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雙手抓住洞壁,不顧手掌被高溫燒得嘶嘶作響。

望著天空瘋狂揮舞著觸鬚的琴,他一顆心直直的沉到谷底。

「就這麼結束了?…….」他低頭看著自己,已經無力再戰了。

以人之身達到這樣強大的程度,擊傷連導彈炮擊都不能打傷的恐怖怪物,卻依舊沒有任何希望。

「我不是早就預料到這樣的結果么?」尤里瓦苦笑一聲,琴的不死之身他早就知道結果,卻依舊

還是過來了,為的不就是最後再做一次努力。或許可以喚醒妹妹的情形意識。

「或許我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希望只是父親的意圖,而不是琴…..」尤里瓦心情很複雜,卻異常

的平靜。

渾渾噩噩的活了這麼多年,被妹妹修改記憶,一直這麼苟且偷生,當初死在大火中的同伴,朋友

,兄弟。一個個彷彿活生生的還站在他面前。

「活了這麼多年….」他伸出手,看著自己年輕白皙的手臂。顯然是被織金琴利用什麼技術改造

過身體,達到了延緩年輕的目的。

「早該有個了結了。」

「哥哥…..你還是這麼傻呢?」織金琴的聲音從天上傳下來,「總是犯傻,這讓我很為難

啊…..」

轟隆一聲。

巨響之中,無數觸手轟然從天而降。狠狠砸向洞穴中的尤里瓦所在。(未完待續。。) 「為什麼你總是不能和我一致一次呢?」織金琴聲音重新平靜下來,「或許是你的大腦里又有什

么地方出了問題,我再給你檢查一下吧……」

尤里瓦鼓起最後的力量,仰頭望著天空衝下來的大量觸手。▲∴

「又是修改記憶嗎?」他苦笑著,伸手按在自己眉心處,「我已經不想再這麼渾渾噩噩的活下去

了。」

「由得了你嗎?」

織金琴冷笑一聲,觸手瞬間加速狠狠捆住他舉起的手臂。唰的一下將已經無力反抗的尤里瓦舉起

來,懸浮在空中。

陽光此刻透過雲層,落下一束,穿過兩人之間。金色的光束純凈無比,也反映出織金琴此時的瘋


狂和醜陋。

她從哥哥平靜的眼瞳中看到了映照出來的自己的倒影。

一根觸手輕輕懸浮在尤里瓦額頭前,尖端自然越來越細,緩緩旋轉起來,彷彿盛開的花蕾,張開

尖端下面的無數灰褐色的細密牙齒小嘴。

「你總是這麼不聽話啊,哥哥。」織金琴臉上的笑容再一次溫柔起來,觸手尖端猛地刺向尤里瓦

眉心。

噗!!

耀眼的光芒閃耀。

************************

「那是….爆炸的光!怎麼會這麼強!??」一艘搖晃的艦船上,禿鷲一號仰著頭望著天空炸開

的一團銀光。

「不…那不是光……」紅國太子就躺在他身邊,兩人大難不死。此刻已經全身癱瘓不能動彈。

只有眼睛還能動。

「是刀…..!」

「刀?」

嘩!!

剎那間一道銀白色長達數公里的恐怖刀痕從天而降。

無聲無息的落到下方的白蟹島上。

整個島嶼沒有任何震動,從正中間直接緩緩分開。居然直接被一分為二!

大量海水瘋狂湧入被分開的島嶼中間空隙。

「是加隆!!」

禿鷲一號猛地看清刀痕綻放的源頭處,那裡赫然是一個身材修長強橫的男子身影。

他懸浮在半空中。平靜漠然的俯視下方織金琴和尤里瓦。手上橫握著一把長達三米多的細長銀刀


。一身黑色的緊身服彷彿完全靜止一樣,根本不為周圍的氣流而動。

「他終於也來了……」禿鷲一號有些複雜的看著空中的加隆,這樣的戰鬥層次從一開始就已經

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距離最終轟炸,還有十分鐘…..」

「到時候這裡的一切,都將化為灰燼。」紅國太子接話道,「接應的人到現在也不見,看來我們

是被放棄了。」

「是啊…….」禿鷲一號吐了口氣,「為了國家忙碌大半輩子,結果卻是死在這裡這種地方。真

是想不到。」

「這就是政治,我們不是都已經習慣了么?」太子冷笑。

*****************

「尤里瓦,居然被自己妹妹揍得這麼慘,真是難看。」加隆看著勉力掙脫觸手的尤里瓦無語道。

「有你這樣的徒弟簡直太丟我的臉了。」

「刀哥….我也不想啊…」尤里瓦勉強笑了個,似乎還有心情開玩笑。「小潔的變態你是不知道

,」

「我還真就不知道….」加隆輕輕將尤里瓦以氣流托住放在遠處地面上。「自己小心點。好久沒

全力打一場了。被誤殺死了別怪我。」

「喂!」尤里瓦還想說什麼,卻已經被送遠了。

加隆轉過身,看著剛剛還被他一刀斬斷所有觸手的織金琴,此刻已經徹底恢復了所有的觸鬚。身

后的力場之環比起之前還要清晰很多倍的轉動起來,一雙微微泛紅的眼睛死死盯住他。

「臨死前,有什麼遺言么?」加隆隨口道。

「遺言?呵呵呵…..這話應該是我來說才是….加隆老師…..」

唰!!

無數觸手瘋狂從四面八方沖向加隆,一時間加隆四周所有的空間光線都被遮掩住。彷彿一下從白

天轉為黑夜。

就在觸鬚接近加隆還有數米時。所有觸手居然噗噗噗的全部爆炸,無數黃綠色的水皰密密麻麻的

夾雜著大量黃色膿液湧向加隆。

「我看你怎麼躲!!」織金琴一下捨棄大量觸手,飛速退後。冷笑著盯著加隆所在。

那裡的空中已經被包裹成了一團灰褐色的觸鬚肉球。


嗤!!

就在這時一道銀芒剛巧從她先前離開的位置飛速閃過。遠遠飛向遠處海面。不知道飛出多遠,直

到消失在海平面上。

嗤嗤嗤嗤嗤!!

剎那間整個肉球分崩離析。一道黑色人影閃電般衝出來,揮舞著的長刀彷彿切割豆腐一樣斬斷所

有觸鬚。刀芒在他身邊幾乎化為恐怖的利刃風暴,連一滴的膿液都沒能沾上其衣服。

無數劍刃瞬間收為一點,唰的一下合為一把,由加隆持著,橫斬過來,彷彿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阻

擋他前進。

織金琴來不及反應,根本沒想到加隆會突圍得這麼快,嗤的一下,刀光從她腰部一閃而過。瞬間

由加隆收回,單手握在手中。

「我……」織金琴張了張嘴,卻沒能發出什麼聲音。噗的一聲,她陡然融化爆炸,化為無數液

體飛散向四方。

就在這時,兩人正下方猛然突變。白蟹島一半的地方地面陡然衝天爆炸,一大塊起碼數百米的巨

大山體被爆炸沖得騰空而起。撞向加隆所在。

轟隆!

灰白的山體翻滾著狠狠撞向加隆,爆炸的威力太大。山體的速度太快,體積太大,加上加隆也沒

料到會出現這樣的變故,剛好被撞得正著。

唰!!

一道銀色刀線劃出,從山體正中分裂射出。

加隆依舊懸浮在原處空中,手中長刀只是隨意斬出一刀,巨大山體輕輕鬆鬆便被一分為二。龐大

的石塊和建築碎石同樣也被一刀斬成兩邊,清空出來一片通道,剛好足夠加隆通過。

自從吸收屠殺者后。他的魂環進一步提升,身體素質已經達到了一個可怖的地步,龐大的魂力無

時無刻不在滋養著他的肉身。可以說如果不是宇宙規則限制,現在的加隆或許才是有史以來,最

強大的狀態。就連機甲世界時也遠不如他現在的強悍,機甲世界更多的是寬鬆的宇宙規則才導致

力量撬動的連鎖反應巨大,但實際上的本體力量是不如加隆現在的魂環爆發的。

「呵呵呵…..真是不錯,不愧是能殺死屠殺者的強者!」

重新聚合出現的織金琴神經質的笑起來。

「不過,這樣又如何!?」

她猛地手臂上隆起一團肉瘤一樣的黑色腫瘤。腫瘤脫離身體,嗖的一下朝著加隆爆射而去。

嗤。

看不到刀光,腫瘤就在加隆身前十多米處直接爆炸,被刀刃一斬為二。

嘭!!

但隨之而來的則是巨量的恐怖輻射光。

大量黑白色的光暈朝著四面八方爆射開來。光速是加隆現在也無法超越的,猝不及防下,他也被


包裹進去。

周圍的世界一切都化為了黑白色。無論是陽光還是海水。

「輻射么?」加隆雙手持刀,豎在身前。感覺身體皮膚似乎整備某種強輻射不斷侵蝕。

刀刃一震。

嗡!!!

一聲微響。無數刀光同一時間加隆身邊亮起,他手上的長刀卻反而消失不見。

大量輻射光直接被反射出去。

噗!

黑白輻射球從內部轟然破碎。加隆炮彈般衝出。一刀狠狠斬在重新聚合起來的織金琴身上。

轟隆!如同悶雷,織金琴從天狠狠被打下來,一下砸落在下方海水中,上百米的白色浪花衝天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