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再次極速飛掠一刻鐘,丁寧陡然停下,獃獃注視著身前,此時,他就站在那白衣如仙子的女子身前,只不過,到了近處他才發現,這一切都是假的!

紫竹、山峰、湖泊、仙子,都是幻象,如同海市蜃樓一般,看得見,卻摸不著,更為詭異的是,這幻象竟然瀰漫出真實的氣息,如果不是來到近前,任誰都會以為這是真的。

丁寧獃獃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這一切活靈活現,一絲一毫都清晰的呈現在他的眼前,但卻竟是假的,讓他感覺都難以置信。

片刻之後,眼前的景象緩緩消失,四周再次一片死寂,好似什麼都不曾發生。


ps:在老家,上傳十分費勁,最近更新時間可能不穩定,見諒!

!! 玄扈州,失神之地。

丁寧的身影陡然出現在一片沼澤旁,那仙子影像消失之後,他又四處查探了半個時辰,卻一無所獲,除了到處都是多彩霞光,便是一片死寂,也無法找到離開的路徑。

眼前的一片沼澤,水都是多彩的顏色,丁寧望著遠處,在沼澤的另一邊,一道身影站立在那裡,朝著他看來。

眼中神光一閃,丁寧頓時將對面的那道身影看個清楚,那是一個二十多歲的漢子,一身素色袍子,面色黝黑,腦門鋥亮。

「難道又是幻象?」

丁寧眉頭微皺,縱身飛起,跨越沼澤,但是陡然之間,沼澤之中一聲轟響,泥水衝天而起,柱子一般,直衝而來。

轟!

丁寧翻掌轟落,將那泥水柱子拍散,凝神看向下方的沼澤,眼眸頓時凝重起來,只見整個沼澤好似活過來一般,爆發出恐怖的氣息,淺水汩汩冒泡,多彩的霞光交相輝映,照耀虛空,讓丁寧頓時感覺到恐怖詭異的氣息侵襲而來。

丁寧面色陡變,身影急忙閃爍,朝著對面飛行,轟隆隆的巨響傳來,下方的沼澤陡然翻騰起來,一道道泥水形成的恐怖柱子扭動之間化作灰色的巨龍,渾身繚繞這多彩的顏色,咆哮之間,朝著他衝來。

丁寧的身軀頓時被沖飛出去,一頭巨龍張開巨口,一下子將他吞入腹中,丁寧頓時感覺心神搖動,詭異的氣息朝著他的靈魂吞噬而去。

當!

他翻手取出大鐘,鐘聲震動,將巨龍震散,一衝而出,卻發現四周一頭頭巨龍搖擺著身軀,已經將他徹底包圍。

「該死的,竟然布下了一座大陣!」

丁寧面色一沉,目光一掃,便發現四周一頭頭巨龍排布有序,已經布下了一座大陣,龍口大張,無盡霞光噴涌而出。

丁寧頓時被淹沒在霞光之中,當的一聲鐘響,丁寧朝著下方衝去,此時,整個沼澤彩光衝天,一頭頭泥水巨龍騰空而起,而在下方,泥水植被消失,漸漸露出了一道璀璨的光芒。

丁寧破開大陣,從無盡霞光中衝出,這些霞光,最恐怖的便是針對靈魂,不過,丁寧體內有著紫氣,這些霞光對他根本無用,所以這座大陣雖然恐怖,但是並不能傷他。

他衝出大陣,就看到下方那璀璨的光芒竟是一道多彩通道,一道身影一閃之間,沖入了其中,正是剛剛他所看到的那光頭之人。

「不是幻影,是真正的生靈!」

丁寧心中一動,同樣沖入了其中,通道如彩色橋樑,橫在虛空之中,在他的前方,那光頭之人身影閃爍,很快就走到了通道的盡頭,回頭一望,雙掌猛然朝著通道拍落。

「該死!」

丁寧怒罵一聲,手中大鐘橫起,猛然拍響,恐怖的音波朝著前方席捲而去,轟的一聲將那光頭沖飛。

丁寧來到盡頭,手持大鐘,朝那光頭殺去,那光頭眼眸微凝,看了他一眼,轉身而走。

「想走,哪那麼容易!」

丁寧冷哼一聲,縱身追去,此時,他才有時間打量四周的環境,一看之下,頓時一驚,只見他此時正在一座大山腳下,眼前的山上遍布紫竹,和他先前看到的幻境一模一樣,只不過,眼前的紫竹全都已經枯萎。

前方的那道身影朝著山上而去,丁寧心中驚疑,緊追而去,眼眸四處掃視,打量著這座山峰,一股蒼茫古老的氣息從這山峰之上散發出來,不過,其中還有一股衰敗朽腐的氣息,似乎這座山峰有著生命,只不過走到了盡頭。

片刻之後,他看到山上一個巨坑,正是他之前看到了湖泊,只不過已經乾涸,此時,那光頭正站在那乾涸的湖泊之旁,朝著湖中一個湖心島看去,身上散發出一股怪異的氣息。

丁寧來到近處,正要朝著那光頭殺去,卻見那人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神情虔誠,跪伏而下。

「此人是在做什麼?難道,他和這裡有什麼關係?」

丁寧手下一緩,看到那人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光芒,光芒瀰漫,籠罩前方乾涸的湖泊,隨即那乾涸的湖泊之中便有點點光芒浮現,光芒閃爍之間,化作了一株株荷花,生長而出。

丁寧眼眸一凝,確定此人果然和此地有關,即便沒有,也應該知道此地的一些秘密。

轟!

陡然間,一股猛烈的殺機從那光頭身上瀰漫而出,在丁寧沉思之際,猛然殺來,大手一拍,一道道符文閃爍,在虛空之中凝聚出一隻金色的大手,將丁寧整個籠罩。

丁寧冷哼,大鐘飛出,和那金色巨掌轟然相撞,咚的一聲,大鐘倒飛而回,那金色巨掌一顫,消散大半,但是依舊朝著丁寧衝來。

當!大鐘再次震動,那巨掌徹底粉碎,丁寧看向那光頭之人,只見此人渾身變成金色,橫衝而來,一拳轟來,虛空破碎,現出道道裂縫。

丁寧眼眸一縮,暗暗驚駭,這光頭的一拳,沒有絲毫的元氣波動,靠的僅僅是肉身的力量,但是卻能夠震碎空間,此人肉身之強悍,超乎人的想象。

肉身神通!

丁寧瞬間明白,此人絕對是修鍊了了不得的肉身神通,將肉身打造得比法寶還要厲害,這樣才能將空間轟碎而肉身不受傷害。

這種程度的肉身,丁寧如今都達不到,他的身體不斷地吸收紫氣,本就極為強悍,如今也堪比六七品的寶器,但是眼前之人,已經將身體打磨得如同靈器!

丁寧不敢硬接,將手中大鐘砸出,和那拳頭碰撞在一起,一聲浩蕩的鐘聲震蕩開來,虛空層層碎裂。

轟!

無盡雷霆湧現,一頭頭雷獸奔騰而出,轟隆隆撞擊到那人身上,恐怖的雷霆之力爆發出來,卻不曾對其造成絲毫的傷害。

丁寧拍響大鐘,聲波層層疊疊,爆發出來,使得四周空間都是裂縫,他身軀一震,化作一頭螭吻,張口一吐,一團火光噴出,焚燒虛空,直奔那人。

那人渾身金色,眼眸閃爍金光,聲波一層層轟擊到他的身上,被他雙拳一震,將波紋撕裂,隨即火光湧來,他一拳搗出,那火如同跗骨之蛆,在他的拳頭之上熊熊燃燒。


他神情微變,暴喝一聲,燃燒著的雙手探空一抓,乾涸的湖泊之中那演化而出的荷花被他抓起一株,化作點點靈光灑落在雙手之上,頓時火光便被熄滅。

丁寧露出驚疑之色,扭頭看向乾涸的湖泊,頓時悚然一驚,只見那湖泊之中一株株荷花散居各處,此時竟然形成了一副詭異的圖案,好似一人在盤膝而坐!

而且,那一株株荷花散發點點光芒,正在逐漸聯繫在一起,勾勒出一幅人的模樣。

丁寧眼眸一轉,鐘聲震蕩開來,朝著湖泊而去。

「住手!」

那人終於第一次開口,聲音渾厚,但是又蘊含著一股莫名的力量,令人心神震動。

他縱身而起,將身軀橫在聲波前方,層層疊疊的聲波全部轟擊到他的身上,將他身上的金色光芒震得明滅不定,張口噴出一道血箭。

「你是何人?這裡是什麼地方?」

丁寧冷聲問道,懷抱大鐘,凝神注視著此人,餘光落到此人身後的湖泊之中,只見那一株株荷花已經徹底聯繫到一起,形成的人的模樣漸漸清晰起來。

「你不知道?這裡是玄扈州聞名的失神之地,你不是玄扈州之人?」那人露出一絲疑惑,凝神戒備。

玄扈州?

丁寧微愣,沒想到自己竟然直接離開了天墟州,來到了玄扈州這裡,玄扈州在天墟州西南,距離遙遠,他之前從來沒想過自己能夠來到這麼遠的地方。

而且,這是竟然又是什麼失神之地,能夠擁有這麼一個名字,定然又是一處險境。

「看來你果然不知道此地,失神之地,只有失去了靈魂的人才能夠離開,活著的人,會被永遠困在這裡。」那人再次說道。

「是嗎?那你明知道這地方的詭異,又為何來到此地?想必你應該知道離去的方法吧?」丁寧想起那一道道彩色的霞光,似乎就能夠吞噬人的靈魂,一旦靈魂被吞噬,那人也就死了,即便能夠離開,那也淪為了行屍走肉。

而此人貌似對此地十分熟悉,看樣子似乎不是誤入其中,明知道危險還敢進來,若不是藝高人膽大,便是他本就已經知道了離去的辦法。

「我乃是行者,這裡和我的師門有些淵源,我來祭拜一下。你猜的不錯,我的確知道離去的方法,你若想離開,便等我祭拜完了,帶你離開這裡。」

那人說道。

「行者?這名字倒是有些怪異。」丁寧點了點頭。

「行者不是名字。」那人淡淡說道,「我師門祭拜的方式有些特殊,你不得打擾。」

丁寧感覺更是怪異,行者不是名字,難道還是一個種族不成?不過,看此人似乎真的有離去之法,丁寧覺得自己還是等一等為好,要不然被困在這一片死寂之地,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離開。

片刻之後,乾涸的湖泊光芒大放,丁寧看到湖泊之中的荷花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尊散發著金色光芒的身影,一身淡黃色的衣袍,身寬體胖,臉龐微胖,露出和善之色。

這身影本是橫著,此時正緩緩坐起,依舊保持著盤膝而坐的姿勢,隨著他的身影坐起,整個山峰在不斷地晃動,丁寧看到一道道光芒從湖泊深處升騰而起,落入他的體內。

給讀者的話:

。。。。

!! 失神之地中,丁寧和那行者站立在湖泊旁邊,看著一尊金色巨人緩緩坐起,道道光芒從湖泊深處衝出,落入巨人身上各處。

金色巨人散發出一股神聖、祥和的氣息,讓丁寧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親近之感,讓他頓時心中一驚,暗自警惕。

這巨人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所化,竟然能夠散發出如此詭異的氣息,在不知不覺之中便影響到了他的心神、感受,絕對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要知道丁寧的心智堅定,超越諸多鑄天境、甚至是洞虛境的高手,但卻在眨眼之間就被這尊巨人影響,只能說這巨人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太過詭異。

丁寧凝神看著這尊巨人,發現這巨人如同真實的一般,連汗毛都清晰的呈現出來。

陡然之間,四周響起浩大的聲音,聽起來極為悠遠、玄妙,像是有強者在講解天地至理,玄之又玄,但是聲音卻又不似如今,說的好像是一種奇特而古老的文字。

但是丁寧卻是神情一震,凝神細聽,一道道玄妙的聲音入耳,讓他心中大喜,這聲音雖然聽起來怪異,但是那種玄妙卻讓他瞬間明白聲音說的是什麼。

這浩大的聲響,所說的正是虛明盪塵大神通的一部分,而且正是他所缺少的一部分!


「怪不得我會落到此地,看來這失神之地和那神棄之地也有著莫名的關聯,要不然,這兩個地方不會存在著一種神通,而且能夠相互補充。」

丁寧心中想著,努力領悟著四周傳來種種玄妙,將虛明盪塵大神通漸漸補全。

在他不遠處,那行者也在凝神細聽,身上綻放金光,瀰漫玄奧之氣。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聲音逐漸消失,四周瀰漫的玄奧氣息緩緩消失,丁寧和那行者盡皆回過神來,看向那金色巨人,只見那湖泊之中的湖心島,震動起來,山石泥土消散剝離,露出內部一片柔和的光芒。

丁寧眼眸神光一閃,看到那柔和光芒的內部竟是一截指骨,但其中似乎蘊含著磅礴的能量,浩瀚無比,此時這指骨正緩緩朝著那巨人心臟之處飛去。

那行者也在盯著那截指骨,神情激動,眼中金光閃爍不停,陡然之間,他面色一變,怒嘯一聲,卻是一旁的丁寧飛身而起,朝著那指骨衝去。

丁寧化身螭吻,頭頂大鐘,一動之間便穿梭虛空,一口將那指骨吞下,扭頭便看到那行者渾身金光,瀰漫出恐怖的氣息,衝破虛空而來。

「聖骨拿來!」

行者暴喝,周身一震,身軀節節拔高,瞬間化成金色的巨人,雙掌一拍,如同兩片天地相合,而丁寧正在中間。

丁寧張口噴出一團火光身軀一動,從其指縫中穿過,頭頂大鐘震蕩,將金色巨掌震開。

他口中吐氣出聲,瓮瓮道:「你帶我出去,我將這枚指骨還你。」

「還想離去?哼,給我留下命來!」

那行者怒喝,身軀陡然和那湖泊中的金色巨人相合,頓時氣息暴漲,恐怖無比,張口發出道道怪異的音節,一道道符文飛出,化作一種種神通,將虛空撼動,圍殺丁寧。

「哈哈哈,我早就知道你沒打算帶我離開,不過,那什麼聖骨落到我的手中,你是別想得到了!」

丁寧所化的螭吻大笑一聲,再次張口一吐,火光衝天,將空間燒得都要融化開來。

魚龍吞日大神通,最為強大的便是水火相濟,只不過,如今丁寧將南方離火大神通融入其中,火焰之威太過強大,即便是魚龍吞日本來水火相濟的威力也有所不及。

如果他再具有一種和南方離火大神通同樣等級的水系神通,那通過魚龍吞日大神通運用出來,威能絕對超乎人的想象,恐怖無邊。

但以如今這門神通的威能,對付眼前的行者似乎十分困難,好在他手中又有大鐘,鐘聲不斷震蕩,每每將那行者恐怖的攻擊擋下。

這行者,不知道是何來路,渾身各處都如同靈器一般,無懼空間裂縫,甚至空手撕裂空間,力量無窮,明顯修鍊的是一種十分高明的肉身神通。

此時他化作巨人,翻掌之間,便能夠撕下一片天,朝著丁寧鎮壓,浩大之威瀰漫整座山峰,若非這座山峰似乎也不是凡物,只怕早已經被他們二人打成了粉碎。

鐘聲、轟隆聲接連不休,二人足足交手半個時辰,依舊是廝殺不休,神通爆發,光芒璀璨。

丁寧化身魚龍之軀,穿梭虛空,頭頂大鐘遊走在行者所化的金色巨人四周,時而雷霆時而星光,神通不斷地爆發出來,又有一團團恐怖的火光瀰漫,遍布各處,燒得空間出現裂縫。

而行者渾身都是武器,手掌一拍、肩膀一動、腦袋一頂,都能夠爆發出恐怖的攻擊力,讓空間無法承受,不斷地被他震碎,將丁寧打來的大鐘一次次震飛。

「告訴我,如何才能離去?」


丁寧厲喝,體內元氣如潮湧,洶湧衝出,演化神通,震蕩大鐘,催發出恐怖的威能,這樣下去,他並不能戰勝眼前的行者,甚至可能被耗盡元氣,敗於這行者之手。

因為這行者肉身太強大,堪比靈器的肉身,以丁寧如今的實力催動大鐘都不能夠對其造成太大的傷害,而且此人又是力大無窮,每一次攻擊都將大鐘震飛,恐怖的力量傳遞到丁寧的身上,震得他內腑劇顫。

為今之計,只有儘快離開這失神之地,但此地不知道為何,只有失去了靈魂才能夠離開,丁寧可不願自己的靈魂被那些多彩霞光給吞噬。

「留下聖骨,我告訴你離去之法,要不然,你就會被永遠困在這裡,直到你失去靈魂,才有可能走出去。」

行者口中聲音浩大,同樣蘊含著一股莫大的威嚴氣息,直通丁寧心底,讓他心神震顫。

「只有出去,我才會給你聖骨,要不然,你永遠都得不到!」

丁寧絲毫不讓,此人不止一次對自己痛下殺手,很難相信其不會出爾反爾,若是將那什麼聖骨交予給他,說不定他就會再次出手,將自己留在這裡。

「你得到聖骨也沒有絲毫用處,只會給你帶來災禍,將他交出來,我不但送你離開,還會送你一場造化,交給你一種強大的神通。」

行者出手毫不留情,口中傳出浩大的聲音,化作道道符文,朝著丁寧衝擊。

二人激戰不休,各不相讓,但是實力卻旗鼓相當,勢均力敵,誰也無法徹底將誰壓制,這樣下去,只能夠拼耗元氣,看誰最先耗盡元氣。

陡然之間,丁寧龍目一閃,張口一吐,那散發著柔和光芒的指骨飛出,只聽他口中笑道:「誰說我得到這聖骨無用,我偏要讓你見識一下,到底有沒有用!」

他聲音一落,頭頂指骨閃爍,柔和的光芒大放,瞬間化作一隻巨掌,朝著行者轟然拍落。

轟!

那行者看到巨掌拍落,神情一變,想要躲避,但是根本無法躲避開來,頃刻間被拍在身上,巨大的身軀頓時翻滾著飛了出去。

「這聖骨果然強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