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再說於傑同天靈子父子如火燒尾巴一般飛離荒原地界,回到仙雲嶺山門之前,匯合了於傑手下那些天兵。當天夜裡於傑天靈子二人密謀商議了幾個時辰,最後於傑才帶著手下返回駐地。

而天靈子則是將兒子送回洞府,然後便連夜趕至崇山派山門所在的李國萬崇山。

他們二人的商議是暫時先且不上報天庭。而是由天靈子聯絡七國四大門派等修行勢力先派人手去那荒原之中試試水,摸清了形勢之後再出擊,免得事態不明的惹出什麼麻煩。

天靈子與崇山派掌門在大殿之中會面,天靈子當即就沉聲說道:

「道友可知我靠山七國修行界情勢危矣!」

崇山派掌門被他當頭一句說得一愣,問道:

「天靈子道友這是為何?。

「道友也知道本人得了黃石派仙府之後未能開啟護山大陣,實是有些遺憾。不甘心就此放棄,便將我那大哥請來相助!」

崇山派掌門聞言點頭道:「確實,換做他人也定然是不甘心放棄那大好的仙山」。實際上他心裡未嘗沒有幸災樂禍,只不過表面上不能顯露出來罷了。我崇山派得不到的仙山,你天靈子得到之後也是無門可進。枉自白著心機。

天靈子接著說:「恐怕道友和各派中人都不知道現在荒原裡面發生大事了吧?」

「哦?天靈子道友何出此言?這兩年來確實聽到一些荒原里的變化,不過恐怕沒有道友說的那般嚴重吧!」

聽了對方說的那些話,崇山派掌門對於天靈子今次的來意感到有些疑惑。「果然道友現在還一無所知小我因為仙雲嶺山門一事請來了大哥相助,不然他們那等天庭神明是甚少會出現在妖族勢力範圍附近的,不然萬一被萬妖宮的妖族高手意為挑釁,卻也是不小的麻煩,這次多虧了請了我家大哥過來,不然還發現不了那荒原上的陰謀呢!道友可知黃石派諸多同道是怎麼消失的嗎?。

崇山派掌門終於感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也沉聲問道:

「莫非天靈子道友發現了什麼?」

天靈子點頭道:

「不錯!本人那大哥出身天庭,見識自然不凡,仔細檢查了那仙雲嶺護山大陣之後,發現其中的禁制竟然與神力有關,離此最近的神明相關便是在荒原之中,於是我二人前往荒原察探,卻是發現了天大的變故!原來部落分散的荒原人如今竟然已經統一,而且還建邦立國。實力之強。恐怕四大門派任意一派都無法相比。本人也知那荒原人生來便驍勇好戰,而且性情野蠻,多年前被七國各派先祖驅逐到那苦寒之地。如今一旦統一。實力又這般強盛,只怕是有出兵山內七國的念頭。我不忍世俗再起兵戈,百姓遭受磨難,發現了這些情況之後,第一個想法便是來統治各派同道及時引二派直執我靠山七國修行界戶牛耳,所以便。公引貴派通報一聲!」

崇山派掌門聽到這席話,先是心中大驚,然後又轉而感到疑惑。

暗忖道:「這其中不會有什麼內情吧,以天靈子的性情,斷不會為了什麼黎民百姓擔憂,這人天性自私自利,沒有好處的事情肯定不會去做,那麼他此來報訊為的又是什麼呢?。

於是沉吟了片刻道:「天靈子道友所言,那黃石派上下的失蹤一案,便都是荒原之中的存在所做的了?」

天靈子點頭。

「不錯,不光是那些荒原部落整合到了一起,就是那些荒原野神,也都聚集在一起成立了一座什麼東荒神殿,而那黃石派大陣中的禁制,其中就有神力出現,這諸天上界也只有天庭才是神明正統,自然不會去做這種事情,故此那距離黃石派最近的荒原神靈便是嫌疑最大了!」

崇山派掌門也聞言贊同,皺著眉頭道:「看來情況十分不妙,本座也要著急其他三派道友商議此事了,如果繼續任由那荒原勢力發展壯大,恐怕將會危及我靠山七國修行界的存在了」。

「掌門人真乃明智之人,一心為我靠山七國修行界打算!」

天靈子小小的恭維了一句之後,便在侍從弟子的安排下住進了貴賓別院,留在崇山派之內。

第二日,受邀前來的三大派高層皆都到場。

天靈子也隨崇山派掌門落座於一旁,其他三位掌門和長老等人看到天靈子也在場,不由感到幾分詫異。畢竟他們四派秘議,可是很少出現旁人在場的,就算是有必要邀請外人,也都是事先通過氣之後才在外人面前作一場戲。如今怎麼崇山派忘了規矩,請了外人前來!

見到其他三個掌門都很不解,崇山派掌門揚聲道:

「此次一事乃是天靈子道友所發現,關乎我靠山七國修行界的存亡,因此不得不傳信請各個道友趕來,事關重大,本座在傳信符中並未道明詳細,便請天靈子道友將他所遇之事為各位道友重述一遍」。

天靈子清了清嗓子,用沉重語氣將他原先準備的那一番言辭對其他三派高層說了出來。

聽完天靈子的講述,會面的大殿之中氣氛開始變的凝重起來。

水雲派掌教大宮主見到場面有些沉默,便當先提出自己疑問。

「天靈子道友既然與貴兄長親自到了荒原中察看,想必對於他們獵妖師與神靈的數量和實力都是有所了解吧!不知能否給我等詳細的介紹一二?」

天靈子聞言原本微笑的臉色一滯,有些訕訕的回答說:

「道友有所不知,我與家兄潛入荒原,發現他們一路上都有神殿建立,都是透著濃厚的神光,到了那青國都城,更是整座大城池都被神光禁制和陣法所覆蓋,對於凡人來說如同虛無,但我等修士在其中想要了解什麼情況卻是寸步難行,無法不驚動對方的探到虛實,只是隱隱在外面感應到了強大的氣息,必定是修為遠超我等的存在,所以這」。水雲派掌教大宮主聞言點點頭說道:「天靈子道友不必為難,本宮已經了解了一個大概。不過在此卻有一個疑問,估計在場的各個道友都想要知道。天靈子道友既然說荒原要入侵我靠山七國地界,不知是親耳所聞,親眼所見,還是全憑自家推測?。

「這」天靈子聽了有些遲疑的說道:「這一點到是不曾真正看見聽說,只是我但凡我靠山七國修道界的修士都知道當年那段隱秘,荒原之上也有活的長久的修士之輩,自然也不會不知。早年他們被我七國修士驅逐到那荒原苦寒之地,如今一朝得勢壯大起來,又怎麼不會心生報復之意?。

一旁餐霞派掌門看的通透,出言插口道:

「天靈子道友雖言之有理,但卻是看的不十分全面。荒原人當年的時候雖是被驅逐到那裡,單經過數千上萬年的生養,已經在荒原上紮下了根。

而且那時候的荒原確實是氣候惡劣,又有妖獸橫行,但現在荒原已經被開闢出來,變成了肥美的原野,而那妖獸更是變害為寶,你我哪家不是用著它荒原出產的妖獸材料?如此富饒之地,既然能一改維持了數千年的格局立國大統,便是有大智慧者在其中出謀劃策,那些人不會看不出荒原的優勢,所以敵視我山外七國是必然的,卻定然不太可能主動出擊,故此天靈子道友所言實在有些聳人聽聞了!」

餐霞派掌門說完,便不理會臉色變得難看的天靈子,兀自坐在一旁養神。

元寶派掌門多福道人仍是一副邋遢相,此時捏著他那幾根山羊鬍子點頭道:

「老古說的不錯,道爺我也認為荒原不會主動對我山外出擊,而是對我七國世俗同修道界百般防範,如果我們不動手,這仗可打不起來。」

說完還若有所指的看了那邊天靈子一眼。天靈子見了表面上大怒,起身對著崇山派掌門這個地主拱手道:

「本人已將口信帶到,至於你等如何處置,就非我所能管的了,既然天靈子在此也是礙眼,不如就暫且告辭,回去等候消息算了」。

說罷,就不理崇山派掌門的勸阻,十分堅決的踏出大殿,自往崇讓。派安排的住所而去。

9?9?9???O?M,sj.9?9?9???o?m,。9?9?9???o?m ?天靈子專后,大殿!沉默。過了頓飯的功失,樂酬掌門一揮手,就見大都內部升起一幢禁制光霞。

「好了!確認天靈子沒有留下什麼竊聽的手段,我等弄始商議吧!」

原來他們幾個掌教方才卻是故意出言將天靈子擠兌走的,不然若是對方全程在場,有些話他們卻是不好商量。

要知道在場這幾位都是真仙之輩,能修行到今天自然都是涵養深厚,哪會將真實的心意那麼容易的就表露出來?

「我說偽君子、老古還有水大宮主,這天靈子是不是吃錯了葯了,以往我七國修行界有什麼大事,他卻從沒有這麼積極過!這趟一直圈攏我們去攻打荒原人,莫不是他在荒原人手底下吃了虧,現在來找我們幫他報仇去吧?」

元寶派多福道人第一個開著玩笑說道。

餐霞派掌丹冷笑道:

「倘若我們一動手,七國與荒原互相消耗,那才是遂了某人的心意呢!」

水雲派大宮主問道:「古道友的意思是,天靈子前來報信是為了挑起雙方鬥爭?然後他好在其中坐收漁人之利

「嘿嘿!」多福道人怪笑一聲。

「或許他方才所說的他那個天庭大舅子的發現乃是真的,黃石派的失蹤確實是與荒原那邊有關,但是他天靈子卻不會是為了關心黃石派的死活而甘心冒險之輩!」

崇山派掌門點頭說:「相必是費盡心機得了仙山之後無門而入,心下惱火的想要循著線索,到那荒原里去尋找解開大陣的辦法吧!結果卻碰了一鼻子灰回來,這才來找我們挑撥是非。至於心念七國安危,親自前去探查云云,不過是給自己臉上貼金罷了!」

多福道人有意的看了崇山派掌門一眼,接著說道:「像他這般無利不起早的貨色比起偽君子來還不如,反倒不如真小人來的痛快。倒是那於傑是條漢子。說不定是誠心前去探查的!可惜投入了天庭,再想脫身出來可沒那麼容易了!」

除了被稱作偽君子的崇山派掌門臉色有晴轉多雲的表現之外,其它兩位掌門皆都大點其頭,對多福老道的分析感到認同。

「還是老吝嗇鬼你看的通透,如此分析出來,確實比我等想的要透徹!」

而水雲派大宮主則是黛眉輕皺問道:

「既然知道天靈子是不懷好意,那我們還應不應該召集各派修士,去商議荒原一統之事?」

餐霞派掌門笑道:「自然是要召集,荒原發生這樣的大事,說不定日後就會波及到我四派身上,不如現在先讓那些同道們先去試試水,有了結果我等也好見機行事!」

崇山派掌門也道:「不錯!就這麼決定了!」

說完,四者撤去了大殿內禁制,一同離開這裡。

過了大概一刻鐘的工夫,空無一人的大殿中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只聽那一個聲音輕笑道:「原來是你這傢伙在其中攪風搞雨,我說怎麼天庭的觸手會這麼快注意到我的東荒殿呢!」

說著,聲音的主人顯出身形來,正是離開了大荒群山雲霞洞天的江元峰。

卻是江元峰見到荒原的變化被外界發現之後,知道除非是以**力封閉整個荒原的進出,不然很難阻止的了消息外傳,所以便想潛入山外的七國修行界中了解一番對方的情況。正好趕上方才天靈子與四派掌門的會晤,便一直隱藏在暗中全程觀看。也知道了天靈子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和潛入東青城那位神明的身份。

「這天靈子心機狡詐,有他在這?面攪和,事情發展恐怕要對荒原十分不利,看來這傢伙是非要除去不可了!」

江元峰自言自語著,身形再次消散於無形。

次日,四大門派派出弟子與傳訊符邀請四方修士門派家族等勢力前來與會,而天靈子也動身準備請自家幾個相熟的真仙級道友前來助勢。

沒有人知曉,在天靈子身後一直有一道無形的身影在跟隨著他離開。

真仙之輩遁光之快,千里之地也只瞬息,但是天靈子趕路卻沒有使用一般仙家飛行遁術,而是以劍光化虹之術飛遁,速度卻比一般天仙之流也都不遑多讓。

這種劍遁之術天下間只有黎寥數家有著傳承,而要論其中佼佼者,那便非太清門下蜀山劍派莫屬了,其次者還有玉虛門下崑崙劍宗。

蜀山乃是人間、諸天、地仙三界之中頂級劍訣最多的一家,凌霄御氣訣、太乙天罡劍訣、太清玄門有無形劍氣、玄都劍經、太白辛金劍煞等等都是能成就天仙的仙家劍訣。就連他那好友號稱劍仙之祖的東華帝君。也是拜在了太清道尊門下,與蜀山還有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玉虛門下除了正宗玄門道法之外,也有劍宗分支,太乙分光劍訣、北斗七殺劍訣、正反兩儀劍陣等也都是玉清秘傳之術。

二者都是聖人傳下道統,前者重在劍氣犀利,一劍破萬法,後者重於劍法變化,又有以劍成陣之道,單論精妙實在難分高下。剩下的幾家雖也以劍術著稱,但都是後輩修士所創,劍法劍訣都不出奇,不如前面二者甚遠。

隱身跟隨在天靈子身後的江元峰有些驚訝對方的劍遁之速,其中神妙幾乎不差蜀山分毫了。這天靈子是哪裡來的劍仙傳承,莫非是打劫了蜀山崑崙兩大勢力的門下弟子得了法訣不成?

江元峰不知道自己的猜測還真有幾分蒙對了,他只知道這天靈子恐怕非同一般真仙之流,十分難對付。不過這點難度還不倒他這實力手段都堪比金仙初期的人物。因為雙方差距實在太大。

只見天靈子行至一處山坳之上后,突然停住遁光,面露疑惑的看向四周。

「哪位道友同本人開的玩笑。天靈子在此先行有禮了,還望道友能夠現身不吝一見!」

沉默了片刻,見無人搭話,天靈子又告罪一聲說道:

「既然道友不願現身,那麼天靈子就無禮了!」

說罷,天靈子揚起手中仙劍,就見一道數十丈長的劍光犀利的朝前方激射而去。

本擬這道灌注自家八成真元法力的劍光能夠無往不利,卻不想半途突然遭遇一片無形的阻礙,那無形屏障之上只泛起了一陣漣漪,便將自家劍光消彌於無形。

對此天靈子大吃一驚,因為他知道自己這一擊的強大,就算是一般天仙之輩也要暫避其鋒,如今卻奈何不得一片不知名的禁制,如此可見那設下埋伏的存在修為手段將會是多麼高明?

「哪位前輩在此,不知與我天靈子有何誤會,還望能夠給我一個機會當面解釋清楚!」

天靈子的話才說完,就見周圍的出了幢淡淡金米組成的禁制,禁錮了周圍百丈左飛間,與此同時,一個白衣身影也在禁制中現身。

「前幕…」

天靈子只來得及說出兩個字,就被對方欺身上來,自身被包裹在無量金光之中,他想後退,卻發覺自己的身體陷入一陣麻木之中,幾乎沒了知覺,根本無力動彈,連元神也晦澀的難以運轉,只一個呼吸的功夫便徹底失去了意識。

來者一揮手,周圍的金光收斂,只余淡淡一層籠罩在兩人身外。

白衣人制服了天靈子之後,沒有動手殺人,而是閉起雙目,將手掌搭在了天靈子印堂之上。

對於天靈子的情況,江元峰也通過弟子們的收集和其他修士口中得知了大概。所以行動起來分外的謹慎小心,務求萬無一失。

據說這位天靈子在真仙之中也算是一頂一的巔峰高手,據聞當初天靈子所在門派因為佔據了一條不錯的靈脈而被周圍其它門派勢力凱覦,一夜之間遭到仇家突襲所滅。天靈子投奔至交好友於傑之後,連累的於家這一修道家族上下數十口人慘遭屠戮,二人逃出升天之後,雖然幾乎反目,但心中挂念著復仇,所以一個投奔到天庭之下,一個隱藏在暗中苦修數十年,在修為雙雙達到了返虛境界之後,終於合力為兩家報了仇,血洗了敵人門派。

從此天靈子就在已故門派舊地之上重立了山門,開闢洞府修行。而於傑也晉陞成為正式的神明,二人至此不相往來。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天靈子成就了真仙之後,就未嘗一敗,同級中的真仙也都是甘拜下風。只不過這位真仙的修行功法或是一任手段都十分神秘,就算是平時私交還算不錯的幾個真仙同道也從沒有摸清過他的底細。在江元峰看來,這就是一個很大的疑點,這天靈子身上肯定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能夠讓他縱橫於同級修士之間無敵的手段。

所以江元峰謹慎的跟隨天靈子離開,並沒有選擇在崇山派附近便動手,便是怕一個不小心出了什麼意外,弄出動靜引出崇山派的人來,給天靈子造成機會脫身。

而且他也不想暴露出自己的蹤跡,不然以他現在接近天仙頂峰的實力和諸多手段,加起來一般金仙也是不懼,制服一個真仙境界的修士還是十拿九穩的。

於是乎便在天靈子前路布下了隱起形跡的神力禁制,等待對方入網。

沒想到天靈子的為人那麼警覺,竟然發現了無形神力禁制的存在,心生退意但卻為之已晚,已經陷入禁制之中,江元峰自然就再不容他脫身。

只發集一道試探的劍光之後,天靈子就再來不及發動其他身段,便被江元峰的無量信仰神光禁錮起來。

這天靈子身上好似秘密不少,江元峰心中感興趣的對他施展起了入夢**。

不久之後,江元峰放下左手,眼中精光一閃,將天靈子隨身的法寶囊解了下來。

伸手進去摸出一物來。卻見這東西乃是一尊形制奇古的鼎器,材質非鐵非銅,大小不過二三尺,通體金色,鼎蓋上蹲伏著一個異獸,除了蓋子之外下身又很像古時人們盛酒的罈子或者酒壺。

在鼎腹上滿刻著許多奇禽異獸,還有不少朱文古篆,打眼一觀,無甚出奇,仔細看去,上面卻是光彩燦然,滿鼎腹俱是萬類萬物的形相,大到日月星辰、天地山川、風雲雷雨小至禽獸草木,昆蟲鱗介及從未見過的惡鬼怪物,無不纖毫俱現。

最神奇的是,這寶鼎通體不過數尺方圓,可是上面所有事物。多到無法計數,不但神采生動,意態飛舞,宛如活物一樣,而且不論大小形狀,看上去都是空靈獨立,各有各的方位。常時變幻,每次所見,俱各不同,絲毫不顯出混雜紛亂之象。猶如這小小的鼎身之上,存在這無數大千世界一般。

江元峰一眼看到鼎蓋上螻伏著的那個怪物,便目光大熾,心中震撼,知曉了此物名稱來歷。

只見那怪物生得牛首蛇身,象鼻獅尾,六足四翼,前腿高昂,末后四腿逐漸低平,神威兇猛,作勢欲飛,形相兇惡之極。而且有一股懾人的威壓由其上傳至心靈之中,膽小一些的恐怕當場就會嚇的趴伏於地了。

以江元峰的見識,自然是知道這寶鼎不是別物,正是那媽皇所煉的一件至寶九疑鼎,又叫做煉妖壺。

這件先天靈寶本是娼皇用來約束天下凶戾大妖的一件至寶,但凡妖類只要一見頂上的伏妖神獸,便會被其威壓震懾的心膽俱顫,不敢妄動,除非是妖神之流,才能稍作抵抗,而這時若是有人打開了鼎蓋發動寶鼎,無論是何妖類,都會瞬間被吸入鼎中,毫無能力反抗。

而且這鼎還有將其內里生靈煉化為本命元氣的妙用,所以又被上古那些大妖們稱之為煉妖壺,提起名字都為之膽寒。

「原來如此,那於傑卻是好運氣,只不過便宜了天靈子這自私冷酷之輩!」

通過天靈子的記憶,江元峰卻是得到了一番隱秘。

這件九疑鼎本是在峨嵋一名三代長老手中,無意間得自軒轅聖皇在世俗間的陵寢之內。而且為了自行佔據這件至寶,該長老秘而不宣,並不曾叫蜀山高層得知。

但是有一日該名修為已至天仙境界的峨嵋長老行至北俱蘆州。突遭魔道一位大仇家暗算,以至於身死當場,臨死時發動法寶與敵人同歸於盡,卻已是神魂消散,再無挽救機會。

正巧當時還是一名巡查天兵的於傑由附近路過,發現了那二人的戰場,雖然他為人耿直,但不代表不明事理。遇到這種事情,自然是將二人身上之物取走之後毀屍滅跡。

要知道死者可是地仙界第一大派的蜀山門下,行事一向乖張強橫,沾惹上他們,凡事都憑他們一張嘴,只要對蜀山有利,說你是你就是,白的也變成黑的了,不到萬不得已,於傑是根本不想與那些蜀山的人打交道的。

等到將一切蹤跡抹除,又尋了些野獸穢物仍到那處作遮掩,於傑這才離開數千里之外,找了一處隱蔽的山洞,去查看那二人的東西。

結果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就發現事情恐怕大發了!那死去的蜀讓。門人囊中竟然有著一件先天靈寶。

,遁世還有兩卷即將完結,小君新書《都市萬靈記》目前重新修改,更名為《都市妖修》,合約到了之後便會馬上發布,還望大家繼續支持啊!祝大家新年快樂!!

9?9?9???O?M,sj.9?9?9???o?m,。9?9?9???o?m ?質世壞有兩卷即將宗結,小君新書《都市萬靈記》目前訓州學改,更名為《都市妖修》,合約到了之後便會馬上發布,還望大家繼續支持啊!祝大家新年快樂!!

按說於傑雖然當時只是一個小小的巡狩天兵,但原本卻是修士出身,而且已經有了煉神返虛初期的境界,自然有著不凡見識。先天靈寶對於一個金仙之輩都是何等的重要?即便是以蜀山這般地仙界第一大派,能夠掌有的先天靈寶估計也不出一手之數。」二字指的可不是修為實力,而是他們的門人數量。以蜀山劍派幾乎佔據了大半個東勝神洲的地盤,別府分院眾多,門人弟子遍布四大神洲與海外諸多領域。單以門人數量來論,卻是穩穩佔據地仙界第一大派的名頭。

當然,蜀山身為聖人門下再傳弟子,繼承了部分太清道統,實力自然也是母庸置疑,對外宣稱有四大金仙支撐門戶,即便不是地仙界第一,也足可以排在前十之流。

只不過這單指地仙界而論,地仙界之上,那還有著諸天上界眾多強大勢力,雖然除了天庭之外,這些存在甚少明裡參與地仙界之事,但哪個都不是地仙界的修行門派可以抗衡的。

只是這先天靈寶太過扎手,藏在自家神體之中定然是藏不住的,天庭規矩森嚴,只要神力比他稍高的神明打眼一觀,便能夠發現他神體的不同。這種寶物被其它神明發現的話。恐怕定會引來一場禍端,而獻給上面卻又是心中不舍,而且事關蜀山劍派顏面,上面即便是得了寶物,也不見得能保住他,說不定還會將他獻出,以供蜀山發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