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保安額上滴著幾滴冷汗說道:「慕展先生說,白天林小姐可以隨意進出,晚上不可以,好像是不想讓林小姐晚上出去喝酒,女孩子家的不安全。」

保安又看了一眼她的穿著,說道:「林小姐,您是打算穿著睡衣出去嗎?」

林涵真想一句要你管堵回去,不過,現在這個時候可不能把人惹毛楞了。

「叔叔。」一音效卡哇伊的聲音猛地突然出現。

保安立刻發現竟然慕老爺子的小曾孫女也在。

「叔叔,晚上有流星,流星飛出門外去了,小涵姐姐要在門口幫我找到流星,你要是不開門,我的流星飛走了,我一哭,太爺爺就會醒過來,就會心疼的。」小淺萌萌噠的看著他,伸手指著大門的方向。

保安不忍心拒絕,可是眼前還有一個打算穿著睡衣出去的人,這怎麼辦?


小孩子果然是不太好哄,要不然眼前的這個也不會睡眼惺忪的站在這裡。

林涵斜瞪了他一眼,說道:「你覺得我這個樣子是要出去喝酒的意思嗎?」

保安一想也對,哪有一個女孩子深更半夜穿著睡衣要跑出去的,確實不合常理。

他按下開門的按鈕,打算跟著她們一同站到大門口去。

沒想道,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剛才還氣定神閑的兩個人,立刻猶如出弓的箭一樣,從他的身邊蹭的一下子飛奔了出去。

保安傻眼了,連忙伸手就拽。

「小涵姐姐,我被叔叔拽到了。」安淺被保安拽住胳膊,怎麼也跑不掉。

保安心想,只要慕老爺子的小曾孫女還留在慕家,林家小姐也不會就這麼走的。

果然,林涵沒有就這麼走了,她聽到小淺在後面焦急的喊著的聲音,立刻跑了回去,抬手,就去掐保安的胳膊。

她邊掐邊可憐兮兮的說道:「保安大叔你就讓我們走吧。」

「不行。」別墅保安被林涵掐的手臂痛的要死,也只能忍著,不放開小淺。

林涵急的要死,要不是車鑰匙沒在自己的手裡,要不是大白天慕老爺子堅決不許她帶小淺離開,你說她能深更半夜,還在這裡撒潑嗎?

別墅大門離別墅還有些距離,庄秀這些天因為林涵搬回來住,一直心神不定,也有些失眠,她披了件衣服,在外面轉了轉,隱隱的好像聽到爭吵的聲音,她很詫異,沿著涌路走了過去。

林涵一眼看到庄秀目瞪口呆的站在那裡,簡直急的快岔氣。

「林涵你做什麼?小淺,快過來。」庄秀大步跑了過去。

別墅保安很開心的看到有人來幫他。

「夫人,我的胳膊快被林小姐掐腫了。」別墅保安扭曲著臉色訴苦。

「林涵你放手。」庄秀沉下臉色說道。

林涵看著她嚴厲的神情,只得放開了手。別墅保安也放開了小淺,這半天,小淺覺得自己的手腕都要痛死了。

「小淺你怎麼樣?」庄秀緊張的問。

安淺立刻說道:「我沒事啊,奶奶,我和小涵姐姐要出門看流星,保安大叔一定要攔著我們,還使勁兒的抓我的胳膊。奶奶,你和小淺一起去看流星好不好?」

安淺對著庄秀撒嬌。

林涵心裡暗暗腹誹,小淺這是什麼意思?是打算走呢?還是現在只是緩兵之計?

庄秀聽到安淺的話,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這麼晚了,你讓小涵帶你出來看流星?今天晚上哪裡有流星了,小淺乖,咱們回去睡覺。」

「我不嗎,奶奶和我一起出去看流星。」小淺拽著庄秀的手,一個勁兒的向外走。

庄秀哭笑不得,說道:「好吧,好吧。」

林涵看著這一幕,嘴角抽了抽,還是小淺厲害,她信誓旦旦的保證她能搞定保安大叔順利離開慕家老宅,結果很失敗。

沒想到,關鍵時刻,大伯母的突然出現,簡直是猶如救星。

不過,她們要是當著大伯母的面跑掉,是不是太傷人心了?

林涵有些於心不忍。

她決定好好看一看小淺的表現,看她最後是什麼決定。

安淺拽著庄秀的手,在門外邊走邊說著話,林涵站在大門外,吹著涼風,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安淺,隨時準備把腿就跑。

整整五分鐘過去,安淺仍在帶著庄秀看星星。

林涵覺得自己要被凍僵了,難道小淺覺得自己計劃失敗,給自己懲罰?

嗚,拖後腿的是她好不好?

林涵凍得有些哆哆嗦嗦,她覺得自己現在要還像是個小笨蛋一樣的站在這裡干凍著吹冷風,她就是吃飽了撐的。

安淺的目光除了看星星,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打量著四周。

儘管這一路都有路燈,可依現在的情況看,怎麼看,怎麼不適合離開,可是不離開,她又不想住在這裡。

他們不問自己的意見,讓自己住在這裡也就罷了,怎麼能打算讓自己一連幾天都住在這裡?

她給姐夫打電話,姐夫還提醒她,先安穩住著,在他們回來之前,她回到別墅就可以。

這話,實在是沒有體會她的心情,安淺對此很是生悶氣。

這也是她為什麼自己跟著林涵離開的原因,如果姐夫早就替她考慮清楚,她就不會這麼魯莽。

「奶奶,小淺想回家了。」安淺忽然說道。

準備往別墅里走的,正跺著腳的林涵,瞬間停下了腳步,她目光看向別墅保安,說道:「保安大叔,您能先借我個外套嗎?」

自己要凍僵了似得,等會要跑,跑不了怎麼辦?

別墅保安點了點頭,把自己的外套借給她。

林涵開始跺著腳,給自己來個準備賽跑的心裡準備。

那邊,庄秀說道:「是該回家了,這麼晚了,小孩子要按時睡覺。」

庄秀握著小淺溫暖的小手,轉身向別墅的方向走去。

林涵滿心的激動,心裡想著,預備開跑,一,二,三!

小淺離自己越來越近了,林涵,百米賽跑即將開始。

……

—題外話—求收藏。

… 眼見小淺到了自己身邊,林涵突然拽住小淺,拔腿就跑。

庄秀驚了一下,慌張向前追去,「林涵你幹什麼?回來!」

……

「北玉,北玉。」

慕北玉正準備睡覺,他媽媽焦急不安的聲音在他門外響起,他立刻坐了起來,起身去打開了房間的門砦。

「媽,怎麼了?」他沉著張臉問。

「林涵帶著小淺兩個人出去了,你快開車去追,把她們兩個帶回來。這麼晚了,林涵這孩子這是幹什麼?鰥」

庄秀一口氣說完,神情很是焦急。

慕北玉佩服的五體投地,他都沒有想到,她竟然還真能有辦法帶著小淺跑出去,丫頭片子,怎麼這麼淘氣。

他連衣服也沒有來的急換,拿上車鑰匙,到玄關換了雙能跑的健步如飛的鞋,跑了出去。

一口氣也不知道到底跑了多遠,小淺累的上氣不接下氣。

林涵直接坐在路邊,氣呼呼的說道:「我忘了,這慕家這裡想打車難如登天,怕是等會兒咱倆就要回去,一早出來的時候,就應該給宋姐打個電話,讓她來接咱們。」

小淺在一邊說道:「那怎麼行,小康現在還在生病,姐姐不在家,她正好可以一心照顧小康,這麼晚,咱們怎麼能麻煩她,就算想到,也不可以給她打電話。」

林涵扶額,打算垂死掙扎一番,「走,就算會被他們攆上,咱們也要多走一步是一步。」

「好吧。」小淺無奈的看著她。


林涵囑咐說道:「咱們今天這麼狼狽的事,別和你姐姐說,你說的話,她會心疼你。」

「我當然不會說。」

當初她是為了姐姐,表現的很欣然的來的慕家老宅,就算回去,她也只和姐姐說,她在慕家那些人面前感到很快樂。

可是那種不自然,真的是很不自在,那裡畢竟是別人的家不是嗎?

自己要是告訴她,自己因為不想在慕家不自在,大晚上和林涵跑出來,不知道姐姐知道後會有多麼的難過。

身後車燈的光芒一亮,林涵霎時間拽著安淺躲到一邊的灌木叢后,車呼嘯著從眼前飛快而過。

林涵拍了拍胸口說道:「剛才那車子是慕北玉的,我看這麼晚,慕家也就指著他來找咱們,成了,咱們現在只要想辦法打到車就行。」

安淺沒有這麼樂觀,覺得自己這麼跑出來有些莽撞。

如果姐夫媽媽給姐夫打了電話,到時候該怎麼辦?

慕北玉轉了一圈,沒有發現人,給家裡打了個電話。

庄秀聽到沒找到人,眼淚一下子急的落了下來,這麼晚,她們一大一小兩個女孩子家的,而且還是沒帶錢出去,就算要打車也沒辦法。

手機行李什麼的,一股腦的都拋在了這裡。

小淺年紀小什麼都不懂,林涵這麼大的人了,怎麼做事還這麼欠考慮?

也都怪自己,大晚上的帶著小淺出門幹什麼,更怪自己怎麼不跑的快一點,起碼也能把她們追回來。

慕老爺子沉著臉色,說道:「讓管家帶人出去找去!這死丫頭,記我的仇,這麼辦事!」

「爸,林涵應該是在家裡住不習慣,我昨天看她臉色都不大好。她又不放心小淺在這,我看就是因為這樣她們才走。」慕展在一邊分析說道。

「那白天走啊,晚上走什麼?!」慕老爺子怒聲吼著說道,眼睛瞪著替林涵說話的慕展。

慕展說道:「爸你這麼喜歡小淺,北廷不回來,我看小淺就得一直住在這裡。」

「我自己的曾孫女,怎麼就不能住在這?」慕老爺子來了脾氣,冷厲著聲音反問他。

慕展皺著眉頭說道:「爸,小淺媽媽不是沒出差嗎?」

「誰說的,那個不負責任的女人不是扔了小淺不管,跟著北廷出國了嗎?」慕老爺子白了慕展一眼。

慕展詫異的看著庄秀。

庄秀正在一邊抹眼淚,看他有些不悅詫異的看著自己,她擦了擦眼淚說道:「你那時上班,回來我也沒詳細的說。」

慕展眼神不悅,他沉了幾分臉色,這才轉頭看著慕老爺子說道:「既然如此,小淺前些天一直是跟著林涵住的?這孩子,怎麼寧可跟著林涵住,也不想和家裡人住在一起?」

慕老爺子哼了一聲,「為什麼?還不是北廷不常帶著孩子回來,孩子心裡對我們不親,結婚整整八年了,一次都沒帶回來,你兒子心可真狠,打小我就瞧出來了,也怨不得我在他小的時候就不喜歡這孩子。」

慕老爺子一番劈頭蓋臉的數落,慕展一聲不吭,驀地,他站起身。

「老公,你幹什麼去?」庄秀連忙問道。

「出去找人。」慕展說著,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慕展到了外面車裡,卻沒有急著開車,一個電話直接給慕北廷打了過去。

你個逆子,

你要不是這麼瞞著結婚的事,能有今天這樣的事嗎?

害的他深更半夜沒有辦法睡覺也就罷了,讓老爺子劈頭蓋臉大罵一頓也就罷了,最鬧心的是,他現在滿心都在擔心他唯一的寶貝孫女。

之前他讓他少見了八年的孫女,他就已經滿肚子的怒氣,這回,他非得罵他個狗血淋頭不可。

……

慕北廷推著安雅在閑逛著挑選禮物,對於到底要選擇什麼樣的禮物,安雅一直在好生的打量。

玩具店,安雅一眼就相中了這個好地方。

她家小淺只是個八歲的孩子,還是個可愛的小姑娘,要喜歡的禮物,就應該像一般的小丫頭一樣,喜歡這些卡哇伊的東西。

安雅滿眼滿心的讓慕北廷推著自己快點進去,慕北廷在她身後哭笑不得,要是帶著這些卡哇伊的玩具回去,安淺不知道會是多麼抓心撓肝的表情。

不過看樣子,相比起小淺喜歡這些玩具,他到覺得自己的老婆,更喜歡這些。

安雅愛不釋手的看著一樣樣的玩具,簡直快要挑花眼了。


「慕北廷,你覺得哪個比較好?」

慕北廷提醒說道:「小淺走的時候,把挑禮物的事情交給了我。」

「不行,我不許你買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小淺這個年紀,就應該小孩子一點。什麼平板電腦什麼之類的,我不許你給她買去當禮物。」

安雅扭頭看他,語氣有幾分霸道。

慕北廷看著她霸道似的眼神,不由好笑,他挑著長眉,說道:「老婆,小淺要是覺得幼稚怎麼辦?咱們出來玩,怎麼也該給她帶點她喜歡的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