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被老者拿著的陣符突然產生了變化,突然間爆開,氣勁瞬間席捲了整個平原,並剛才的爆炸還要激烈,這一次的轟擊讓整個冰原都發出了轟鳴之聲,滾滾雷音不斷地在冰原之上響徹著,巨大的聲響響徹了整個天空,這冰原之上,無數的冰川開始裂開,風雪滾動著,這巨大的聲響盡然引起了雪崩!

看到這雪崩的降臨,在場的無數人都是瞳孔一縮,這浩大的聲勢讓人膽寒,在這自然面前,人力總是顯得渺小。

轟!!!

又是一聲巨響,在這雪崩即將到來的時刻,那黑龍大部的老者再一次的從哪陣符的爆炸中心沖了出來,直接對著席捲而來的雪崩凌空一掌,像是在這天地間隔起了一道看不見的城牆一般,那奔騰的雪崩硬生生的停在了老者的面前,這極北冰原上所有的風雪都被這老者一掌隔絕在外。

不過此刻這黑龍大部的粗獷老者看起來十分的狼狽,臉上一片烏黑,身上的虎皮衣服也破損了不少,雖然剛才那陣符的爆炸沒有給這老者帶來什麼傷勢,但是卻也讓他感到一陣麻煩。

看到這一幕,原本還心有不甘的兩人立刻哈哈大笑了起來,看著那個黑龍大部的粗獷老者,笑得十分的開心。

「龍三,記得啊,你自己說的,這東西我們是給你了,那礦脈還有功法我們會讓族人去拿的,哈哈,哈哈哈!」

面色陰沉的都能夠滴出水來,那黑龍大部的粗獷老者龍三雙眼中冒著熊熊的火焰,哼了一聲,原本還被阻攔著,不斷湧來的雪崩在一瞬間,頓時間雪崩驀然崩塌,原本還在席捲而來的雪崩在下一秒就只剩下了一地的積雪,那黑龍大部老者強悍的氣勢在不斷地震動著,向著四方涌去。

而看到龍三如此的憤怒,那天蠻大部還有青蓮大部的兩人笑的更是開心,能夠看到這黑龍大部的龍三被坑,也讓他們覺得是一大趣事,哪怕剛才自己也差點被坑了。

此刻的老者龍三惱怒的都快要崩潰了,滿腦子的怒火中全是王楓的身影,此刻的他只想要將這王楓逮住,扒皮抽筋,至於傳承等他發現完了再用煉魂之術將他給練出來,他要用所有惡毒的折磨方法,讓王楓知道這麼做的下場。

想都沒想,向著王楓離去的方向直接奔去,強大的修為撞碎了空間,轉瞬之間粗獷老者就已經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直奔王楓而去,粗獷老者腦子中剩下的理智已經不多了,只不過是沒見到王楓所以才強忍耐住沒有爆發,將自己心中的一切怒過全都壓制在心底,此刻的老者等待著的是見到王楓時候的爆發。

而此刻,王楓也在不斷地在冰原上疾馳著,他能夠感受到自己身後有著一股氣息正在剛過來,那狂暴的氣息讓王楓感到心驚,他雖然有著驕傲,但不是傻子,他明白現在的自己如果跟那黑龍大部的粗獷老者對戰是多麼的不理智,人家可是天人級別的強者,除了極北之王還有洪聖外,就連那滄浪老祖也沒有如此讓自己心驚過。

面色凝重,此刻王楓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再次的提高自己的速度,向著馭獸族奔去,在那裡王楓相信就算是這個天人的粗獷老者也不敢再出手了,咬咬牙,王楓再一次的抱緊了自己手中的芯兒,身後神力組成的翅膀再次快速煽動起來。

但是身後,那粗獷老者早已經追了上來,撕碎空間的追趕,其中的恐怖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只見到老者只不過是隨手撕裂一片空間,幾個閃動,原本還看不到人影的老者此刻離王楓也只不過是百步之遙罷了。

「小畜生!!竟敢坑害老夫!!」

見到王楓,那老者心中的怒火驀然間爆發了起來,不再去撕碎空間的追趕,而是直接踏步而來,一腳踏下,整個空間都在轟然震動,無形之中似乎有著咔咔的碎裂聲音,頓時間傳遍四周,老者身邊的風暴更是直接爆開,強大的修為無時無刻不是散發著轟然的氣息,讓著粗獷老者周圍看起來都變得有些扭曲。

一掌拍下,天地間頓時凝聚出了一個巨大的手掌,與這粗獷老者的拍下的手掌相差無異,只不過是更加巨大了而已,面色大變,王楓的身影驟然間退去,在九妖骨塔之中他就已經嘗受到了那黑色魔族一掌的威力,巨大的氣壓會讓人根本無法逃脫只能夠被死死地按在地上無法動彈,而且自己懷中還抱著芯兒,她就更加無法承受的聊這樣的壓力了。

急忙向著另一邊散去,王楓也是不斷的撕碎空間,幸好受到這粗獷老者的影響,這一片的空間都已經不太穩定,隨手就能夠撕裂,王楓帶著芯兒堪堪的躲過了這手掌,但是還沒有緩和過來這天人老者再一次奔了上來,一拳轟下,這一次老者的拳頭死死地鎖定了王楓,讓王楓根本無處可躲。

面色驟變,看到老者越來越近的拳頭,王楓將芯兒護在自己的身後,準備靠著自己強硬的去抵抗這老者的拳頭,就在這個時候驟變突起。

整個空間突然像是凝固住了一樣,一股說不出的恐怖壓力在不遠處爆發出來,猶如火山爆發一樣,驟然間噴出,其中的突然讓人一時間無法反應過來,但是這股氣息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哪怕是那黑龍大部的粗獷老者,在這噴發出的氣息下依舊像是風浪中的一葉扁舟,漂浮不定。

勉強扭過頭看去,王楓的眼睛瞬間爆出了希望的精光,那裡,是馭獸族的方向!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萬古戰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萬古戰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馭獸族中能夠擁有這樣實力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極北之王,既然極北之王出手,王楓的心中已經放下了一大半,這磅礴的氣勢顯然並沒有針對王楓,像是印證了確實是極北之王出手一般,轟然間,一個嬌小的身影出現在王楓的眼前,不但隨後有慢慢的變大,雪白的身體不斷地膨脹,最後盡然變成了一個百丈大小的巨大白熊。

原本很是可愛的小白熊,變成了一個兇惡無比的洪荒野獸,兇惡的面孔直直的看著粗獷老者,一雙黝黑的眼睛,爆射出的是嗜血的光芒。

「看來老夫多年的隱跡,當初冰原上的規矩的讓人忘光了,老夫不發威,真當老夫死了不成!」

一臉恐懼,當粗獷老者看到自己面前的人物,才想起這究竟是在哪裡,當初冰原上的恐怖記憶一點點的被掀開,這噩夢般的存在,當初在冰原上留下的血腥,他永遠也忘不了。

雙腿有些發軟,粗獷老者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夠引起這位的震怒,如果早知道會這樣,打死他也不敢來這冰原啊,再好的傳承,相比較自己的性命都是微不足道的,何況自己面前的這尊人物,發怒起來不是要一個人的命,而是整個部落的啊!

想起當初冰原上發生的一切,這黑龍大部的粗獷老者不由打了一個冷戰。

「極……極北之王,我……我無意冒犯」

聲音有些膽顫,此刻的粗獷看著已經不知道該怎樣回答了,此刻他的內心早已經被恐懼充滿面對如此巨大的極北之王,一時間粗獷老者連話語都說不出來。

但是此刻是極北之王管不了這些,當初它屠滅整個蠻荒的時候都沒有聽這些人解釋,現在更加不需要,巨大的身軀帶來的壓迫感毫無疑問,讓天人實力的粗獷老者根本無法動彈。

巨大的身軀每動一下就會發出轟轟雷音,一時間整個冰原上轟鳴不斷,席捲四方,巨身軀巨大,但是極北之王的速度卻一點不慢,巨大的白色熊掌拍下,就像流光一閃,根本讓人來不及反應,當王楓真正的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冰原都已經發生了變化。

熊掌拍過的地方早已經變成了細細的冰粉,而那粗獷老者也不見了蹤影,甚至連屍體碎末都不剩,只有那血紅色的冰粉才能夠明確的告訴王楓,那粗獷老者不會在出現在這世上。

而王楓腳下的冰原也在不斷的抖動著,以熊掌為中心,無數的裂紋猶如蜘蛛網一般的裂開,原本平如鏡面的冰原頓時間變成無數浮冰。

原先王楓一直好奇這冰原之下究竟是什麼,能夠讓這冰原從不坍塌,現在他知道了,在冰原之下的是水,雖然這冰層厚的像是懸崖一般,但是王楓依舊能夠清晰的看到,在這冰原之下的是水,是無盡的死水,是沉寂的汪洋,但是其中散發出來的寒意,讓王楓不好靠近半分。

他覺得,如果自己此時下去的話,一定會變成一座冰雕,永遠的沉在這死去的汪洋之下,毫無疑問!

看了看碎裂的跟蜘蛛網一般的冰原,在看一看極北之王巨大的身體,王楓再一次的體會到了聖人的實力,但是除了震撼依舊只是震撼,看到極北之王的身體正在一點點的變小,再一次的變回了原來嬌小的模樣,王楓這一次感受到了這嬌小身體里蘊含著的恐怖。

「看什麼看,回去了,出去一趟還能惹來麻煩,要不是看在我兒子的份上,我才不會出來!」

嬌小的極北之王看起來不再具有原先的聲勢,至少看到極北之王鼻子下面有些惡搞般的兩撇小鬍子,剛剛還在王楓樹立起來的形象轟然見崩塌,看著自己眼前十分搞笑的極北之王,王楓怎樣都再也無法將這個身影與剛剛那個恢宏的巨大身影融合在一起。

無奈的摸了摸鼻子,王楓沒有反駁什麼,而是乖乖的跟著極北之王回到了馭獸族族寨。

才到馭獸族的族寨前面,極北之王輕輕一躍,就完全不見了蹤影,但是從族寨里卻衝出了白色的身影,一頭撞進了王楓的懷裡,不斷的用著自己巨大的腦袋蹭著王楓的胸脯。

而在一旁的芯兒很自然的就被冷落了下來,準確來說從極北之王出現開始她就一直被冷落了,眼睛裡面晶瑩閃閃的,兩顆碩大的淚珠在眼睛里打轉。

可是一直王楓卻一直被蒼茫白熊吸引著注意力,此刻哪有注意力去關注那裡淚水打轉的芯兒,在那裡站了半天,見到王楓始終沒有管自己,直接扭頭跑向就馭獸族的族寨深處,淚水再也無法抑制從眼眶中湧出。

而此刻王楓還是在一直擺弄這自己懷中的蒼茫白熊,依舊沒有注意到已經離開的芯兒,這裡已經是馭獸族的族寨了,王楓並沒有什麼擔憂。

揉了揉蒼茫白熊的腦袋,但是蒼茫白熊卻一直不斷的拱著王楓的胸口,巨大的身軀也不管不顧的向著王楓擠著,發現了蒼茫白熊的不對勁,王楓奇怪的拍了拍蒼茫白熊,瞬間就理解了它要表達的意思。

「你說族寨裡面來了別人?」

蒼茫白熊點了點頭,雖然不能說話,但是不代表他聽不懂,身體依舊不停的拱著王楓,顯得焦躁無比,王楓摸了摸蒼茫白熊寬寬的腦袋,帶著它向族寨走去。

一路上蒼茫白熊都是不斷的打著噴嚏,而且喉嚨中不斷的發出低吼的嗚嗚聲,顯然那些人的到來讓它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王楓也有在路上,奇怪的看著四周,路上的屋子都是空蕩蕩的,而且族寨上的觀察人員也不知道去了哪裡,平常蒼茫白熊走到哪裡,哪裡必定滿是人群,可是現在卻只能夠看到稀零零的小孩。

事情十分的不對勁,王楓眼中冒著寒光,既然大家突然都不見了,看啦都是去了長老帳篷哪裡了,應該是去看蒼茫白熊說的那到來的客人。

可是這樣偏僻的一個冰原會有誰到來?若不是蒼茫白熊,王楓覺得自己絕對不可能找到這裡。

「黑龍大部!」

舞步這幾天因為一直在醫院照顧家中長輩,所以斷更了幾天,也沒來得及跟各位說,事情好了以後一定把斷得補上,長者為大,希望大家能夠諒解!謝謝!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萬古戰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萬古戰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頓時間王楓的雙眼中精光四溢,向著族寨的深處走去,很遠的有已經能夠看到黑壓壓的人群圍在北老的房間之外,看著這群人,王楓眉頭皺了皺,芯兒他們狩獵隊出事的事情應該已經在族寨里傳出來,為什麼一個個都圍著這房間,哪怕是黑龍大部的人,有著極北之王的存在,他們也不至於這樣吧!


但是走上前去王楓卻發現有一些不一樣,這些人似乎圍在這裡是為了不讓誰出去,看到這些人手上都拿著刀劍,一臉的怒容,王楓有些奇怪,看著北老的房間,心中一凜。

「難道是黑龍大部的人向北老動手了?」

想到這裡,王楓心中不由得擔心起來,走向北老房間的腳步不由得加快了一些,其他人見到王楓進來,也沒有說什麼,這麼長時間,大家對這個被他們聖靈大人帶進來的傢伙已經有了一些的了解,讓出一條道路讓王楓進去,走到北老屋中的王楓才看清楚真正發生了什麼事情。

兩個身穿獸皮的年輕人坐在北老屋中的座位上,一眼輕蔑的看著眾人,對於眾人臉上的怒意毫不在意,他們兩人是黑龍大部的弟子,兩人不相信,這樣一個處在極北冰原的脆弱部落能夠對他們怎麼樣,兩個人就這樣坐在座椅上,像是等待著什麼回話,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尖瘦,就這樣躺在椅子上,眼睛不斷地從他身邊的女性身上掃過,眼睛中暴露出來的貪婪,讓不少的人都感到憤怒,但是族人見到北老並沒有說話,所以也都沒有什麼動作,只不過是一臉憤怒還有厭惡的看著他。

「怎麼樣,想好了沒有,再過幾天就是蠻荒大比了,雖然你們馭獸族在這極北冰原之上,但是也是屬於蠻荒的一份子,這蠻荒大比你們馭獸族也是必須參加的,如果你們真的沒辦法的話,我們黑龍大部可以幫你的,不過嘛……嘿嘿……」

說完這句話,那看起來比較尖瘦的男子的眼睛不斷地向著他身邊的那幾名女族人望著,其中的意思十分的明顯,而北老卻是沒有生氣,反而是平靜的坐在椅子上,像是沒有看見一般,反而是眉頭緊鎖,面色一臉的糾結。

看到這奇怪的一幕,王楓不由得感覺好奇,按照他對北老的了解,北老絕對不會這樣,到底是什麼事情會讓北老這麼糾結,真是對於這黑龍大部如此無禮的動作又不加理會,想到這裡,王楓再向前走一步,走進了這隻有三個人的圈子之中,在王楓踏進來的一瞬間,三個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王楓,再看見王楓進來的一瞬間,北老眼睛一亮,很快的起身,走到王楓的身邊,直接一把將王楓拉到了自己的身邊。

「這是我們馭獸族的少族長,有什麼事情,你就跟他說吧,至於這一次蠻荒大比的事情,我們馭獸族也會由他帶領去參加。」

快速的對著這黑龍大部的兩人說著,轉過身來,北老對著王楓一鞠躬,臉上的哀求之色十分的明顯,這讓王楓楞了一下,但又很快的反應過來,顯然北老這麼做肯定是有他的苦衷著,自己在這馭獸族裡呆了這久,也有義務幫助馭獸族,對著北老點了點頭,王楓跨國沈老,身上的氣勢一瞬間流露出來,充滿了整個房間,並沒有什麼特定的針對,就是這樣平淡的將氣勢放出來,但是一瞬間整個空間都凝固了起來,讓人感受到的是無窮的壓力,站在那裡的王楓,就像是一座大山立在自己的眼前一般。

身體不由得抖了一下,這兩個黑龍大部的人望著王楓,咽了咽口水,有些膽怯,但是想到自己是黑龍大部的人,而自己面前的人只不過是一個馭獸族的少族長,又覺得有了氣勢,看著王楓,另一個看起來比較粗壯男子說道。

「你就是馭獸族的少族長?你們馭獸族的實力你是知道的,怎麼樣我們的提議能不能接受,我們黑龍大部可是蠻荒之地最強的部落之一,要是保住你們馭獸族還是很輕鬆的!」

很自信的說著,這男子相信,如果王楓只要有著一點得理智就知道這事情究竟該怎麼選擇,坐在座位上,雖然王楓的氣勢讓他感覺到有一點不舒服,但是依舊還是很開心,兩個人的眼睛不斷地在眾人的身上掃過,看著這些人的身材,不斷地選取著,似乎認為王楓已經答應了這件事情。


但是王楓並沒有一口答應,而是笑嘻嘻的看著這兩個人,問著。

「你們兩位是來自蠻荒之地的黑龍大部?」

「沒錯,怎麼樣,答應我們的條件了?我們黑龍大部可是……」

「來人,把這兩個人打斷腿,扔出去!」還沒等那來自黑龍大部的兩人說話,王楓就提前說道,直接大聲地吩咐著,而在外面的眾人早已經等不及了,頓時間全都沖了進來。

不敢相信的聽著王楓說的話,那兩個來自黑龍大部的人有些愣住了,猛的站了起來,一臉奇怪的看著王楓,對於王楓的決定感到不可思議,作為黑龍大部的人,他們不管到了那個部落都衝來沒有聽過這個命令,哪怕因為什麼事情心有怨恨,但面對他們兩個人的時候依舊是恭恭敬敬的,一時間,兩人都以為王楓說錯話了。

「我們可是黑龍大部的人?你確定你沒說錯?」

「就是因為你們是黑龍大部的人我才這麼做!」

笑嘻嘻的看著兩人,王楓臉上沒有一絲的的遲疑,黑龍大部,就是因為黑龍大部才要這麼對待,還幫他們,估計等黑龍大部見到自己,第一件事情就是將自己連同整個馭獸族殺的乾乾淨淨,然後再從自己的身上掏出那九妖骨塔之中的傳承。

而聽到王楓的命令,外面的族人還管他是不是黑龍大部的人了,盡然如此無禮,他們早對這兩個傢伙看的不爽了!,瞬間這兩人就已經被團團圍住,而兩個人看著將自己圍住的人,身上的氣勢不由得爆發,戰宗的實力轟然見爆發出來,將四周的族人給震飛了出去。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萬古戰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萬古戰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但是這隻不過是一瞬間而已,在這兩人的氣勢才爆發出來的瞬間,王楓身上的氣勢也隨之猛然爆發,全力爆發的王楓再也不想原先的那樣只是壓抑的空間,驀然間,整個空間就像是被一隻巨大的鎚子錘碎了一般,整個空間都震蕩了起來,肉眼可見的波紋在空間中擴散,猶如水中的漣漪一般。

而在王楓爆發出來的這股氣勢之下,那兩個只有戰宗實力的黑龍大部的人直接被王楓的氣勢壓得根本抬不起頭來,隨意的抬手一揮,與戰仙並無差異的實力瞬間湧現,僅僅是一個瞬間,就將那兩人的實力完全的封印,兩個戰宗瞬間變成了凡人一般,被眾人圍住,一陣捆綁,兩個人就被打折了雙腿。

被馭獸族中的族人抬出去,其中那個壯碩點的男子,看著王楓,咬著牙忍受著來自雙腿的疼痛,頭上的汗水不斷地落下,但依舊是惡狠狠的看著王楓,聲音都因為劇烈的疼痛變得有些扭曲。

就這樣,兩個人就被眾人抬了出去,看樣子,他們準備嚴格准守王楓的要求,將兩人打折了腿扔出去,至於王楓為什麼會成為少族長,眾人也不在意,既然是聖靈大人帶回來的,少族長這個身份很有可能,而且剛才王楓的實力眾人也都看的清清楚楚,有著實力如此強橫的少族長,對於整個馭獸族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等到眾人都走出了房間,北老才直拽著王楓,面色焦急,剛在眾人在那裡他不好說什麼,但是他的心內卻是被火燒了一般,火急火燎的看著王楓,面色的擔憂再也無法掩飾。

「他們可是黑龍大部的人啊,你怎麼就這樣打斷了腿把他們給扔了!要是黑龍大部找我們馭獸族麻煩怎麼辦!而且這一次的蠻荒大比我們馭獸族盡然也要參加,我們馭獸族原本只能夠依靠黑龍大部的,現在兩個部落的關係算是徹底的毀了,我們還是早點想辦法遷移吧……」

焦急的拽著王楓的衣袖,北老自顧自的說著,說著說著,北老的話語越來越低沉,他自己都覺得已經毫無希望了,只希望能夠早點遷移自己的部落,讓自己的部落得到一個能夠存活的希望,他也不想去怪罪王楓了,自己給人家找的麻煩,這樣的事情是他自己自作自受,神情有些落寞,嘆了一口氣,北老做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但是王楓卻不這麼覺得,至少對於黑龍大部的威脅,王楓並沒有怎麼放在心中,有著極北之王在,就算給黑龍大部十個膽子,他也不會舉族來到這裡,而且就算極北之王不出手,現在玉墜中的沈老已經開始沉睡,準備復活,自從王楓得到那九妖煉體的傳承之後,沈老就已經陷入了沉睡,雖然不知道多久才能夠醒來,想來也沒有多久的時間了,對於沈老的實力王楓一向都是極為的自信,重來不會有任何的懷疑。

但是此刻王楓卻是對那個所謂的蠻荒大比比較感興趣,從名字上看似乎與那四國比武差不多,但是看著這北老的神情,似乎這個蠻荒大比還有什麼別的含義,而且想起來天啼當初也說會在蠻荒大比上等著自己,王楓就更加的好奇,這蠻荒大比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的存在,似乎所有蠻荒部落都要參加,看著坐在椅子上的北老,王楓開口詢問著。

「蠻荒大比?那是一個很古老的規定了,古老到都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流傳下來的了,至少在萬古之前的蠻荒就已經有了這樣的規矩,每十年整個蠻荒之地的所有部落都會舉行一場大比,這是一個考驗部落實力的大比,由新一代的人進行比試,體現出一個部落的綜合實力,和未來。如果整個部落無法有著抵抗災難的新生力量,那這個部落就會被其他部落佔領,別的部落不會去管,這也是這麼多年以來,蠻荒之地都保持著平靜的的原因,因為有了這一個規矩,整個蠻荒才沒有混亂起來,但是我們馭獸族的實力,可能連最後一名都沒有辦法得到,只能夠選擇遷移部落了,不然一定會被其他部落消滅的,尤其是在沒有了黑龍大部的庇護之後。」

說完,北老又忍不住再一次的哀嘆起來,對著整個馭獸族日後的生活感到擔憂,在這茫茫的極北冰原之上,還不容易找到了一處可以生存的地方,現在又要再一次的遷移,到時候不知道整個部落還能夠存活多少!

雖然北老在哪裡哀嘆,但是王楓卻是滿臉的笑意,既然只不過是新一代的比拼,王楓自然有著自信,別說一對一了,就算是他一個打十個也是沒有問題的啊,對於自己現在的實力,王楓有著自信,除了自己,王楓還不相信有誰能夠在三十歲之前就突破到戰仙,除了老一輩的人以外,新生代中的人不會有誰是自己的對手!

「不用擔心什麼,不就是年青一代的比試嗎,我代表馭獸族參加就是得了!」對著北老說著,王楓其實早就已經猜測到北老有這個意思,只不過是不好意思提出來而已。

果真如同王楓猜測的一樣,一聽到王楓的這句話,北老原本還滿是哀愁的神色瞬間消散,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滿臉笑意的看著王楓,搓著手,面色看起來還是有些為難。

「這……這怎麼好意思啊!不過既然你這樣堅持,那就真的是多謝你了,你可是我們馭獸族的大恩人啊!」

完全不給王楓說話的機會,北老直接講話說全了,讓王楓都只能夠無奈的笑一笑,這北老看樣子在那黑龍大部的人一道來的時候就已經打了這個主意,難怪會有這麼一處,看樣子姜還是老的辣啊,尤其是跟你耍無聊的老者,真的是對他沒有一點辦法。

雖然讓王楓同意了去參加蠻荒大比,但是北老沒有猜到黑龍大部的人會被打折腿的這一幕,心中還是有些擔憂,不由得問著王楓,而王楓卻是不在意的笑了一笑,先不說有著極北之王在,黑龍大部敢不敢來到這裡,光是這個險惡的極北冰原之上,他們兩個人被打折腿傢伙能夠活著回到黑龍大部嗎?

看到王楓嘴角那神秘的笑容,北老也只能夠將這些疑惑放下。

舞步這是扛著發燒打出來的兩章,這段時間對不起各位了,希望大家諒解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萬古戰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萬古戰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走出了北老的房間,而此時此刻無數的馭獸族人早已經圍在了這房間之外,全都是安靜的等待著,等著王楓從北老的房間中出來,一個個都有了一些異動,但很快的,大家都給王楓讓出了一條道路,在人群中走出了四個人,正是剛才將那兩個黑龍大部的人抬出去的四人,對著王楓一拜,這四人對王楓十分的恭敬。

「少族長,那兩個人已經被扔出去了,直接被我們幾個扔到了族寨的外面!」四個人有些興奮的說道,看起來還有些意猶未盡,黑龍大部的名聲他們還是聽過的,要是在以前將黑龍大部的弟子,打折了腿再給扔出去,他們絕對不敢,但是這一次,有著王楓這個少族長的吩咐,他們卻沒有絲毫的擔憂,既然少族長都這麼吩咐了,他們照做就是,他們也早就想這麼做了,至於王楓的身份,北老都說了是少族長,他們就不會再有意思的懷疑。

笑著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了四人的,王楓看著自己身邊這群馭獸族的人,臉上掛著微笑,向著他們讓出的道路走去,走向自己的房間,其實這些馭獸族的族人,也是很不錯的,至少自己不明不白的得到了這個少族長的身份,自己就要去照顧好他們,第一次的嘗試為整個部落考慮,王楓發現,其實也沒有那麼差,看著那些人臉上恭敬的笑意,王楓心中感覺到了一股驕傲。

隨著王楓的離去,原本安靜的人群紛紛議論了起來,看著王楓的背景,許多的人都感到驚奇,雖然他們知道王楓,但是那隻不過是當初蒼茫白熊把王楓帶到馭獸族來,眾人見到了而已,說到真正的熟悉,也只不過是芯兒還有北老他們不叫熟悉,剩下的只有他們的聖靈大人,蒼茫白熊了,對於他的這個少族長的身份,因為北老的的原因眾人都沒有什麼懷疑,但是對於這樣一個突然出現的少族,不管是誰都是會感覺到好奇的。

「他這就是我們的少族啊,什麼時候的事情啊?」

「怎麼可能會有假,這話可是剛剛北老說的,整個部落就只有北老能夠知道聖靈大人的意思,就是北老說的,這是聖靈大人的安排!」

「聽說少族是很厲害的,剛剛把芯兒從那冰狼群里救了出來,而且剛才那兩個黑龍大部的戰宗氣勢還沒有完全爆發出來,就直接被少族長一巴掌給拍了回去!」

「是啊,這少族長的實力是很厲害,就是可憐了狗剩他們幾個了,也出去冰原狩獵過幾次,盡然遇見了冰原狼群,也是芯兒幸運,被少族長救了出來……」

「……」

眾人都在北老的屋子外面議論著,北老卻安靜的坐在屋子中,看著門口不斷地發獃,王楓剛剛的話語還不斷地在他放入耳邊回蕩著。

「既然我成為了馭獸族的少族長,自然不會放任它不管,只要有我在,誰也別想動這個部落,我可是他們的少族,是我王楓的部落!」

這段話語不斷地在北老的耳邊回蕩著,雖然不知道王楓究竟是什麼身份,但是北老知道他的身份絕對不簡單,在加上部落的聖靈大人已經有了這個意思,北老再見到黑龍大部的人的時候就已經做了這個決定,這也是他的一次博弈,將整個部落都賭在了王楓的身上,不知道為什麼北老最近總感覺到有著一股危機,尤其是在黑龍大部今年特地來到這馭獸族,要馭獸族去參加蠻荒大比的時候,這樣的感覺變得更加的濃烈。

這樣的感覺知道王楓的出現,想到王楓的時候,北老才發現自己心中的危機感盡然淡去了不少,不然他當初也不會不斷地去看望王楓,因為在王楓的身上,北老看到了希望,當初北老就是憑藉的這股危機感帶著部落躲過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機,從自己三歲開始,到現在近百年的歲月里,他不知道帶著馭獸族躲過了多少的災難,最終在這極北冰原上獲得了一絲存活,得到了他們的聖靈大人的庇護。

而這一次,他在王楓的身上感受到了同樣的感覺,這一次莫名的危機來的很突然,也來得很猛烈,哪怕是實力極為強悍的極北之王,北老都沒有感受到多少的安全,唯獨在王楓的身上,他感受到了當初部落來到極北冰原,遇見他們的聖靈大人時候的感覺,所以,這一次他又將整個部落賭在了王楓的身上,低頭沉思著,北老為整個部落祝福。

而此刻的王楓卻是盤坐在房間裡面,在他面前的有著一副軀體懸浮在半空之中,一身潔白的長袍,是一個老者,花白的鬍鬚在空中飛舞著,雙目緊閉,雖然是沉睡著的神情,但是臉上的嚴肅與威嚴卻怎麼都無法去除,他是沈老,是沈老準備了許久的軀體,與正常的軀體無異,甚至更為的強大,以天地財寶作為自己身體的組成,也只有王楓這樣的神軀才能夠與他比肩了。

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之中,沈老看起來極為的平靜,但是在他身體的四周,燃燒著的是星核陽炎,不斷地焚燒著,就連空間都被燃燒殆盡,阻止這一切想要靠近的人,身體始終,淡藍色的光芒不斷地從體內飄出,然後飄進,這是靈魂的印記,這些淡藍色的魂魄,就是沈老的魂魄,不斷地湧進軀體,在他身體的四周,也漸漸的出現了一個有一個的能量漩渦,天地間的能量不斷地湧進沈老的軀體,在這馭獸族的上空,一個能量形成的龍捲不斷地凝聚著,聲勢不算浩大,但是這樣巨大的能像龍捲依舊是引起了不少強者的注意。

在蠻荒之地,不少的強者看到了這巨大的能量漩渦,都是衝天而起,想看看究竟是誰能夠引動這樣的天地能量,但是才走到上空,看到能量龍捲的方向,他們的腦海之中都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身影,雪白色的身軀上沾染了不知其數的血液,赤紅色的雙眼看著讓人膽寒,眾人都是想了一想,再看了一樣那能量龍捲的方向,回到了自己的部落之中。

今天去醫院看了一下,開了些葯,耽誤了時間,就更了一章,明天補上,對不起了各位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萬古戰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萬古戰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而在那馭獸族的深處,巨大的冰晶宮殿之中,極北之王死死地盯著這天空之中的能浪漩渦,眼中有著的是恐懼的驚駭,他不知道這究竟是怎樣的實力才能夠引動的,這能量漩渦,幾乎將這個整個天獸大陸的天地能量都給引動了,雖然看起來悄無聲息,但是極北之王卻能夠感受到這天空之中能量的充裕,以至於讓這整個極北冰原之上的能量都增加了整整數百倍。

雖然這是對極北冰原極為有利的一件事情,但是極北之王的內心之中,有著的卻是無盡的恐懼,突然能夠讓一個地域增加百倍的天地能量,這樣的實力究竟是怎樣的,極北之王不知道原來這世界上還有這樣實力的人!

但是更加令它恐懼的是,這天地能量形成的巨大龍捲不僅僅只是形成而已,他們的聚集是有目的,著龐大的能量向著馭獸族的族寨衝來,直接湧進了族寨之中,難道是形成的那人想要將這些能量完全吸收,這是怎麼可能的,哪怕是他,再這樣龐大的天地能量的面前也只有被瞬間撐爆的下場,究竟有誰能夠將這些能量完全的吸收。

它想去看看,但是它又不敢,望向那個房間,極北之王認識那是王楓的房間,但是它卻絲毫都不敢靠近,在那房間之中,他感受到的是無盡的炙熱,猶如一顆太陽被藏在其中一樣,只要自己靠近一絲一毫,自己就會化為灰飛,連靈魂都無法逃脫。

無奈的嘆息了一聲,極北之王才發現,其實自己依舊是不夠強大,哪怕自己在這天獸大陸上稱霸了這麼多年,但是作為的獸族皇者之一的他卻知道,其實在他之上依舊有著無數的強者,只不過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他們無法出現在這片大陸之上,只能夠存在一個特殊的空間,望著王楓的房間,極北之王突然發現,自己似乎應該去那個世界看看了,原本一直以為自己與那世界的人相差無幾,現在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是井底之蛙。

這一切,王楓都不知道,他也不知道因為沈老的復活已經讓外界無數的強者引起的注意,現在他關注著的是自己面前的沈老,看著自己面前的沈老不斷地吸收著天地間的能量,已經開始有了蘇醒的跡象,王楓也將他手中的玉簡收了起來,這從九妖骨塔之中得到的傳承,王楓根本摸不著頭緒,這段時間看的也不短了,沈老在這房間中呆了四五天了,自己研究這玉簡也研究了四五天,可是就是沒有一點的頭緒,這讓王楓十分的鬱悶,這樣狗血的傳承,似乎完全沒有什麼用啊,再厲害又怎樣,沒有辦法知道傳承是什麼,依舊是沒有用的。

雖然對於這玉簡沒有絲毫的辦法,但是王楓還是將它收了起來,好歹是玉的,而且上面還有這不少的能量,也是有著不少錢的不是嗎,再加上這虛晃的傳承,以後實在沒有辦法還能夠接濟一下自己。

死死地盯著那沈老的身體,無數的天地能量湧入進入,沈老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般,貪婪的吞噬著所有的天地能量,磅礴的能量進入沈老的身體之後就像是進入泥潭之中一般,沒有了一絲的波瀾,無數的天地能量,巨大的能量看得讓人心驚,但是卻被沈老這具身體一絲不漏的全都吸收了進去。

吸收還在增加,吞噬依然不斷,這天地間的能量也越來越濃烈,原本擔憂極北之王的無數強者,在這一刻全部都衝天而起,他們無法忍受,無法忍受沈老這樣貪婪的,無止境的掠奪,他們更是貪婪,沒有向極北之王那樣看清這能量聚集背後的他們,更加貪婪這股能量,這不知道究竟要有多大能力在能夠聚集起來的能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