他的親人鮮血滴落下來。

「你這個廢物小子,也敢找我復仇?」那俊逸男子站在古諺的面前,臉龐上,有著一抹淡淡的嘲諷浮現出來,那種目光,猶如俯視著螻蟻一般。

「我要殺了你!」

古諺眼睛血紅,刻骨的仇恨湧上心間。而後他咆哮著沖向蕭逸,但卻只是見到後者嘴角那冷漠而譏諷的笑容。

「螻蟻之輩。連你我之間的差距都分不清楚,留在這世間,也是浪費糧食。」

譏諷的聲音自古諺的耳邊響起,旋即鋒利的劍芒閃掠而來,毫不猶豫的洞穿了他的脖子,鮮血噴洒間,他開始無力的倒地,在那血泊中,他見到爹跟娘他們,都是跪倒在不遠處,而後被那鋒利劍鋒,自脖間劈砍而過。

一顆顆人頭掉落下來,那睜大的眼睛中,滿是不甘的絕望之色。

他的視線,開始黑暗,最終帶著無盡的悔恨,消散而去。

又一世,沒有了所謂與蕭逸之間的仇恨,他天賦過人,最終憑藉著自己的努力,而且最後,他也是成為了黒木王朝中最為耀眼的人。

後來,在他掌管之下,古家成為了黒木王朝最為強大的家族,而他,也是成為了玄雲閣的第一強者。

只是,這一世,沒有唐舞兒,也沒有慕盈。

最後,隨著壽命的極限,他在那黒木王朝無數族人悲傷而敬畏的目光中,躺進了棺木之中,只是在視線黑暗的那一霎,他隱隱的感覺到,自己似乎是失去了什麼最為重要的東西。

輪迴,一世接一世,猶如永無止境,古諺的意識,陷入那種輪迴之中,再也找不到真正的自我。

他榮耀過,卑賤過,受人敬畏過,也遭人恥笑過,人生百態,盡受無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