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但是,現在,經過了空間那溫泉的洗禮,盧雅欣的皮膚好了不是一點半點,之前臉上的那點細紋已經消失不見了,現在她的皮膚是光滑的,連毛細孔都沒有了。

盧雅欣現在的皮膚,比有些才二十齣頭一點的小姑娘的皮膚還要好。

司徒昕倒是沒有盧雅欣的訝異,不過,她在心裡,卻是對空間里那溫泉的功效,有了新的了解。原來這升級后的溫泉的效果這般的妖孽,當然,這是對普通人而言的。本來,司徒昕還準備,等盧雅欣泡完澡后,看效果,再給她做個她特質的面膜什麼的,但現在,司徒昕卻覺得,完全沒有這個必要了。

「媽媽,這是你。怎麼樣,這效果,還滿意嗎?」司徒昕笑著對她媽媽說道。

「滿意,肯定是滿意的。但是寶寶啊,我這變化是不是太大了一點,那些熟悉我的人看到我這個樣子,肯定會嚇一大跳的。」只要是女人,都會對自己的外貌特別的在意。而要是變年輕,變漂亮,換了誰,都會很高興的。但是,盧雅欣在高興之餘,卻是有點擔心。擔心自己的變化太大,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這一下子變年輕,變漂亮后,還真給盧雅欣給招來了一些麻煩,但是卻不是盧雅欣她所擔心的。而是在跟司徒昕去BL的時候,引來好幾個追求者,而且還是那種比盧雅欣小十來歲的男的。當然了,這都是后話了。

「媽媽你滿意就好,別的,你就不要擔心了。到時候,要是外人問你,你就說是用了」昕「新出的化妝品就行了。」司徒昕這也算是間接的在給她自己的牌子打廣告,其實,就算她不給自己的產品打廣告,這些化妝品,只要一出新的,馬上就引來大家的爭相搶購。而一些限量的,更是在沒全部生產出來之前,就已經被訂購一空了。


H國的經濟,在快速的增長,這也讓h國人民的消費水平不斷的增長。

「對哦。還是寶寶聰明。不過,寶寶,你新拿給我的那個精華液還真是好用啊,不過,我現在就不需要用了。嘻嘻。」盧雅欣解決了自己擔心的問題后,現在是越看鏡子裡面的自己,這心情就越好,之前的那點兒不自信,也早就隨著臉上的那點細紋的消失,而消失殆盡了。


司徒昕聽了她媽媽的話,心裡想著,這精華液能不好用嗎,那可是她空間出產的東西,而且,給她家人的那些東西,都是沒經過稀釋的,所以,效果,遠遠的比世面上出售的產品要好很多。司徒昕心裡邊想著,邊說道:「媽媽,雖然你現在的皮膚很好。但是平時的一些保養品還是要擦的。這日常的保養,無論到什麼時候,都能用。」

「恩恩,我知道了。」盧雅欣一項對自己女兒說的話,是決定的相信的。

「咚咚咚咚。」司徒昕還要跟盧雅欣說些什麼的時候,就傳來她房間的敲門聲。盧雅欣聽到敲門聲,看了下自己剛從水中出來,沒有穿任何衣服的身體,有點著急。「寶寶,怎麼辦,我的衣服。」盧雅欣指著那堆已經濕透的,顯然不能穿的衣服,示意司徒昕,現在該怎麼辦。

「喏,這是乾淨的睡衣,媽媽你先穿上。」司徒昕走出浴室,去自己的衣櫃,其實是從空間里,拿出了一件蠶絲睡衣,這件衣服,還是司徒昕練習針線的時候,做的,沒想到,還真有派到用場的這一天。

「寶寶,雅欣,你們兩個在幹嘛呢,怎麼還不來給我開門。」司徒昊天看自己老婆,女兒上樓這麼長時間,都沒動靜,就上來看看。而這幾天,他老婆,盧雅欣的異樣,司徒昊天都看在眼裡,他也著急啊,但是卻沒有一點的辦法。

而他也特後悔,自己當時怎麼就會跟這韓夢瑤處了對象呢。

司徒昕看自己媽媽把睡衣穿上后,就去給她爸爸開門。「寶寶,你跟你媽媽,在你房間折騰什麼呢,我敲門敲了這麼長時間,才來給我開門。」

說著,司徒昊天就跟在司徒昕的身後,進了房間,不過,還沒等他女兒跟他說什麼,他就看著一個地方,驚呆了。司徒昕本來轉身,想跟她爸爸說些什麼,但是她轉過身,就看到她爸爸獃獃的表情。司徒昕順著她爸爸的眼神看過去,就看到她媽媽穿著一身很簡單的白色的睡裙,裙擺處,綉了一大片的薔薇花。

盧雅欣被自己的丈夫,司徒昊天,那熱情似火的眼神看的,很是不自在。盧雅欣的臉頰都變紅了。「昊天,看什麼呢你。」

司徒昊天被自己老婆盧雅欣這麼一說,才回過神,才知道這是在女兒房間,才覺得自己剛才失態了。「啊,我就看看,我老婆怎麼一下子變的這麼漂亮了。」

司徒昕聽了自己爸爸的話,再看看媽媽,那害羞的表情,捂著嘴偷笑道:「爸爸媽媽,我看時間不早了,我也要休息了,你們兩個也可以去休息了。」

「哦,時間是不早了,我跟你媽媽也該去休息了。」司徒昕的話,可是正中了司徒昊天的心。他在心裡暗贊,到底是女兒好啊,女兒貼心啊。

司徒昊天的話,換來盧雅欣的一記白眼。心裡對司徒昊天在女兒面前,這麼的猴急,很是無語。

「嘻嘻,那媽媽睡個好覺咯,明天去參加聚會的衣服,鞋子,包,我都給你準備好了。」

「寶寶,謝謝了。」盧雅欣對自己女兒這麼的貼心,心裡很是感動。

一早上,盧雅欣就滿面紅光的來到自己女兒的房間。「寶寶,起來啦。」

司徒昕還抱著被子,睡的正香呢。被她媽媽這麼一喊,嘀咕著說道:「媽媽,不要吵,我還沒睡夠呢。」

「寶寶,起來了,媽媽等會就要去參加聚會呢。」盧雅欣在司徒昕的耳邊,說道。

司徒昕聽到聚會兩個字,才想起,她昨天跟她媽媽說的話。司徒昕睜開眼睛,坐了起來:「哦,我想起來了,媽媽,你等我一下哦。」說著,司徒昕穿衣,洗漱,動作迅速,真真的是一氣呵成。

等司徒昕洗漱完后,就從衣櫥里拿出她之前特意去「昕」服裝公司拿來的最新款的衣服,配套的鞋子,包包,就連佩戴的首飾,司徒昕都給準備好了。

看著自己女兒拿出來的東西,盧雅欣有一瞬間的呆愣,尤其是司徒昕拿出的那一整套的白金,鑽石首飾,一下子晃到了她的眼睛。

不過,盧雅欣要是知道,司徒昕拿出來的這套白金,鑽石首飾,還是司徒昕怕這聚會帶太貴重的不適合,才挑選的,中低檔的首飾的話,她臉上不知道該有什麼表情了。

「寶寶,這。」盧雅欣想跟司徒昕說,只是一個聚會而已,不用這麼隆重的。但是,司徒昕沒跟她開口說這話的機會。

盧雅欣這一開口,就被司徒昕給岔開了話題。「媽媽,快,進去試一下,看大小合適不?」

司徒昕給盧雅欣選的是一件雪紡的天藍色的連衣裙,外面幫她配了一個小外套。盧雅欣穿上司徒昕給她選的衣服,走出來的時候,還有點不適應。

雖然,她平時穿的衣服,都是「昕」這個牌子的,但是因為她平時穿的都是套裝,比較的保守,所以,這也就養成了她的穿衣風格,盧雅欣的「昕」牌子的衣服,也都是一個純色的,保守的衣服。

現在,司徒昕給她選的這件衣服,雖然不露,但是,這樣風格的衣服,她之前都沒怎麼穿過,所以,穿在身上,感覺很不自在。但是,盧雅欣穿著這件衣服走出來的時候,卻是讓司徒昕感到眼前一亮。

「媽媽,這件衣服,你穿了很漂亮,真的,很合適你。」說著,司徒昕把高跟鞋遞給她媽媽盧雅欣,高跟鞋,沒有什麼特別的,就是比盧雅欣平時穿的鞋子上,多了一些裝飾。但就是這些裝飾,往這鞋子,顯得很具時尚感。

「真的合適嗎?」盧雅欣還是有點不相信的問道。

「真的,比珍珠還真。」司徒昕讓她媽媽盧雅欣坐到她的化妝台前,把她準備的那套收拾給她媽媽盧雅欣帶上。「恩,真是不錯。」司徒昕選的白金,鑽石首飾上面的鑽石其實一點都不大,都是小碎鑽,但是,經過司徒昕的設計,這套白金鑽石首飾,卻是能一下子吸引大家的目光。

司徒昕有給她媽媽編了一個韓式的麻花辮,很簡單,卻是很配盧雅欣今天的這一身裝扮。


這衣著,首飾,髮型都給搞定了,那剩下的就只有妝容了。司徒昕看了下她媽媽現在的皮膚,真真是,百里透紅,與眾不同啊。司徒昕也就沒畫蛇添足的,在給她媽媽的臉上塗上粉底之類的東西了,她只是給她媽媽,上了點睫毛膏。

「好了,一切都搞定了。」司徒昕看著自己的傑作,很是滿意。「媽媽,你快看看,怎麼樣,滿意不?」

「很滿意,你媽媽今天實在是太漂亮了,就像是換了一個人。」司徒昕正問她媽媽的意見呢,倒是她爸爸,走了進來。

請牢記本站域名:g.xxx.com 昨天晚上,司徒昊天就已經被自己的老婆狠狠的驚艷了一把TXT下載。但是,今天,被打扮一新的盧雅欣,讓他再度驚艷到了,看著眼前明艷動人的老婆,司徒昊天,都有總,要把她藏起來,不讓她見人的衝動了。

司徒昊天心裡想著,也就把話說了出來:「老婆,要不,咱今天不去參加什麼聚會了。這難得的休息日,我看,還是我們夫妻兩個過過就好了。」

「那怎麼行。我可是答應了人家的。而且,我要是不去的話,這韓夢瑩還不知道怎麼想的,以為我怕她了呢。司徒昊天,趕緊的,你給我去換了衣服,咱們得出發了。」雖然盧雅欣這心裡,比之前幾天舒服多了,也不那麼火大了。但是,她一提到韓夢瑩這個名字,還是忍不住會對著司徒昊天發火。

「爸爸,你趕緊的,去換衣服,哦,對了,這是我給你準備的。」司徒昕知道,自己爸爸司徒昊天衣櫥裡面,幾乎都是軍裝。日常的衣服很少,所以,她在幫她媽媽準備衣服的時候,順手給她爸爸,給拿了一套。當然,她爸爸可就沒她媽媽盧雅欣那麼好的待遇了,這一套衣服,也就是司徒昕報了尺寸,讓她在「昕」服裝公司的助力給隨手拿的一套西服。

「喲,還是女兒好啊,衣服都給我選好了。謝了啊寶寶。」要不是現在女兒大了,司徒昊天肯定捧著女兒的小臉蛋,就親一下。

話說,司徒昊天的皮相是不差,但是,一直穿的都是軍裝,當然不是說他穿軍裝不好看,只是,這一直穿著軍裝,讓司徒昕看的有點審美疲勞了。這不,乍一看自己父親換上了西服,給小小的經驗了一下。

司徒昕看著換上西服的她爸爸,摸著自己的下巴,點著頭,說道:「沒想到爸爸的身材還不錯,這套西服穿的,還真是不賴。」

「那是,你爸爸我以前可是帥哥一枚啊。」司徒昊天聽自己女兒這麼一說,得瑟上了。一臉自信的說道。

「行了,別給我再得瑟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盧雅欣也看到自己老公這一身西裝,很帥。但是,看到老公那得瑟的樣子,盧雅欣就不樂意了。

「哦,那走吧。」司徒昕聽她媽媽說要出發了,也拿起自己的包包,抱起還在呼呼大睡的白白,一副要出門的樣子。

「寶寶,你這是?」盧雅欣看著司徒昕樣子,疑惑的問道。

「寶寶,你也要跟我們一起去嗎?」司徒昊天也疑惑的問道。

「哦,我正好跟沐離約好了在媽媽他們聚會的那個飯店吃飯,這不,正好順路,就跟你們一起去了。」司徒昕摸著白白的虎毛,說道。她是不會告訴他們,她實在是好奇,她爸爸司徒昊天的那個曾經的女朋友,媽媽擔心不已的情敵,到底長什麼樣子。才會扯出這麼個謊,跟著一起去的。

「這麼巧啊。那一起吧。」盧雅欣對自己寶貝女兒的話,是沒有一點懷疑。倒是司徒昊天,到底是特種兵,尤其的敏銳。他一臉懷疑的看著司徒昕。但到底,他也沒說什麼。

這倒讓司徒昕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當司徒昕他們一家三口下樓的時候,這司徒昕的嬸嬸劉茜,看著盧雅欣,吃驚的說道:「雅欣,不得了,怎麼才一個晚上,你就變了這麼多啊。太漂亮。這不會就是人靠衣裝吧,你這要是在路上遇到你,我都不敢認了。」

「大姐。」盧雅欣被劉茜這一番話說的,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但是人家劉茜可沒準備,這麼放過她,她拉著盧雅欣,上上下下的打量到:「不對啊,雖說你這身衣服給你增色不少,但是,你這皮膚,怎麼這麼嫩,這麼滑。我看到過的人里,除了寶寶,可就數你的皮膚最好了,誒,雅欣,你可不能藏私,快點告訴嫂子我,你是怎麼保養皮膚的。」劉茜一說到這,就興奮了。大有拉著盧雅欣好好談談這保養的事情。

「小茜,你要問什麼,等雅欣他們回來再說。他們可是趕著去參加聚會呢。這要是過了點,讓人等,可是不禮貌的。」司徒老太太心裡也好奇,自家這小兒媳怎麼一夜之間,變年輕了這麼多。但是,她也知道,自家小兒子,跟小兒媳之間,為了之前的那點兒事情,鬧的不是怎麼愉快,當然,這不愉快,只的是她小兒媳。她也知道,那什麼聚會的事情。所以,就算是在好奇,這正事重要啊。

「對對,嬸嬸啊,你別著急啊。等我們回來,我就告訴你,我媽媽變的這麼年輕的秘密。」司徒昕笑呵呵的說道。

劉茜跟司徒老太太這麼一聽,算是明白了,感情,這事情還是自家的寶寶整出來的。「行,那嬸嬸我可是等著寶寶回來給嬸嬸我解密哦。」劉茜上去捏了捏司徒昕的小臉,心裡忍不住感嘆到,這皮膚真真好啊。

「盧雅欣?」司徒昕他們一家,剛從車上下來,就聽到有聲音在喊盧雅欣,而這聲音里,滿是不確定。

盧雅欣,司徒昕,司徒昊天,順著聲音看過去,就看到飯店門口,站著一個三十,靠近四十,身材保養的不錯的女人,這會一臉不敢相信的看向他們這邊。

「韓夢瑩?」雖然盧雅欣跟韓夢瑩有十來年沒見了,這韓夢瑩在歲月的洗禮下,臉上也留下了歲月的痕迹。但就是這樣,盧雅欣還是能認出,面前這個人,就是自己曾經的朋友,自己老公的曾經的戀人,韓夢瑩。

「盧雅欣,好久不見,你居然跟以前一點變化都沒有,」韓夢瑩在確定了那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女人,是盧雅欣后,就走了過來,她一臉複雜的看著,眼前這個自己昔日的好友,看著自己昔日好友差不多沒什麼變化的臉,想著自己那張她用了很多保養品,但卻依然開始長皺紋的臉,她的心裡,不由得升起了嫉妒,

本來,這次所謂的老友聚會,是她特意要求的辦的,名義上,是說,他們這些朋友,這麼多年沒有聚聚了。怎麼的,也不能讓感情淡了。但是,他們心裡都心知肚明,他們這些人之間的友情,早就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變淡了。她心裡是打著,想跟盧雅欣比一比的心態。她平時都很注重保養,她也知道,她看起來,要比同齡的一些女的,要顯得年輕,再加上,這些年,她都居住在國外,這也讓她心裡一直覺得高人一等。這也早就了,她超強的自信心。在她心裡,這些年,一直在國內的盧雅欣,肯定是比不上她的,所以,她就想借這一次聚會的名義,讓大家,也是讓司徒昊天看看,盧雅欣跟她的差距。讓司徒昊天知道,當然,放棄她,選擇跟盧雅欣,是多麼錯誤的選擇。

但是,當她看到盧雅欣的時候,她心裡的那點打算,早就不知道拋到哪裡去了。這樣的盧雅欣,她哪裡比的上,好像上天厚愛盧雅欣,根本沒在她身上留下歲月的痕迹。

韓夢瑩眼裡的羨慕,嫉妒,盧雅欣都看在眼裡,她現在的心情,就像是百花齊放一樣,要不是在這場合,她要顧忌形象,她肯定對著天空大笑三聲:「哈哈哈,韓夢瑩啊韓夢瑩,就你心裡的那點小心思,我還不知道。怎麼樣,現在看到我的樣子,受打擊了吧。」

看著眼前這個已經不再年輕,不再漂亮的韓夢瑩,盧雅欣之前心裡還存著的,一點點忐忑,已經消失不見。就是她心裡,司徒昊天跟韓夢瑩處對象的那個結,也在看到已經不再年輕的韓夢瑩的時候,煙消雲散了。也是,就現在的韓夢瑩,跟她根本就沒有一點可比性。「是啊,好久不見,一眨眼,我們都四十多歲的人了。嘻嘻,都老了,哪裡會沒有一點變化。」說著,盧雅欣還摸了摸自己的臉,說道:「不過還好,我平時保養的好,這臉上倒是沒長皺紋,臉上要是長皺紋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見人了。」

盧雅欣的話,讓司徒昕嘴忍不住抽了抽。她平時怎麼沒發現,自己媽媽還是個腹黑的。這明顯是在往人家心上戳刀子嘛,這韓夢瑩臉上的皺紋,可是明顯的緊了,尤其是眼角,還有那個什麼法令紋。

司徒昕看著,皺了下眉頭。她在她媽媽盧雅欣說起這韓夢瑩打電話給她,讓她參加聚會,並且要帶上司徒昊天的時候,司徒昕這心裡就明白,這韓夢瑩這心裡打的是什麼小算盤。

不過,既然人家有這樣的想法跟心思,司徒昕也不好辜負了啊。所以,她才會幫她媽媽,來了個從頭到腳的大改變。她就是想看看,當這韓夢瑩看到還保持著年輕時候的美麗容貌的盧雅欣的時候,她還拿什麼來跟盧雅欣比,

而今天,司徒昕借口說跟人約在這,跟著她爸媽一起來,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美女,讓她媽媽這麼的惴惴不安。是什麼樣的美貌,讓韓夢瑩這麼的自信,自信贏得過她媽媽盧雅欣,贏得她爸爸司徒昊天的目光。

但是,司徒昕看到后,卻是很失望,不就是個半老徐娘嘛,就是沒有經過她昨天改造過的她媽媽盧雅欣,都比這韓夢瑩長的要好看,要年輕。

司徒昕看了一眼她媽媽,那眼神的意思是:「就這麼個貨色,也值得你之前那麼的擔驚受怕。讓你這麼的不安心?」

司徒昕看到自己媽媽盧雅欣關顧著跟那個韓夢瑩說話,根本沒注意到她的眼神的時候,她用把眼神看向了她爸爸司徒昊天。而從頭到尾,都沒被韓夢瑩注意到的司徒昊天,正好轉頭,對上自己女兒看過來的眼神,那眼神里的意思:「爸爸,你那什麼眼光。當初怎麼看上這麼個貨色。」那眼神里,滿是鄙視。

這讓司徒昊天看了很是鬱悶,就是他自己,也沒明白,當時怎麼會鬼迷了心竅一樣的,跟韓夢瑩處了對象,不過,他心底里慶幸,慶幸自己醒悟的早,跟韓夢瑩早早的就斷了關係。

韓夢瑩被盧雅欣的話說的,想到早上還看到的那新長的一道皺紋。這心情是一下子跌落谷底,但是,她臉上還是沒有表現出來。她強顏歡笑的轉移話題:咦,你老公司徒昊天呢,怎麼沒陪你來?「韓夢瑩那說話的語氣,好像盧雅欣已經被司徒昊天被拋棄了一樣。」來了,怎麼沒來,你在電話里都說了,要帶上他。而且,我答應的事情,怎麼會沒做到。昊天。「盧雅欣現在心情好,也就不計較這韓夢瑩說話的那語氣。她就算聽出來她那不怎麼好的語氣,也把她當做,是人家心裡嫉妒她。」你好,「司徒昊天見終於輪到自己出場了。他收回看向自己女兒的眼神,淡淡的對著韓夢瑩說道。」你,你好。「因為盧雅欣太過讓她驚訝的外貌,所以,韓夢瑩從一開始,這注意力就一直在盧雅欣的臉上,都沒有移開過,所以,就忽略了,跟在盧雅欣身後的司徒昊天,

韓夢瑩看著,在歲月的洗禮下,越發成熟,散發這男人味的司徒昊天,她這心裡,難受的緊。說實話,這些年,雖然她談戀愛,結婚,是一樣都沒落下,但是,她這心裡,卻是一直藏著一個人——司徒昊天。而這次離婚,雖說不是真跟她朋友嘴裡說的,為了司徒昊天。但她能這麼爽快的同意跟她老公離婚,心裡還是有點小算盤,想著,離了婚,回來看看司徒昊天,看看說不定自己還有機會。

韓夢瑩就這樣,滿臉回憶,眼裡帶著深深的迷戀看著司徒昊天。這讓在一旁的盧雅欣看了,臉整個就黑了下來。司徒昊天也是被韓夢瑩看的,心裡很是不舒服。而且,司徒昊天已經看到自己老婆黑下來的臉,想著昨天才好不容易原諒他,讓他近身的老婆,要是因為今天這個女的,而又跟他生氣,那就不值當了。司徒昊天板起了臉。準備點醒韓夢瑩,這麼看著一個男的,是不對的。

但是還沒等他開口說話呢,這在一旁看了,心裡很是不爽的司徒昕搶先一步,對著韓夢瑩說道:」這位阿姨,雖然我知道我爸爸長的很帥,但是也請你收斂點,不要一副花痴樣子對著我爸爸,況且,我跟我媽媽還在場呢。還有,你這個樣子,會讓我以為,你這是要勾引我爸爸,不過,就你這個樣子,估計是倒貼上來,我爸爸都看不上。「司徒昕最後一句話,雖然放低了聲音,但是,司徒昊天,盧雅欣,韓夢瑩都聽在耳朵里。

這讓韓夢瑩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她看了看周圍,還好沒有人注意到他們這邊。韓夢瑩收回放在司徒昊天身上的目光,看向司徒昕,準備開口教訓司徒昕幾句。司徒昕說的那幾句話,她覺得很難聽,讓她心裡很不舒服。

但是,還沒等她開口呢,這盧雅欣就假裝訓斥的走到司徒昕跟前,訓斥到:」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這是你媽媽以前的朋友。韓夢瑩,來寶寶,叫阿姨。「」哦,阿姨,不過阿姨,你剛才那直勾勾的盯著我爸爸看,是不對的,我爺爺說了這女的,要是直勾勾盯著男人看的,都不是正經人家的女的,都是狐狸精。「要說之前,司徒昕只是好奇這韓夢瑩的長相,但是,經過剛才的事情,司徒昕這是打心眼裡看不起這韓夢瑩。

韓夢瑩被司徒昕的那說的,心裡的火是一個勁的往上冒。但是,看著司徒昕臉上那懵懵懂懂的樣子,這火,卻是怎麼都不好發出來。

好在這時候,這在飯店包廂的韓夢瑩的朋友,看韓夢瑩去接盧雅欣跟司徒昊天,這麼長時間都沒來,心裡不放心,出來看看。」夢瑩,盧雅欣他們還沒來嗎?咦。盧雅欣?「韓夢瑩的那個朋友。張笑,眼神一轉,看到盧雅欣,也是一點不敢相信的喊道。」張笑,好久不見。「盧雅欣笑著跟她打招呼。」真的是盧雅欣啊,你怎麼還是這麼年輕啊。真是羨慕死我了。「張笑上下打量了盧雅欣一會後,羨慕的說道。」不年輕了,我女兒都這麼大了。「說著,盧雅欣拉過身上的司徒昕,對著司徒昕介紹到:」來,寶寶,這是張笑阿姨。「」張笑阿姨好。「司徒昕剛是把這韓夢瑩徹底得罪了,這會韓夢瑩看她的眼神,都是恨不得一到把她殺了的眼神。司徒昕本著,這些都是媽媽曾經的朋友,咱也不能一下子全得罪了不是。所以,司徒昕很是乖巧的叫道。」哎呦,盧雅欣,這是你女兒,怎麼長的這麼好看。天哪,我還從來沒看到過這麼漂亮的女孩。來來。到阿姨這來,給阿姨好好看看。「張笑跟韓夢瑩關係比較好,之前,在司徒昊天跟韓夢瑩分手后,她還跑去問司徒昊天,為什麼拋棄韓夢瑩,更是在司徒昊天跟盧雅欣處對象的時候,給盧雅欣臉色看呢。

而且,要是換了平時,張笑這時候,肯定看到了韓夢瑩臉上的不愉,肯定不會給好臉色給盧雅欣跟司徒昊天看。但是,這會,張笑的所以注意力都被司徒昕給吸引了去。她現在是怎麼看司徒昕這女孩。怎麼的喜歡。

請牢記本站域名:g.xxx.com 韓夢瑩看著自己的好朋友,一臉歡喜的摟著盧雅欣的女兒,想著盧雅欣的這個女兒,剛才對她說的那些話,她的臉拉了老長,手緊緊的握了起來TXT下載。但是,她還有理智在,知道,這邊是公共場合,是飯店門口,她得保持自己的形象。不然,她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對著張笑吼了:「你怎麼回事,沒看到,這是我情敵的女兒嗎,你不說幫我,反倒是對著她疼愛有加,你這算是我朋友嗎?」

韓夢瑩的臉上的表情,司徒昕都看在眼裡。司徒昕在心裡冷笑道:「哼,活該,誰讓你對我爸爸起了不該有的心思,還老是想著讓我媽媽難看。現在這可是因果報應啊。」想到這,司徒昕臉上的笑容就更勝了。

而司徒昕臉上露出的笑容,可是閃到了大家的眼,不止是張笑,就連這經過的行人,也是頻頻把目光投到司徒昕的身上。還有人小聲的議論著:「哇,這個小女孩好漂亮啊,比電視里的那些個明星還有漂亮。」

「哎呀,要是我帶了照相機就好了,我肯定把她拍下來,帶回去,給大家欣賞欣賞。」

「切,那些人眼睛真是有問題,沒看到主人的笑容這麼奸詐,居然還一個勁的說漂亮。」正當司徒昕聽到行人議論聲的時候,這一直在睡覺的白白,突然開口說道。

白白這一開口,可是惹毛了司徒昕。司徒昕邊應付著張笑那關愛的問題,一邊咬牙切齒的對白白說道:「白白,你剛才說什麼呢?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啊?」

「嘻嘻,主人,那啥,白白剛才口誤啊口誤。白白要說的意思是,主人你無論怎麼笑,都是無與倫比的美麗。嘻嘻。」白白聽到主人那從牙縫中擠出來的聲音,就暗叫不好,趕緊討好的說道。它可不想自己的耳朵遭殃。

「哼,我現在沒空跟你算賬,你等著,等晚上回去的時候,看我怎麼折騰你。」司徒昕知道白白的德性,這牆頭草,倒得那叫一個快啊。所以,司徒昕可不會這麼容易的放過白白。

「啊。」白白聽了司徒昕的話后,一陣哀嚎。「主人,白白知道錯了。白白真的知道錯了。」白白趕緊道歉認錯,它可不想自己的耳朵不保啊。但是司徒昕無論白白怎麼求饒,硬是不理它。

司徒昕現在可忙了。這不,剛才張笑跟司徒昕說話,聯絡感情的那會。這韓夢瑩實在是忍不住了,她皮笑肉不笑的開口說:「我看這時間也不早了,我們進去吧,不要讓裡面的人,等久了。」

「哦,對對,看我,這一看到小昕,就什麼事情也忘記了。走,大家進去吧,來小昕,跟笑笑阿姨一起進去。」這張笑現在是越看司徒昕越是喜歡。其實,張笑會這麼喜歡司徒昕,也是有原因的。除了她本身就喜歡漂亮的小女孩外,還有因為司徒昕身上散發的純凈的靈氣,會讓普通人覺得靠在司徒昕身邊,尤其的舒適。

但是,要是那個人,心底里的暗黑的氣息太重,所謂的暗黑氣息,就是嫉妒心,算計心太重的人,會討厭那種純凈的靈氣。這也是為什麼,這傅曉依啊,柳雨涵,曹夢瑤不喜歡司徒昕的原因,而這韓夢瑩,也算是其中一個,

所以,她看著跟張笑並肩走在一起的司徒昕,這心裡對司徒昕的厭惡感是越來越重。

「你們可算來了,我們還以為你們這一個個的,出去后,都迷路了呢。」

「是啊,你們要是再不進來,我們這一大幫子的人,都準備全體出動,去找你們了。」張笑拉著司徒昕的手,走進包廂的時候,這包廂裡面的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說開了。

不過,有人在看到張笑身邊的司徒昕的時候,驚訝的說道:「阿笑,你怎麼出去一趟,拉回來這麼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啊呀,小姑娘,來給阿姨好好看看,這長的,真是標誌啊,比我小姑子家的女兒漂亮多了。虧得我那小姑子,每次來我家,對著我一個勁的誇她女兒長得多漂亮,多搶手,都有人找她拍廣告了。要是她看到這小姑娘,我看她還能說出點什麼來。」司徒昕這一聽,就知道,是個長期受到自己老公的妹妹,也就是她小姑子欺壓的女人。

「咳咳咳咳,殷婷怎麼說話的呢。」一個個子中等的中年男子,假裝咳嗽了幾聲后,帶著點不滿說道全文閱讀。

「我怎麼了,我又沒說錯咯,你自己看呀,這小姑娘可是比你小姑家的那個女兒漂亮啦。」胡殷婷對自己老公,站在小姑子一邊,心裡很不舒服。不過,她也沒在這件事情上多糾結,轉頭換上一張笑臉,對著司徒昕說道:「小姑娘,你叫什麼啊?」說著,伸手對著司徒昕的臉頰,就是一下,嘴巴里還說道:「哇,皮膚好好啊,摸起來好舒服哦。」

「司徒昕。」司徒昕被摸的心裡很是火大,除了小時候,她什麼時候被人這麼輕薄過,但是,這會她又不能表現出一點的不樂意,不然,她之前做的努力可是就都白費了。

「笑笑,你丫的,從哪找來的這麼漂亮的小女孩啊。」在胡殷婷開頭捏了捏司徒昕的臉頰后,這其餘的幾個女的,也都上了手,這一上手,感覺到司徒昕那滑嫩嫩的小臉后,就有點放不下了。


而司徒昊天跟盧雅欣進門,看到的第一眼,就是被女人包圍著的女兒。他們看著女兒有點紅紅的臉蛋,這就心疼了,司徒昊天剛想出手,去解救自家女兒的時候,這張笑快了她一步,拉過司徒昕,摟在懷裡。「唉唉,我說你們下手輕點,你看,小昕的臉都被你們捏紅了。小昕可不是我哪找來的,而是雅欣跟司徒昊天的女兒,怎麼樣,羨慕吧,反正我是羨慕的緊,我都想把小昕帶回去,當自家女兒養著了。」她家啊,就兩個兒子,她本來是想再生個女兒的,但是誰曾想,她生小兒子的時候,傷了身體。這會,她看到司徒昕這麼個漂亮的小女孩。更是喜歡的緊,真的生了想領回家的衝動。「誒。雅欣啊,讓小昕認我做乾媽吧。」張笑突然生出個想法來。

「啊?」盧雅欣沒想到張笑會突然提出認乾親這回事。就是司徒昕,也被張笑的提議嚇的一大跳。

「啊什麼啊啊,我可是真心的。我可是心心念念的想要個女兒啊,可是家裡卻是有兩個臭小子。」張笑的性格很爽快,有什麼說社么。而以前,她跟盧雅欣不對盤,也是有韓夢瑩在裡面搗鬼,經常暗示性的說一些盧雅欣的壞話,而張笑是藏不話的,有時候,從韓夢瑩那聽了盧雅欣的壞話后,對著盧雅欣就沒什麼好臉色。甚至有時候,會幫著韓夢瑩跟盧雅欣說一些難聽的話。但是,經過了這麼多年,張笑跟韓夢瑩的聯繫也少了。跟盧雅欣接觸的也少了,之前的那點不開心,也早就煙消雲散了。

而這次,雖然張笑被韓夢瑩慫恿著,開這次聚會,給盧雅欣一點難看,也是給韓夢瑩跟司徒昊天製造一點的機會。但是,這會,這些東西,卻是張笑拋到了腦後。她現在腦子裡,可都是司徒昕。

「哎呀張笑,不是說我不答應,而是我家寶寶啊,是我家兩個老爺子的心頭肉,我這個當媽可沒有權利說什麼,要不,等我回去跟我家兩個老爺子商量一下吧,等商量好了,我再給你電話?」盧雅欣看到張笑是真心的喜歡司徒昕,想要認司徒昕為乾女兒,也就拋開了之前的一切,真心的說道。

「那行,等你問好了,給我打電話。你一定要幫我跟你家的兩個老爺子說,我是真的很喜歡小昕。哎呀,等明天,我親自去你家拜訪。」這張笑還真是說風就是雨的架勢。

司徒昕看著,這兩個人在那談論認乾親的事情,愣是沒有一個人問她。她忍不住對白白說:「白白,我媽媽跟這阿姨也太過分了,這認乾親的事情,怎麼都不經過我的同意呢?」

「主人,這種事情啊,你是沒有發言權的。」白白看著司徒昕鬱悶的樣子,心裡很是開口啊,當然,它是不敢表現出來的,不然等著它的,可就不知道是什麼樣子的懲罰了。

韓夢瑩看著,從自己進來,就被大家完全忽視,而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司徒昕的身上,她都有大暴走,對著大家吼一聲:「你們都給我離這小鬼遠點。」這些人,可都是她請來,給她撐場子,給盧雅欣難看的。但是,現在呢,大家卻是完全把她這個主要人給忽略了。注意力愣是都集中到了司徒昕這個盧雅欣的女兒身上。

「我看這時間挺晚的了,大家還是坐好了,點菜吧。」韓夢瑩深吸了好幾口氣,才把心裡的怒火給壓了下去,溫柔的對大家說道。

「哦,這都十二點了。大家還是快點坐下來,吃飯吧,咱們可以邊吃飯,邊聊。」胡殷婷的老公,邱峻,看了下手錶后,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