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其中滋味,是外人完全理解不了的。

尤其暮風還不是普通的暮式分支成員。

他可是當前暮式流武道名義上的宗主,暮家的當代家主,掛着正統之名的流派大家長!

所以他心中的那份情緒,自然更加的強烈。

畢竟真講起來,暮式飛隼流可不是什麼無名的小門小派。

別看暮風現在過得低調,堪比退休老大爺,但是暮式飛隼流這個流派本身,因為有個曾在國家歷史上留下濃重一筆的劍聖級老祖宗,故而在河東之地有着極大的聲望。

河東地區十個學劍法的,至少有四個學的是暮式飛隼流,或冠以「暮式飛隼流—XXX」之名的分支流派。

雖然因為整個國家大環境的影響,古代被稱之為「無冕領主」的流派宗主,到了現在也只是一個好聽的名號,真正還會聽他的基本沒有。

尤其是那些不喜歡規矩的年輕一代,對他甚至連最後的尊重都欠奉。

所以流派從本質上說,空有好大的名頭,卻已經名存實亡。

甚至淪為不少根本跟暮式毛關係沒有的傢伙,提升自身知名度和身價的工具。

這簡直是不能忍!

想到這裏,暮風不禁握緊了雙拳。

「我能力有限,才智愚鈍,這輩子都沒有希望重整流派再次復興,但我的准女婿卻是個真正的絕世天才!

性格成熟,成績不俗,有情有義,再加上先祖遺留下來的底蘊傾力培養,未來絕對能有一番大的作為!」

暮風已經決定,要在不干擾到兩人感情正常發酵的情況下,儘力撮合寶貝女兒和艾文,最好一過十八歲生日就讓兩人結婚。

最好再有兩個孩子,一個姓艾,一個姓暮!

到時候,他將傾盡全力培養艾文,供他習武、讀書,再利用自己的人脈、家族財富以及流派遺產,全力為他的將來鋪路!

這個世道,單純的武人已經無法生存了。

作為某重點大學的哲學碩士,暮風其實非常清楚,當前的社會,就是一個絕對金錢權利至上的時代。

即便是因為異變事件出現,導致社會秩序出現些許動蕩的苗頭,但是只要人類文明不一夜崩塌,那麼已經根深蒂固的階層金字塔下,權勢和財富依舊會是決定一切的基礎。

自家的名下還有兩家由信託基金負責運營的家族企業,還有祖上遺留下來的各種資產和人脈資源。

這些東西與其在自己百年後雪梨守不住,便宜了那些亂七八糟的親戚,不如全用來培養艾文。

只要女婿發育起來了,最終一切不都是兩人孩子的嗎?

不過,在那之前,必須讓雪梨這孩子把艾文給看緊了!

暮風作為一個過來人,很清楚優質股在哪都會吃香。

可別沒等兩人成婚,某人就被別的女人給拐跑了…

很顯然,老岳父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

因為當雪梨哼著歌跑到教室門口,一聲「艾文」還沒來及喊出口,便震驚的發現…

自己准男友,居然被倆個同樣拿着便當的女生給堵在了座位上!

這兩個人她還都認識。

一個是二年級的學姐,啦啦隊副隊長,曾經跟自己等人從怪物堆里殺出來的凱蒂*維納。

另外一個,則是已經在社團堵過艾文兩次的丸子頭。

經過歐羅拉後來私下裏的打聽,丸子頭叫做美月姬。

一年二班的班長,據說也是本地某家的大小姐,是一年級的風雲人物,平時身邊總少不了成群跟班的那種。

不過,根據歐若拉和明千惠硬拉着她的一陣分析講解,最終得出丸子頭「不足為慮」結論,所以雪梨的目光下意識集中到了凱蒂這隻波斯貓身上。

而正在對丸子頭冷嘲熱諷,已經殺得敵人潰不成軍,馬上就要淚奔而去的凱蒂完全沒有被「原配」抓個了現行的自覺。

挺了挺胸,她非常自然的跟雪梨打了個招呼。

「雪梨,你來了!」

凱蒂的語氣就好像真的遇到了好閨蜜一般,親切自然,而且她今天的裝扮也跟之前魅惑招搖的風格有了極大的變化。

一身熨燙妥帖,沒有任何私自改動略顯寬鬆的校服,臉上薄施粉黛,宛如素顏,滿滿的青春少女風。

甚至…跟從來都是素顏校服的雪梨有點像?

「好啊,你們居然還是一夥的!」

明顯誤會了什麼,心中暴怒又滿是委屈的丸子頭美月姬握緊了小拳頭,氣急敗壞的狠狠瞪了雪梨一眼,讓雪梨一臉的莫名奇妙。

隨後,她滿是不甘的看了眼一臉得意洋洋的波斯貓,以及裝作什麼都沒看見,淡定看着窗外風景的某人,氣的簡直渾身哆嗦。

一咬牙,美月姬拿起自己那份精美便當直接衝出了教室,頭也不回的走了。

今天這份便當,我馬上就餵給路邊的野狗!

還有,你們這些狗男女,都給我等著!

丸子頭再次莫名其妙的狼狽撤退,但是不見硝煙的戰場,卻才剛剛開始…

看到雪梨,波斯貓凱蒂也一改之前的慵懶,變得認真起來。

畢竟眼前容貌氣質都堪稱極品的女生,才是她真正的大敵!

甚至逼得她不得不改變自己風格的恐怖對手!

然而夾在這麼一對身材裝扮宛如姐妹的女生中間,一直裝死的艾文終於坐蠟了。

「完了,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他原本的計劃,是讓凱蒂把牛皮糖一樣的丸子頭弄走,然後自己再把這個一直以來都跟自己和雪梨等人有聯繫的女生給打發走。

畢竟在結束隔離以後,十二名小隊成員共同經歷了一場生死危機,彼此間的關係頓時變得親密起來,經常沒事就一起聚個餐之類的。

熟悉之後,他現在上手趕總是撩撥自己的凱蒂那是真的不用客氣。

可惜,計劃沒有變化快。

他以為雪梨說中午要先跟自己的兩個閨蜜打個招呼,怎麼不得被那倆粘人的傢伙耽誤個十分鐘。

結果沒想到,不到五分鐘雪梨就殺到門口了! 林隨安在沿海地區負責了一段時間的抓走私任務,知道的信息比較多,抓到的走私物品,就曾有過羊毛大衣,那是進口的,放到市場上隨便能賣得上百塊,特別暴利。

而自己國家,也有地區養羊,特別是蒙市那邊,一片無際的草原,得天獨厚的養牛羊寶地。

但羊毛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利用,廣大人民還在攢棉花票做棉衣呢。

於是,他就覺得這羊毛是應該得到廣泛利用的,特地打聽到了抓絨機。

抓絨機就是給羊毛加工處理,變成羊毛線,然後出售給紡織廠服裝廠。

但這機器不便宜,一台就要五萬塊,現在一個家庭有一萬塊,已經是萬元大戶,讓人稱羨了。

洪勇是完全拿不出來,他連五百都拿不出來。另外一個也沒有。

不過有了這個目標,他倆就開始攢錢,並有了莫大的動力。

要是不把這個目標實現,簡直就對不起救他,又幫他謀划的林隊。

於是回鄉幫人運糧食,賣雞蛋,殺豬等,但忙活了半年才攢了三百多塊,距離五萬塊還差很遠,按照這樣的攢錢方法,他不吃不喝也得攢個十年才能攢到五萬塊。

十年後都不知道是什麼情形了。

就算兩個人湊湊的話,把這個時間縮短到五年,那也是很久遠了。

而且還是不吃不喝的情況下才能攢到這個錢,但這是不現實的。

洪勇就想了另外一個法子,他打算去蒙市那邊看看,一來可以了解那邊的羊毛情況,為以後的生意做準備,二來想着能不能從那邊運些羊毛回來賣。

沒想到這條思路確實可以,在那邊呆了一段時間,他幫着運過幾回羊毛,從中賺了些差價,一點一點地就攢了些錢。

但離買機器的錢還有很大的缺口,林隨安跟幾個戰友給他湊了湊,他自個回去找親戚也借了些,再拉了兩個股東,就把機器買了。

現在他一個月跑一趟蒙市,把羊毛運回來,然後在自己家裏用抓絨機加工,再運到城裏的紡織廠。

跑一趟蒙市是不容易的,他得好幾個人一起去,以防被半路劫道,但也真的能掙錢,跑一趟能掙上幾千塊。

現在他想再購一台抓絨機之外,還想再購一輛貨車,運羊毛方便。

林隨安跟雲珊說,這買機器的缺口還差三萬,雲珊就更加搖頭了,這麼大的缺口她肯定拿不出來的,雖然林隨安說,拿個幾千也行,但她還是覺得算了。

晚些,看看韋釗那邊能不能抽出時間來,去石市那邊看看那些羊毛質量再說。

林隨安沒有強求,他把買房子剩下的錢拿了出來給她,是一個存有一萬塊的存摺。

雲珊不由驚訝了,看來這羊毛生意真好做,他近一萬塊買了房子之後還能剩個一萬。

「珊珊,錢放在我這兒沒有用,你拿着買房子也好,投資也好,給燦燦存着都行。」

雲珊看着他,「那你怎麼不給洪勇投資抓絨機呢?」

林隨安失笑,「珊珊,你知道我這職務不好做那些投資。」

雲珊就道,「那以我名義幫你投資?賺到的錢我先幫你存着?」

這錢放着是賺不了幾個利息的,還不如拿去投資了。

林隨安笑道,「也行,反正這錢是分紅拿的,再投資進去,就算投資失敗了也不會心疼。」

雲珊點點頭,爽快地把存摺接了過來。

她幫忙花些心思,以後賺錢了,給燦燦存兩套房也好的。

談完這些,飯也做好了。

蒸了米飯,然後是雞蛋炒韭菜、豆腐魚頭湯、花生燜魚,再一個青菜。

燦燦吃了雞蛋羹,還吃了魚湯泡飯,加一些魚肉。

吃完飯,天還沒黑,天邊的晚霞竟還很絢爛。

林隨安問雲珊要不要去公園消消食。

雲珊點頭。

碗放到了盆子裏,等回來再洗,林隨安抱過燦燦,跟雲珊就去了不遠的公園。

公園裏有個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有的,竟然還多了幾條腳踏船,這可以供遊客遊玩的,不過要錢。

林隨安過去問了問,還可以玩一趟,一趟十五分鐘,三毛錢一個人,不論大小。

林隨安諮詢了下雲珊,要不要玩。

雲珊還沒說話呢,燦燦已經說要玩了。

雲珊點了點女兒的鼻子,「你個機靈鬼,還不知道是什麼呢,就說要玩,掉水裏怎麼辦?」

燦燦只知道玩肯定是好東西,才不管是什麼呢。

雲珊跟林隨安說,「玩吧,在湖上吹吹風也是好的。」

這傍晚確實有些風,也沒白天那麼熱,在湖裏遊船,還真是挺愜意。

林隨安去買了票,然後三人就上了船。

工作人員問他們有沒有玩過,跟他們說了下玩法,林隨安表示知道,而雲珊就指望林隨安了。

兩個人的腳踏船,雲珊跟林隨安坐在一起一人負責一個腳踏,燦燦由林隨安背在前面,也由他來控制船的方向。

小傢伙都樂瘋了,雖然她還不能踩着腳踏,但在這船上,驚奇得不得了。

這會兒湖面還有些夕陽影子,晚風習習,真不錯。

像他們這樣的遊人雖然不多,但也有三四個人。

雲珊踩了幾下船,就不踩了,覺得這樣飄着也不錯。

但哪想到,不遠處有條船被熊孩子玩得失控,撞了過來。

一下撞到了他們這條船上,船體猛地一晃,雲珊心都飛出來了,雖然她會游泳,掉水裏大概率能游上來,但燦燦呢?

林隨安伸手過來牢牢地把她扶住,然後用腳把船體的晃動穩著。

雖然船還在晃動,但到底沒有翻。

「沒事沒事。」林隨安等船稍稍穩了些后,趕緊使出了這個地方,避開了失控的那條船。

失控的那條船先是撞到他們,再撞到了岸邊,然後就翻船了。

船上是幾個中學生,也沒有穿救生衣,一下水就看到人在撲騰。

岸上有人喊,有人落水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