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似是不休仙帝親臨人間,彷彿這世間沒有任何事物和人可以擋住他那一揮手。

這一揮,可再造山河!

這一揮,可開天闢地!

葉林看起來平平無奇,全身上下沒有一絲的氣息波動,就像個普通人一般。

可是只要他一動,便會引動天地氣象,氣息直逼九天之上,劃破雲層,生生不息,連綿不絕,飽含著撼動天地的威勢。

讓整個虛空紊亂無比,氣息跌宕起伏。

彷彿天地都在顫慄。

因為他已不受規則約束。

或者說,只要他願意,他就可以破除這裡的規則,成為新的規則。

這,

得是多麼可怕的存在啊。

天墨白三人相互對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深深的驚懼。

他們都已是神王境界,來自四大家族,活了上萬年。

正是因此,他們才是真正見過世面的人,親歷過無數的大場面,看到過無數的秘聞典籍,對世間起源以及來龍去脈要比一般的人了解的更多。

也是因為這樣,他們才驚覺,葉林剛剛所展現出來的能力,似乎只在自家老祖身上見識過。

但是老祖們都已上九重天,他們也都認得。

葉林卻是個生面孔,年齡看起來更是小的跟自家孩子差不多大,只有十幾歲。

他會是誰呢?

如果不是老祖,整個天界,恐怕只能是「主持天界之祖」的玉虛天尊了。

玉虛天尊,生於太元之先,天尊之體,常存不滅,每到天地初開,授以秘道,謂開劫度人……

此天界便是玉虛天尊於百萬年前所創。

「難道是他老人家幻化成年輕人的模樣后,來這裡玩玩兒?」

天墨白等人越想越覺得這種可能性非常大。

玉虛天尊不在九重天上,更不受昊天大帝的神規約束,永脫輪迴,逍遙自在。

一百萬年前,他創立了這方天界后,留下玄天寶塔便消失不見,以後的世人成神成聖賢都沒有人再看到過他。

有傳言他早已跨過了無量境,成為至高境界的創世神靈。

有傳言他去了更遙遠的地方穿梭,繼續開天闢地,始造萬物。

還有傳言說,他就留在這方天地里的,只是常存不滅,誰也找不到他的天尊之體罷了。

但是每隔一段時間,玉虛天尊都會「一氣化三清」,以不同的面目出現在世間,分身降世,無世不存,直至劫數終盡。

「此人來自普通家庭,無背景無資源,年紀輕輕卻有著超越神王的實力,必是玉虛天尊的降世分身無疑了。」

想到這裡,天墨白再不猶豫,領先跪了下來,並誠惶誠恐地說道,「我等不知道是天尊降臨,實屬罪過,還望天尊大人海涵。」

這本來就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葉林一出手,神王們便覺得不是他的對手。

天墨白更是一個見了強者就畢恭畢敬的人。

他這麼一跪,原本驚疑不定的甲勝一與仙得符也跟著跪了下去,不再多想。

三大族長都跪下了,他們身後各自的族人豈有不跪之理?

於是,浮空巨石之上的所有人也都紛紛跪下。

「什麼情況?」

「什麼情況?」

擂台下的弟子們目瞪口呆,雖然不明所以,但是嚇得也跟著跪了下去。

萬山之巔,除了仙妙妙,所有人都在跪拜葉林,那場面甚是壯觀。

仙妙妙顯然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她異常驚訝地望向葉林,想知道是怎麼回事。

這個男人,在她眼中是越發的神秘了。

眼中更是一陣失神,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葉林身上開始散發著一種特別的魅力,讓她為他所傾倒。

仔細想想,好像自從認識了這個男人後,他都一直是謎一樣的存在著。

明明家境一般,天賦也不甚出眾。

卻總是給人一種資源「源源不斷」的感覺。

若說他天賦不高吧,好像沒有怎麼刻苦修鍊過,他的境界就到了深不可測的地步。

別說自己都沒有勇氣向他出手。

就連上神境的大哥都奈何不了他。

亞神的呂天秀更是不夠看,直接被一揮手甩到了天邊。

這樣的人,得是什麼怪物?

仙妙妙看到大家都在跪拜葉林,她覺得答案或許只有自己不知道,於是希望葉林能夠親自告訴她。

其實吧,葉林自己也有點懵逼:

「怎麼剛成為天尊就被認出來了?」

「這幾個神王是怎麼發現的?」

「似乎……他們不簡單吶!」

望著仙妙妙迫切想知道答案的眼神,葉林想了想,終於下定決心坦誠道:

「好吧,攤牌了,我不裝了。」

「我確實已經成了天尊,封號無始。」

無始天尊。

無始亦無終。 姜川看着她,「唐沐晴,其實你的出身,應該是很不錯的那種吧。」

聽到這話。

唐沐晴瞬間不吭聲了,一臉警惕的看着姜川。

那模樣……

就好像姜川對她有多大的威脅一樣。

被唐沐晴用那樣的眼神看着,姜川也不生氣,還能笑得出聲來,「看你的樣子我就知道了,不論你現在是不是有背景的,但你之前應該出身在一個條件不錯的家庭,唐沐晴,像是你這種大小姐出身的人,根本就不懂在社會底層的人,過得都是些什麼樣的日子。」

「所以我這個人啊,窮怕了。別人願意給我錢,什麼樣的事情我都可以做。這次算是你抓到了我的把柄,我認栽了,不過,就算是我可以出來,我也不會報復你。」

「被你抓到了把柄,只能算我技不如人。」

唐沐晴:「……」

看着姜川,唐沐晴突然有種說不出的無力感。

只是姜川說的這些話,唐沐晴就可以感受到。

對方有些話說的是真的,姜川說的那種,為了錢什麼都願意去做的日子,是唐沐晴這輩子都不曾想像過的。

唐沐晴輕聲的嘆息了一聲,然後無奈的說道:「那你有沒有想過,你在裏面的這些日子,你會少賺多少的錢。你存在的意義是為了錢,而我存在的意義,大概是為了讓我和我的家人,都可以得到一個所謂的公道。」

「我的生活中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但是我絕對不會和你一樣鋌而走險。因為我知道,如果我都完蛋了,那我的家人才是真的沒有指望了。」

「姜製作人,我也許並不應該評價你的選擇,還有你的方式。」

「但是我比你更相信,我的選擇才是更正確的。時間可以證明一切,也許有一天,你回想到我們現在的對話,你會為了你的所作所為後悔。」

唐沐晴沒有把多餘的時間放在姜川的身上。

而是轉身離開了這間屋子。

三日後。

警方在微博上公佈了姜川收錢陷害唐沐晴的過程。

最後雖然沒有查到唐馨雨的身上。

不過……

經過這一次,唐馨雨也是真的被嚇到了。

衛北霆把另外一份文件遞給唐沐晴看,「業內也有消息靈通的,還記得那次私人宴會是你和我一起出席的。有人把邀請,遞到了我這裏。」

唐沐晴被衛北霆的話,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們不是已經說好了。

絕對不會利用衛北霆的名號嗎?

衛北霆怎麼突然之間,這樣的心甘情願?

等到唐沐晴看清楚了衛北霆遞過來的是什麼,瞬間有些懵的看着男人,開口問了下去:「你真的確定,這份合同沒有什麼問題嗎?」

是一檔綜藝節目的邀約。

名字也很熟悉。

《聽見你的聲音》

唐沐晴剛剛把他們的製作人給送進去,現在邀約再一次的送上門來,唐沐晴表示有些慌張。

能去嗎?

對上唐沐晴一副委屈的快要哭出來的模樣,衛北霆勾著唇,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這次你可以去,遞到我這裏了,就要看我的顏面。」

「我幫你詢問過了,對方保證,第一期會重新錄製,後續這個節目都沒有唐馨雨什麼事了。」

唐沐晴不可思議,「真的?」

所以……

她可以繼續參加這個節目,是因為刷臉了。

刷的還是衛北霆的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