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兩人出門的時候,恰好詩詩從外面買東西回來了,小白跟子涵兩人一起去創業了,詩詩一直在等小白道歉,沒想到小白比詩詩還犟,根本意識不到自己的不對,還跟詩詩生氣。

“兩位姐姐你們要去哪裏啊?” 帝國首席的盛婚夫人 詩詩很久沒有見兩人出門了。

“我們出去玩,跟我們一起嗎?”慕容雪菡笑着問道。

“當然了,怎麼可能不去呢!”慕容雪菡跟狐小仙兩人要是出去了,就剩她自己在家了,她也不知道她們兩人出去多久。 花精見狐小仙回話後自己就放心了,“姐,你怎麼了?”

“沒事,跟一個朋友發了個信息。”花精隨口說道。

兩人正在聊天的時候,石偉突然走了過來,“花精你也在啊!什麼時候到的?”

石偉帶着公司的祕書過來了,不但石偉來了,秦巖的古墓醫藥,跟狐狸精美容兩個公司都來人了,這兩家的人在一起坐着,石偉跟狐狸精美容還有古墓醫藥現在都有合作,三方在來的時候,早已經聯繫好了。

“石哥,沒想到你也在這裏。”花精見到石偉後非常的開心。

但是稍後花精的臉色立馬驚住了,原來石偉跟那幾位在一起說話的人一樣,後背有整團的黑氣。

花精心不由的跳動了起來,“石哥,我們坐在一起吧!”

別人出問題可以,但是石偉是她的朋友,她一定要保護好石偉。

“我跟秦巖另外兩家公司的負責人坐在一起,一會活動結束了,我們一起吃飯吧。”石偉笑着說道。

“秦大哥公司負責人來了?”花精覺得很有意思,看來這個慈善活動非常的重要,要不然這麼多企業不可能爭先恐後的來捐款。

又有幾個人是真心的想把錢捐出來呢,肯定是以此來提升自己企業的形象。

“是的,你先坐着吧,一會我們再聊。”石偉說完就走了,花精沒有辦法當着石偉的面說實話。

花精只好給石偉發了條信息,“石哥,你今天有危險,你必須在我的身邊。”

石偉正在跟秦巖公司的負責人聊天,無意中看了一眼手機,看到花精的話後,石偉臉色一變。

石偉簡單的跟秦巖公司的負責人告別後,立馬來到了花精的身邊。

“石哥,你是不是覺得不跟我坐一起不好意思又過來了啊!”花精笑的格外的開心。

石偉知道花精這是給她臺階呢,“對啊,我想來想去還是跟美女坐在一起比較舒服。”

“怎麼回事啊?”石偉好奇的貼在花精的耳邊問。

“一會你就知道了!”花精笑着說道,她怕她現在說出來了,石偉立馬屁股抹油走了。

就算是他走了,身上揹着黑氣,在這裏不出事,在外面也會出事的,她肯定不會讓石偉出事的。

活動快開始的時候,慕容雪菡跟狐小仙還沒有來,花精有些擔心了起來。

花精仔細觀察着整個會議室內,有沒有危險的地方,看過來看過去,只有她面前臨時搭建的舞臺了。

花精頓時想明白了,一定是舞臺的頂沒有固定好,一會肯定會掉下來傷人。

至於爲什麼沒有固定好,她都不用想,一定是工人在操作的時候被冥界的控制了。

主持人都上臺了,首先主持人致辭後,張理會長致感謝詞。

男女主持人的身後黑氣很明顯,這就更加斷定了花精的猜測,他們一直是站在臺子上的。

五組企業上臺捐款,然後領取基金會頒發的證書,花精看到這裏笑了,怪不得幾人會有黑氣呢,原來幾個黑氣的人會在一起上臺。

頒獎的人恰好就是張理事長,所以張理事長有黑氣。

就在花精看出問題所在後,手機收到了一條消息,“我們在外面進不去,雪菡進去找你了。”

狐小仙對花精說道,慕容雪菡可以隱身進入,原來想要進入慈善活動的會議室要有邀請函的。

爲了裏面人的安全,臨時是不允許進人的,由於進入不了,慕容雪菡只好自己進去了。

“好的!”花精回覆道,他們幾人不在會場,在外面她也安心。

至少有什麼事情他們立馬就會出現在她的身邊,她們能給她安全感。

“花精,情況怎麼樣了?”慕容雪菡站在花精的身邊問道。

慕容雪菡的出現誰都看不見,但是花精說話大家是能聽到的。

花精只好用心聲回答了,“我已經找出問題了,一會石哥上臺的時候演出臺會出事的。”

慕容雪菡在花精說完後纔看到原來石偉就坐在花精的身邊,怪不得她飄到這的時候黑氣特別的重。

“怪不得你這麼着急,原來是石哥也在這裏啊!”慕容雪菡笑着說道,慕容雪菡向石偉的身後站了一下。

石偉總感覺自己身後有人,他回頭看了一眼,什麼都沒有看到,慕容雪菡覺得很奇怪,這個石偉看來真是沒有白認識,竟然能夠感受到她的存在了。

花精所在的輝騰公司被安排在了第二組,花精看了身邊的石偉跟慕容雪菡一眼直接上臺了。

趙經理把公司提前做好的捐款兩百萬的牌子遞給了花精,這個主要是爲了拿着好看的,款項會直接打入基金會賬戶。

這個時候的錢或許早已經到基金會賬面上了,花精作爲陳奕霖公開的女朋友,完全有資格做這件事情。

花精從臺上拿着證書下來後,直接把證書給了趙經理,她覺得自己的任務就是上去露個臉,證書這樣的東西還是趙經理帶回公司比較合適。

“花精,石哥什麼時候上?”慕容雪菡問道。

“應該快到他了,他們身後的黑氣已經籠罩全身了,這是送死的節奏啊。”花精說道。

“那等他們上臺的時候,你讓小薇去阻止一下,只要人不在臺上,就會相安無事了。”慕容雪菡覺得花精是個公衆人物,她自身本來就很吸引眼球了。

她不能出面來解決這件事情,讓有心的道士或者其他的奇人異事看到就不好了。

“嗯,我現在跟小薇溝通。”花精說道。

兩人的話剛說完,還沒來的急跟小薇說,主持人已經開始叫石偉幾人了,石偉起身的時候花精拉了石偉的胳膊一下。

石偉笑着問:“怎麼了?有情況了嗎?”

石偉問完就開始環視着會議廳的人。

“沒事,你先去吧。”花精笑着說,這個時候如果當着其他人的面說有危險,她自己就暴露了。

石偉走後,花精趕緊的湊在小薇的耳邊說:“小薇,你現在站起來,說搭建的舞臺頂要砸下來了,讓所有的人全部下來。” 小薇聽完花精的話,看了看舞臺頂果然有些晃動,小薇腦子快速的想了一下,覺得花精的身份不合適說這件事情。

“石哥,張理事長,主持人,你們快點下來,舞臺頂要掉下來了!”小薇站起來大聲的喊道。

聽到小薇的聲音後,所有的人都順着小薇指的方向看,也就是擡頭望舞臺的頂,當大家看到馬上要掉下來的舞臺頂後出於自我保護,立馬跳出了舞臺。

就在大家剛跳下來,頂立馬狠狠的砸了下來,舞臺頂可全部是鋼鐵拼在一起的架子,上面還有燈,砸到人後絕對成爲餡餅了。

整個會議室立馬亂了起來,有人直接跑出了會議室,很多人做慈善是爲了給自己修一個好的運氣,沒想到會遇到這麼倒黴的事情。

捐款隨時都可以,但是這麼危險的地方,人要是死了或者是受傷就不好了,所以很多人趁着舞臺頂下來了,直接小跑出會議室回家了。

現場很多家媒體清楚的記錄下了這起事故,很快消息就傳到了網上,各大網絡平臺的頭條都是今天的新聞。

狐小仙見有人跑出來知道里面出事了,保安全部跑了進去,狐小仙見沒有人看管直接跑了進去,在最前面看到了花精等人。

花精看到石偉在跳下舞臺的時候重重的摔了一跤,趕緊跑到石偉的身邊問:“石哥,你怎麼樣了?”

“你是不是知道這個頂要掉下來?”他今天剛來花精就告訴他有事情,這個應該就是花精說的事情了。

“是的,你現在沒事了,你可以回家去緩緩神了。” 縱情少年 花精笑着說道,今天這個局算是躲過去了,石偉身上的黑氣消失了。

花精看了看其他的人,身上的黑氣全部沒有了。

“你怎麼不早點說,我要是知道我就不上去了,可把我摔死了。”石偉一邊抱怨一邊說。

“我救你一命,你不感謝我竟然還說我。”花精嘟着嘴埋怨着石偉。

石偉見花精不高興了,立馬開啓了哄的模式,“我這不是跟你開玩笑呢嗎?我開個玩笑你還生氣了。”

“你是喜歡開玩笑的人嗎?我以前怎麼沒有看過呢?”花精嘟着嘴說道。

“行了,你哥哥我說不過你,我先走了,你趕緊回家吧。”石偉說完這話,見狐小仙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此時他立馬有些害怕了,別人上臺沒事,偏偏他上臺就有事,可見是有東西要他死啊。

就算這個劫躲過去了,下一次他身邊沒有人的時候怎麼躲呢。

“花精,小仙怎麼來了?是不是今天的事情有蹊蹺呢?我以後不會有危險吧?”石偉現在事業做的這麼好,哪裏捨得死啊。

“你放心吧,我會派一個人保護你的。”花精想讓女厲鬼保護石偉,有她在估計沒有什麼髒東西能夠害石偉了。

“什麼人?跟你們一樣會法術嗎?”石偉小聲的問道。

“嗯!你先回家吧,我晚上就吩咐她以後保護你,當你的暗衛。”花精笑着對石偉說道。

“那我先回家了,你找好了讓她在辦公室見我吧。”石偉受此一驚,他覺得自己的魂魄差點被嚇走了。

“她去不了你辦公室,除非你晚上在辦公室。”花精知道厲鬼是白天不出沒的。

“原來是個白天睡覺,晚上出溜的人,那我就等到她晚上,你別忘記啊!”說完石偉向狐小仙還有詩詩身邊走去。

“小仙,你們兩個怎麼來了?”石偉笑着跟兩人打招呼。

“石哥你沒事吧!”狐小仙知道今天石偉會出事,但是她見石偉身上的黑氣已經沒有了,可見他的事情已經過去了。

“我沒事了,你們也早點回去,這兩天我抽時間去找你們,你們好好的幫我看看是得罪哪路神仙了。”石偉垂頭喪氣的說道。

“好的,我們等着你。”狐小仙聽了石偉的話覺得有些好笑。

張理事長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當時他就在兩位主持人的身邊,三個人在同時跳下舞臺的。

由於現場全亂了,不好再說什麼了,在工作人員的攙扶下直接走了。

媒體見有突發情況,拍了自己需要的視頻後,爲了自身的安全都一一撤離了。

趙經理他們離舞臺最近,小薇喊臺上的人下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吃驚的站了起來。

見所有的人都向外跑,趙經理趕緊對花精喊:“花精小姐,其他的公司全部撤離了,我們也撤吧。”

花精看着趙經理說:“你們先走吧,陳總馬上來接我,我跟他一起回。”花精知道她要是不把陳奕霖搬出來,是沒有辦法繼續留在這裏的。

“那好,花精小姐您小心一些,我們先回公司了。”

花精走到小薇的身邊,“沒嚇到你吧?”

“姐,我沒事,你的眼睛真尖,我都沒有看到,還好你提醒我了,要不然今天出大事了。”小薇有些緊張的說道。

“你跟趙經理他們一起走吧,今天沒事了!”花精肯定要把小薇給調走,要不然她們不好繼續下一個工作。

“姐,你爲什麼不走,我們一起走吧!”小薇有些擔心的說道。

“我沒事的,我想勘察下現場,你趕緊走吧。”花精知道騙不了小薇,小薇今天跟陳奕霖吃飯了,陳奕霖今天下午工作特別滿,哪裏有時間來接她呢。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點,我先走了。”小薇說完小跑着出去追趙經理等人了。

花精是她的老闆,老闆發話了,她肯定要聽的。

當所有的人全部走了以後,慕容雪菡直接現身了,慕容雪菡飄到倒塌的架子上,看留下的痕跡。

整個會議室非常的冷,慕容雪菡明顯能夠感受到一股子陰氣。

“是誰?趕緊出來!”慕容雪菡擺着臉厲聲問道。

就在這時,顯現了一位穿着紅衣的女子,女子對於慕容雪菡等人破壞了她的事情感到不滿。

“你們是什麼人?竟然破壞我的好事!”紅衣女鬼也不示弱。

“這可是慈善晚宴,你竟然敢做這樣的事情,你就不怕永生永世不得超生嗎?”慕容雪菡生氣的問道。 “呵呵,這些人都該死,我只不過是替自己報仇罷了。”紅衣女鬼說道。

“你難道是被這麼多人害死的?”慕容雪菡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他們這些人在我活着的時候都欺負過我,他們都該死。”紅衣女鬼說話的時候都帶着一股子殺氣。

“何苦呢?不能因爲欺負過你就要了他們的命吧,放下執念去重新投胎吧,你報仇對誰都不好。”慕容雪菡冷冷的說道。

慕容雪菡雖然也是冥界中人,但是她也瞭解這麼執着的人什麼心思,誰都希望自己的生活會越來越好。

“我等了這麼多年,我是不會罷手的,你們能夠救他們一次,能救他們一世嗎?”紅衣女鬼說完就想走。

“你有什麼條件,你跟其他人的恩怨我不想管,但是我的朋友你不能動!”慕容雪菡向紅衣女鬼喊道。

“就是那個姓石的?”紅衣女鬼聽到了慕容雪菡話,直接停下問道。

“對,就是他!”慕容雪菡盯着紅衣女鬼說道。

現在她要是想殺紅衣女鬼就像捏死螞蟻那麼簡單,紅衣女鬼也知道自己不是慕容雪菡的對手。

單單兩人對話的時候,她都能感受到慕容雪菡強大的法力。

“我們同爲冥界之鬼,你爲何要幫着一個人類來害自己人?”紅衣女鬼有些悲憤的問道!在她看來冥界跟人類世界根本就是不同的,慕容雪菡就應該幫助她對付人類!

“噗嗤!”詩詩笑出了聲,詩詩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可愛的小鬼,居然沒有腦子!

“你是誰?憑什麼笑我?”紅衣女子生氣的問道!

詩詩面帶厲色盯着紅衣女鬼,紅衣女鬼瞬間才明白,原來今天壞她好事的人都很厲害!

詩詩快速飛身到紅衣女鬼的身邊,“我是誰不重要,能讓你魂飛魄散就行!”

詩詩的話說完,紅衣女鬼擔心起自己的安危來了,她知道她在慕容雪菡等人面前簡直是小菜一碟,隨她們怎麼吃!

“你們這樣不好吧,恃強凌弱!”紅衣女鬼爲自己的安危狡辯道!

“你害我朋友怎麼算?你難道不是恃強凌弱嗎?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強者生存!”詩詩生氣的說道!

女孩子本來心腸就比較軟的,只要紅衣女鬼以後不再傷害人類,她們覺得今天既然沒有什麼大的損失就放了她!

只是沒想到這個女鬼嘴非常的硬一點都不服軟!還說些沒腦子的話!

“別跟她廢話了,弄死她!”花精故意說道!

“鬼王大人,你不會也同意她們殺了我吧!”紅衣女鬼直接飄到慕容雪菡的身邊問道!

“你死不死跟我有什麼關係?你自己作孽不可活而已!”慕容雪菡冷冷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