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但殺不了洛塵,不代表事情就已經完結。要是沒有徐慧出手,洛塵在他手中走不過兩招。

也就是說,想殺洛塵,以後有的是機會,沒有必要拿四族安危和自己的武道未來做賭注。

不過連峰看大勢已去,想要隱忍壓下事情。但洛塵哪裡看不出,又哪裡肯讓他得逞!

打量著滿地的血屍頭顱,他忍不住仰頭一陣狂笑,接著目光冷冷鎖定連峰:「好一個雞鳴狗盜之輩,既然連師兄想要獎勵,那我便替你去武府討要獎勵,你可要接住了!」

嗖!

在所有人驚詫的目光下,洛塵連招呼都不打,猶如一縷煙塵,咻呼向著山下狂奔而去。

連峰睜眼說瞎話,想要掩蓋追殺他的事實。但洛塵必須要澄清事態,伸張正義。即便不為自己,也要為虎子爺孫所在大山深處近百山民的無辜亡魂。

他不信連家在青山鎮能夠一手遮天,他相信邪不勝正!

即便青山鎮得不到正義,大不了將事情捅到北風城。城主徐木風,還欠他一個人情。而且徐慧既然能夠出手相助,或多或少也有徐木風的意思,洛塵有恃無恐。

咚!咚!咚……!

數息后,青山鎮武府內院,鼓樓九層之上的青雲大鼓,突然被狠狠敲響,聲震十里。

鼓聲由慢到快,節奏越來越急!

「啊!那是……?」

「是洛塵,他回來了,可是怎麼……?」

鼓樓四周一下子圍滿了武府修士弟子,目光震撼,議論紛紛。

從洛塵返回武府,就引起了眾多武者的注意。但誰都沒有想到,洛塵會一口氣衝到鼓樓,敲響青雲大鼓。

青雲大鼓!

這是武府弟子特有的權力,一旦有事遭到冤屈在外無法得到伸張,便可敲響青雲大鼓。

一旦敲響此鼓,武府所在官府主事人必須第一時間到場,並會和武府主事人,聯名一併將消息傳到上一武府機構。

正常情況下,要是事情得不到公平圓滿的解決,武府弟子還可直接到上級武府擊鼓鳴冤,甚至可一路直達王朝最高武府聖庭。

所以青雲大鼓並不是隨意可以敲響,任何一次的敲擊,都會記錄在案,並呈報上級武府。

咚!咚咚!

咚!……

強勁的鼓聲越來越急促,每一聲都猶如一道刺耳的魔咒,狠狠衝擊著眾人的心神。

與此同時,在洛塵敲響大鼓的前一刻,在劉家府邸深處的一間小院廂房!

「振山兄,那小娘皮被我強行帶來了,正在廂房內哭哭啼啼。」

武府弟子魯罡搓著手,一臉賤笑地看著劉振山,接著道:「那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騷勁兒,看得人愈發心癢難耐。不過咱可說好了,你先來可以,但要等小弟也享受完了再做掉她!」

「好,快帶我過去!」

曾被洛塵廢掉丹田成為普通人的劉振山,滿臉怨毒陰狠之色,咬牙竊喜道:「這次四族聯手,甚至連大少爺親自行動,洛塵即便三頭六臂也活不成。」

「但是即便他死了,欠我的血債,他家人也要代他償還。白蓉這小娘皮,只是一點點兒利息而已。等玩死了她,我們就去燒了洛家小院,將洛家在青山鎮徹底抹除!」

「那是那是,不過振山兄可要在連少爺跟前替小弟多多美言幾句,以後我魯家在青山鎮的桑麻產業,還要仰仗連家了!」

魯罡露出一副一臉訕笑的豬哥像,說話間不停吞咽口水。

說起白蓉,他可是打了很久的主意。本來想趁著沒人注意,霸王硬上弓,先下手為強。但是不知道是誰走漏了風聲,被劉振山聽了去。

這個被洛塵廢掉修為的廢物,在身體傷勢恢復后,無時無刻不想著如何報復洛塵。一聽白蓉姿,色艷,麗,當即便動了色,心,橫插一腳。

雖然劉振山已是廢人,但劉家勢大,他魯罡還不敢得罪。只得乖乖將擄走還未佔到便宜的白蓉交出來。

但交出來歸交出來,他魯罡也不是省油的燈,想要藉機攀上連家高枝,為家族生意鋪路!

吱呀一聲,廂房門被推開,一陣香風撲鼻而來。

大白天,外面風很大,白蓉卻一身薄薄的輕紗白袍,若隱若現的豐,滿曲線顯露無疑。

秀挺的瓊鼻,性,感的俏臉,瑩潤的紅唇,將一張美麗的容顏裝點得美輪美奐。即便是驚恐抽泣的狀態,一舉一動也是風情萬種!

本來只是帶著報復之心的劉振山,一見到白蓉頓時也痴了,口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混蛋!你們想幹什麼?光天化日強搶民女好大的膽子,就不怕被我告到青山鎮府衙?滾,都給我滾開!等洛塵回來,他一定會殺了你們的!」

一看到色,迷迷走進來的劉振山和魯罡,白蓉便知道大事不妙,聲嘶力竭地喊叫起來。

但殊不知,她越是激烈的掙扎喊叫,身上的圓,潤豐,滿顫動的越厲害。兩個居心叵測的歹徒,罪惡之源卻越發高漲,難以自制!

「小娘皮,給老子放明白點兒,老老實實把振山少爺伺候舒服了還有命可活。」

魯罡盯著白蓉緊繃的紗衣縫隙處裸露的白,嫩,性,感肌膚,雙眼淫,光直冒:「什麼洛塵不洛塵的,他現在死在哪兒了都不一定,哈哈哈!」

然而就在兩人猶如餓狼撲食般,撕掉白蓉衣袖露出大片雪,白豐,滿之際,一聲震天鼓聲,猶如重鎚般,狠狠敲擊在兩人心頭,讓人心神猛地一顫。

「誰!是誰?是誰敲響了青雲大鼓?」

已經是普通人的劉振山,更是直接在這震耳欲聾的鼓聲中,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堅硬挺拔的下體,也瞬間如同霜打的茄子,萎靡疲軟了下來,一臉驚恐! 「洛塵,你幹什麼?快下來!」

武府內院,張管事已經在眾多武師境高階弟子的簇擁下,出現在鼓樓下。

青雲大鼓被敲響,將直接影響武府管事的政績。張管事也沒有想到,洛塵已經活著逃回了青山鎮,還要什麼擊鼓鳴冤。

事實上,沈飛和一眾武府弟子同時出現在大山深處,也有他的暗中授意。為的就是給洛塵一點兒幫助,助他脫離連峰的殺劫。

不過此刻除了張管事外,最著急的要算青山鎮府衙的張大人了,他一路小跑氣喘吁吁地衝進武府內院,看到是洛塵在九層鼓樓之上,登時雙腿發軟,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別人不清楚,他對洛塵的事情可是門兒清!

四大家族暗中聯手對付洛塵的事情,他自然得到不少消息,但現在洛塵出現在這裡,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洛塵並沒有被四大家族幹掉,甚至還活生生返回了武府,現在還敲響青雲大鼓,要擊鼓鳴冤!

他知道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清楚洛塵所受冤屈,但要他一個綠豆芝麻官和四大家族對抗,還洛塵清白,這根本不可能。

作為主政一方的父母官,事情一旦鬧大,第一個被問責掉腦袋的就是他自己,其次才是屬地武府機構的主事人!

但現在,事情是紙包不住火,已經是要鬧大的節奏!

下一刻,以連峰為首的四族人馬,也急匆匆衝進了武府內院。甚至跟隨隊伍的,還有徐慧和沈飛等武府弟子。

「洛塵,本主事已將你的行為上報給了北風城武府,你有何冤屈,下來說便是!」

隨著鼓樓之下的人越聚越多,張管事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這青雲大鼓之下,設置的有靈氣陣法,隨著敲擊的時間越長,其聲波震蕩得越遠。

再敲下去,可就不是青山鎮人盡皆知了,恐怕周遭的幾個地域都會知道這裡的事情。

然而也就這時,不知道是張管事的話起了作用,還是洛塵怒氣正盛,只聽砰地一聲炸響,原本數米直徑的氂牛筋皮大鼓,直接被砸了個粉碎。

「好,既然連大少爺已經到場,那我便和大家好好說說!」

啪地一聲摔掉手中的鼓棒,洛塵冷冷掃視樓下的眾人,一個縱身直接從九樓跳了下來。

「好厲害的身法,如此之高竟然毫髮無傷!」

有武府弟子看出洛塵的身法奇異,忍不住讚歎出口。

不過此刻,洛塵並沒有在意別人對他的讚歎,他淡淡開口:「張大人、主事大人,以及在場的諸位,想必我說連家等四族殺手在大山深處對我進行追殺,甚至連峰親自出手,相信你們都知道但都不會也不敢認同,對吧?」

「洛塵,休要胡言,我四族強者進山是因為得到有山匪流寇盜竊武府葯田靈藥的消息,進山殺賊!」短暫的沉默后,有四族強者開口狡辯。

甚至康林也不甘寂寞,咬牙切齒地附和道:「不錯,為此連小少爺和武向坤武大人慘遭不幸,甚至還有劉家劉振洪少爺,被賊人殘忍剁掉手腳,血水流盡而亡。幸有連峰大少爺及時趕到,抹殺了那些賊人……!」

洛塵目光冷峻,看了眼侃侃而談的康林,嚇得後者當即住口。

但看著老神在在的連峰,再瞅瞅四周一言不發的人群,嘴角莫名的冷笑越發濃郁,他冷哼一聲接著道:「武府葯田內的靈藥是否是被山匪流寇所竊,我想連峰師兄最清楚。而且那些被連師兄斬殺的那些人,到底是不是賊人,別人我不敢說,但想必徐慧大小姐最清楚!」

唰!唰!唰!

洛塵話音落地,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了徐慧的身上。

甚至就連神色泰然自若的連峰,也抬起了眼皮,看向徐慧。

所有人都清楚,連家甚至連峰在青山鎮的勢力和地位,現在也只有徐慧能夠說句公道話。

只要徐慧敢指證四族和連峰,那麼洛塵還有機會將真相大白於天下。

「徐師姐,您是城主大人的千金,說的話代表的可是一方城主的王朝鐵律意志,可不能讓黎民百姓心寒啊!」

沈飛硬著頭皮,甚至頂著趕來看熱鬧的家族管家長老沈林的警告目光,忍不住開口。

他知道,這時候若不為洛塵站台,那麼迫於壓力,洛塵很可能得不到多少人支持。

然而這一刻,讓人沒想到的是,徐慧似心有顧忌,竟然也沒有直接回應。甚至是話裡有話地看向洛塵道:「洛塵,這裡的事情,我會如實稟明父親,我想父親大人會給你一個公道!」

「哈!哈!哈!」

隱忍半天的洛塵,聽到徐慧這樣回應,昂然仰頭一陣狂笑,心底像有無盡冤屈和憤恨。

「洛塵,徐慧大小姐都這樣說了,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聽老夫一勸,此事暫時作罷!」

像是感覺到氣氛不對,武府管事大人連忙開口解圍。

甚至就連青山鎮父母官張大人也擦了把滿頭冷汗,急忙附和道:「是啊洛塵,有徐姑娘和城主大人,一切當自有公論。好了,快別鬧了……!」

「作罷?別鬧了?哈哈哈……!」

洛塵眼底泛出一抹猩紅,猶如嗜血凶獸:「作為武府主事人,所屬弟子修士蒙受不白之冤,甚至就要遭遇家破人亡的下場,你一句暫時作罷說的可真是風輕雲淡啊!」

武府主事人老臉頓時一紅,他知道這樣對洛塵確實不公平,但這並不是他一個小小主事人能夠左右的。

不過此時洛塵並未再理會他,而是目光又猛地盯向府衙官吏:「張大人,前有武向坤帶領軍隊人馬困我於鐵牢加之迫害,後有我入山武向坤卻被殺,這事作為一方父母官,難道你就不想了解下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嗎?還有連家小少爺,劉家少爺劉振洪也被殘忍殺害,你也不想過問一二?」

「甚至山村慘遭殺害的百餘村民,以及在連峰師兄刀下死掉的數十武者亡靈,你不聞不問。難道人命在你眼中如同草芥,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句別鬧了,就可以完事兒了的嗎?」

字字鏗鏘,句句誅心,洛塵的話讓所有人啞口無言,現場再次陷入了短暫的沉靜,甚至徐慧也暗自搖頭嘆息,一言不發。

「洛塵,無憑無據,你說這些有什麼用?和我們四族以及連峰少爺,又有什麼關係?」

「不錯,按你所言,後山死了那麼多人,那麼兇險之地都沒要了你的賤命,還不快滾回家好好夾起尾巴做人,在這裡廢什麼話!」

「快滾吧,在這裡唧唧歪歪浪費大家時間,真是好笑!」

似乎從現場眾人的反應上找回了自信,四族中不少武者壯著膽子打破沉悶,冷嘲熱諷。

而且嘲諷中帶著威脅!赤裸裸的威脅!

看到洛塵說了半天,而連峰一言未發。但在場諸人卻沒有一人敢橫生枝節,這樣的效果讓四族武者又有了狂妄的自信。

他們認為,只要死不承認,誰都拿他們沒有辦法。至於沒有殺掉洛塵,想必連峰已經有了打算。連小少爺身死,這個仇,他遲早都要爆發。

但是這些人並沒有注意到,隨著激烈言辭的陳述,洛塵眼底的猩紅也越來越濃烈。

而在四族武者冷嘲熱諷的話音剛一落地,一道陰冷的殺機陡然席捲而起。等徐慧和沈飛等人察覺時,洛塵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柄光芒刺眼的刀鋒。

噗!噗!噗!

三顆人頭,衝天而起。正是方才插嘴嘲諷的四族武者,當場斃命,血水濺灑滿地。

「敢在武府殺人?洛塵你找死!」

事出突然,連峰也沒料到洛塵這個時候還敢出手殺人,登時暴怒。

身形轟地一震,頭上亂髮無風自動,一股像是隱忍已久的無邊狂暴殺機,震蕩全場! 當場殺人!

在武府重地殺人,甚至還是當著眾多青山鎮有頭有臉強者長輩!

誰都不知道洛塵哪裡來的勇氣,敢以一人之力指認四族罪名,更沒想到他還敢當面殺人。是以在他舉起刀鋒出手的瞬間,眾人也都沒有反應過來,沒來得及阻止。

但是自始至終,一直冷眼旁觀的連峰,正愁找不到殺洛塵的機會。現在他當場殺人,鐵證如山,正是斬草除根的大好機會。

事實上,不僅連峰瞬間釋放力量,祭出刀鋒。就連四族倖存的數十武者,也紛紛拉開架勢,要群起而攻之,徹底幹掉洛塵。

「殺!殺!殺!」

再沒有比這更好的機會了,所有四族人馬甚至趕來的四族長輩武者,也紛紛叫囂,殺氣騰騰。

但此時此刻,洛塵的反應更加囂張迅猛。在連峰強大的戰力壓迫下,竟然毫無懼意。就在眾多武者一擁而上的瞬間,他再一次出手,而且這一次更狠。

死!

凌煙步法加持,在群戰中優勢極其明顯,五階武師之下足以橫掃。錯步閃身避開連峰的殺機鎖定后,三倍暴擊再次毫不猶豫催動打出。厲喝聲中,又是四個武者倒在血泊中。

森冷的刀鋒,血滴簌簌!

此刻洛塵如同一個置之死地的暴虐殺神,一舉一動完全不可預料,嚇得眾人無不紛紛後退閃避。

然而也就在這時,洛塵笑了,冷傲的狂笑!

「看吧,這就是以連家為首的四族武者,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