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落盡也很納悶,憑藉他的卜算之術,別說是東荒,便是整個靈界也是小有名氣的存在,明明算準的事情,尋到之後、卻不是其子、以冷族的信譽,是不會欺瞞他的。之後他又依靠冷族血脈、不停的卜算,但都無所收穫。

「今日,你若是沒有其他事,恕我冷傲不能奉陪。」對於落盡的人情,冷傲可沒有看在眼裡,而且邊荒戰事緊急,也沒有必要在此多費時間,正因為他自己親子失落不明,所以他更全力的去他冷域的子民。

「好,既然你這冰塊都下了逐客令了,我老傢伙在這也沒什麼意思了,告訴你,你的兒子我一定給你找到。」

說完整個府邸便沒有了落盡的身影。

「不應該,不應該呀。」

這是一處廣闊的平原,落盡此時正在一處騰雲之上,自言自語的皺眉道。

他絕對不會算錯的,而且根據地宮所提供的線索,冷鋒的爺爺是從外域進入盟域的,而且從小冷鋒便一直沒有出過意外。其容貌,跟冷傲也有七分相似,更令他的不解的,之前卜算之術,所有線索、包括血脈都指向冷鋒一人,但進入佛窟之後,便一切線索中斷。

難道,佛窟之內他被奪舍了,還是身體大換血。即便是奪舍跟大換血,其骨髓本質應該也是冷族之血呀。

一遍遍的設想、又一遍遍的將自己設想的結果推翻。

總之現在是拿了人家冷傲的好處,卻沒辦法給人家結果。自己的卜算之術,對冷傲的兒子,像是失靈一般,怎麼也卜算不出。

「落老頭,落老頭。」

正在其思索的時候的一道既熟悉且又討厭的聲音頓時傳來。

那是冷逝,冷傲的親弟,便是他當初將冷傲喚去邊荒,才讓東荒大盜在其添子之夜,將其兒子盜走。這麼多年冷族許多族長之輩都以為冷傲兒子逝去,但其與冷傲夫人兩人不惜尋找了十六年,且這十六年根本不知曉冷傲兒子的死活。

直至去年,冷逝找到自己,以狼族族長的手臂,換取落盡為其侄子卜算。

冷逝很是有心計,他知曉落盡年輕之時,被狼青追殺數萬里,最後被其擊成重傷,且手臂殘廢。那一次之後,落盡立誓定要將狼青的手臂烤著吃掉。此後與狼族勢不兩立,但由於盟域與妖域相隔甚遠,有著人妖協議的制約、和盟域眾多的蒼生、落盡也不好發起戰端。

但此事一直存在落盡心底,冷逝的許諾,讓落盡更為堅定了之前立下的誓言。隨後便藉助冷逝留下的一滴精血,潛心的卜算而起,一天一夜,著實沒有想到,那冷傲的兒子、竟然在自己所執掌的盟域之中。

而人妖協議崩裂的那一次,落盡當場向冷傲提出此要求,怎麼也不會想到,冷傲竟然想也沒想的便答應了,要知道這可不是一般的條件。

隨後聽說,冷傲隻身一人殺入狼族之中,七位同階狼族,圍攻冷傲一人,那一刻狼族主峰都被撼動,狼域之內,山河崩裂,雷聲不斷,轟擊之聲,使得它族強者都前來支援狼族。最後冷傲拼了個重傷,將那狼青手臂削落。

可是這般浩蕩的戰役,只為自己的兒子,那是他曾經欠下的債,欠許慧的債,欠兒子的債。

狼肉吃完之後,落盡的卦術像是失靈了一般,怎麼也卜算不出,讓落盡羞愧難當。

「你又找我幹嗎?」望著冷逝到來,落盡不耐煩的說道。

佛窟之後,冷逝可謂是三天兩頭的去尋找落盡,最後生生的將落盡煩出盟域。

「我找你還能幹嗎,我大侄子有信了嗎?」兩者相差一個大境界,但冷逝的口氣沒有絲毫尊重之意。

「你看,你們冷域的平原進沒有絲毫雲煙,如此肥沃之地,要是在我盟域,定會人煙密集的。」

落家向下望去,那一處一望無際的草原,青草之沃絲毫不讓那肥沃之土地。

「別岔話題,我大侄子有信了嗎?」冷逝眉頭微皺的說道,盟域之大,便是他自己也不一定能夠得知所有地域,哪由的他一個外域的摻言。

婚前裂愛 「冷小子,那一次佛窟之中那小子有著極大的可能。」落盡再次說道,他很是相信自己的卦術,自認除了那個叫冷鋒的小子,他可卜算不出任何人了。

「老頭,你這樣可是在質疑我們冷族的血脈。」冷逝的聲音不由得變冷。冷族是什麼的存在,那是天王血脈的嫡系子孫,否則落盡也不會對其這般禮讓。質疑天王的血脈,落盡還不至於這般無知。

「我不是質疑你們的血脈,可能是你大哥兒子,把血脈都換了,從小他的便被血脈封印,大換血一次對他的修鍊很有好處。」

「大換血,虧你說的出,你認為一個虛境的修士能夠承受的了。」冷逝不由得冷哼道。

大換血,連骨髓都得換掉,這邊痛苦可是他落盡這般隨便說的。便是到了他們這等存在,若是沒有萬全的準備也不敢輕易的換血,更何況一位渺小的虛境。他的這般話語讓冷逝很是嘲笑。

「或許那小子異於常人呀。」落盡再次解釋道,他知曉這樣的解釋很是愚蠢,但他也想不出其他解釋。

「呵呵,異於常人,哈哈,異於常人,落老頭能不能想一個好一點的理由。」頓時之間冷逝怒笑而道。

神醫農夫 「你看,這是什麼。」

落盡知曉、在攀談下去定會出事,隨即袖袍一抖,一滴水珠、懸浮而起,而在水柱之內,竟然有一幕幕的畫。

冷逝伸手接過,雙眼望向其中,那是一座城市從建設到繁華,又從繁華道落寞,短短的不過一息,一座城堡的一生便已經消散。怔怔的看的出奇,到了他這種境界,能夠有所感悟的尤為不多。突然水珠破裂,點點水星墜落而下,落在草原之上,瞬間形成、數道粗大的河流。

將這一片草原促成一處很好的沃土,足以安下數十萬居民。

望著那形成的一片沃土,冷逝露出淡淡的笑容,隨後抬頭看向虛空。

此刻那還后落盡的身影,連那片雲彩都已經消失不見。

「他大爺的。」

又一次被涮了,這一次之後再次尋找可就難了,轉瞬冷逝的身影便從此地消失。

多年之後,那腳下的平原,漸漸的人來人往,密集出一處又一處的村莊,村莊漸漸擴大,很多村莊都連接在一起形成一處又一處城堡。

妖域

這是一處綿延不知多少的山脈,巨峰一座座的擎立,密集如同蜂卵一般。而在此之中、不少的龍吟之聲傳出,而這這蜂卵般的巨峰中央,一位體形健壯的中年男子負手而立。

此處乃是妖域眾族之首。龍族之地。

龍谷。

「族長,盟域之事,接下來如何。」龍津看著龍坤的背影輕聲的說道。

入侵盟域本就是大膽之舉,他龍津很清楚,這一次就是歷練龍族後輩,讓那些不可一世的族人受一下挫,以免的眼高於頂,也讓他們知道天外有天。

「請元老會,開啟一個虛空傳送陣。」龍坤沒有回頭雙眼緊閉的說道。他也知曉,盟域不是他們龍族之地,他們也沒必要耗費巨大族人去佔領這一貧瘠的盟域,但龍浩雲大長老說了,鎮龍印就在盟域。

不見鎮龍印的出現,龍坤是不會罷休的。

「是,屬下這就去請。」龍津說完便消失此處。

龍津的離去,此處只剩下龍坤一人,雙眼緩緩的睜開,腦中眾多事情浮現,雙眼不由得向盤龍峰望去。帶著希望,更多的是期望。

天靈谷

風痕漸漸醒來,起身做起,雙眼有些無神,不知在想什麼,風佳取出一顆丹藥,風痕接過放在口中。

在他昏迷的這幾天,風痕腦海之中常常浮現一幕,那是魔王的身影,漆黑的魔氣纏繞著身軀,一雙冒著黑氣的眼睛怔怔的望著風痕,想要告誡風痕什麼,但風痕卻始終聽不清楚。

正在風痕思索的時候,秦羽已經踏足此地。

「風兄,始祖說你已經醒了,一會在穹合閣等你。」

秦羽的聲音帶著一絲感激及一絲戰意。

「秦羽兄快進,一會你我同行。」

風痕之聲剛落,那山洞的石門便展側而開,那一席白袍的秦羽緩步走進,臉色帶著笑容,望著蒼白的風痕,不由得露出一絲傷感。

; ??緩緩的調息,盞茶過後、風痕面色已經好轉。

「秦羽兄,我們走吧。」風痕緩緩的說道。穹合子乃是明門始祖也是天靈谷最為年長之人,縱然沒有完全恢復,也要去穹合閣參見一般。

「風兄,始祖說讓我帶你一人前去。」望著風佳的追隨,秦羽露出笑容的解釋道。

「不就是獎勵點東西嗎?我才不稀罕去了。」沒待風痕說話,風佳便嘟嘴的說道。

「風大小姐,當真明事理。那麼風兄我們走吧。」秦羽笑容不減的伸手做出請的動作。

此處距穹合閣不足百里,兩人也不慌,不緊不慢的在空中走著。

突然秦羽臉色肅穆說道。

「風兄,此次前去,定是讓你去往聖幽城,不知風兄有何感想。」

「聖幽城···」風痕的雙眼頓時空洞而起。

聖幽城乃是幽州三國與聖州楚國的交接之處,距今已有八百年歷史,當初四國可是耗費了數年才建立而起的巨城,也是盟域為數不多的修士大城,裡面沒有凡人,儘是,且此城佔領數萬里之大,那是散修的世界。

曾經聖幽城乃是,楚國與幽州燕、楊、晉三國的交接之所,更是幽州與聖州的交接,所以命名聖幽城。

龍族入侵之後,三國皇室死傷慘重,被迫放棄幽州投奔聖州,此聖幽城便是現在盟域與龍族的交接之所,也是他們龍族、侵入聖州的第一道防線,為此引發的戰爭足有數十次。但依舊沒能攻下此城。

城牆之上銘刻起巨大的四方陣,四方神獸隔成仰望,相互形成不可入侵之勢。即便是龍族在以往的一年內卻沒有侵入半分。

這次天靈谷被授予伐龍大軍的帥領,相信不久之後便會帶領眾人去往聖幽城防線之中。

秦羽突然的提到聖幽城,想必他已經對此事了解的不差多少。

「風兄若是進入聖幽城之中可有何打算。」秦羽再次的問道。

這一次秦羽接到穹合子的通知,他將不會隨大軍出征,而是在天靈谷之內等待第二次的援助。

第一次的出征,乃是各自的試探,第二次的援軍才是真正的決戰。但秦羽很清楚,身為九州盛會冠軍的風痕,定會出現在第一戰場,那慘烈的戰鬥是對其最為恰當的磨練。

「打算到時沒有,我現在想要的是如何能夠與龍族大戰的時候存活而下。」風痕面露笑容,如同說笑般的回復道。

他曾在佛窟與龍族交手過,那龍族的傳承秘術足以讓風痕皺眉而起。

「風兄這是哪裡話,我可不認為我們修士比他們龍族弱上多少。」秦羽一聲大笑的說道。

兩者又閑聊了不少,盞茶時間便來到穹合閣之前。

「風兄進去吧,始祖應該等你不少時間了。」秦羽再次做出請的動作,九州盛會之後,秦羽對風痕的態度有了一個大的轉變,那之前不服的話語,在盛會之後便沒有在聽其說起。

威嚴殿門敞外開放,三個不小篆體銘刻在殿門之上。風痕緩步進入,這可是他第三次進入此地。不變的石板,如前兩次一樣,一步一穩,散發著生澀且熟悉的靈力。

「來了」

此刻的穹合子正與穹平子在大殿之中下棋,感受到風痕的到來,頭也沒抬的說道。

「外門弟子風痕,拜見明門、內門始祖。」風痕身形一彎恭敬的說道。

風痕的聲音像是石沉大海一般,久久沒有得到回應。諾達的穹合閣只有棋子落在棋盤之上的聲音,而風痕也站在遠處靜靜的等待著。

許久之後,穹平子露出笑容的說道。

「師兄,這可是一步險棋呀。」

「本就是將輸之棋,在不棋行險招,那豈不是殘喘苟活。」

「但你這樣、彷彿也改變不了這般局勢。」穹平子說完有一顆棋子落盤之聲傳出。

靜靜的一炷香之後,穹平子的眉頭漸漸皺起,眼中帶著凝重,那棋盤上的局勢,竟被穹合子漸漸拉平。

棋子之聲不斷傳來,而風痕也在穹合閣中閉目養息而起。

「輸了。」

穹合子的聲音再次傳出,即便釋放全力但結局依然是他輸了。

「師兄不必氣餒,一盤棋而已。」

「這可不是一盤棋,師弟這次你去主持大局,我很放心。」

「多謝師兄誇讚,師弟定不會辱沒了咱們天靈谷的名聲。」

正如同穹合子說的一般,兩者可不是在下棋,下的乃是盟域與龍族之勢。

「風痕,你且上前來。」穹合子望向那站在下面的風痕開口說道。

「是」

逐步向前,很是沉穩,這般動作讓穹合子露出一絲耐人尋味的笑容。

「風痕,你在九州盛會上的事情我都聽說了,便是我等、都不禁為你所做之事、而感到驚嘆。」穹合子看著風痕笑顏的說道。

「始祖謬讚了。」

「有沒有謬讚、我心裡清楚,你為我們天靈谷奪得冠軍,說吧,你想要什麼。」穹合子再次開顏的說道。

直至今日風痕剛剛醒來,他知曉這次前來的目的,在來往的路上便想過諸多好處。直至到達穹合閣風痕心中才有了一個堅定的信念。

「稟始祖,弟子想要一個替身傀儡。」

自從看到楚將使用過後,風痕便將其銘記於心,又在芒碭山看到夏宇、武吼等人使用過後,便立誓說什麼也要弄一個。這可是相當於多了一條命的存在,怎能不令風痕動心。

「替身傀儡,合情合理。」隨後便向風痕拋出一物。

那是一個只有巴掌大小的木人,木人有鼻有眼很是逼真,而在木人的身軀之上,數十道紅色的字體束縛在木人身軀之上。

「將你的精血滴在傀儡的眉心,切記,傀儡只能夠讓你在凝神之下使用,若是步入凝神傀儡的作用便不再有效。」望著風痕的喜悅,穹平子不由得打擊道。

替身傀儡,只是長輩、為了晚輩幼年的安危,以大法力鑄造而起,但也僅僅之步於凝神之境。

「你還有什麼想要的沒有,與風痕立下的功勞相比,這替身傀儡著實渺小了一些。」

「稟始祖,弟子已經知足,不必再勞始祖費心。」風痕欣喜的說道,即便這傀儡止步在凝神境,但至少使其在凝神境之前有多了一命。

「很好,不貪。」穹合子笑顏的點了點頭,隨後又向風痕拋出一物。

慌忙之中風痕伸手接過,這是一個瓷瓶與一串佛珠。

「這是源漿,能讓你在瞬間將修為增置一個大境界。切記使用之後你將有著一個間歇期,七天之內你將成為一個凡人。還有那佛珠,對你會有好處的,好了退下吧。」將源漿送給風痕之後,穹合子便下了逐客令。

風痕低聲應道便離開此處。

「師兄,你的獎賞有點過了。連那串佛珠都送出去了。」風痕離去之後穹平子看著穹合子笑道。穹平子都提到佛珠,可見其不簡單之處。

「你不知曉老三就在旁邊嗎,沒必要的麻煩幹嘛去惹。來你我在對弈一局。」

穹合子不是傻人,穹宵子的脾氣他可謂是最清楚不過了。

「好那我便於師兄在對弈一番」穹平子笑道。

歸來之後風痕進入自己的洞府。

此刻洞府之內,喧鬧之聲傳門而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