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兩邊的築壩地點我已經派人過去蹲守了,只要信號彈一亮,他們就會開壩放水!”石頭統領緊接着站起來彙報道。

“按照您的要求,在和其他統領們的配合下,我們已將會水的和不會水的人員全部區分開來。等戰船一到,會水的戰士們可以立即登船。”青藤同齡在石頭坐下後,站起來大聲彙報道。

接下來還有一些統領也做了彙報,風明在聽完了每個人的彙報後,心中的期待是越來越強。

當營帳內再無一人彙報後,風明是主動開口對孫副將說道:“孫副將,我知道你的心裏應該藏着一股委屈和火氣。

但你知道嗎?正是因爲你和將士們的辛勤努力,才爲我們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纔將我們的敵人徹底迷惑住。

可以說,我們的這場戰鬥在你率領兄弟們挖壕溝時就已經開始了。你們爲我們的勝利夯實了基礎,在慶功表上我會爲爲你們記上濃重的一筆。”

風明的話戳中了孫副將的內心,在他的一番話後,孫副將那原本低落的心情是瞬間高漲起來。

“兄弟們,我們的戰前會議到此結束。請你們回去後做好最後的檢查工作,我不希望到最後有誰掉鏈子。

醜話我先說在前面,要是有誰在之後的軍事行動中掉鏈子,我不管他是誰,也不會詢問緣由,一律斬立決!”

“轟隆隆”的雷聲在高空中響起,道道閃電如銀蛇般在黑夜裏肆意暢遊。

東山要塞的將軍營帳內,羅嬌還沒有就寢,一種莫名的心悸時刻纏繞着她。

總裁vs單腿新娘 “是我想多了吧!這麼大的雨,他又能做出什麼呢?”

磅礴的雨勢,讓低窪的地方積起了雨水。成片的積水星羅棋佈的散落在平原之上。

在平原兩旁,還有源源不斷的山流傾瀉而下。就算樹木豐盛,也蓄不了如此多的雨水。

一艘艘嶄新的戰船停靠在了東山湖的岸邊。伴隨着戰船的到來,整個營地內的戰士們,是淋着雨水,整整齊齊的站在營寨內。

風明沒有過多的語言,只是簡單的一揮手。

“咚咚咚”的聲音接連響起,一個個的踏板從戰船上筆直的放了下來。

一萬名會水的戰士們,分作五十波井然有序的登上了戰船。

剩下的士兵們,在各自統領的帶領下,分成左右兩路,向着兩旁的密林就開始了急行軍。

“孫副將,放信號彈!”

“啾!”的一聲響起,五色禮花在黑夜中亮起。

“兄弟們,開閘泄水!”

“嘩啦啦”的流水聲響起,原本就有溢出之勢的河水在開閘的一瞬間,是奔流而下。

暴雨,迅猛高漲的河水,不斷升高的湖面,只是還差了一點。

“水龍符,急急如律令!”

風明站在戰船的桅杆上,在閃電的映襯下,激活了十張水龍符。

“昂”的龍隱聲響徹天際,十條散發着藍色波動的水龍在東山湖的上空盤旋環繞。

“嗖嗖嗖”的破空聲在水龍盤旋了數十圈後接連響起。它們義無反顧的衝到了東山湖中。

“嘭”的一聲,它們的加入,猶如打破平衡的最後一根稻草。

兇猛的洪水載着五十艘戰船向着東山要塞的方向就衝了過去。 辣寵椒妻 沿途所過之處,沒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擋。

不管是戰船上的士兵,還是在高山密林間看到這一幕的士兵。此時的他們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將軍威武,有如戰神下凡。

浩浩湯湯的戰船行駛在廣闊的平原上,這在以往是想都不敢想的。但就在今天,在風明的一手策劃下,竟然實現了。

“將軍,我對您真是心服口服了。這樣的戰術恐怕也只有您能想到並化作現實了。”

東山要塞,原本睡下的羅嬌一下子驚醒過來。那種心悸的感覺已經強烈到讓自己的心臟陷入一種窒息的狀態中。

隱隱的,地面開始微微震動起來,耳邊也是傳來“呼呼呼”的聲音。

羅嬌不再多想,穿好鎧甲,向着帳外就走了出去。

“公主殿下,我覺得我們還是先撤離爲好。心慌的感覺已經伴隨我一晚上了,我總覺得要出事。”

“衣老,沒想到您也是啊!我的心裏也不好受,總感覺像是有什麼事要發生。不知道您有沒有聽到呼呼呼的聲音?”

“有,而且這種聲音越來越清晰,地面的震動也是越來越明顯。我懷疑在我們的不遠處有山洪暴發或者發生了輕微的地震。

總之,還是請公主殿下立刻召集將領,吹響集合號。”

“恐怕來不及了!衣老,您往身後看。”

身爲王境巔峯的衣老,在回過頭的一剎那,被那恢弘的景象給鎮住了。

滾滾洪流奔涌而來,所過之處摧枯拉朽。

“公主,快下令,讓將士們往高處跑,越快越好!我去試着抵擋它一下,希望能爭取一點時間。”

衣老一邊說着,一邊就跨出了數十米。他要爲羅嬌爭取時間。天威不可擋,好在這只是一股山洪,自己應該能夠抵擋一下。

嘹亮的緊急集合號響起,要塞內的士兵們在聽到號聲後迅速的集結起來。

“戰士們,用你們最快的速度登上高地,一股山洪就要來到我們這,我不希望你們到水裏去陪魚兒游泳!”

羅嬌半幽默的命令一下達,戰士們立刻行動起來。只是由於人數太多,高地有限,沒有登上高地的人,只好向着西日城的方向跑去。

羅嬌藉助父皇賞賜的符寶,懸浮在半空中。她望着眼前和身後的景象,心裏有一種莫名的酸楚涌上心頭。

“爲什麼會這樣?明明勝券在握,天公爲何不作美呢?難道這就是對我的懲罰嗎?”羅嬌握緊雙拳,心中頓生一種無力之感。 “結界!”

衣老站在要塞正前方五十米處,渾身氣勢暴漲,全力釋放出一道超強結界。

“嗡”的一聲,一層透明的結界之牆在衣老的身前升起。只是這道結界真的能夠抵擋住這來勢洶洶的山洪嗎?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是非成敗轉頭空,試問英雄何處?”

一聲吟誦透過結界傳入衣老的耳中,讓衣老在片刻後大驚失色。

“這怎麼可能?難道說這場山洪是風明製造出的嗎?”

“衣老,在大勢的面前,你所能做的僅僅是順勢而已,不要做無謂的犧牲了,趕緊離去吧!”

這道聲音的響起,讓衣老確定自己沒有聽錯。只是他仍不相信,風明會有這麼大的能耐。

“風明將軍,我敬你是英雄,爲何你也行這種偷雞摸狗之事?有膽就站出來,不要藏頭露尾!”衣老單腳一蹬,身形躥升到半空中。

“衣老,我藉助天時和地利發起總攻,怎麼能叫偷雞摸狗呢?再有我明明率領大軍站在你的面前,你爲何說我藏頭露尾呢?”

“咔”的一道閃電劃過天空,讓濃黑的夜晚在剎那間變得有如白晝。

“這不可能!”衣老大聲的驚吼出來。

藉着閃電的光輝,他看清楚了風明的所在。他站在甲板上,率領着五十艘戰船,航行在山洪之上。

“風明,你,你真的很卑鄙啊!退兵三十里的目的難道就是爲了今天嗎?”衣老化驚慌震驚爲憾天怒吼。

“衣老,我並沒有食言。我答應羅嬌把要塞讓出來,我的確做到了。可我並沒有答應她退兵多少裏,更沒有答應過她不再反攻。

到是你們背信棄義,不斷往要塞增兵。不要跟我說什麼國家與個人,我不聽這個,我只要知道羅嬌是個背信棄義的人就行了!

花嫁媽咪:總裁爹地請簽收 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是走還是不走?”

“哼!有種你就破了老夫的結界,老夫身爲王境巔峯強者,還怕你這區區萬人的部隊嗎?”

“你是不怕,那你身後的士兵們呢?你的主子羅嬌呢?難道她就不怕了嗎?我就不相信憑現在的你能夠將我們連同這山洪一同抹去。”

“公主殿下!”被風明一提醒,衣老立刻清醒過來,他毫不猶豫的一個轉身,向着羅嬌可能所在的位置,急速掠去。

“破!”

該提醒的已經提醒,若是他們冥頑不靈,一心求死也不能怪自己了。

衣老的結界造詣是很高,但在自己的面前還是不夠看。

伴隨着帝明的一聲大喝,衣老釋放出的結界開始出現蛛網般的裂紋。

其實,風明早就可以破開這結界,但想要將山洪的威力開發到極致,蓄一下勢也是必要的。

現在,積攢了水勢的山洪爆發出了比之前強一倍的破壞力。在結界破碎的一剎那,洶涌的山洪載着五十艘戰船,如餓虎般向着東山要塞就奔流而去。

“將軍,東山要塞是我們原先的大本營。那裏的石質建築可都是用上好的石材建造而成,我們恐怕過不去啊!”

“魚躍龍門便成龍,誰說我們過不去,你就看好吧!我們這次的目的地可不在這,而是西日城。”

風明再次取出十張水龍符,對着東山要塞的方向,擡手一揚,大聲念道:“水龍符,急急如律令!”

符光一閃,十條水龍帶着龍嘯向着東山要塞就飛撲而下。

擰成一股的力量是強大的,十條水龍就是十股力量。在十條水龍的衝擊下,東山要塞的石牆出現了手臂般粗細的裂縫。

千里之堤潰於蟻穴,有了裂縫,外加山洪的衝擊力。東山要塞沒過一會就被山洪給沖垮了。

發力過後的水龍在風明的催動下,化作十道浩大的水流注入到山洪之中,爲山洪增添了一把前行的助力。

對於左右兩邊站在高處的修羅士兵,風明沒有去主動攻擊。他們在見到自己的手段後,早已喪失鬥志。自己可不想去擊殺這些已經沒有勇氣作戰的士兵。

衣老託着羅嬌,在遠處觀望着這一幕,心裏是悲憤交加。

兩旁的士兵是沒有損傷,但正前方的士兵可都死在了這山洪的吞噬之下。

“風明,我跟你沒完!不報此仇,我誓不爲人!”

“公主殿下,我們趕緊去西日城吧!也只有藉助那,才能抵擋這來勢洶涌的山洪。”

“衣老,您覺得可能嗎?看他的架勢,是準備攻下西日城的。我們現在逃到西日城,不等於是作繭自縛嗎?

對了,紫凌風哪去了?他不會被山洪給吞噬了吧!”

“公主殿下,他很好,他不是被你派去接應後續的大軍了嗎?我估摸着他應該和後續部隊快到西日城了。

不好,我們得立刻趕過去,阻止他們繼續前進。”

羅嬌往身後最後看了一眼,之後,懷着冰冷的心,隨同衣老往紫凌風那裏急速趕去。

西日城,修羅國最靠近邊境的城市,而且還是一座繁華的大城。

身爲這一城的城主,恐怕就算是做夢也不會夢到自己有一天會被洪水圍在城中。

大雨還在下着,西日城附近的小河早已溢滿,如今正好爲奔流而來的山洪提供了地利上的方便。

“將軍,我們馬上就要到西日城了,只是山洪不會因爲我們的意志而停留。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放心,我有譜。”

雨夜,尤其是後半夜,正是人最犯困的時候。西日城守城的士兵壓根就不會想到敵襲會以這種方式出現。

“水量也差不多了,再多我也控制不了。結界術!”

風明雙手結出手印,對着天空一指。

閃耀的光點在高空中亮起,之後,半圓形的透明的光罩是從高空中緩緩落下。

爲了增加面積,風明削弱了結界的防禦力。只要讓結界能夠承受住山洪的衝擊力就行。

“啪”的一聲巨響,整個西日城的居民都被這一聲巨響給驚醒了。

直徑足有兩個西日城長度的光罩將山洪,戰船還有西日城牢牢的罩在了裏面。

“俊風,接下來就靠你自己了,我和混沌可是累壞了。下次可不帶你這樣的,若有下次,我們會強烈反抗的。”

“謝謝,等攻下西日城,我請你們吃大餐。”

“好!我們等着你的大餐。哎!遙遙無期啊!”

西日城的城牆不僅高而且很堅固,但在外圍全部被山洪佔領後,城牆的作用已經變得微乎其微。

“我乃皇庭東山要塞主將風明,請西日城城主出來說話。”

風明將精神力摻入吶喊聲中,讓全城每一個角落的人都能聽到自己的聲音。

身爲一城之主,若是到現在還不知道怎麼了,那就真的太失敗了。

他火急火燎的跑到城牆上,還沒開口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嗆了一下。

“怎麼會這樣呢?哪來這麼多的水!”

:,,!! 五十張水龍符至此全部用盡。

三十條水龍的凝聚顯化,需要強大的精神力支持。憑藉着有形有質的精神力,風明目前的狀態還不算超負荷運轉。

“嬌嬌,衣老。我覺得他這是在虛張聲勢。我們的大軍中又不是沒有文者,我就不信集合了那麼多的文者精英還奈何不了他!”

紫凌風眯着眼,心中升起了對風明濃濃的殺意。

“公主殿下,我覺得紫貝勒說的有道理。他只是一個人,而我們有那麼多的人。今天零時我們的潰退和陣地失守,是因爲我們沒有準備,再加上山洪的影響導致我們心理失衡。

我想現在只要您願意,集合我們軍中所有的文者,釋放出能夠剋制水屬性的符咒,收復失地那是眨眼間的事。”

“衣老,您和凌風說的都沒錯。只是我們現在離西日城太近了。一旦戰鬥的餘波擴散到西日城,對我們的子民可是有傷害的。”

“嬌嬌,戰場上不能有婦人之仁,只允許存在勝利者和失敗者。也許風明正是摸準了你的心態,纔敢在這裏大放厥詞,有恃無恐!”

紫凌風的話猶如往還未充分燃燒燒起來的木屑中扇了一扇子。

星星之火瞬間爆燃,讓木屑充分燃燒,爆發出了強勁的火勢。

影帝的圈寵喵妻 羅嬌的眼神在這一刻變得冰冷,不帶一絲情感。

光憑他們的勸說並不能完全讓她轉變,關鍵是在她的心中,有一顆對風明仇恨的種子。正是這種子,成爲了壓垮她內心善良和理智的最後一根稻草。

“傳我軍令,讓所有的文者到前排集合!”

羅嬌軍令一下,軍隊裏立刻人頭攢動。三分鐘後,五百名文者是整整齊齊的站在了羅嬌的身前。

“公主殿下,我觀察了一下,在這些文者中,修爲最高的是六日境界,修爲最差的事三星境界。不過,對付他是綽綽有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