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邪邪的一笑,伸手一把將鳳瀾傾拉入了自己的懷中,在她的驚呼聲中,吻上了她的紅唇。

凌若雨換好衣服走出房間,看到正在坐在椅子熱吻的兩人,連忙退了回去。心中考慮著,自己是不是應該換一間房才是。

「叩叩叩!」門上再次傳來了敲門聲。

林影意猶未盡的放開了鳳瀾傾,看到她被自己吻的有些微腫的紅唇,又是一陣心馳蕩漾,「色女搬去跟我一起住吧。」

鳳瀾傾睨了他一眼,「想的美!」跟他一起住,那她還有時間做別的事才怪。

「那人家搬過來跟你一起住!」林影嬉皮笑臉道。

「滾!」鳳瀾傾沒好氣道。

「色女可真聰明!我們一起住可不是為了一起滾嘛!滾滾更健康。」林影壞笑的對鳳瀾傾眨了眨眼睛。

「叩叩叩!」敲門聲再次響起。

鳳瀾傾這時才想起門外有人,她嬌嗔的瞪了林影一眼,「請進!」

雲傾澈推門走了進來,他自然也聽到了房中的動靜。但是他就是鬼使神差般的不想離開。或許是這兩天他的夢越來越頻繁的緣故吧。在夢中,他和她的過往越來越清晰,他對她的愛也越來越難以自控。所以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瀾傾到底是不是他要尋找的那個她?

「傾澈你有事找我嗎?」鳳瀾傾看到雲傾澈,就想起了前幾天他要跟她說的事,似乎還沒有說。

雲傾澈聽到鳳瀾傾的話,才從驚艷中回過神來,拿出自己買給她的衣服,「我是來給你送衣服的,沒有想到你已經買好了。」

「是林影給我買的。」鳳瀾傾笑道。在她的心中,雲傾澈是個可以深交的朋友。

「那這衣服你也收好吧!我留著也沒有用。」雲傾澈笑著將衣服放進她的手中。這些衣服本來就是他特意給她買的,不管她是不是她,她在他的心中都是一個極為重要的人。

「那我就不客氣了!」鳳瀾傾笑著將衣服收了起來,反正她在這裡還要待上一年,衣服總是需要的。

「對了!夥計剛剛過來說,飯菜已經準備好了。」雲傾澈道。他知道現在自然不是問那件事的時機。

「那我們快去吃吧!餓死我了!」凌若雨在雲傾澈進來后,也從房中走了出來,聽到他話,連忙一臉興奮道。這對她來說,可是第一次在地球以外的世界吃東西,不知道這裡的飯菜會不會比地球好吃?

------題外話------

今天真的是鬱悶到家了,四點鐘起來寫,八點剛剛寫好,還在修改的時候,只見眼前的電腦一下暗了,那感覺真像被雷劈了一下。誰讓我沒按保存呢,當真想要哭死…還好電來的比預計的要早,終於趕出了一章,O(∩_∩)O~ 慕顏輕笑,「誰應聲,自然誰是瘋狗!!」

「你——!!賤人,我要殺了你了!!」

陳秀秀髮狂一般衝過去,想要抓爛慕顏那張臉。

尤其在她自己的臉是被慕顏毀的情況下,她就更不能容忍慕顏這副傾城容顏。

只是,她的手根本沒能碰到慕顏,就被人隨意提起領子。

啪啪啪啪!

四個巴掌,與當日在天香樓中如出一轍。

陳秀秀的臉瞬間腫成了豬頭,下巴上的疤痕更是凹凸出來,分外醜陋。

慕顏將她隨手一丟,不緊不慢道:「怎麼?你是覺得之前受的教訓還不夠大,想讓我再教訓你一頓?」

「姑娘,你,你不要太過分了。」柳若瑄大聲道,「就算我們當初害的你差點在天香樓被寧大少糟蹋,但我們是無心的,我師姐也已經受過教訓,吃盡了苦頭,你怎麼還要這麼咄咄逼人?我們是來參加宗門選拔的,未來還可能成為同門師姐妹,為什麼不能和平相處呢?」


柳若瑄這話一出,周圍的修者,立刻大聲議論起來。

「天香樓,是我知道的那個妓院天香樓嗎?」

「這幾人都是閔綠界出來的,閔綠界統共也就一個天香樓啊!」

「哎呀,沒想到這麼一個絕色的尤物,居然是天香樓里的娼妓,而且還被人糟蹋了。」

魏紫急得大叫道:「你們不要胡說八道,我小姐才沒有被糟蹋,才不是娼妓,你們閉嘴,不許胡說!柳姑娘,你還不快澄清,根本沒有那回事!」

在修真大陸,雖然民風開化,但對女子的貞操卻也不是完全不在乎的。

尤其是那些出賣自己肉體的娼妓,更是最不入流,最低賤的存在,是被所有人看不起的。

魏紫沒想到,這柳若瑄只是一句話之間,就讓大家都誤會小姐是娼妓。

這讓她怎麼能受得了?

柳若瑄彷彿是被魏紫的怒吼嚇了一跳,身體瑟縮了一下,帶著哭腔道:「我,我不知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那時候只是想要保住師姐,真的不是故意害你去做寧大少的爐鼎的,對不起……嗚嗚嗚……」


她這不解釋還好,一解釋,等於坐實了慕顏被糟蹋的事實。

魏紫都快氣瘋了,「你含血噴人,我們小姐根本沒被糟蹋,你們,你們明明知道的,是那寧大少被小姐打的屁滾尿流!!」

陳秀秀哈哈大笑道:「到底有沒有被糟蹋,我們可不知道,我們只知道,這女人被帶走了幾個時辰,從寧大少屋裡出來的時候,衣衫不整。不過,看她那開心的樣子,想必根本不是被強迫的,反倒自己發騷,願意的很。」

「我當初就說了,你這個賤人跟天香樓那骯髒的地方,看上去可是相配的很。」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更是炸開了鍋。

「竟然真的是人人都能玩的表子,那老子是不是也能去玩玩。」

「別人糟蹋過的玩意兒,你不嫌臟?」

「哎呀,你瞧那張臉,那個身段,那冰肌玉骨,就算是被玩過的,能嘗一嘗,也是銷魂滋味了!」 聽到吃凌若雨自然跑在第一個。她剛打開門,就看到了正要敲門的凌逸遠。

「小哥你來的正好,我們正要去吃飯呢,一起去吧。」凌若雨笑道。

「好!瀾傾她人。」凌逸遠的話在看到鳳瀾傾同時戛然而止,純澈的雙眸中滿是驚艷,目光怔怔的看著鳳瀾傾。這是他第一次看到瀾傾穿白色以外的衣服,當真美得高雅神秘,勾人心魄。

「逸遠!」鳳瀾傾淺笑著喊道。逸遠這樣看她,她自然也是十分開心的。女為悅己者容,天下的女子哪個不希望自己心愛的人,能將目光永遠的停留在自己身上,欣賞自己,愛慕自己?

凌逸遠回過神,拿出他為鳳瀾傾所買的衣服,「瀾傾,這是我給你買的衣服,你收起來吧!」雖然比林影晚了一步,但是這也是他的心意。

「好!」鳳瀾傾自然不會跟凌逸遠客氣,笑著將衣服收進了儲物戒。

「小哥你好偏心哦!心裡只有瀾傾,都沒有我這個妹妹。」凌若雨嘟起嘴,故作生氣的轉過頭。

凌逸遠淺淺一笑,又從儲物戒中拿出一疊衣服,「小哥才沒有偏心呢,喏!這是買給你的。」

凌若雨轉過頭,眉開眼笑的接過衣服,「就知道小哥對我最好了!」

「馬屁精!」凌逸遠笑著搖了搖頭,將目光轉向鳳瀾傾,「瀾傾我還有一樣東西要給你。」說著,他手一動,一支紫色的玉簪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他買衣服的時候,一眼便看中了擺放在櫃檯中的這支玉簪。覺得它很適合瀾傾,便將它買了下來。沒想到跟瀾傾今日所穿的衣服竟然如此的相配。

鳳瀾傾看到凌逸遠手中的玉簪,也是十分的喜歡,「那你幫戴上吧!」

凌逸遠微笑著點點頭,來到鳳瀾傾的身後,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撫過她如緞般黑亮的長發。

很快的,他就幫她挽好了一個簡單的髮髻,並把玉簪插在了她的髮髻之上。他買好玉簪后,特意的向那個店的老闆娘討教的挽發的技巧。

垂落的髮絲如柳,不多不少,恰添了些許嫵媚之意,插上了玉簪的鳳瀾傾,更多了一絲高貴典雅,宛如畫中走出的仙子一般,嬌靈細緻,一顰一笑絕對能奪走任何男人的神魂。

雲傾澈三人看著面前的鳳瀾傾,心跳都不由的加快的幾分。

「小哥你連這都能搞定,真行!」凌若雨看到凌逸遠竟然真的為鳳瀾傾挽好了髮髻,忍不住對他豎起了大拇指。心中對瀾傾也不由的有些羨慕。雖然雲峰對她也很好,但是卻沒有像哥哥們這樣,對瀾傾這般無微不至。

鳳瀾傾對著凌逸遠揚唇一笑,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走吧!我們下去吃飯。」她和逸遠之間,自然不用說任何感謝的話。他對自己的好,她全部記在心中。她只會她的愛去回報他,還有林影他們也是亦然。

還未走到院中,就遇到了正要來找鳳瀾傾的凌逸塵和鳳家四兄弟,一行人說笑著向大廳走去。

「各位客官這邊請!」夥計看到幾人,連忙將他們帶到了安排好的位置。

點菜的任務自然由資深級吃貨凌若雨擔任,她目光晶亮的在菜單上看了一遍,「夥計你把你們店裡的招牌菜都端上來,還有這百草靈兔、清炒仟絲草…」

「客官您點好了?」等到凌若雨點完菜,夥計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這姑娘可真夠能吃的!

凌若雨點點頭,「就先這些吧!不夠等一下再添。」她倒是想再多叫幾樣的,只是大家看她的目光,讓她有些不好意思再繼續點了。

「好嘞!各位請稍等!」夥計笑著退了出去。雖然他心中驚嘆不已,但是良好的職業素養,讓他沒有表現的太過明顯。

「若雨你點這麼多能吃的完嗎?」鳳瀾傾笑道。對於若雨愛吃的性格,她自然早已知道。只是這未免點的也太多了一些吧。

「這個應該可以!呵呵…」凌若雨此時也意識到,自己似乎點的真的太多了。不過管他呢!

「還好你有修鍊,不然以後肯定會變成大胖子。」龍玥笑著調侃道。現在大哥和凌逸遠他們都是鳳瀾傾的男人,她跟凌若雨之間,自然也沒有什麼好爭的。

「才不會呢!我是那種吃死都不會胖的體質。」凌若雨一臉驕傲道。她從小就尤其喜愛美食,別人吃什麼都會長肉,但是她就算吃的再多,體重也始終保持在正常的範圍之內。這也讓她對吃更加的熱衷。

「別得瑟了,我看你就是個天生的吃貨!」龍玥笑著總結道。

「沒錯!我也贊同!」鳳瀾傾笑著點頭贊同道。


其他人雖然沒有說話,但是都是一臉的認同。

「吃貨就吃貨!我樂意!」凌若雨一臉無所謂的笑道。她的目標就是要吃遍天下美食!不過現在她來到這裡,自然更想要吃遍這個世界的美食。

菜很快的就被端了上來,眾人邊聊邊津津有味的吃著,飯桌上的氣氛很是輕鬆歡快。

「啪啦!」一聲巨響從樓下傳來。

眾人正詫異間,卻見一個衍月門的弟子,跌跌撞撞的跑了上來,焦急的對著雲傾澈道:「大師兄不好了!有人要殺了劉凱。」本來他們也是想要在二樓用餐的,只是二樓就只剩下一張桌子了。

雲傾澈聞言,連忙站起來,快步向著樓下走去。

鳳瀾傾幾人對視一眼,也緊跟著雲傾澈下了二樓。

劉凱正滿臉鮮血的躺在地上,一個身穿白色衣袍,手拿一把摺扇的男子,正一臉鄙夷的踩在他的胸口,「爺的女人也是你能看的嗎?真不知好歹!」

「我沒有看她…」劉凱虛弱道。他只是聽到門口傳來一聲嬌嗲聲音,好奇的瞥了一眼而已。

「你的意思是說爺的眼睛有問題了?」陸君然腳下再次用力。

只聽見劉凱一聲悶哼,接著便「噗!」的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陸君然看到噴洒在自己衣擺上的鮮血,臉色頓時變得更加冰冷,眼中也布滿了陰戾,「你找死!」

「住手!」就在陸君然打算置劉凱於死地的時候,雲傾澈的聲音響了起來。

陸君然停下動作,抬頭看向雲傾澈,冷笑道:「你又是什麼人?有什麼資格管爺的閑事。」

「放開他!」雲傾澈臉色冰冷道。不管劉凱犯了什麼錯,他都不允許有人在他的眼皮底下殺了他。

「只不過是一個元嬰後期罷了,也敢在爺面前擺譜。爺告訴你!今天這個人爺殺—定—了!」陸君然一字一句道。

雲傾澈不再廢話,身形一動,就向著陸君然攻擊了過去。

雖然雲傾澈的速度很快,但是有人比他更快。在他還沒到達陸君然面前之時,一道金色的光芒已經向著陸君然射了過去。

陸君然見狀,連忙後退閃躲,只是那道金光的速度實在太過迅速。他只覺的手臂一痛,接著他就看到一條金色的小蛇,正得意的對他吐著舌頭。

雲傾澈趁機將劉凱救了起來,鳳瀾傾遞給雲傾澈一顆丹藥,讓他喂劉凱吃下。

「把他們都殺了!」陸君然憤怒的對著一旁的侍衛命令道。感覺的手臂上傳來的劇痛,連忙拿出丹藥吞服下去。

林影跨步上前,身上強者的氣息瞬間釋放。

五名衝上前的侍衛,直接被林影的氣勢給逼的倒退了幾步,嘴角同時溢出一絲鮮血。

看到這一幕,陸君然眼中閃過一絲震驚,狠狠的開口道:「沒用的東西!」

「你還是省點力氣等死吧!」鳳瀾傾的聲音淡淡的響起。她伸出手,騰蛇閃身纏上她的手腕。

「它是你的蛇?」陸君然看到騰蛇纏上鳳瀾傾的手,就完全明白了。雖然他承認鳳瀾傾是個難得的美人,但是現在的他卻只想殺了她,以解心頭之恨。

「很明顯不是嗎?」鳳瀾傾微挑了一下眉,淡笑道。


「你…」陸君然剛說了一個字,發現自己剛剛服下去的丹藥竟然沒有用,心中不由的慌了起來。

他眼中閃過一抹狠色,伸手抽出身旁侍衛腰間的大刀,一刀將自己中了毒的手臂給砍了下來,冷厲的看了鳳瀾傾幾人一眼,「我們走!」

鳳瀾傾無所謂的笑了笑,轉身向著樓上走去,「走吧!別浪費了那一桌好菜。」

「瀾傾,我們難道不殺了他們嗎?」凌若雨有些焦急的問道。那個陸君然對自己都這麼狠,怎麼可能會放過他們?

「是啊!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我們絕對不能手軟。」林焰贊同道。

鳳瀾傾嘴角微揚,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弧度,「沒有了生機,又如何生長?」

凌逸遠幾人連忙緊隨而至,絲毫沒有任何擔心意思。以他們對她的了解,放虎歸山的事,她自然不會做。

「少主!我們可要通知家主?」陸君然身旁的紅衣女子問道。

陸君然微微的搖了搖頭,冷聲道:「去城主府!」以他們陸家在瀾川大陸上的地位,這個小城池的城主豈會不給他面子?

「恐怕你們這輩子沒有機會了!」隨著一道冷入骨髓的聲音響起。一名身穿玄色衣袍,渾身透著寒冰般冷冽氣息的俊美男子,在陸君然幾人面前落了下來。

「你是什麼人?」看到黑玄,陸君然幾人心中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面前的這個男人的修為,他們根本無法看透。由此可見,他絕對要比他們強。

「笨!當然是來殺你們的人了,這都看不出來,你說你們是不是傻?」黑玄一臉鄙夷的撇了撇嘴。

「你!」陸君然氣的簡直想要吐血。見過囂張的,卻沒見過這麼囂張的。

「好了!你們的時辰到了!」黑玄嘴角冷冷的一勾。

他單手一揮,一團黑霧四散而出,瞬間將想要逃跑的陸云然一行人包圍在了其中。

黑霧來的快,散的更快,待到黑霧散盡,陸云然幾人早已屍骨無存。

黑玄看了一眼手中的戒指,性感的薄唇微揚,身形一閃,如來時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待到黑玄離去,大街上瞬間熱鬧了起來。每一個目睹了剛剛那場殺戮的人,眼中都有著一絲餘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