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但是有時候,幸福卻會永遠留在你的身邊,從來都沒有離開。

如果想要得到幸福,那就看你是怎麼去定義,幸福的含義。

不然的話,你就算擁有再多的財富,再大的權勢,幸福也不會降臨在你的身邊。(未完待續。。)

… 無論生活怎麼樣艱難,只要積極去面對,那生活還是一樣多姿多彩,其樂無窮。

而秦奶奶和陽陽,正是用這一種態度,去面對生活,所以他們才會快樂。

「陽陽,不早了,奶奶去倒水給你洗腳。」

「奶奶不用,陽陽去倒水給奶奶洗腳。」

說完后,陽陽就跑去拿洗腳盆,還跑到熱水壺裡,開始去倒水。

在這破舊的房子裡面,在這夜晚里,卻傳出了讓人感覺到溫馨的對話,讓人感覺到其樂融融。

……

外面不遠處,卻是蹲著幾個男子,仔細一看的話,就可以發現這些人,都是在柳弘濟病房裡出現過的人。

「昆哥,柳少還沒有決定好嗎?我們在這裡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是頭啊。」其中一個男子,對著前面的人說道。

這個男子的語氣,已經帶著一絲不滿了,很顯然在這裡守了這麼久,已經讓他沒有耐心了。

其它幾個男子,雖然沒有開口,但是他們的意思,也和這個男子差不多。

被男子稱為昆哥的男子,應該是這幫人的頭,他的全名是剛昆,不過他的小弟都叫他昆哥。

因為剛昆心狠手辣,手段頗多,加上又是最能打的,所以才可以做到老大這位置。

剛昆吸了一口煙,才罵道:「你別給我啰啰嗦嗦,有錢給你花就好了。」

雖然柳弘濟到現在都沒有讓剛昆他們動手,但是也沒有讓他們白做事,柳弘濟讓他們每天在這裡蹲點,都是需要給好處費的。

對於剛昆來說。不用動手,只需要在這裡守著,就有錢到手,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雖然這樣是有些無聊,但是好過拿著命去拼。

「你看對方是開得起布加迪的人。是可以隨便招惹的嗎?柳少現在也在查,等結果出來了,我們就可以動手了。」剛昆也看出了幾個小弟,現在都很不滿,所以不得不出聲解釋。

「還別說,他小子也真行。幾千萬的跑車都開得起,怪不得有那麼漂亮的小妞跟在他的身邊。」其中一個男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羨慕的說道。

他的眼神充滿了淫、穢,讓人十分厭惡。

「柳少說過,那個女的好象是他家的保姆。」昆哥再次吸了一口煙。才說道。

「保姆會那麼漂亮,我看是情人才差不多。」之前開口的男子,再次說道。

「管她是保姆,還是情人,我們拿錢做事,可管不了那麼多。」昆哥把煙頭彈了出去后,說道。

……

已經開車離開的蘇哲和安欣,自然不知道還有一伙人。在後面偷偷議論他們,還打他們的注意。

這一切,蘇哲和安欣都毫不知情。

在回家的路上。蘇哲的車在十字路口裡,停了下來,等著紅綠燈過去。

在這個時候,蘇哲才發現安欣的狀態,有些不對。

只見,安欣通過車窗。望著對面,已然是出神了。

蘇哲也順著安欣的目光。看向對面上。


但是蘇哲並沒有發現對面有什麼稀奇,只有一間準備關門的琴行。他不知道對方有什麼地方,吸引了安欣,讓她看到出神了。

「怎麼了?」蘇哲不禁出聲問道。

蘇哲的聲音,讓安欣回過神來,她輕輕笑了一下,若無其事一樣說道:「沒有什麼。」

雖然安欣沒有說什麼,但是蘇哲還是看出了此時的她,在心裡藏著一些心事。

不過蘇哲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他認為和人相處,無論對方和自己有什麼關係,都應該給對方一些空間和隱-私。

有時候,追根到底,只會傷害了雙方的感情,雖然這是出於好意和關心,但是還是最好別這樣做。

雖然,在這個時候,蘇哲選擇了沉默,沒有追問安欣。

紅綠燈轉成綠燈后,蘇哲就啟動了車,向家裡的方向開去。

回到家裡后,安欣向蘇哲道了一聲晚安后,便回自己的房間休息了。

而蘇哲回到自己的房間后,並沒有選擇休息,而是打開了電腦,開始查詢自己需要的資料。

蘇哲現在要為接下來的兩天里,做一些相關的準備工作。

這現在便是蘇哲的第一個準備工作了,雖然在網上的資料,大多數都不是很資深的,只能查到一些比較淺顯的資料。

但是這正是蘇哲需要的,他不需要太過專業的資料,太過深奧的資料,對於他這個初學者來說,也看不懂。

所以蘇哲只要一些比較基本的資料,就已經足夠了,就可以滿足他的需求了。

時間非常寶貴,蘇哲沒有浪費時間,馬上投入了全部的精神,來吸收這些剛剛在網上找到的資料。

結果這麼一看,就渡過了這漫長的一夜。

當蘇哲把電腦關了后,他才發現讓人感到舒服的陽光,已經照射進了房間里。

直到這個時候,蘇哲才知道自己,已經足足查了一個晚上的資料,還真是有些後知後覺。

在電腦前,一個姿勢足足保持了一夜的時間,怪不得蘇哲覺得自己的脖子,有點酸。

不過雖然看了一夜的資料,但是蘇哲並沒有覺得疲憊,依然很是精神奕奕。

對於蘇哲來說,就算一夜沒睡,也不會對他有什麼影響,他不會因此而疲憊不堪。

蘇哲從電腦前站了起來,來到窗前,開始活動自己的身體,然後再一次性服下3枚三轉洗髓丹。

在今天之前,蘇哲已經規劃好了詳細的計劃,安排好接下來的兩天。

而昨天晚上,蘇哲看了一夜的資料,正是為接下來的兩天里做好準備。

所以,蘇哲在家裡吃過早餐,把家裡的寵物安排好后,他就出門,準備開始實施自己接下來的計劃了。

這個計劃,蘇哲早已經決定好的,而到了今天,他認為也應該是時候,開始去做了。

也是因為這個計劃,所以蘇哲昨天在至尊武館里,才會給庄齋他們放假,這是因為他在接下來的兩天里,已經沒有時間去至尊武館,找庄齋他們切磋武藝了。

和庄齋他們比武的事情,只能等到兩天後,蘇哲才會有時間去做。(未完待續)

… 從家裡出來后,蘇哲開車來到市中心裡。

蘇哲把車停在附近的停車場里,然後步行向前面的街走去。

直到走到一間佔地不小的店鋪,蘇哲才停了下來,這是這條街道里最旺的一間店鋪,客流量是最多的。

蘇哲抬頭看了這一間店鋪的名字,玉馨這兩個字后,讓他笑了一下。

而這一間店名為玉馨的商鋪,便是蘇哲今天的目標了。


這一家店鋪,蘇哲以前來過,不過說起來,他已經很長的時間,沒有來過這裡。

上次蘇哲來這裡的時候,還是和劉雄一起來的,當時是因為賭石文化節在這裡舉行,所以劉雄帶蘇哲來這裡賭石的。

沒有錯,現在蘇哲來的地方,就是燕雲市的賭石一條街了。

而~.蘇哲今天來到賭石一條街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來這裡賭石了,而他的目標便是玉馨賭石館了。

蘇哲之所以會選擇玉馨賭石館,為他的目標,原因只有一個。

那就是因為玉馨賭石館,是屬於鄭家的,而是還是目前的鄭家主要的收入之一。

鄭家在前期便是以珠寶行業起家的,而到了後面的幾年裡,因為鄭家看好製藥行業,所以才會把發展重心轉移過去,才有了後面的鄭氏葯業集團。

雖然現在鄭氏葯業集團,才是鄭家最重要的產業。

不過鄭氏葯業集團的根基,始終太淺了,目前為止還是處於需要投資的過程。還沒有真正開始收穫。

所以珠寶業對鄭家來說。還是非常重要的。也是他們最主要的收入之一,鄭家也需要珠寶業的暴利,藉此來發展鄭氏葯業集團。

所以珠寶業,還是鄭家不可或缺的產業之一,暫時還沒有被其它產業代替。

鄭家在珠寶行業里,佔有最大份額,以及最賺錢的便是賭石館了,因為賭石才是最容易產生暴富的。

而燕雲市的玉馨賭石館。便是其中一家了,其收入也是非常可觀的,這便是蘇哲打玉馨賭石館注意的原因了。

從上次蘇哲遭遇殺手后,他認識這幕後主使者,鄭炎是最大的嫌疑者,所以他就算報復回去。

目前來說,蘇哲還沒有其它辦法,可以報復鄭炎,或者鄭家。

所以,蘇哲只能利用自己的能力。打玉馨賭石館的注意了。

因為蘇哲的神力,會對原石裡面的賭石起到感應。所以蘇哲可以利用這樣的能力,選到可以開到翡翠的原石。

在蘇哲的計劃里,是把玉馨賭石館里,含有翡翠,並且價值比較大的原石,全部給買下來。

讓玉馨賭石館的原石,再也開不到翡翠,或者開出來的翡翠,價值比原石的價格還要低。

這樣一來,賭石客來玉馨賭石館買到的原石,都開不到翡翠,最後都只能切垮了。

一次兩次還好,畢竟賭漲的比率比較小,切垮也是很正常的,但如果無論是誰都切垮的話,那就很難解釋得清楚。

這樣的名聲,一旦傳出去的話,玉馨賭石館里在這一行里,就算是廢了。

畢竟賭石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點迷信的,如果玉馨賭石館的原石都只能切垮的話,相信沒有人來願意沾這個晦氣。

所以,久而久之,就不會有人願意來玉馨賭石館里賭石了,那玉馨賭石館的門面也是形同虛設的。

而蘇哲打的正是這個注意,他要把玉馨賭石館裡面,可以賭漲的原石,都給買下來。

這在別人看來,或許是不切實際的計劃,這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無論是誰都不敢打這個包票。

但是擁有神力的蘇哲,卻是有足夠的信心,做到這一點。

別人不行,不代表蘇哲也做不到,他就擁有這個信心。

當然蘇哲也不會在玉馨賭石館身上,花費太多的時間,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而且最重要的事情,是提升自身的實力。

所以蘇哲只打算利用兩天的時間,來完成這個瘋狂的目標,這計劃,兩天已足以。

當然實際上,也不需要用到太多的時間,只要蘇哲在兩天里,把可以賭漲的原石,全部都買下來的話,就足以把玉馨賭石館擊垮了。

因為到時就算玉馨賭石館,再進新的原石,也沒有人會願意來玉馨賭石館。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相信很多人都會是這個想法的。

所以,蘇哲才可以自信,只用兩天的時間,就可以擊垮玉馨賭石館。

雖然玉馨賭石館對鄭家來說,並不是十分重要,但是以玉馨賭石館的客流量來說,其收入還是非常可觀的,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蘇哲擊垮玉馨賭石館,雖然無法讓鄭家傷筋動骨,元氣大傷,但是至少可以讓鄭家噁心一下。

這對蘇哲來說,已經足夠了,他最後的目的也是這個。

雖然蘇哲現在還不確定,殺手跟鄭家有關聯,是不是鄭炎指使的,他還不清楚。

但是以蘇哲和鄭炎的過節,他才不會去理會太多,只要有一絲的可能,蘇哲都會報復。

就算殺手不是鄭家指使來的,也是無所謂,蘇哲也不會後悔現在要做的事情。

因為無論如何,最後蘇哲和鄭炎,以及鄭家都是不死不休的界面,相信鄭炎對蘇哲也是恨之入骨,鄭炎是不可能會放過蘇哲的。

所以,現在就算蘇哲的猜測是錯的,殺手不是鄭家指使,也是無關緊要的,他是不會在意這一點的。

因為那天晚上蘇哲遭遇殺手,對這件事來說,只是一個導火線而已,就算沒有殺手參與進來,蘇哲沒有遭遇殺手刺殺,到了最後,蘇哲還是會想辦法打擊鄭炎,以及鄭家的。

所以殺手並不是主要原因,那天晚上遇到的殺手,只是加快了這一個進程而已。

而玉馨賭石館,便是蘇哲打擊鄭家計劃里的第一步,是計劃里的第一個行動。

把玉馨賭石館徹底擊垮了,只是蘇哲送給鄭家的開胃菜,也算是他對鄭家的宣戰。

想到這裡,來到玉馨賭石館的蘇哲,看著眾多原石,不禁忍不住笑了出來,而且還是不懷好意的笑。(未完待續……)

… 儘管賭石文化節已經過去了很久,但是這賭石一條街,人流量還是非常大。

在這裡,似乎是最容易出現暴富神話的故事,一夜成為百萬富翁,成為千萬富翁,賺到百倍、千倍,甚至是萬倍的利潤,在這裡都好象是平常事一樣。

似乎每天都會出現這些故事,讓人津津樂道,吸引許多人前赴後繼,不顧後果加入這個遊戲中。

當然也有不少人,為此而傾家蕩產,辛苦一生而積累下來的財富,在一夜之間,就在那一刀后,如雲煙般消散。

甚至有不少人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這樣的刺激,而發瘋發狂,也是有著不是事例。


這些一夜傾家蕩產的故事,大多數都是真實的事實。

但是那些暴富神話的故事,有幾成是真的,這就不好說了,不過可以肯定一點的是,這些故事中有不少,都是一些原石商傳出來的,是真是假,明白人仔細一想,便可以判斷出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