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但沒想到,那些野人是更加的瘋狂,前排的同伴被擊倒了,他們便將同伴的屍體作掩護,抵擋着那一道道的利箭,逐漸的逼近了城裏。

刀痕雙眼一紅,揮起充斥着紅光的長劍,怒吼了一聲:“弟兄們!我們一起殺過去!和那些野人拼了!”

殺!~~~

頓然間,一陣滿含戰意的吼聲便從所有的戰士口中吼了出來。他們,丟棄了手中的弓弩,握上了長劍,帶着視死如歸之心,朝着那些兇殘的野人羣中衝殺了過去。

刀痕首當其衝,降至野人羣中之時,腳步快速一蹬跳躍而起,朝着那些野人羣中橫掃出了一道犀利的血色巨芒。

咻得一聲,血色巨芒掠過,數位野人便身被襲中,瞬間便被劃破了血口,被震開了回去。但這種程度的傷害是不能給予那些野人致命的。

隨即,憤怒刀痕,便率領着兩千多的戰士,揮劍衝上,準備與那些野人進行一場血戰了。

轟!~~~

兩方之中,第一波的攻擊,便有數十位的戰士被那些強悍的野人給一拳拳的擊飛了出去。

刀痕臉色冷酷,率先衝進了野人羣中,身形快速的貼緊着地面掠了過去,急速的閃到了一位野人的兩跨之下,長劍握緊,直對着上面狠狠的刺了過去:“去死吧!”

吼得一聲慘叫之聲,那野人的下部便被刀痕手中的長劍給捅破了,滾滾的鮮血就像是噴泉一般的涌了出來,痛死了過去。

刀痕一擊殺死那野人,而另一個野人卻是趁機一拳轟過來。而刀痕卻憑着嬌小靈活的身子,從那拳臂中閃過,犀利的長劍直往那野人的手臂腋下刺了過去,直穿入胸口之中,又是一位野人倒下了。

雖然,刀痕的攻勢強猛,那些野人也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對付刀痕。可惜的就是,其他的城兵實力本身就弱,在與那些力量強大的兇悍野人硬碰硬,顯然不濟。

故此,郾城這方的損失,變得很慘重。甚至可以說,除了刀痕之外,根本就是沒有多少人能對付的了那些強悍的野人。

而那些野人的數量卻是越來得越多,殺得也是越來得越猛。而那些遠處躲避着的城民,早已經是嚇得全身顫抖。

因爲,這場面實在是太可怕,太血腥了。而那些野人,也實在是太殘暴了,簡直就是跟野獸一般。

不,應該說,那是比野獸還要更加的可怕。

砰!~~~

刀痕不甘的痛叫了一聲,竟是不幸被一個野人給一拳擊中了身子,直接倒飛了出去。

而那些野人沒有了兇悍的刀痕阻攔,便更加放肆的衝進城來,就像是進行着大屠殺一般,一位位城兵在那些野人的巨拳中砸爲了肉醬。

刀痕不由半撐起了身子,隨着口中噴出鮮血,怒望着那些兇猛無情的野人,不甘的道:“難•••難道郾城真的是要完了嗎?”

“不,不會。”一道熟悉沉冷的聲音突然傳來。

刀痕一驚,循聲回頭一望,便驚喜激動的道:“城主?!”

此時,凡星已經是若無其事,只是滿臉冷酷,橫握着一把犀利的長劍,沉着臉怒視着不遠處的那些廝殺中的兇悍野人。


刀痕滿臉驚愕,緊望着徐徐而來的凡星,驚駭的發現,似乎此刻的凡星已經是完全的不一樣了。

忽閃一下,凡星竟是詭異的閃進了野人羣中。

那些野人瞬間便就發現到了凡星的存在,數位野人,揮舞着巨大有力的拳頭,朝着凡星的身前無情的砸了過來。

凡星臉色一沉,手中長劍猛的一緊,冷喝了一聲:“死!”

死字一出,凡星便快速的揮斬出了一劍。

咻得一聲,衆人不可置信的看到,一道巨大的半月形暗紫色的電芒雞舍而出,帶着懾人的風勁,如同撕裂開了空間。

轟得一聲,巨芒如飛舟破浪之勢,那數位野人在那巨芒中瞬間被撕爲了碎片。但那強橫的芒光,依然勢不當減,繼續朝着前方衝射過去。

頃刻間,巨芒掠過,伴隨着一聲聲的慘叫之聲,片片血肉橫飛,一直衝射到城門口,方纔停止下來。

但在地面之中,卻是被撕開了一道達到了五十多米長的深刻裂痕,而在裂縫之中,卻是燃盡了赤紅的鮮血。

一劍,僅僅只是一劍,便有三十多個野人死於了這一擊中。

那些野人也是被這一如此強橫的一擊給驚住了,那些城兵也是依然如此,但望見是凡星的時候,更多的是喜悅與激動,兩眼更是閃爍着希望之光。

凡星傲然而立,手持着沾染鮮血的長劍,劍身之中,在顫動之聲,纏繞着血色的暗紫色電芒。

沒錯,現在的凡星可不一樣了,沒想到在服用了先靈丹之後,凡星不僅修復了體內的所有傷勢,更是提升到了一個新的強大境界——靈皇初期!

靈皇之期,體內靈力昇華,有汽化轉化爲了實質性的液化,靈力強度強上百倍。更可怕的就是,達到靈皇之境後,靈魂體變得更加強實,靈魂之力凝形,可初次操控器物。

所以現在,那些普通的野人已經完全不是凡星的對手了。 因為東至有些事情想跟這位東方不朔大師細談,不方便選在人多之處。他在飯館中叫了點飯菜打包帶回與朱兒兩人的居所,老頭一路不做聲跟在他倆身後。

「這是我們的臨時落腳之處,還請大師你不要嫌棄,先將就著用餐吧。」東至對他很是客氣。

老頭看著放上桌的飯菜,肚子里不由自主地「咕咕」作響,當下只當看不見朱兒緊盯自己的雙眼,拿起筷子就是風捲殘雲般往碗里一陣扒拉,看來大師最近伙食狀況並不算太好。

「大師請慢用,這裡就我們三個人。」東至提醒他,有些怕老頭吃太快噎著。

「唔唔。」老頭張開塞滿飯菜的嘴巴含糊答應。

待老頭吃飽喝足,東至問道:「在下想請問大師,不知您這「武帝宗」可還有其他同門或弟子?」

「沒有、沒有了,老兒我是獨一份,有些我老人家勉強看得上的有緣人看不上我這老頭啊。」飽餐一頓后東方不朔大師稍稍恢復了些元氣,人也精神點,他晃著腦袋回答東至道,眼角往朱兒那斜斜,意有所指。

「臭老頭你還敢看我,剛剛是不是揍你揍得不夠重啊!」朱兒回瞪他。

「哦,那大師您是否知道這本「漢雲經」並非是普羅大眾能夠修習的,它對修練者的資質要求非常之高。」經過這些日子的專研領悟,東至大致上已經明白為什麼堂堂崆蓬上古三大山門之一「武帝宗」會淪落至此的原委。

「這……」東方不朔一時語塞,他當年只是個被父母遺棄路旁的孤兒,是其師撿來撫養成人,自然而然繼承了師父的衣缽。

本門的驕人歷史其師每每提及都是眉飛色舞,豪氣干雲的。耳濡目染之下,東方不朔同樣能做到如數家珍,滔滔不絕來自報山門。可惜限於資質太差,這師徒兩人皆是練了一輩子的本門真傳秘籍卻連小有所成都達不到。除了對付一些非常弱小的妖靈能依仗「破邪雙劍」呈呈威,其餘時間都只有靠坑蒙拐騙謀生,和江湖騙子無異。

這會東至突然間針對「漢雲經」來提問,老頭不由得張目結舌說不出話來。

看他這副樣子,東至心下瞭然,這位「武帝宗」最後的傳人根本就不清楚「漢雲經」中的奧秘所在,自己是問道於盲了。

「既然如此,在下就不多說什麼了。不知大師可有需要我援手之處,但說無妨,之前你與我小妹一點小小過節咱們就此揭過,我不會再提。」要不是自己根本沒有那麼多時間來做這件事,東至原本倒有心幫著老頭重振重振「武帝宗」,可惜看來正主兒對自家的事情都是一筆糊塗賬,便也暫時息下這個心思。

「反正我有「漢雲經」在手,如果有機會找到合適的人選自行傳授於他便是,看東方老頭這般模樣想來是不成了。」東至尋思道。


「你真肯幫我?」東方不朔猶疑著看東至,「大丈夫一言九鼎,我沒必要誆騙你,你自己看看自己可有什麼值得我騙的?」東至啞然失笑,老頭警惕性還挺高。

「這倒也是。」東方不朔摸摸腦袋,東至能分配到這種樣式的居所,很明顯是前來參加兩族交流大會的除妖師。能夠入選交流大會的無一不是其所在國的佼佼者,對付東方不朔那是手到擒來的事。

「我、我就缺銀子,其它還好。」老頭尷尬地說。

「這個容易。」東至笑笑,喚朱兒過來。

「哼,也就是我東哥哥看你可憐,換了本小姐才不會這麼大方呢。」朱兒嘟嘟囔囔地從小口袋中掏出一沓子銀票來,看看老頭,從中抽出幾張交給東至。

「大師這裡有白銀五百兩,算是在下的一點心意,還請您笑納。」學了人家的功法,東至總覺得需要補償一下對方。

「多謝、多謝。」東方不朔兩眼放光,忙不迭地從東至手中接過銀票來,一張一張數過後小心地收起來。

「大師您要不怕我私吞,可否將你背上那雙劍交予在下保管幾天,我試著來幫你恢復下這法器的威能。」好人做到底,東至對老頭道。


「你要我這「破邪雙劍」?」東方不朔頓時緊張起來,雙手向後伸出牢牢攥著自己那兩把木劍。

「你這個蠢老頭,我家東哥哥都說了想幫你恢復下這兩把劍的威能,你當我們是想騙你那兩把倒霉的「破鞋劍」啊!我們真要的話不會動手搶啊,就你這死老頭,東哥哥一拳就打死了,往哪個犄角旮旯里一丟,你說有誰會來為你出頭!」

東方不朔無言以對,默默地取下雙劍遞給東至,臉上的表情彷彿就像是要與自己這兩把劍生離死別似得。

「大師你不用擔憂,在下保證不會要你這兩把法器。您要不放心這兩天就住在我們這裡,我修復了這「破鞋」,哦不,「破邪雙劍」馬上把它還給您老人家。」東至笑著寬慰他。眼見這雙劍一離開老頭,東方不朔大師的戰鬥力立馬從350跌落到15,幾乎與普通人無異,可見這兩件法器對他的重要性。

「也只有如此了。」東方不朔苦著老臉道。

「我可不讓床給他啊,老頭你上外間打地鋪去。」朱兒出聲道。

「好了,咱們倆個擠一擠,大師您睡我那張吧。」「東哥哥就你對這老頭上心,哼,不知道中了什麼邪!」朱兒沖東至翻白眼。

「呵呵。」東至笑著摸摸朱兒的小腦袋不說話。

當晚東至修行「漢雲經」聚沙成塔之術時便手持「破邪雙劍」運功,將聚集過來本該納入自己體內的殘餘能量依附在木劍內,一點一點修復著這兩件法器。

「嗯,效果不算太好,先湊合著看吧,爭取這幾天能讓它們上一個檔次。」東至想到。

如此過了三日,朱兒因為不喜歡看到東方不朔老頭在眼前成天介晃來晃去礙眼,晚上乾脆睡在張晶箐那裡不回來,留東至跟老頭兩個人在屋裡呆著。

東至除去一日三餐外足不下榻,抓緊一分一秒不斷在修復「破鞋」(哦,不,作者一時大意也打錯字了,還請東方不朔大師不要責怪,不知道這倒霉名字是哪個不開眼的傢伙起的……)「破邪雙劍」。東方大師不放心他這兩件寶貝,老老實實地做起看門老頭,沒有出去兜售「漢雲經」。

「交枝國瑞麗莎公主求見晶箐?她們什麼時候認識的?」張國師看著手中的拜帖蹙眉,「這個弟子們也不清楚,不過這位公主貨真價實的很,帶著一大群護衛過來,好像說是與大小姐有親戚關係,來我們這探親。」

「交枝國公主?與晶箐有親?交枝國……公主……懿貴妃……三殿下……」國師凝神思索,「這!還真可能與我家有親。趕快把小姐叫過來,有請瑞麗莎公主。」國師吩咐下去。


「晶箐姐姐你好啊,這幾日怎麼都不出來玩啦,見不著你人,妹妹我只好上門來了。」見過張龍護國師,瑞麗莎妍姿俏麗地握著張晶箐雙手笑道。她來此之前特意精心收拾了一番,與兩人初見之時大為不同,衣著華麗,滿頭珠翠,盡顯皇家氣質,連一向眼高於頂的張國師對這位交枝國公主的儀態大方,端莊得體都頗為欣賞,暗中將其拿來與自己愛女做著比較。

「嗯,我們晶箐不太愛打扮,要是像瑞麗莎公主這樣也好好裝扮一番必定要勝過她許多,嗯嗯。」國師想到。

「予泉大哥呢?既然來了我想去拜訪他一下。」瑞麗莎掩飾著自己急於見到張予泉的心情問張晶箐。

「大哥啊,這兩天在苦練,走,莎莎妹妹我帶你去看看他。」張晶箐不疑有他,挽著瑞麗莎的手便往裡間去。

「你們都在外頭等,在張國師這裡我還會有什麼危險不成。」瑞麗莎命令自己一班護衛道,

一番話說得張國師暗暗點頭,心中對這位交枝國公主的好感又多出幾分。 一劍的強大威力,已經是震駭了當場,周邊的野人,也是因爲凡星的出現而驚懼住了。

周圍的城兵,更是滿臉激動,望着凡星那猶如救世主般的威影,眼淚都擠出來了。

凡星冷望着周圍血腥的場面,那抽動的臉就可知現在的凡星是有如此的憤怒,赤紅的雙眼,更是充滿了一股冰冷的殺氣。

一步、兩步,三步••••••

步法顯得很沉重,但凡星那如同死神一般的身影卻是緩緩的往那野人羣中走去。

那些城兵,似乎已經將所有的希望寄託給了凡星,快速的退了回來,守在了凡星的身後。

而這時,就是城門前的內外之中,都是擠滿了那些兇惡的野人,正怒視着凡星,但卻又是畏懼般的不敢近前。

突然, 悲歡期貨 。就這一道的聲吼,那些野人的眼中再度便佈滿了兇光。

吼! 東京上空的烏鴉 ~~~~

一陣齊聲嘶吼,擠在城門前外的滾滾野人,足有百餘多,踏動着顫抖的地面,沿着凡星身前衝殺過來。

凡星臉色不由一沉,猛然擡頭,雙眼直射出一道凌厲的光芒。

頓然間,一股懾人的氣勢而出,無形的靈魂之力驚起了氣流的強勁波動,那些正衝跑着的野人不由感到心中發涼,似乎是有種要衝向了懸崖中的感覺。

可惜,他們都被逼得無奈,即使前方真的是懸崖的話,那他們也是同樣還是會衝過去。

驚駭可見,那些兇猛的野人就是要衝向凡星身前之時。

忽閃一下,凡星竟是急速的跳躍到了數丈之高,快速一劍,橫掃一出。

咻得一聲,如裂空破響,犀利的紫色電芒猶如鋼線一般的弧掠了過去。

撲通一下,數只巨大的頭顱便在那芒光之中斷開,直落在地,緊接着,數道龐大的身影便就沉沉的倒落了下來。

還未來得及驚訝,凡星又是急衝入野人羣中,手中的長劍瘋狂揮舞,凌厲的劍氣縱橫肆虐,就像是絞肉機一般,凡是衝過來的野人,都是在那劍氣中被撕爲了碎片。

頓然,一片血肉橫飛,斷肢殘足,絢麗的血花漫起了死神之舞。凡星那冷酷的身影,無情的劍,正在剝奪着一條又一跳的生命。

轉眼,停劍,凡星冷傲而立,手負長劍,劍身之中,已經燃滿鮮血,正在劍鋒中滴落下來。

那些城兵看到這幕,已經徹底的被震駭了。沒想到,原本還是重傷在身的凡星,才短短一天不到的時間,實力竟是變得如此之強。

而那些野人也是真的畏懼了,就是剛纔短短的時間,凡星就已經絞殺了有數十個野人的性命,龐大的屍體已經堆起了一片片的小血山。

凡星臉色沉冷的緊盯着那些畏懼的野人,冷哼了一聲:“今天的帳!我會跟你們好好算清楚的!”

說完,凡星體內的雷靈力便瘋狂的運轉了起來,強烈的紫色光芒籠罩在身,滾滾勢風吹動起了地面中的那些屍體,威人的氣勢,咄咄逼人的沿着四周逼壓了出去。

吼得一聲,一道巨大的紫電龍頭竟是在凡星的身上探出了那可怕的面孔,一股如波浪般的勢波無盡滾滾的蕩襲了開去。


衆人不由大驚,在那強猛的勢波之中,竟是被逼得步步而退。甚至就是連那些野人也是被逼得擠在了一團,滿臉的驚恐。

猛的,凡星直舉起了手中的長劍,紫光電芒如樹藤般的纏繞在身,凡星就如地獄中的惡魔,森冷嗜血般的氣息散發了出去,強大的靈魂之力更是融入於中。

氣勢的懾人,那能透入於心海的恐怖靈魂,讓野人可以深刻的感覺到,就像是置身於了無底深淵的地獄之中,心直接沉入了無盡的谷底。

這一刻,他們或許都已經忘記了抵抗,斗大的雙眼,只能是佈滿着驚恐,等待着凡星的強勢一擊。

凡星蓄壓已久,龐大的力量匯聚於身,駭威的氣勢滾滾不斷的向外釋放,那些野人都已經恐懼的完全僵硬住了身子。

突然,凡星的雙眼一凌,一股強烈的殺氣驟然間射出。面目一猙獰,大吼了一聲:

“狂——龍——四——式!”

吼然一聲,一道巨大的紫色電龍便完全的將凡星的身子給籠罩住了,而凡星的身影卻是完全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野之中。

這一擊,可是凡星突破靈皇境才能真正施展的青龍訣第四式,威力連翻了數倍之多。

轟然,就在所有人那震駭的面容之中,那道紫電長老便從地面中拔根而起,強掀起了滾滾的風塵,咆哮長老竟是在捲動着地面直衝向了那些野人。

這一刻,那些野人望着那咆哮長龍的而來,已經是嚇得完全的僵硬在那一動不動了。

轟!~~~

頃刻間,紫電長龍竟是將那些城門前的所有野人都給吞沒住了。沒有一絲的聲吼,只有那模糊的滾滾煙塵。

刀痕等所有城兵,看着眼前如此恐怖的一幕,驚得是合不攏嘴。從那一擊中,真的是讓人可以感到一股死人般的氣息。

直久,待滾滾煙塵散去,一道冷傲般的身影隱隱而現,而在城門前的那些野人竟是憑空詭異消失了一般,什麼都沒有了,只有着那空蕩蕩的地面還有留下的一個大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