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再比如雪妮,由於身材矮小,總是一副弱弱的樣子。手裡時刻捧著一根據她說她爺爺送的法杖。

好幾次體能考核,我都擔心她會被刷下去,那樣她就……。

但每次她奇迹般的都熬了下來。

還有就是希梅娜了,她的出現,就如果仙子下凡一凡。一開始總是與我們格格不入。反倒是姐姐能與她聊的很開。剛開始我甚至是對她抱有敵意的,我總會忍不住懷疑她是來跟我搶奪安娜的。

後來,我跟希梅娜。不,應該是希梅娜姐姐提起此事的時候。她總是會,哈哈大笑,然後說我傻乎乎之類的。

一天中最開心的事,莫過於每次下了課,回到房間,可以打打鬧鬧,彼此放鬆自己。但是,老姐在的時候,還是要盡量保持安靜。

因為她需要休息。

雖然,我很好奇,為什麼她每次回來都是傷痕纍纍,第二天卻又能生龍活虎的。

但我沒有問過,姐姐也從未提及過。

只是,偶然一次看到。當月光照及她的身體時,她身上的傷,會慢慢癒合。 人群四散,到處能聽到慘叫哭喊聲。

好在哥布林的攻勢的並沒有什麼組織性,雜亂無章。大多數人還是有機會逃出升天的。

但是……

這不代表所有人都可以從容面對,對於那些平日里喊打喊殺的新手們來說,第一次遭遇怪物突襲時,能夠不驚呆在原地,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而且相比與已經升級到白銀級別的教練老師們,赫瑪爾頓的大多數學員還是剛剛踏入冒險者領域的學徒。

即使是有幾個白銀級別學生,那也是杯水車薪。

其實,這是有原因的,高級別的學員大多都會外出任務。因為學院是公益性的,你在享受學院的高等教育的同時,也要為後輩們創造更多的學習機遇。

……

闊別十年之久的學校,剛一到就遇到這種事情。

雖然躲過這些幽影狼的攻擊,對於已經經歷過戰爭的我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是,作為前輩學長,隨意的丟下後輩學員獨自逃跑,這可不是赫瑪爾頓人應該有的作風。

況且,慌亂逃跑的人群中,有不少人和我來自同一個地方——北郡修道院。

無論是棄兒也好,還是戰爭遺孤也罷,我門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多格特嬤嬤最愛的孩子。

由於是措手不及的遭遇戰,身邊除了那把單刃軍刀,在無其他可用之物,別說是武器,連稱手的鐵棍木棒都找不到。

逐漸,我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認真學習範圍攻擊性法術了。作為帝國曾經服役多年的軍人,過度的依賴帝國賦予的裝備,相比與個人技藝,那時更專註的是團體的戰力發揮。所以個人的技藝反倒生疏了不少。

從前輩的立場來看。這些有學院培養出來的,量產化的冒險者,即便是高位階級別的法師,在沒有戰士掩護的情況下,連咒語詠唱的時間都不會有。

原因之一,怪物實在太多,幽影狼、哥布林,甚至還摻雜著一些寒冰喪屍。

原因之二,對於這些沒有經歷過戰爭的新手來說,實戰經驗異常的匱乏。特別在第一次對魔戰爭結束后,帝國培養出來的,那些憑藉特殊裝備可以是魔法瞬發的魔導師們,基本上都已消失殆盡。

原因之三,沒又戰爭的熏練,這些新生兒和當年的那些人,在能力上差了不止一丁半點。

值得慶幸的是沒有巨牛怪出現,不然,留在學院受訓的這些學徒們,只能祈禱奇迹的出現了。

在第一個發起的人出現后,陸續開始有不少學徒加入。

「戰士分成兩組,一組執盾,負責全力防禦。另一組負責攻擊,長矛也好,單手劍也好,趕緊給我動起來。」

所有人都是一愣。

這人是誰啊?

……

「聽她的!」一個像是學生會會長的男孩,朝著人群大喊道。

看著人群終於開始動起來了,我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發布了第二道命令。

「法師們負責第二條線,把你們拿手的法術全都用出來,現在是不是吝嗇魔力的時候。牧師隨時準備救人。」

發布命令的同時,手沒有閑著,幾個想要靠上前來的格林布,再次被我用來祭刀了。

格林布的血液是藍色的,而幽影狼是墨黑色的,只有那些如同凍屍一樣的藍色喪屍,在倒地的那一瞬間,會漏出裡面還有點紅色的血肉。

呼呼呼……轟!

天空中劃過幾個大火球,然後落到獸群中,隨即炸裂。頃刻間便有一股毛皮血肉燒焦的惡臭味瀰漫開來。

戰果是輝煌的,但代價是,幾個魔法學徒瞬間暈倒。後面的牧師立即將暈倒的人抬到一旁。

雖然艱苦,陣腳總算是穩住了。

「我叫尼克斯·克勞,是一年級的學生會會長,謝謝你,剛才如果不是你及時出手相救,大家可能就……」

回頭看了看一地的屍體、殘肢,還有身後不時傳來的哀嚎聲,男孩選擇了沉默。

「沒什麼,這是應該做到的。」

摘掉頭上的帽兜后,我露出了自己獨特顏色的瞳孔和發色。

「——是你!」

「怎麼了?」

「沒…沒什麼。」

男孩尼克斯露出來靦腆的面容。

在對魔作戰時,安娜因為自身的貢獻巨大,一直被赫瑪爾頓學院奉為英雄般的人物,哪怕是時間已經過去了將近十年,她的形象依舊被成列在學院的展覽室里。也正是因為這樣,作為學生會長的尼克斯會認出安娜來。

不過,尼克斯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傳言,英雄安吉麗娜死於十年前的對魔之戰。對他來說,自己眼前的這個女孩,或許只是長得想而已。

(插花,安娜:只是失蹤而已,是那個王八蛋詛咒我死的?

坐鎮聖光禮拜堂,伏在桌上忙碌工作的獵人統領雷奧德,突然打了個噴嚏。

擦了擦鼻子的他,自言自語道,難道是感冒了?同時禁不住打了冷戰。)

「那個,謝謝您的出手相救。」

重生之都市仙尊 「沒什麼,這種事情,無論誰遇到都會幫忙的。」

雖然自己曾經也是赫瑪爾頓的學生,介於現在的學生都是生面孔,過分的獻殷勤反倒容易讓人懷疑。

「既然你是會長,那麼之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說完,我便想轉身離開。本來就是因為順道,才會想要回來看看這裡的。現在連一個熟人都沒有,也就沒有了留戀的理由了。

「前輩?您能。。。。。。」

尼克斯似乎有所顧慮。

「放心吧,天黑前它們是不會在出現了。」

我盡量用安撫似的的語氣,告訴他。確實,方圓五公里以內,我已經感知不到任何關於哥布林的氣息了。

尼克斯低頭思索了一下。確實,如果真如眼前的這個女孩所說的那樣的話,只要堅持到天黑,高年級的學長和老師就會返回學校。

「您不等學長們回來么?我想他們也會很想認識您的。」

「不了,我還有急事要辦,等下次吧!到時候我會親自登門拜訪的。」

我這麼著急的離開,是因為結合這次突然發生的哥布林襲擊事件,我猜想,一定發生了什麼大事情,才會出現如此密集的哥布林攻擊事件。

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趕往赫瑪爾頓西邊的森林,或許住在那裡的精靈們能解答我心中的疑惑。要知道,精靈是最貼近自然的種族了。 時間是三月下旬,清晨!

廣南省夏海市郊區的羅安村。

天價剩女:挑戰魔性總裁 這裡位置偏僻,有著十幾座連綿起伏的小山,山上種著成片的果林。

大雨剛過,滴滴的露水從梨樹樹葉上滴落了下來,晶瑩剔透。

沈穹推開門走出來,舒舒服服地伸了一個懶腰,神情舒爽。

地處半山腰上,站在房門前朝著遠方望去,可以俯瞰下方的一片片蓊蓊鬱郁的樹林和錯落有致的房屋。

此時還籠罩的一層霧氣,如夢如仙,景色唯美。

大學畢業已經三年,讀的是植物學專業,大學畢業后,沈穹也曾經在大城市裡面找過幾份工作,但是他很快就厭煩了枯燥無比的三點一線生活,沒有多久,便辭職回家經營一片果林。

這果林是他爺爺開荒獲得的,位於這大羅山上,大概有五六十畝,他爺爺去世了之後,便交給了他爸經營,兩年前沈爸見他回家了后沒事幹,便把果林交給了他管理。

如今在果林裡面種著不少梨樹,經過差不多一年時間的施肥、修剪,這些梨樹經有兩米多高,長得枝繁葉茂、蒼翠欲滴,有一小部分,已經開滿了潔白色梨花。

在房門前扭了扭腰,做了幾個簡單的健身動作,這時候,沈穹忽然發現了什麼,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一眼。

昨天晚上,雨下的有點大,雷霆炸響,閃電霹靂,非常恐怖。

半夜的時候,沈穹原本在玩電腦遊戲,忽然被閃電炸了一下,房間中的燈光暗了下來,等沈穹重新去打開保險夾的時候,卻發現右手手背上,多了一個淺紅色的印記。

這印記,大概就是有成人手指大小,好像是缺了一個口的蘋果,剛開始的時候,伸手揉揉還覺得一絲絲的觸電感,然而今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沈穹卻發現那種觸電感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顏色更加鮮紅了一些。

不知道這個蘋果印記,是怎麼出現在自己手臂上的。

沈穹又伸手揉了揉,發現沒有什麼感覺后,便也不在意了,舒舒服服地伸了一個懶腰,便拿起了一把大剪刀,朝著果林走去。

趁著今天下雨,需要把一小片梨樹幼樹修剪一遍。

果林中的梨樹,並不是同一批種植的,而是分了三批,其中一批是老樹,四年前種的,已經開花,用不了多久就會結果,而另外兩批,還需要裁剪。

院子里還趴著一條黑狗,見他出來,立即對著他叫了幾聲。

沈穹招呼了一聲說道:「小黑,跟著我一起去果園吧!」

「汪汪!」

小黑狗好像聽懂了一般,汪汪叫了幾聲,吐著舌頭跟了上來。

「呵呵,一個小吃貨!」

沈穹笑了笑,摸了摸它的頭。

這小黑狗是他從小養到大的,非常聰明,很招人喜歡。

果園中除了梨樹之外,還有一個五六畝的小池塘,在池塘旁邊上,還長滿了蓊蓊鬱郁的水草。

前一段時間,沈穹買了一些魚苗放在了裡面,所以也養著不少淡水魚,只是那些魚還小,暫時還不能抓。

手中拿著大剪刀,優哉游哉地朝著果林深處走。

正是三月初春,處於梨花盛開的季節,由於梨樹照顧的比較好,所以開的異常的繁盛,一眼望過去,片片潔白色的梨花,飛雪敝日,蜜蜂飛舞。

來到小池塘邊上,那條黑狗正歡快在果林裡面跑,估計是發現了一隻兔子,嗷叫著衝到了不遠處的草叢中。

「小黑,別掉到池塘里了!」沈穹笑著叮囑了一聲,也沒有阻止它,在朝著其中一棵梨樹走去。

這顆梨樹的分叉已經有點嚴重,需要剪掉幾支。

剛剛剪掉幾支,不遠處忽然響起了一個清脆的聲音:「沈穹哥,這麼早就起來幹活了呢?」

沈穹抬頭望去,看到了一個穿著牛仔褲的美麗倩影,原來跟他比較熟的鄰居張小嫻,今天才十七八歲,還在讀書,比較年輕。

他急忙道:「是啊,正打算忙一會兒!」

「這梨樹長得不錯,開的這麼鮮艷,大老遠的距離都能聞到香味了!」張小嫻微微一笑,背後背著一個籮筐,估計是上山採茶葉。

沈穹聳聳肩道:「梨花不就是這個時候開的?過幾天等下一批開了,會更加鮮艷一些!」

「呵呵,那倒也是,聞著好香啊!」

隨口聊了幾句,張小嫻便背著籮筐走了,大早起遇到,她也不過是隨口打聲招呼罷了。

由於從小就認識,所以比較熟悉。

剪完一棵梨樹,沈穹又朝著另外一棵走去,剛剛把一根樹枝拉下了,這時候,沈穹忽然發現自己右手背的蘋果印記有點發燙,冒出了一絲絲觸電的酥麻感。

「嗯!」

他皺了皺下眉頭,把樹枝放開,伸手揉了揉。

然而當他的手指剛剛碰到那印記的一霎那,只感覺咻地一聲,四周的場景,忽然發現了詭異的變化。

池塘消失了,黑狗消失了,梨樹也消失了,他豁然出現在另外一篇奇異的環境當中。

整個天空都暗了下來。

「這裡是——」

「吼!」

這時候,遠方傳來了一個猛獸的怒吼聲,沈穹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抬頭朝著頭頂看過去,猛地長大了嘴巴,難以置信。

只見自己面前出現了一顆巨大無比的樹木,遮天蔽日。

這樹木一眼望不到頂,巨大的樹榦,足足有十幾二十個成年人合抱粗,樹冠長得許許多多的繁盛葉子,異常的茂密。

他忽然轉了一下頭,立即發現自己周圍不僅僅有一顆這樣的巨樹,還有許許多多棵,在巨樹下面,長著許許多多類似芭蕉葉一樣的奇怪樹種,比較低矮。

遠方除了獸吼之外,耳邊,還可以聽到一聲聲的鳥叫聲。

「這是哪裡啊?」

沈穹瞬間懵了,急忙低頭看了看,發現自己出現在一片空地上,不遠處還長著幾顆低矮的荔枝樹。

這些荔枝樹上,已經掛著一顆顆鮮紅色的荔枝,遠遠站著,鼻尖竟然可以聞到一股清香味,非常誘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