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其中那個在太一門中擔任大執事的老胡目光直刺柳凝雨,喝道:「柳凝雨,你身為門主之徒卻勾結外人,為禍太一門,你可知罪?」

「你算什麼東西,竟然質問我的徒弟。」哄亮的聲音驟起,一道人影從弟子群中閃身而現,一下子就站到了柳凝雨的身邊。

「門主?」

看著這青衫中年人,老胡臉色大變,與他一起將柳凝雨和公孫無敵圍起來的人臉色也是變了。

他們沒有想到門主竟然一直在旁觀。

「師傅。」柳凝雨揖禮道:「顧道機父子目中無人,在門內攪風攪雨,在外作惡多端,大毀我門聲譽,弟子看不過眼才斗膽與方昊天和公孫無敵暗中布局,讓公孫無敵將計就計假裝修為盡封,與方昊天一起在外調查顧道機你子之惡行,現在已經調查清楚,所調查的證據我現在呈給師傅,現在我三人只不過是替天行道,為我門清除毒瘤,還請師珍明察。」

公孫無敵瞥了一眼柳凝雨,好聰明的女子。

「你做的很好。」太一門門主連百城點頭,道:「顧道機父子之惡行我也有所聞,也一直暗中調查,你先將你的證握呈上來給我看看。」

「是。」柳凝雨應諾,然後就不說話了,但所有人看到她嘴唇微動,顯然是在跟連百城說什麼。

你欠我一場盛大的婚禮 連百城微怔,繼而大怒:「好你個顧道機,竟然與外人勾結,試圖要毀滅我太一門,現在既然證據確鑿,那就不怪我不念情份了。龍刑衛!」

連百城突然大吼。

「門主。」

人影閃動,數千道人影飛過來,將老胡等人反圍起來。

連百城大手揮:「老胡人等與顧道機狼狽為奸,罪惡滔天,給我拿下。」

「門主。」老胡等人臉色劇變,老胡大吼:「門主要抓我等我們自不會反抗,但請將證據公布好讓我等心服口服。」

連百城道:「你們所犯之罪影響巨大,不宜當眾公布,等進入龍刑殿,我自會讓你們心服口服。拿下。」

龍刑衛頓時撲上。

老胡等人臉色劇變,他們很清楚一入龍刑殿想出來就難了,但現在如果反抗,他們根本沒有人可以抗衡連百城。

而且連百城是門主,他們一旦反抗就等於違背門主之令,形同叛門。

「不,我不服。」突然有十幾個傢伙怒吼著飛起,試圖逃跑。

「逃者殺!」連百城怒喝。

龍刑衛飛起,當則將那十幾人斬殺。

老胡等人輕輕嘆息,顧道機不在的情況下,他們剛才就不應該出頭要對付柳凝雨。

一念錯,滿步差。 老胡等顧道機的心腹皆被拿下,送入龍刑殿。

連百城回頭看向公孫無敵。

公孫無敵正低著頭,似是察覺到連百城的目光便突然抬頭,道:「原來是門主你。」

此話說的有點突然,並無頭緒。

連百城卻能明白,笑道:「當初雖有意,但最終我還是放棄了。」

「幸好放棄。」公孫無敵聲音突然微冷,「不然的話以你受我洪武世界壓制的實力,我能夠滅殺你。」

「我知道。」連百城哈哈一笑,「所以我們現在不算是敵人,我也不想與你們為敵。」

公孫無敵輕輕點頭。

眾弟子卻是震驚。

先不管公孫無敵和大長老顧長春之間是什麼恩怨,但公孫無敵現在還是頂著太一門的雜役弟子身份,但現在兩人之間的對話,是一個雜役弟子跟門主之間的對話嗎?

感覺上公孫無敵才是門主,門主才是雜役弟子啊!

以門主之尊,居然說出「不想與你們為敵」的話,很顯然門主對公孫無敵和那個正在跟老尊對戰的年輕人很忌憚。

轟隆!

遠方虛空突然爆發出一聲比前面所有聲音都要巨大的炸響起,所有人都忍不住看過去。

只見虛空滾滾,彷彿某上古巨獸要直接撕裂了虛空進入仙界。

兩道人影再度出現在了太一門上空的範圍。

「哈哈,老傢伙,你真要跟我一直打下去嗎?」

方昊天的朗笑聲震蕩下來,身影閃射,長劍直刺,勢如奔雷,直接刺向顧道機的胸口。

「滾!」

顧道機雙斧怒揮,將方昊天的劍崩開。

「連百城!」

顧道機突然怒吼了一聲,然後他朝遠方的虛空射去。

他自知殺不了方昊天,在太一門的一眾心腹又被清洗,他已經沒有立足之地,只能暫離此地,另謀出路。

方昊天沒有追,因為追上去沒用,他能與顧道機打成平手已經是奇迹,想殺顧道機絕不可能。

連百城眼神陰森,身上氣息有所波動,但他最終還是打消了追殺顧道機的念頭,因為他跟顧道機的修為也僅是在伯仲之間。

「兩位師祖的沉默,是默許我將顧道機逐出門牆么?」連百城內心念頭急轉,「看來顧道機還不他們的底線……」

沒有人知道連百城心中的念頭,所以也沒有人知道太一門並不是連百城和顧道機是最強大的,其中還有比他們更強大的存在。

他們是主宰境巔峰的人物,比他們還厲害的會是什麼樣的存在?

太一門之底蘊,確實讓人震驚。

嗖!

方昊天落到了連百城的身邊。

「連門主。」方昊天抱拳行禮,但行的是平輩禮。

連百城並不介意,反而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道:「方殿下折剎連某人了。」

「昊天。」柳凝雨移步站在了方昊天的身邊,道:「我的師傅就是門主。」

方昊天眼眉微微一挑,臉上浮現笑意道:「連門主當年進過我洪武世界?」

連百城輕輕點頭。

方昊天若有所思的看向公孫無敵。

公孫無敵輕輕點頭。

方昊天笑了笑,便不再問連百城去洪武世界的事,而是說道:「連門主,我想帶凝雨走。」

連百城搖頭道:「不是我不通情達理,是凝雨現在不能走。」

柳凝雨幫忙解釋,原來她修鍊《玄陰。水靈訣》已經到達一個關鍵的時刻,如果沒有今天的事她就要閉關了。

「快則三年,慢則十年。」柳凝雨道:「昊天,我也很想跟你走,但能夠幫我修鍊成此訣的寶物必須要儘快用,所以……反正一出關就去找你,一定。」

「好吧。」方昊天輕輕嘆了口氣,道:「到時你若不去帝城找我,我就來這裡找你。」,說話中,他以靈魂力將他在帝城的住處告訴柳凝雨。

柳凝雨上前,踮起腳輕輕的親了方昊天的臉,她對他的感情,自是不需要再遮遮掩掩了。

方昊天和柳凝雨再細聲說了一會話,然後方昊天和公孫無敵離開。

柳凝雨一臉不舍的看著虛空。

「你們很快就能見面的。」 修神外傳仙界篇 連百城說道:「走吧,儘快閉關,練成玄陰靈水訣就可以去找他了。」

「是,師傅。」柳凝雨將目光收回,飛身落入太一門的最核心之地。

連百城嘴角勾起了一抹淺笑,意味難明。

「嗖!」

連百城原地消失。

不久,連百城出現在了太一門千里之外的一處小莊園中。

「將軍。」一道人影突然出現,臉有悲憤之色道:「屬下不解。」

此人赫然是顧道機,他對連百城的稱呼竟然不是門主,而是稱其為將軍。

連百城,道:「我知道你有委屈,但長春又不會真死,你也不需要太過於憤怒。」

顧道機道:「但他復活后實力大跌,只有初仙境的實力,這對他的打擊太大。」

「那又如何?」 我的不死外掛 連百城臉色突然變得陰沉,道:「他萬般不該為難公孫無敵而招惹了方昊天。方昊天是什麼人你是知道的,他背後的那五個傢伙我們現在惹不起。」

「可惡。」顧道機一拳就將莊園中的那一座假山砸得粉碎,聲如獸吼:「雖然長春還能復活,但我與方昊天已有殺子大仇,我必殺他。」

「會有機會的。」連百城道:「但我們現在還需要繼續低調潛伏,不宜跟那五個老傢伙為敵,一切都得等大天王來了再說。」

顧道機一聽到天王這兩個字,臉上的怒色頓時盡消,只有了恭敬。

「等吧,等大天王成功擺脫太虛天宮的約束而進入仙界,我們就可以揚眉吐氣,定能在仙界再創一個太虛天宮,以後我們太一門就是太虛天宮,再需要再遮遮掩掩。」連百城臉有傲色,舉步前行,道:「現在我先幫長春復活。但他以後一定要低調,不能再向以前那樣行事了,因為他已經用掉了復活的機會。」

顧道機跟上,道:「屬下一定會約束好他。」

連百城連連點頭。

……

太一門數萬里之外。

公孫無敵突然停下來。

方昊天有點訝異的看向公孫無敵。

「昊天,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吧。」公孫無敵說道:「我還有一些事需要去辦,等辦完事後我就去天元劍宗。」

方昊天道:「不先去帝城嗎?」

公孫無敵搖頭:「既然答應了你去天元劍宗當一名客卿,那就儘早去,去帝城對我來說意義不大。」

嗖!

公孫無敵身形閃一閃便消失。

方昊天朝帝城方向飛去。

景象不像變幻,方昊天現在的速度更加驚人,簡直就是一瞬千里的地步,如果全力施展手段,絕對能夠一瞬數萬里。

「嗯?」方昊天突然停下,俯視下去。

只看於下方的一座小城池已經被毀滅,城池中間,正有數人圍攻一人。

「姜百年,你整個宗門都已經被毀,你還不快點束手就擒,一會落入我們手中定讓你生不如死。」

「給我去死。」

被圍攻之人狀如瘋狂,頻頻出手,招招玩命。可是他僅是一人,圍攻他的人實力都不在他之下,情況危急無比。

「姜百年……難道是他?」

方昊天俯衝而下。

嗖!

方昊天直接落到姜百年的身邊,手一揮便將圍攻姜百年的人逼退。

「誰?」

那些黑衣人怒喝。

方昊天不理會黑衣人,而是看向神色微愕的姜百年,道:「你可是來自洪武世界?」

姜百年看上去四十多歲的樣子,青衫佛動,聞言很驚訝道:「你是誰,怎麼知道我來自洪武世界?」

方昊天笑了,道:「果然是百年前輩。 重生異世尋 晚輩也是來自洪武世界。」

姜百年聞言神情激動,但隨之臉色大變道:「你快走,不用管我,我此生還能見到我洪武世界的人已經無憾,他們是定山府少主的人……」

「哼!」

一道冷哼驟起打斷姜百年的話,一個赤發青年出現,所有黑衣人頓時神色恭敬的退到了他的身後。

「定山少主。」姜百年臉色再變,眼有恨意。

「在定山府,沒有人敢冒犯我。」定山少主神色倨傲道:「你姜百年竟敢與我做對,就是自找死路。」,說完,他目光直刺向方昊天,道:「還有你,居然敢管我的閑事,那也是該死。」

話落,定山少主右手伸出,頓時間一團黑影籠罩向方昊天和姜百年。

「寒黑霧冰掌!你快走。」姜百年對方昊天急道:「我擋住他們,你快走,不然的話就來不及了。」

黑霧籠罩下來,溫度急劇降低,形成無數的寒冰氣息。

姜百年的話音剛落,寒冰冷氣已經將姜百年和方昊天同時包裹住,迅速就將兩人凍結成雕塑。

「不知死活的東西。」

定山少主手指輕彈,兩道氣勁如劍刺向被凍成了冰雕的方昊天和姜百年。

「咔咔!」

方昊天身上的冰突然碎裂。

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