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倒是很有這個可能,夜千羽想了想:「那你拍吧,不過別一下子出價那麼高。」

「好,都你聽的,小管家婆。」

夜千羽→_→

她哪裡管得動他,一直以來,都是他說了算。

一件新的拍賣品上場,眾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到兩人所在的六號貴賓間。

若是兩人出手,肯定沒他們出手的份。

只有兩人不要的東西,他們才能試著競拍一下。

見六號貴賓間沒動靜,眾人鬆了一口氣,放心地開始競拍。

競拍到最後。

拍賣師喊道:「四十六萬兩第一次,四十六萬第二次,四十六萬兩第三……」

北流殤卡著點按下競拍按鈕:「我出五十萬兩。」

他懶得一點一點地往上加價,所以最後來了個截胡。

拍賣師看了眼顯示:「六號貴賓間的客人出價五十萬兩,還有人要加價嗎?」

眾人一聽,頓時哄鬧了起來。

「六號貴賓間,我沒聽錯吧?」

「怎麼會是六號貴賓間?」

「最後截胡,這不像六號貴賓間的作風啊?」

有人問拍賣師是不是看錯了,讓拍賣師再確認一眼。

拍賣師確認后道:「剛才出價五十萬兩的,確實是六號貴賓間的客人。」

任性的土豪一下子不任性了,眾人一時有點接受不過來。

「難道土豪沒錢了?」

「有這個可能,我算了下,土豪已經花出去一千多萬兩了!」

「應該就是這樣,土豪身家過億不假,但是總不可能把所有的身家都花在一場拍賣會上!」

五十萬兩的價格已經很高了,沒人加價,北流殤順利拿下這一件拍賣品。

夜千羽道:「你看吧,足足省了好幾十萬兩。」

北流殤在她的臉蛋上親了一口:「還是小羽兒賢惠,持家有道。」

夜千羽很想給他一個白眼,睜著眼睛說瞎話,她就從來沒有持過家好嗎?

至於賢惠,她倒是會做飯,但是除了偶爾烤個肉,就從來沒有做過飯,養了太多的吃貨,她親自做飯會死人的。

對了,今天晚上給這男人開個小灶好了,剛好拍下了鹿茸。

下一件拍賣品是萬年天山雪蓮,夜千羽道:「萬年天山雪蓮,我們就不用拍了。」

男人身上有好幾十朵,她身上更多。

突然,門被敲響,夜千羽已經歇過來了,從北流殤腿上跳下地,去開門。

門外站著的是秦沐風,秦沐風朝著北流殤:「小殤,萬年天山雪蓮你讓給我好不好,我想給逸兒煉製一點萬年天山雪蓮露。」

之前千羽倒是給過他一朵萬年天山雪蓮,不過被他胡亂用掉了,早知道就不用了,留到現在煉製萬年天山雪蓮露給逸兒多好。 萬年天山雪蓮露的功效是美容養顏,延緩衰老,由萬年天山雪蓮煉製而成,一般人可喝不起。

秦沐風對逸兒,是真心的好,什麼好東西都想弄給她。

北流殤直接拿出十隻玉盒扔給他:「煉製出來,分小羽兒一半。」

秦沐風心道,什麼東西煉製出來,分千羽一半?

打開玉盒一看,頓時驚呆了:「萬年天山雪蓮?!這些都是?」

秦沐風一盒一盒地打開確認,確認完了,只覺得異常委屈:「小殤,你真的太傷我心了。」

煉藥師最喜歡什麼?當然是珍稀藥草,尤其是他這種高品級的煉藥師。

小殤有這麼多萬年天山雪蓮卻自己偷偷藏著,一朵都不給他,今天要不是為了千羽,恐怕也不會拿出來。

夜千羽忙幫北流殤澄清:「跟他沒關係,這些萬年天山雪蓮,是我給他的。」

「你的?」秦沐風有些不相信。

秦沐風都要和逸兒成親了,血玉鐲子的事,可以讓他知道了。

夜千羽拉住他的袖子,帶他進去血玉鐲子。

滿眼的白,以及凜冽的低溫,嚇了他一大跳。

「這裡是哪裡?」

「我手腕上血玉鐲子里的空間,萬年天山雪蓮就是從這片雪原上採的。」

秦沐風這下子不得不信。

夜千羽帶他出去后,又拿了十朵萬年天山雪蓮給他,不忘交代他:「你省著點用,萬年天山雪蓮生長周期太長,用一朵少一朵。」

又將最近收穫六顆龍涎果全拿給他。

「這叫龍涎果,對皮肉傷有奇效,哪怕骨頭斷掉都能立刻長好,不過對中毒和黑暗之氣無效,給你和逸兒以備不時之需,這個更少,最好到生死關頭再用。」

秦沐風咋舌:「真有這麼神奇?」

北流殤眸華閃動,之前在炎旭帝國,他騙小羽兒說,他接了個有點困難的任務,小羽兒將身上的龍涎果全給了他。

從炎旭帝國回來,差不多也就二十天,三天成熟一顆的話,六顆已經是小羽兒身上全部的龍涎果。

秦沐風有時候有些不知輕重,有必要敲打一番。

「小羽兒可是將身上的龍涎果全給了你們,好好記住她的話,到生死關頭再用。」

秦沐風頓時被感動到了:「千羽,你對我們真好。」

夜千羽也不跟他客氣:「主要是給逸兒的,你是沾了逸兒的光。」

秦沐風顯得更高興了,甚至還傻笑了起來,沾自家媳婦的光,這感覺有點好。

說起來,這場拍賣會結束后的第三天,就是他和逸兒大婚的日子,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對了,你將龍涎果全給了我們,那你和小殤用什麼?」

「龍涎果也是從那片雪原上採的,還會再有,就是慢了點。」

秦沐風走後,夜千羽有些感嘆,她收逸兒的初衷是當獸寵,當飛行坐騎,結果變成了妹妹,還這麼快就要嫁人了。

她的性格有些孤僻,穿來這麼久,除了殤和她的獸寵們,一個朋友也沒交到。

而殤和她很像,除了秦沐風和他的那些手下,也沒有其他的朋友。

秦沐風回去的時候,剛好趕上萬年天山雪蓮競拍到最後。



先5章,今天晚上一定會更的,相信我╭(╯^╰)╮

今天晚上有千幻和阿濯的劇情,以及風哥哥和逸兒大婚的劇情 拍賣師喊道:「一百四十萬兩第一次,一百四十萬兩第二次,一百四十萬兩第三……」

秦沐風卡著點按下競拍按鈕:「一百五十萬兩!」

雖然剛從小殤和千羽那得了整整二十朵萬年天山雪蓮,不過萬年天山雪蓮這樣的好東西,多多益善。

眾人一聽,還以為六號貴賓間又出手了。

土豪不是沒錢了,怎麼又出手了?

拍賣師看了眼顯示:「七號貴賓間的客人出價一百五十萬兩,還有要加價的嗎?」

眾人頓時喧嘩起來。

「什麼,不是六號貴賓間,而是七號貴賓間?」

「六號貴賓間的土豪沒錢了,卻又冒出來新的土豪,還能不能愉快地競拍了?」

夜千羽以前賣過萬年天山雪蓮花瓣,一片十萬兩多一點,這次競拍的是一整朵,總共十片花瓣,一百五十萬兩這個價格已經很高了。

無人再加價,秦沐風贏得競拍。

拍賣繼續進行,眾人很快發現,六號貴賓間的土豪,不是沒錢了,只是改了作風,不死命出價了,而是最後截胡。

土豪你夠狠!

除了這五個字,眾人已經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一天下來,北流殤拿下了起碼八成的拍賣品,花出去幾千萬兩。

眾人在心裡祈禱,土豪,明天你就別來了,讓我們也拍點。

一行人滿載而歸,路上,秦沐風問兩人:「你們拍那麼多儲物戒幹什麼?」

兩人足足拍下了七八個儲物戒。

儲物戒是夜千羽要拍的,至於幹什麼……

當然是拍來用,給她的獸寵們,以及養父母。

回去后,夜千羽就開始發儲物戒。

逸兒和白洛影已經有了。

給千幻發一個。

給幽影玄狼發一個。

給小球兒發一個。

給白沉發一個。

給黑蛟留一個。

給夜振天和芙蘭各留一個。

總之就是人人有份。

千幻高興得想轉圈,當即咬破手指,將血滴在儲物戒上認主。

認完主套上后,讓楚青濯把好吃的全放他這來。

楚青濯有儲物戒,他是北流殤在訓練營那邊的得力手下,他的儲物戒自然是北流殤給他的。

楚青濯很有感觸,主子和主母都是很好的人,值得追隨一生。

別看主子冰冷不可接近,對他們這些手下卻是極好的。

至於主母,更是把獸寵活生生養成了弟弟妹妹。

小球兒有靈智,還是極聰明的那種,將尾巴伸到嘴邊咬破,將血滴在儲物戒上認主,認完主套在尾巴上,完全不需要人幫忙。

因為尾巴上有絨毛,儲物戒隱藏在絨毛里,絲毫看不出來。

血玉鐲子里,白沉自然也沒有問題。

唯一有問題的是,幽影玄狼。

它叼起儲物戒咬了咬,然後露出疑惑的目光,咬不動,不好吃。

夜千羽看白洛影,靠你了。

白洛影在心裡暗罵了聲蠢狼,然後教幽影玄狼咬破爪子,將血滴在儲物戒上認主。

認主后的儲物戒,可以根據手指的粗細,自動縮放大小。

夜千羽幫幽影玄狼套上,同樣因為毛毛的遮擋,絲毫看不出來。

幽影玄狼覺得有些不舒服,立刻啃起了自己的爪子。

我啃我啃我啃啃啃。 夜千羽哭笑不得,是不是不該給幽影玄狼儲物戒。

不過給都給了,她拿了一點肉乾出來,讓白洛影教幽影玄狼將肉乾放進去拿出來。

幽影玄狼看見肉乾,兩眼放光,張開血盆大口就想開吃,被白洛影一瞪,立刻閉了嘴。

夜千羽偷偷去幫北流殤開小灶,人蔘鹿茸雞湯。

香氣四溢,結果把千幻這個小饞貓引來了。

「姐姐,你在做什麼好吃的,我想吃!」

夜千羽道:「下次吧,今天這個湯,放了葯,你不能吃的。」

千幻悻悻地離開,卻趁著夜千羽離開廚房,偷偷倒了一碗湯,端走了。

放的是補身體的葯,又不是放的毒藥,喝下去又不會有事。

將湯吹涼一點,他一口氣喝進肚子,喝完覺得有些意猶未盡。

真好喝,還想再去偷一點來喝,可是再偷,說不定會被姐姐發現,還是算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