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冰凌天察覺到道光教掌教的神識過來,神識立即護住玄風,裂長空著瞬間反擊返回。擋回了裂長空的靈魂攻擊,道光教掌教收回了自己的神識。玄風與他實力差距太大,那一瞬間就查遍了玄風的全身,玄風表面的全身,內部的秘密因為有著天玥的守護,所以並沒有什麼發現。

沒有什麼發現,道光教掌教心中還不是很放心,轉眼問道:「你的膽子倒是越來越大了,想不到竟然敢隻身過來。」

「我的確是一個人過來的,不過我過來了之後,可就不是一個人了,而且這裡乃是自由城,不是道光教,你在這裡也就能掀起這麼大的風浪,另外我是真的很好奇,你賠了夫人又折兵只有是什麼表情。」玄風對其絲毫不給面子,直言到。

道光教掌教欲再言,然而遠處突然出現的幾道氣息,讓他們一同的看向那邊。

不久,那邊幾道人影出現。自由城這方的人一個個更加戒備了起來,因為來人身上的標誌與道光教的遠遠看去乃是一樣的。

而此刻道光教的眾人見到那些了出現也都露出了驚愕的表情,他們對道光教的標誌自然是最了解的,是否一樣即便很遠還是一樣就看的見。

慢慢的那些人來到近前,眾人也才發現兩種標誌還是有著明顯的區別,來人不是道光教的,而是道光教的總部道光教場的。

玄風看清來人後,瞳孔突然睜大,表情上驚愕浮現,口中呢喃道:「莫雲飛?!」

本文來自看書罓小說

… 玄風看清來人後,瞳孔突然睜大,表情上驚愕浮現,口中呢喃道:「莫雲飛?!」

玄風的呢喃聲被站在其身旁的冰凌天聽見,問道:「你認識?」

聽見冰凌天的聲音,玄風回過神來,然後回答道:「道光教場的少主怎麼會不知道呢?」

玄風沒有承認,但是冰凌天卻並不是很放心,感覺玄風與那莫雲飛之間肯定有些設呢。不過,玄風沒有說,冰凌天也不會去問,而是讓玄風盡量站在自己的身後。

玄風與冰凌天的問話,被莫雲飛身邊的一位老者聽見。那位老者疑惑之後,還是將剛才玄風與冰凌天的對話與莫雲飛說了一遍。

莫雲飛出於好奇,看向了玄風,不過其對玄風確實沒有影響。當初古族守護者在莫雲飛手下救走凌雪之時,玄風確實在場,但是那個時候玄風的氣息卻古族守護者掩蓋,莫雲飛自然沒有發現。

見到如今莫雲飛現在身邊這樣的一群人,玄風還是很震驚的。當初在古族,古族守護者可是將莫雲飛身邊的護衛全部斬殺了,僅僅只留下莫雲飛一人離去。但是想不到這次再見到,莫雲飛身邊居然又有了如此多的護衛,而且這次護衛的實力更勝上一批。

玄風見之心中也不得不羨慕,若是玄風身邊也有這麼強大的背景,身邊也有如此多的強者擁護,自己何需如此的辛苦。

不過,很快玄風就拋開了這樣的想法,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自己擁有的一切,都需要依靠自己的雙手去爭取。

莫雲飛見玄風並未出現在自己的印象之中,便沒有去理會玄風,徑直找到了道光教掌教,並且對其問道:「你就是此地道光教場分教場的掌教?」

道光教掌教見那人到來,表情十分的尷尬,但是宗教來人,而且還是少主,他也不得不低頭。

帶著不情願的,道光教掌教回答道:「回稟少主,正是在下。」

「那這裡發生了什麼?」莫雲飛一臉高傲的問道。

道光教掌教在這裡乃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但是對於道光教場這尊龐然大物而言,他就有些微不足道,最後只能帶著不情願的回答道:「此處發現了聚靈樹,但是在我等交手之時,不知被何人暗中取走。」

道光教掌教說話時,眼睛朝著玄風看了過去。


聽到「聚靈樹」三個字,莫雲飛微微點頭,看上去像是已經知道是何物。隨後見到道光教掌教的那個動作,再次將目光向了玄風,不過隨後就疑惑的問道:「你的意思是想告訴我是那邊那位真氣境的傢伙暗中取走的嗎?」

道光教掌教剛欲回答是,莫雲飛接著說道:「那你認為我有沒有能力在如此多的靈境強者關注之下,悄悄的取走聚靈樹呢?而且我可以將你的舉動理解為你死想借我的手,去除掉他們呢?」

絲毫不給道光教掌教任何解釋的機會,莫雲飛繼續說道:「本來道光教就是道光教場的一部分,與道光教為敵那就是與道光教場為敵,但是希望你記住我不喜歡被人利用。」

強忍住心中的怒火,道光教掌教靜默點頭。

一旁的冰凌天等人看著道光教掌教的憋屈樣子,心中那個高興。

莫雲飛與道光教掌教說完,就轉過頭看向了冰凌天,再次對著道光教掌教說道:「就是他們嗎?」

道光教掌教再次的點頭,若是能解決了玄風,在這裡掉一點面子也無所謂,不然等到玄風成長了起來,那到時候可就不僅僅只是面子的問題了。

見到莫雲飛不友善的目光,冰凌天站出來,將玄風完全擋在身後說道:「我自由城一向與道光教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你道光教毀我自由城這筆賬,我也還需要一個說法。」

「說法,我從來……」

莫雲飛的話還未說完,冰凌天再次說道:「另外好心的提點一下,這裡這不是你道光教場,而且在這裡也不僅僅只有你身邊才有王境強者,到時候死在這裡可就不好了。」

冰凌天的話說完,莫雲飛身邊的一位靈境巔峰的強者表情突然的一愕。這一幕僅僅只是瞬間,但是還是被冰凌天收入眼中。不過即便得到了證實,對方確實有王境的強者存在,冰凌天還是依舊沒有絲毫的擔憂。

「你是在威脅我!」莫雲飛感覺到被威脅了,表情立即由高傲便的冷漠了。

道光教掌教聽見冰凌天的話,也明白了什麼,隨後前往莫雲飛身旁對著莫雲飛說道:「少主,若是此處有王境強者我不可能不知道,而且若是他真的能請動王境強者,我今日也也不可能還活著。」

在其說完后,莫雲飛轉身過去,看了道光教掌教一眼,眼中儘是不愉悅。但是這種情況也不是激怒一位靈境巔峰強者的時候,莫雲飛還是忍了下來,沒有在對著道光教掌教動怒。

跑考道光教掌教的話,莫雲飛還是決定小心一點,對著冰凌天說道:「事情我們道光教已經做了,你想要找回面子我恭候便是。」

說完,帶著一眾強者離開。道光教掌教見莫雲飛沒有動手,自己也不敢擅自做決定,只能帶著一眾教眾離開這裡。

在一路回去的路上,莫雲飛向道光教掌教問起了聚靈樹的相關事宜。原本莫雲飛在外力量恰好經過這裡,但是身邊的王境強者突然說感覺到了一股極濃郁的靈力氣息,說是很有可能是聚靈樹。

聚靈樹同樣也是分等級的,然而這次的聚靈樹讓身邊的王境強者都有些動容,那就證明這棵聚靈樹對自己一定有用,於是才帶人火速的感到這邊。而到這這邊,卻發現聚靈樹已經消失。

道光教掌教雖然不滿莫雲飛,但是若是能利用其來對付闌靈宗和自由城,那再好不過,畢竟莫雲飛身邊可是有著王境的強者。

前面的一段道光教掌教並沒有多少的隱瞞,將闌靈宗的威脅說了出來,然後將自己針對闌靈宗的計劃也說了出來,中途發生的一切的事情,玄風每一次破壞他們的計劃這等掉面子的事,道光教掌教也沒有隱瞞,全部一五一十的說個清楚明白。

得知這些消息,莫雲飛這才重視起玄風。他雖然比之玄風要年輕,實力也要在玄風之上,但是想玄風這等人擁有這樣的天賦和頭腦的,道光教還是需要的,所以也想招納。但是在得知招納幾乎是不可能之後,也動了殺心。

見莫雲飛起了殺心,道光教掌教再次添油加醋的將自己的猜想說了一遍。

在這片區域至今貌似沒有什麼外地的強者過來,而作為一教之主,對於這一片隱世的強者也基本上都了解。若是這樣的話,那麼聚靈樹最後的去向很有可能就在闌靈宗和自由城。

聽完道光教掌教的分析,莫雲飛也想起了冰凌天不對勁的地方。聚靈樹此等靈物丟失居然絲毫不見著急,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心中盤算著這些,莫雲飛安排了強者調查這一片的情況,主要想了解清楚這裡究竟是否有王境強者,若是沒有的話,事情自然就好解決,但是若是真的有的話,那可就得費一番心思了。

打算好這些,莫雲飛這陣子就打算在這裡停留一段時間,放在在別處也是歷練,在這裡也是一樣,而且這裡貌似還有一位很好的對手。

回到道光教,莫雲飛開始收集各種信息,並且打算先向闌靈宗下手,因為其對道光教掌教所說闌靈宗的那件東西十分的好奇。

半月之後,麒麟葯和聚靈樹的熱度慢慢下降,不過闌靈宗和絕宮聯盟的消息卻在一夜之間瘋狂的席捲了整片地區,一下子熱議度就蓋過了之前的麒麟葯和聚靈樹。

對於這個消息,幾大宗門自然是嗤之以鼻,但是莫雲飛讓王境強者親自一個個的拜訪這些宗門,有誰敢說個『不』字呢。就連事情的主角之一的絕宮在在王境強者的威逼和利誘之下,也選擇了保持沉默。

這件事情出來了這麼長的時間,闌靈宗雖然一直竭力澄清,但是絕宮卻並未有過任何的表示,慢慢的都將其認為是絕宮默認了。不過對於這些事情,單個的修鍊者們,也就僅僅只是看熱鬧,然後保全自己,對於宗門之爭,他們可還不想參與進去。

不過隨後隨著聚靈樹在闌靈宗的消息散播出去,眾人對這件事情越來越關注。然而這段時間內,不巧的是,在玄風的幫助下,整體實力提升了不少,這著實讓人不會懷疑到那個上面去。

莫雲飛見到時間成熟,再次向外傳出消息,若是能幫助道光教多的聚靈樹,道光教願意將聚靈樹的枝椏按功勞紛飛出力者,道光教僅僅只留下主幹。

這個消息,無異於是一根導火索,一下子就將整片區域點燃。聚靈樹乃是靈物,即便是枝椏,只要處理得當,同樣會生根發芽,只不過功效沒有主幹那麼強,而且生長也需要時間。但是連靈境強者也在爭奪的聚靈樹即便攻下差上一點,對於他們這些人而言,那同樣還是逆天的寶物。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 這個消息,無異於是一根導火索,一下子就將整片區域點燃。聚靈樹乃是靈物,即便是枝椏,只要處理得當,同樣會生根發芽,只不過功效沒有主幹那麼強,而且生長也需要時間。但是連靈境強者也在爭奪的聚靈樹即便攻下差上一點,對於他們這些人而言,那同樣還是逆天的寶物。

消息傳開之後,闌靈宗山腳下距離的強者越來越多,闌靈宗不得不固守山門,在外面的弟子們也通過特殊的手段傳信,讓他們全部隱姓埋名,躲過這一劫。

待到外面的聲勢到達一個巔峰時,莫雲飛親率道光教兵發闌靈宗。其他宗門礙於道光教場的實力,只能給莫雲飛這個面子,全部在門派之中調遣強者助其攻破闌靈宗。

闌靈宗內之中,一眾長老和玄風等一眾傑出弟子全部聚集議會大廳之中,商議著眼前的形式,討論著解決的辦法。

商議了這麼長的時間,氣氛也漸漸的變得緊張,在停頓了一會兒后,靈落長老再次開口,對著玄風等人說道:「你們是闌靈宗的未來,只有保全你們,我們闌靈宗才會有崛起的機會,你們還是聽話,與其他弟子一樣,轉移出去。」

靈落長老的話說完,玄風便開口說道:「已經晚了,道光教已經行動,現在想要送我們出去,難度太高,很有可能會中計,被截殺恐怕都是最好的事情,若是他們耐心夠好,說不定那些人也會暴露。」

經過這麼多的事情,闌靈宗上下對玄風的信任度達到了宗主的程度,甚至在闌靈宗之中,已經有人將玄風作為下一任宗主看待,在很多事情上,更是直接將玄風當成宗主看待。所以現在玄風說的話,在做的基本上都是十分的相信。

玄風說完,趙天齊也說道:「那一群師弟們中間天賦好的不少,我們這些人就留下來幫助闌靈宗,而且這裡還有玄風在,最後結局怎樣還不一定呢。」

這段時間玄風雖然也很煩惱,但是卻還沒有流露出絕望的神態,趙天齊同樣的也選擇了相信玄風,所以選擇的留下。畢竟要應對這場劫難,還是需要人力的。

在眾人又陷入了議論中之後,坐在最上面的宗主站起來說道:「想要闌靈宗也應該行動了,如此會議就到這裡吧,現在我宣布,接下來這一段時間內,所有的事情都由玄風負責,所有人的人員,包括我在內,都務必聽從玄風調遣。」

一宗之主說出這樣的話,那可是相當於將宗內的所有權利就交付給了玄風。然而面對這種很不應該的命令,在坐的卻沒有一人表示不同意。

闌靈宗宗主做出這個決定后不久,眾人還沒有完全的退出大廳,外面一股極強的氣勢覆蓋到整個闌靈宗。

來不及顧及更多,在闌靈宗宗主動手出去后,一眾長老紛紛跟上去。玄風等人相視一眼,最後也跟了上去。

日前隨著外面距離的人數越來越多,闌靈宗再就將護宗大陣開啟,如今道光教之人雖然過來,但是有著大陣的守護,也無法輕易的進入。

闌靈宗宗主到外面后,直面道光教掌教說道:「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為何?我闌靈宗又有何東西是你所需要的?」

面對闌靈宗宗主的問題,道光教掌教沒有選擇回答,一直站在莫雲飛的身後,保持著沉默。

莫雲飛見狀,站在最前面對著闌靈宗宗主言道:「自古以來這等天地靈物都是有實力著具之,我奉勸你還是主動叫出來,否則待會攻破你山門,你就沒有機會了,到時候你看見的就是滿山血流成河的景象。」

「你又是何人?你若是能代表道光教的話,不如你我一戰如何?」闌靈宗宗主輕蔑的說道。

「你覺得現在激怒我真的好嗎?」莫雲飛沒有被闌靈宗宗主正眼看一眼,一股無名火陡然升起。

隨後闌靈宗宗主就沒有再說話,更是看都沒有看他一眼,目光一直停留在道光教掌教的身上。玄風交給他的任務就是將莫雲飛激怒,而莫雲飛此刻雖然知道闌靈宗宗主的打算,但是卻有實然已經被激怒。

「既然你們冥頑不靈,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動手,擊破他的山門,闌靈宗上下凡是活物一個不留。」

聞言,那位王境強者恢復自己真是的實力,瞬間出手。龐大的靈力落在闌靈宗護宗大陣之上,大陣在搖搖晃晃一陣之後,就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並沒有被擊破。

「此等宗門的護宗大陣居然已經強盜了如此地步。」那位王境強者呢喃一句,然後大喝一聲,「哼,我看你能撐到多久。」

就在其話音落下,一道更加恐怖的靈力在闌靈宗護宗大陣之上匯聚,隨後直直落下。這次大陣搖晃的更離開了,雖然大陣依舊還沒有破,但是如此這樣下來,恐怕大陣也堅持不了多長的時間。

這邊道光教兵臨闌靈宗的消息傳開后,自由城不久就得到了消息,冰凌天和裂長空在經過簡短的商議后,就將自由城中對自己等人有用的天才地寶帶上,其餘的全部分下去后,帶著願意跟隨自己的那一部分人火速趕往闌靈宗,支援闌靈宗。

城主大人的這一些舉動沒有悄然的進行,而且那些東西都是要分配下去的,也瞞不住。不久,在冰凌天和裂長空帶著一干人等離開自由城后,全城就爆發了。那些城中的大勢力紛紛聚集在城主府之中,已經失去了冰凌天和裂長空等兩位重量級任務的城主府,那裡還會是這樣的的對手,不久城主府就在此的被攻破。

城中的那些人在冰凌天等人離去后,道光教兵臨闌靈宗的消息就傳開,緊隨他們之後,城中不少的人之主隊伍也向著闌靈宗那邊過去。

自由城之中打的熱火朝天,戰火硝煙瀰漫,數十里之外都能清晰可見。而就在此時,在城外黑玄蠍黑壓壓的一片從山林間快速的向自由城靠近。

隨著城主的離去,城中的執法者們紛紛撤離,有些不願撤離的,也自成一派與其他那些勢力爭奪自由城中沒有來的及分下去的寶物。隨著這些人的離去,自由城完全沒有布防,對於外面那些黑玄蠍除了城中零散的修鍊者外,那些大勢力一個都沒有發現。而就算城中還是有人發現了,但是如今城中的大戰已經達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有誰會願意停下來呢。

冰凌天和裂長空帶著願意跟隨他們的那一批人火速趕往闌靈宗的途中,也出現了意外,道光教大長老、莫雲飛身邊的一位靈境巔峰的強者、還有另外兩大宗門的掌門人,再加上其他數量不少於冰凌天身後那一群人的強者,出現在了冰凌天的前面。

這些人出現冰凌天看上去沒有絲毫的意外,一行人衝過去的速度沒有絲毫的減緩,這然自信滿滿準備攔截他們的道光教大長老等人感到十分的意外,心中也突然升起了一股極度不好的感覺。

但是這個任務已經領下來了,他也不敢臨陣脫逃。另外兩大門派的掌門人心中雖然也有些害怕,但是這次可不僅僅只是道光教了,而是道光教場,這個面子若是不給的話,說不定下一個闌靈宗就是他們。

轉眼之間,冰凌天和裂長空兩人已經衝到了那一干人等的面前。兩人此時絲毫也不留手,上前就是最強的一招,冰與雷鋪天蓋地而去。

如此突如其來,那一群人下意識的紛紛出手,擋住這一擊。然而等到這一擊落下時,那一群人眼中在起驚訝。道光教大長老被震退後,驚呼道:「半王境?!你們居然都達到半王境?!」

冰凌天和裂長空兩人可沒有心思回答他,一擊震退他們之後,冰凌天邊沖向那些人,邊對著身後之人吩咐道:「那四人有我們,你們不需要擔心,至於其他人,不需要多問,一律殺之。」

見到自己追隨的人如此的強大,自由城一干人等自信高漲,直衝對方而去。相比之下,在冰凌天和裂長空強勢的手段之下,截殺他們的那群人,則紛紛擔心滿滿,此消彼長之下,實力便顯出了懸殊。


黑玄蠍兵臨城下之時,城中的那些大勢力才紛紛感應到,並且全部停下手來,但是此刻為時已晚,黑玄蠍,在那位黑袍老者的帶領之下,即黑玄蠍王的帶領下已經攻破的城池,全部進入了自由城中。

對然有靈境巔峰的強者存在,而自由城這邊凝聚力又不強,不久就被逐個擊破數人。後面的人見到黑玄蠍不可抵擋,便開始想念冰凌天和裂長空了,但是這種情況之下,兩人也不可能回來,於是在節節敗退之下,有些人直接放棄了抵擋,撤回城主府,開始掠奪寶物。

這一舉動被其他勢力知曉,隨後放棄抵抗的人越來越多,慢慢敗退的速度越來越快,黑玄蠍的腳步路人可以阻擋。

冰凌天和裂長空那邊兩人雖然同時面對兩位靈境強者,一位靈境巔峰、一位靈境十重,但是兩人卻絲毫不顯劣勢。道光教大長老此刻更是憋屈,之前也不是沒有與裂長空交過手,那個時候雖然也無法拿下裂長空,但是裂長空也奈何不了他,但是此刻,聯手一人,卻還被壓著打,這個落差如何能接受。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 冰凌天和裂長空那邊兩人雖然同時面對兩位靈境強者,一位靈境巔峰、一位靈境十重,但是兩人卻絲毫不顯劣勢。道光教大長老此刻更是憋屈,之前也不是沒有與裂長空交過手,那個時候雖然也無法拿下裂長空,但是裂長空也奈何不了他,但是此刻,聯手一人,卻還被壓著打,這個落差如何能接受。

頂著壓力狂拼,道光教大長老也是拼盡了一切。但是現實不是說努力了就會有結果的,如今表現出來的是絕對的實力差距,若是沒有意外,四人今日恐怕就會隕落在此。

眼見這裡控制不下來,道光教場的那位靈境巔峰強者在出手之餘對著冰凌天說道:「有王境強者出手,此刻的闌靈宗估計已經被踏為了平地,你去了也是徒然無功,你那徒弟此刻估計也已經身隕多時。」

冰凌天心中雖然對玄風還有一定的把握,道光教想要攻破闌靈宗絕對沒有那麼容易,而且靈落長老也絕對不會讓玄風就這樣的死去。但是如今這樣在這裡拖下去也決計不是辦法,畢竟玄風實力也就那麼一點,相比較這次出現的強者,是在太過微末,一旦交起手來,就再難起到作用。

道光教場那位靈境巔峰強者見冰凌天有些走神,以為是冰凌天被這個消息打擊到,心神有些失守,於是趁此機會突然暴起,匯聚靈力在自己的法寶之上,以鋪天蓋地之勢想冰凌天打去。

剎那之間,冰凌天所在的之地塵土飛揚,籠罩了一切。突然裂長空見到那邊的情況,表情微微一凝。道光教大長老和另外的兩位靈境十重的強者也都以為冰凌天在這一擊之下應該至少已經重傷,都紛紛露出的消失的笑容。

但是下一刻,四人的笑容全部僵硬住,掛在臉上。也就在此刻,塵土慢慢落下,一枚巨大的冰盾也在此刻堅持不住,碎裂開來,冰凌天的聲音也在此刻從後面顯現出來,而在冰凌天的身上一點事情都沒有。

裂長空見冰凌天出現,強勢逼退兩位對手,自己也退回到了冰凌天的身邊。

「若是在這樣等下去,闌靈宗那邊說不定真的支撐不住。」冰凌天沒有多餘的話語,直接提到重點。

裂長空看了冰凌天一眼,隨後望著眼前的四人說道:「好久沒有瘋一把了,這次有了目標,為何不好好的瘋一把呢?」

聽見兩人的話,對方的四人心中頓時緊張了起來,聽他們的語氣,像是還沒有完全的展現出實力,還有保留的一部分,而眼下好像好施展出來。

心中突生這樣的感覺,兩位其他門派的掌門人退意萌生,不想在插手此事。

冰凌天和裂長空兩人的話說完,冰凌天率先動了起來,裂長空緊隨其後。在空中兩人的氣機居然慢慢的聯繫到了一起,天空之中也因為這一股獨特的氣機,烏雲開始匯聚,遮蔽天空。

慢慢的,這一片區域內,寒霧起,白霜降,空氣中都瀰漫著密密麻麻的雨雪,同一時間,在天空中的烏雲之中,也有滾滾的雷聲傳來,越傳越響,越傳越多。

道光教場的那位靈境巔峰強者見此情況,心中頓感不妙,趕緊對著身邊的四人說道:「如今我們想要離去已經是不可能,即便離去后,也會被冰凌天二人嫉恨在心,日後必然報復回來,想要以絕後患,只有我們先動手,將此二人留在此地,否則永無寧日。」

道光教大長老本就與冰凌天和裂長空對上,所以此刻只有殊死一搏,然而另外兩位門派的掌門人心中卻頓時感到悲劇,心中都暗道:「若不是因為你們我們會被牽扯進去的嗎,你們有王境的強者在身邊,還需要做這些費時費力的事情,直接一網打盡不久好了嗎?」

心中雖然不滿道光教和道光教場,但是誰叫人家勢力龐大,這個面子只能賣給他們,不然等待的絕對不會道光教場的更強者降臨,讓他們的門派一夜之間在世上消失。

四人心中都明白,冰凌天和裂長空此刻絕對在準備至強的招式。這一招才剛剛準備,那股威壓就讓他們有些壓力,那等到完全準備好,他們還沒有絕對的自信能接下來,所以現在能做的就是盡量阻止玄風二人。

不需要多說,四人心中明了,瞬間一同出手,四道匹練向著冰凌天和裂長空二人的所在而去。

見到四人攻了過來,冰凌天率先睜開雙眼,一舉擊散了四道匹練,然後向著四人瘋狂的進攻過去,所到之處,都留下寒冰的痕迹。

這時,道光教場的那位靈境巔峰強者,將冰凌天交給另外的三人纏住,自己則祭起法寶向著裂長空的所在打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