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依舊是無比的淡定。

此時,江寂塵雙手幻動,打出一道道法印。

這一瞬間,寶船戰舟瞬息綻放出無窮的神光,上面所有的法陣,同時亮起。

同時,一堆堆神晶,如雪一般消融,化成神力洪流,湧入法陣之中。

「今天,便讓你們見識一下低階寶船戰舟真正的攻擊和防禦之力吧!」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

手上,他幻動更快了,無窮無盡的法印,打入法陣之中。

同時,神晶如同流水一般落入法陣中心。

嗡!

接著,虛空震顫。

所有的修士,難以置信地看著寶船戰舟的江寂塵。

「江寂塵所用的是失落在太古中,操作寶船戰舟的至高手法。」

「我曾從一處遺迹上看到一段記載,說寶船戰舟的至高手法,可以完美操作寶船戰舟,最終可讓寶船戰舟與天道共鳴,發出攻擊、升起的防禦皆蘊含大道,威能數倍的提升。」

「而就算有至高手法,江寂塵他是怎麼能夠做到這一步的?」

震撼!

除了震撼,還是震撼。

但江寂塵此時神色一片肅穆,雙手越動越快。

很快,一道道可怕的神光炮凝成,還有一片光幕籠罩在寶船戰舟之上,皆是七彩之色。

毫無疑問,這戰舟神光炮和七彩光幕,都是升級版的,已接近了中級寶船戰舟的存在。

轟!

城主和二十名神王五重境修士的攻擊落下。

但只能讓寶船戰舟上的七彩光幕輕輕震顫了一下,然後他們可怕的攻擊之能,就此被無息的消融掉了。

「糟糕,這防禦根本不是我們能夠破掉的!」

城主和二十名神王五重境修士終於臉色變了一變。

如果連防禦都破不了,那就根本不需要繼續戰鬥下去了。 聯盟之城中,此時被一片神光籠罩,耀眼無比。

「我們還是退吧,接引之光,馬上就要落下,只要被傳送入四重境,他們便奈何不了我們!」

這時候,他們知道,再戰下去,死的恐怕是他們。

所以,他們沒有任何猶豫的要退走。

「現在想退走,遲了!」

然而,江寂塵淡漠地開口道。

嗡!

但也在這一刻,江寂塵的聲音剛落,虛空便一震,一道光芒從天而降。

是第四重天的接引之光!

竟然在這個時候落下來。

這個時候,江寂塵雖然殺了那麼多的修士,但積分依舊無法衝到前十。

因為,聯盟戰隊的積分,竟然都主要是在城主和二十名神王五重修士的身上。

所以,這時候降下的接引之光,竟然落在了他們的身上。

眼看,他們就要被接引之光傳送入第四重天了。

到時,江寂塵所做的一切都將前功盡棄,他們進入第四重也將失敗。

江寂塵及眾女顯然想到了這一點,都不由得臉色變了一變。

「哈哈…….江寂塵,你這個垃圾,你只能止步於第三重天了。」

「接引之光下,你奈何不了我們。」

「哼,今日殺不了,下次你絕不會有這麼幸運了。」

……

接引之光中,城主和二十名神王五重境的修士,都是無比囂張。

此時,不斷地嘲諷江寂塵。

他們受到接引之光的守護,已認定江寂塵已根本奈何不了他們。

一切,皆已成定局。

所以,他們才敢如此的篤定與囂張。

四周眾修士也發出一陣嘆息聲。

「可惜,就差最後一步了。」

「確實,再給江寂塵些時間的話,真的的可能讓他屠掉城主和二十名神王五重境修士。」

「但現在,已經沒有可能了。」

眾修士發出了這樣的感嘆之聲。

然而,江寂塵卻是冷冷地一笑,對城主和二十名神王五重境修士道:「是么?但我只覺得是你們想多了、高興太早了。」

說話之間,他手上飄出的一道道法印,驀然之間凝成一體。

接著,寶船戰舟上的一道道七彩神光炮同時射出。

但這時候,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一道道七彩神光炮,在射出的那一瞬間,竟然融合在了一起,凝成了一道粗大無比的神光炮。

「這…….」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修士目瞪口呆。

而接引之光中的城主和二十名神王五重境的修士,看著那一道巨大無比的七彩神光炮,臉色瞬息間大變。

他們感到心驚肉跳,心中已經生出不好的預感。

轟!

終於,這一道由上百道小神光炮融合成的巨大神光炮轟擊在接引之光上。

這一刻,城主和二十名神王五重境的修士,只感到所處的世界突然爆炸開來一般。

接引之光的光幕在這一刻,竟然出現了一個缺口!

是被巨型神光炮轟開了。

城主和二十名神王五重境的修士,驚駭欲死。

再也不復之前的篤定,臉上只有驚恐之色。

而且,他們的眼中出現更加恐怖的一幕。

因為,一道比第一道還要巨大的七彩神光炮正在轟向他們。

「不!」

城主和二十名神王五重境修士發出了絕望叫聲。

但一切,都被淹沒在這一道巨型七彩神光炮的攻擊之中。

最後,甚至聯盟之城,也跟著一起消融,化作虛無。

我在床上打副本 緊接著,本來是要落向城主和二十名神王五重境修士的四重天接引之光,這時候卻籠罩在江寂塵及流音戰隊所在成員的身上。

顯然,城主和二十名神王五重境修士殞落了,他們的積分全部都轉移到了江寂塵的身上。

此時,江寂塵的流音戰隊一躍成為排名第一位的戰隊。

於是,第四重天的第一道接引之光,自然就落在了他們的身上了。

「這…….」

所有的修士,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

「這樣也行?」

逝后至候 「江寂塵真是太逆天了!」

眾修士難以置信的開口。

但事實如此,由不得他們不信。

就在眾修士震驚的目光之中,江寂塵及流音戰隊隊員被傳送入了第四重天。

於此同時,第四重天的天決賽也正式開啟。

讓江寂塵他們意外的是,第四重的方式終於發生了改變。

因為,他們進入的是第四重天的一片神通幻境之地。

進入這一片地方的戰隊修士,通過演煉神通武技來而獲得積分。

任何一個戰隊,進入這一片地方,就會來到一片演武場。

然後,在這片演武場上,就會自習得一門神通。

格蘭自然科學院 最後,需要以這一門神通挑戰演武台上專一神通武者。

所謂的專一神通武者,也即是由規則化成的武者。

此武者,只單一會這一門神通。

而只有戰勝第一關的神通武者,才能進入下一關。

毫無疑問,每通一關,都會獲得大量的積分。

因此,通關數越多,所獲得的積分也就越多。

這般聽來,神通幻境簡直就是一片機緣歷練之地。

因為這一片神通幻境,是自太古以來便存在。

所以,進入裡面,便可以修習到太古的驚人神通。

這些功法,早已失傳,若能從中習到太古功法,再帶出來,那必然會成為所有超級大勢力爭搶的對象。

只是,此事並沒有表面這般簡單。

因為,但凡進入太古神通幻境者,最終能夠出來的只有十個戰隊。

其餘落後的戰隊,則就會被神通武者殺死,再也出不來了。

因此,在限定的時間內,只有積分前十的戰隊可以出來。

豪門嬌妻:紀少,寵上天 這些信息,只在江寂塵進入到神通幻境時,便自動的浮於腦海中。

因此,江寂塵等人才能了解到這一切。

「還好,戰隊之中,只要有一個人可以戰勝神通武者,便可以通過。」

若香眾女鬆了一口氣道。

她們自知,以她們的天賦,根本不可能戰勝神通武者。

而且,無盡歲月以來,太古神通幻境,最多也只有人打到第五層而已。

也即說,這漫長的歲月,眾人也只能從太古神通幻境中拿出五門太古神通而已。

但哪怕只有五門,卻已經可以成就了一個個九重天之上的超級大世家。

另外,太古神通幻境,只能神王七重境之下的修士可進,超過的直接被太古天道規則排斥。 readx();一秒記住【北斗星.】,無彈窗網路!

所以,太古神通幻境中,最強之人不會超過神王六重境。

此時,但凡參加了天決賽的戰隊都被傳送到了神通幻境的公共演武場。

嗡!

虛空震動,便見虛空之上,一道道神光降落。

然後,江寂塵便看到公共演武者上的人越來越多。

這些都是被傳送進來的戰隊修士。

根據信息提示,需要在公共場演武者中,在規則定的時間內,爭奪通往戰隊神通演武台的傳送陣。

而整個太古神通幻境,只有一百個戰隊神通演武台,相對應的也就是有一百個傳送陣。

所以,唯有佔據公共演武台中間處的戰隊神通演武台傳送陣,才能被傳送到戰隊神通演武台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