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兩人喬裝打扮了一番,神神秘秘得從皇宮後門偷跑了出去,然後坐上了一輛小型馬車。

「這回我來駕馬!坐穩了!」慕容驚瀾很享受這二人世界,馬鞭一揮,朝著神界的出口奔去。


這匹馬雖然不是飛龍馬,但奔跑速度也是極快,只用了一個時辰就到了海邊邊境。

楚眉靈懷著孕,頓時覺得有些噁心,捂著胸口就開始狂吐。

慕容驚瀾不斷為她撫著後背,柔聲問他:「好些了嗎?若是難受就回去了……」

「不難受!」楚眉靈擺擺手,又喝了一口溫水,「我們快出發吧。」

「嗯!」慕容驚瀾又坐回了駕駛座,叮囑道:「那你坐穩了,穿過神界的邊境有些顛簸!」

楚眉靈正想要答應,卻突然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阿瀾,你看,這不是我娘親嗎?」

慕容驚瀾扶額,心已沉到了谷底,她還真是時時刻刻得跟蹤……

「她怎麼和南宮烈在一起?」楚眉靈倒吸了一口冷氣,指著不遠處的某個角落。

「南宮烈?」慕容驚瀾往楚眉靈指著的方向看去,唇角抽了抽,只看見兩人靠在樹榦,動作雖算不上親昵,但靠得很近。

想不到他倆竟然有關係?而且關係還不簡單!難怪南宮烈曾說過,靈兒就是他的女兒……

「我要下去看看!」楚眉靈跳下了馬車。

慕容驚瀾也跳下了馬車,這一刻他居然有些激動!若是他們找回帝凌天,那這就是實實在在的把柄!他就不用再受她的氣了……

兩人吞下了隱身丸,準備偷偷過去,可走到一半,楚眉靈又停下了腳步,偏頭道:「這是我娘親的私事,你不能去……」

「我為什麼不能去?」慕容驚瀾表示不服。

楚眉靈抿了抿唇,但態度還是堅決:「反正你不能去就是了!」

無論如何,她都要保全娘親的面子!

慕容驚瀾有些失落,但還是答應:「好吧,那我在這裡等你……」

楚眉靈悄悄躲到他們身後的另一棵樹下,努力去聽他們所說的話,可她硬是一個字都聽不清。

「靈兒?」南宮梅兒突然出現在她身後!

楚眉靈嚇了一跳,壓低聲音問她:「你怎麼也在這裡?」

「和你一樣啊,本想出去散心,誰知道看見我爹和你娘在這裡幽會……」南宮梅兒眨了眨眼,一臉得神秘:「想不想把他們湊成一對,這樣你就有爹,我就有娘了,咱們就是親姐妹了!」

「不要!不要!不要!」楚眉靈連道了三聲不要,並清楚得告訴她:「我有爹!」

南宮梅兒撇撇嘴,低嘆了一聲,「那好吧,我也不勉強,咱們各自回家!」

「噓噓!」楚眉靈捂住她的嘴,終於聽清了他們的對話。

「謝謝你今夜陪了我那麼久,了卻了我此生最大的心愿。」南宮烈看著遠方的黑夜,唇角淺淺勾起一抹弧度。

這是他們多年前相約私奔的地方,後來的幾千年裡,他每年都會在約定的時間在這裡等她。

空氣很涼,但南宮烈的心卻無比的平靜和溫暖,此生能見她平平安安,那顆懸著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可他對她的情感始終沒有放下……

上官初玖沉默了一會兒,拍了拍身上的灰站起了身子,對他道:「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靈兒還在等我。」

「阿玖!」南宮烈突然抓住她的手臂,並跟著站起了身子。

「嗯?」上官初玖微愣。「我們有沒有可能重新開始?我會用餘生照顧你。」南宮烈深深得看著她,雙眸閃爍著一絲希翼。 他知道帝凌天已死,他也知道初玖絕對不會答應。可他還是忍不住想問,這就好像一直埋在心口的執念,放不下,揮不去!

「我們不可能!」上官初玖一口拒絕,接著清楚得告訴他:「雖然我不知道帝凌天是不是活著,但我還是會等他!我愛他!不可能做出對不起他的事,否則等我死了以後,有什麼顏面去見他?」

南宮烈沉默了一會兒,抬頭對她道:「無論你要去哪裡,都要照顧好自己,不要太逞能,也不要太憋屈,不過我相信陛下會照顧好你們母女。」

「嗯!」上官初玖點頭,再次告別:「我們就此別過吧,各自安好。」

楚眉靈終於聽清了他們對話,震驚之外連抽冷氣,卻被南宮梅兒堵住了嘴。

「別出聲!」南宮梅兒輕聲提醒。

「他們,他們……」楚眉靈驚得瞪大了眼睛。

「罷了!看來你娘是放不下你爹!我們走吧……」南宮梅兒拉起她的手準備離開,但很快又猛地轉頭:「陛下同意你出來了?」

「他陪我出來……」楚眉靈指了指不遠處隱藏的馬車。

南宮梅兒一驚,快速鬆開了她的手,縮了縮脖子道:「那我先回去了,你們玩得開心……」

這世上,她除了怕南宮烈,還有就是陛下了!這種怕是發自靈魂深處的,想起在冰牢的時候,他一個眼神掃過來,她的魂都飛了。

「他又不會吃人,你怕什麼?」楚眉靈看著她的慫樣,心裡暗自好笑。

南宮梅兒撓了撓頭,正想要回答,卻聽見「噗通」一聲巨響。

只見南宮烈和上官初玖所在的地面突然塌陷,兩人雙雙摔了下去。而南宮烈在摔下去的那一剎那將她緊緊摟在了懷裡。

楚眉靈和南宮梅兒面面相覷,即可準備衝過去。

「別過去!」南宮信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們身後,一臉的嚴肅:「這是我精心為爹準備的……」

「啥?」楚眉靈和南宮梅兒異口同聲。

「我在裡面放了食物,不會餓死他們,但想要出來至少要三天。這三天,孤男寡女……」南宮信一臉深意得看向南宮梅兒。

「不行!你們兩兄妹簡直了!真的是實力坑爹!」楚眉靈有些氣惱。他們想要坑爹!可她不想坑娘!

楚眉靈想也不想準備衝上前去,可慕容驚瀾卻比她快了一步。

「完了!」當南宮信看到慕容驚瀾時,臉色煞白,頓感不妙。

「哥,怎麼了?」南宮梅兒不解得看著他。

「沒啥事,哥今天帶你去人族玩,你想吃啥,哥就給你買啥,咱們走!」南宮信拉起南宮梅兒的手,一溜煙得消失在了楚眉靈面前。

楚眉靈還沒有反應過來,早已沒了這對兄妹的人影。

她立刻朝著那深坑奔了過去,三個人都已掉了下去。她探頭望了望,裡面黑乎乎的,什麼都看不清。

「娘?阿瀾?南宮叔叔?」楚眉靈挨個問過去。既然娘和南宮烈認識,她好歹也應該喊一聲叔叔。

下面無人回答。

楚眉靈有些焦急,該不是三人都摔暈了吧?於是她一個個又喚了一遍,還是無人回應。

我有一個祖宗群 可惡的南宮信!」楚眉靈低罵一聲,想要下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下面深不見底,她不可能縱身跳下去,即便不摔死也要摔傻。

所以,她決定先找根繩子,她在空間手鐲上感應了一下,竟發現慕容驚瀾給她準備了救命繩鎖。

於是立即將繩子綁在了腰間,將自己慢慢得放了下去,下面比她想象中還要冰冷。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到了井底。

「靈兒!」上官初玖出現在了她的面前,臉色有些難看,將她拉到了一邊:「糟糕了,慕容驚瀾中毒了!」

「什麼?阿瀾中毒了?」她的心果斷一疼,急聲問她:「他中了什麼毒?」

上官初玖吞吞吐吐得回答:「說來話長,慕容驚瀾下來的時候想要救我們出去,可這深坑的表面光滑,地上還放著許多食物。我當時以為是慕容驚瀾挖的坑,就將他猛地一推,剛好推到了石壁的按鈕上……」

「然後呢……」楚眉靈緊接著問她。

「然後就噴出了許多氣體,他就替我擋了去!就,就中毒了……」上官初玖很愧疚。

「我去看看他!」楚眉靈快步走了進去,見慕容驚瀾正靠在石壁,急聲問道:「他中了什麼毒?」

南宮烈正為他把脈,他的臉色微凝,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毒,但他渾身滾燙,暈迷不醒。」

「我鐲子里有解毒丸,快給他服下!」楚眉靈從鳳霄寶鐲中取出丹藥塞入他的口中。

「沒有用的!我已經給他服用南宮氏的天級丹藥,起不了作用。」南宮烈的臉色很難看,他從未見過這毒。

這毒不傷他筋脈,只是讓他皮膚滾燙,暈迷不醒。

「咦?這是什麼?」上官初玖發現角落裡的一塊玉佩。

南宮烈眯眼一看,頓時火冒三丈:「混小子!是那混小子挖的坑!老子現在就去找他,打斷他的腿!他一定有解藥!」

南宮烈離開了,慕容驚瀾突然睜開了雙眼,一雙深邃的黑眸熾熱如火。

「你!」楚眉靈被他的眼神驚了一下,繼而急聲問道:「阿瀾,你,你沒事吧?」

上官初玖也趕過來,從空間首飾中取出了水壺遞給他,態度良好:「喝些水吧,南宮烈很快就回來。」


「無需解藥。」慕容驚瀾看著上官初玖,聲音沙啞,像是在壓抑著什麼。

「無需解藥?」上官初玖眨了眨眼,有些吃驚。

「我中的是春藥!」慕容驚瀾平靜得說著,並且挑高了一分眉梢:「而且無葯可解,若是一個時辰內沒有女人,那我的命就保不住了。」

「呃!」上官初玖的臉色刷得一白,唇角狠狠抽搐:「沒,沒其他辦法了?」

「沒有!」慕容驚瀾肯定得回答,同時眉心微蹙,表情痛苦。「這……」上官初玖緊咬著牙,心裡很是為難!怎麼辦?難道答應他和靈兒在這裡做那種事?可靈兒有孕在身,更何況不能便宜了他! 但他若是中毒生亡了,那靈兒就會恨她一輩子。

楚眉靈的小臉也是通紅,他看著慕容驚瀾痛苦的表情,終於下了決心,聲音細弱蚊蠅:「娘,你先上去,我們很快就回來……」

「這……」上官初玖語塞。

慕容驚瀾看著臉色難看的上官初玖,心底很是痛快,端起碗砸自己腳的感覺不錯吧!忍了她這麼久,今日總算出了一口氣。

鄉村有座仙山 ,輕輕扣住楚眉靈的手,暗啞著嗓子道:「靈兒,你和你娘先回去吧,我試著用靈力逼出來,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總要試一試……」

楚眉靈心疼得都快要掉淚,抬手輕撫他滾燙的臉頰,偏頭對上官初玖道:「娘!你快走!阿瀾都是因為你中了毒!難道你還要看著他受苦嗎?」

「好,我走……」上官初玖簡直咬牙切齒得答應。腸子都悔青了!

現在深坑只剩下他們兩人。

慕容驚瀾不說話,就這麼靜靜得看著她,泛紅的雙眸熾熱無比,隱著強烈的慾望。

「我,我……」楚眉靈的心猛顫,「我」了半天卻不知道怎麼開口,又急又緊張,

深坑裡的燈光很暗,但卻能清清楚楚得看清對方,因為石壁上嵌滿了熒光珍珠,南宮信為了南宮烈能抱得美人歸也是煞費了苦心。

慕容驚瀾見她緊張得都在發抖,將她扯入了懷,忍不住笑問:「怎麼了?」

他的呼吸渾濁滾燙,將她周圍的空氣包裹住,讓她越加的緊張,連聲音都開始發顫:「你,你不是要解毒嗎?」

「閉上眼睛就好。」慕容驚瀾在她耳邊低聲呢喃,帶著粗重的呼吸:「又不是第一次,怎麼緊張成這樣?」

他是真的中了春藥,而且藥性的猛烈出乎他的意料,幸好他的靈力強大,倒也要不了他的命,只是若沒有女人,他恐怕需要一夜才能將藥性逼出來。

「嗯!」 是我有意斷送這餘生 ,因為她不敢看他,他此時的黑眸熾熱如烈!看一眼就會被他燒融!

慕容驚瀾見她緊張得手心冒汗,心下有些不忍,雖然御醫說她的胎像已穩固,只要不是劇烈房事,應該沒什麼問題。

可他依舊捨不得,前幾日在葯浴池裡,他能控制自己。可現在中了春藥,他怕傷了孩子……

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氣后道:「罷了,你先坐到角落休息,一夜的時間應該能將毒逼出來,明早的婚事來得及……」

他的聲音已經變得沙啞,體內的慾望更是暴漲。

「可是……」楚眉靈捨不得他難受,但慕容驚瀾已閉上了雙眼,開始將葯逼出來。

楚眉靈坐在旁邊看著他,他的臉色泛白,冷汗不斷得從他鬢角流淌而下。

大抵過了一個時辰,慕容驚瀾緩緩睜開了眼,雙眸雖然泛紅,但已沒了方才如狼般的野性。

慕容驚瀾對著她伸出手,淺笑道:「走吧,人族的夜市還沒結束,我們還可以去玩。」

「嗯!」楚眉靈站起身子,並抬手擦去他鬢角的冷汗,細聲道:「其實我沒有不答應……」

慕容驚瀾的唇角忍不住微勾,靠近她耳邊低聲道:「這裡洞房花燭,太委屈你了。」

楚眉靈抬手錘了一下他的肩膀,嬌嗔道:「你還好意思說洞房花燭?我們的孩子是哪裡來的?」

慕容驚瀾忍不住笑出聲,抬手捏了捏她的臉頰。

兩人準備離開,可慕容驚瀾的腳步突然停下,目光定格在某個角落。

楚眉靈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這才發現角落處正吹來陣陣陰風。

「裡面有暗格?」她偏頭看著他。

「這裡是神族和人族的交界處,聽我父皇說起,百瓦年前的玄帝和玄后就葬身在這片大海!包括他的定天劍,後來各族人都來這片海域尋找,也發生過無數殺戮的戰爭。」慕容驚瀾對她解釋。

楚眉靈認真得聽著,繼續分析:「所以這裡會出現很多深坑,或者密道,就是他們所設,對不對?」


「嗯!」慕容驚瀾一應,並問道:「想不想進去看看?」

「想看!」楚眉靈點頭。


兩人十指相扣,朝著角落裡走去。

慕容驚瀾抬手覆上那面牆壁,可剛碰一下,手掌就開始發麻。他深吸一口氣,絲絲強悍的靈力衝天而起,「轟!」得一聲,塵土飛揚!

牆面終於倒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