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知道自己孫子對劉家有着很大的恨意,但是卻沒想到恨意這麼強,劉朋奇不過是來找自己而已,他竟然想讓自己的媳婦打斷別人的腿。

“爺爺,不管劉朋奇說了什麼,劉家的覆滅,是在所難免的,我不趕盡殺絕已經是對他們最大的恩賜了,您也不需要多說什麼了,過幾天,我就把你送到我爸媽那去,你去見見他們。”

劉致澤開口說了起來,根本就不想聽劉朋奇的話,因爲劉家現在已經窮途末路了,他們來找劉山元,無非就是想要自己放過劉家罷了。

“小澤,我知道你恨劉家,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秦廣王插手這事了,他派出了鬼差前來找我,要求我勸你放過劉家。”

“秦廣王?”劉致澤眉頭一挑,臉色一下子就拉了下來,沉聲道“爺爺,不用管他,秦廣王那,我去解釋。”

“可是……小澤,劉家畢竟是我們的根。”劉山元嘆息一聲的說道,他的樣子一下子就變得無比蒼老了。

人老了,也就開始懷念以前了,畢竟他是在劉家長大的,雖然劉家對他有些問題,但是劉山元始終還是做不出那種欺師滅祖的事情來。

劉致澤看着劉老爺子也是很無語,之前劉家都那般對他了,可是劉老爺子現在還想着要保住劉家。

如今的劉家已經是覆滅在即了,只需要自己一句話,估計劉家就能夠徹底的從十八大家族之中除名了。

“小澤,這是劉朋奇給你的信。”劉山元從懷中掏出了一封信遞給了劉致澤。

劉致澤接了過來,當即看了起來,信上的內容,無非就是劉家如今已經知道錯了,並且,只要劉致澤承諾不再針對劉家。

劉朋奇願意交出劉家家主的位置,從此以後以劉致澤一脈馬首是瞻,也就是說他們如今想要歸降劉致澤了。

看完了信後,劉致澤把信遞給了關瞳和馬淵,南宮劍和司馬長風也湊了過去看了起來。

不多時,才聽南宮劍開口道“澤哥,劉家能信嗎?”

劉致澤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劉家能不能信。

“少爺,如今劉家覆滅在即,我們不能夠停手了,只需要你一句話,我立刻發動整個司馬家族,把劉家夷爲平地。”司馬長風也開口說道。

聽到司馬長風的話,劉山元臉色頓時一變,他從沙發上跳了下來,看着劉致澤,道“小澤,算爺爺求你了,放過劉家吧!如果你覺得我的話不夠,我還能給你跪下,只希望你能夠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劉家。”

說完,劉山元還真的雙腿一彎,就打算跪下去。

劉致澤怎麼可能讓劉山元跪自己啊,那可是要天打雷劈的,不說劉山元是自己的爺爺,就算是任何一個長輩,劉致澤都不敢承受這份大禮。

“爺爺,你怎麼能這樣呢?難道你忘記劉家是怎麼對你的了嗎?”劉致澤反問道。

“可……可那畢竟是我的家啊。”劉山元蒼老的臉龐上露出了爲難之色。

他也知道,自己孫子是想滅了劉家,可是他卻不想如此。

“主公,放過劉家吧。”這時,心塔內的孫乾和劉封也開始說了起來。

“主公,請放過劉家吧!”一道整齊的聲音再次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劉致澤知道,這是數十萬陰兵同時在爲劉家求饒。

“主公,劉家畢竟也是您的本家,雖然他待您老爺子不薄,但好歹也是您先祖留下來的後人。”孫乾繼續說道。

“唉……罷了,爺爺,聽你的,放過劉家,不過,從今天開始,我父親要正式接管劉家。”劉致澤開口說道。

“好……好,只要你答應放過劉家,劉傢什麼都能夠答應你的。”劉老爺子激動的說道。

看到劉老爺子的那樣子,劉致澤臉部微微抽搐了起來。

尼瑪!!你到底是我爺爺還是劉朋奇的爺爺啊,怎麼感覺胳膊肘一直在往外拐啊。

當然了,劉致澤既然已經開口了,那麼就不會後悔的,接下來,劉山元就聯繫了劉朋奇,劉朋奇二話沒說的就答應了劉致澤的要求。

而劉致澤也聯繫上了劉純,劉致澤的意思很簡單,劉朋奇他們雖然是歸降了,但是依然不可靠,如果想要緊緊握着劉家,那就必須要讓自己人去掌控劉家。

而這個最好的人,無非就是自己的父親,劉純了。

當然了,劉純一開始是拒絕的,可是在聽說劉山元已經被救出來,以及劉致澤的處境後,他二話沒說,直接答應了下來,並且說明天就趕往京都。

就在劉家事情解決之後,劉致澤再次開始了第二輪的計劃,正是對曹家、孫家、張家、鮑家、公孫家以及孔家動手了。

這六大家族曾經可是截殺過自己的,劉致澤可沒有那麼好心放過他們。

道門,諸葛家,司馬家族,夏侯家族,接到通知後,立刻對六大家族的企業發起了強勢的進攻。 短短的三天之內,以曹家爲首的六大家族的勢力快速收縮着,他們不敢和劉致澤硬碰硬,首先,現在,他們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他已經不是劉致澤的對手了。

劉致澤現在身爲道門的少會長,道門以他爲尊,諸葛家、夏侯家、司馬家也都紛紛跟着劉致澤的腳步走。

諸葛家、夏侯家、司馬家對於六大家族來說倒不是什麼威脅,可是道門就不一樣了。

在一天的時間內,劉致澤以整頓道門的名義對六大家族在道門的人動手,僅僅一天的時間,六大家族在道門的人全部被趕了出來。

而劉家也看準了機會,紛紛開始對着六大家族的地盤爭奪了起來,一眨眼間,劉家再次滿血復活,不僅如此,劉家這次的勢力足足比之前擴大了一倍。

也就是說,如今的劉家,可謂是諸葛家夏侯家以及司馬家族之下了,十八大家族重新洗牌。

一些沒有被劉致澤整頓的家族,一個個的都開始向劉致澤投出了歸降表,他們願意歸降劉致澤,並且願意把家族的所有勢力讓出來。

只願劉致澤能夠給他們一個安生的地方,對於這些家族來說,劉致澤和他們並沒有多大的恩怨,所有他們願意歸降是最好不過了,當然了,那些家族的勢力劉致澤一個也沒有收下。

除去曹家爲首的六大家族以外,其他的家族,劉致澤沒有動彈絲毫。

他要的就是保持京都家族之間的平衡,否則的話,這些家族什麼時候造反都不知道。

又一天過去了,劉致澤接到了消息,說是,劉父劉母已經帶着胡秀,南若兮入京了。

劉致澤一大早的就在機場等候着了,等看見劉父劉母后,劉致澤就迫不及待的跑了過去。

“爸媽,你們終於來了。”劉致澤含着笑容看着劉父劉母。

“你都快把自己說成死人了,我們再不來,到時候真的白髮人送黑髮人,那我們可就要哭死了。”劉母在一旁沒好氣的瞪了劉致澤一眼說道。

劉致澤尷尬的笑了笑,好吧!爲了把劉父劉母騙到京都來,劉致澤的確是說自己快要死了,這不,劉父劉母才肯來京都的。

“咦,胡秀和南若兮呢?”劉致澤訕笑一聲,趕忙轉移了話題。

“她們在後面,你去接下她們。”劉父笑了笑說道。

劉致澤點了點頭,當即向着不遠處走了過去,就看到胡秀和南若兮一人拖着一個大箱子正慢悠悠的走着。

而在兩女的身旁還跟着一個青年,那青年笑嘻嘻的,時不時的找胡秀和南若兮說話,只是胡秀和南若兮對他比較反感,都懶得和他說話。

“兩位美女,我是京都孫家的,我們交換個微信吧!以後有空也可以喝喝酒聊聊天什麼的。”那青年拿着手機笑道。

而在那青年身後還跟着四五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把那青年保護的別提有多好了。

“我說你這人煩不煩啊,我們都說了已經有男朋友了,你還一直說個沒完,你信不信,我叫我們男朋友打你啊。”胡秀不爽的說道。

她也是實在忍不住了,這人就像是一隻蒼蠅似得,一直在自己耳邊叫個沒玩沒了的,在飛機上就是這樣了,下了飛機還是這樣子。

“呵呵,這位美女,不知道你男朋友是哪位呢?在京都,還沒有誰敢打我的呢。”青年笑了笑,彷彿自己的身份很自豪似得。

“孫家?孫家了不起嗎?我男朋友要是想殺你,你孫家半句話都不敢說你信不信?”胡秀反問道。

她是很相信劉致澤的,當然了,她可不相信什麼劉致澤快要死了的鬼話,她只是太想劉致澤了,所以纔會跟着一起來的。

“呀!致澤。”忽然,一旁的南若兮驚叫了起來,她直接丟下了行李箱向着前方的少年撲了過去。

“哇呀呀!若兮,這纔多久沒見啊,你好像又發育了。”劉致澤推開了南若兮嘿嘿的笑道。

他說的自然是南若兮那雙峯了,之前都沒感覺這麼大的,可是現在,南若兮和自己身體貼在一起的時候,自己竟然能夠感受到尺寸了。

“你……”南若兮被劉致澤這話直接逗的臉色緋紅,她瞪了劉致澤一眼,道“你怎麼纔來啊,你沒看見我和秀姐姐都要被煩死了啊。”

“不過是一隻蒼蠅而已,我替你們趕走就是了。”劉致澤笑了笑,直接摟着南若兮的小蠻腰向着胡秀走了過去。

胡秀看到劉致澤後,一下子也說不出半句話了,就見她委屈的看着劉致澤,道“你個沒良心的,離開幾個月了,都不給我打個電話。”

“我這不是忙嘛,等到我想聯繫你們的時候,你們都來京都了。”劉致澤笑了笑說道。

“喂,這位兄弟,你是哪冒出來的?”這時,一旁的青年看着劉致澤摟着南若兮的小蠻腰冷冷的問了起來。

無論是南若兮還是胡秀,那可都是美女,他自然不想放過了,可是現在看到有人摟着自己想要泡的美女,他自然也會不爽了。

“我從機場外面走進來的啊,不然我還能從天上掉下來啊。”劉致澤無奈的說道。

“噗嗤!”胡秀和南若兮都被劉致澤這句話給逗笑了。

而那青年則是臉色鐵青,他瞪着劉致澤,道“小子,我不管你是誰,識趣的話就快點滾,不然……”

“不然你想怎麼樣?”劉致澤笑呵呵的,繼續道“你是孫家的人吧?孫家如今自身都難保了,沒想到你竟然還敢打着孫家的幌子在外面裝逼。”

“哼~我孫家自身難保?你怕是沒死過喲。”青年冷冷的說道。

他可不知道孫家現在的情況,他之前一直在外面玩,直到昨天,家族纔給他打電話要他立刻回京都,所以他對京都的事情一無所知。

“是啊,我的確沒死過,不過,我相信你很快就會死了。”劉致澤笑道。

“你找死,給我殺了他。”那青年一揮手,在他身後的四個保鏢想要動手。

劉致澤反手拍去,四個保鏢同時飛了出去。

臥槽!!青年臉色一變,有些震驚的看着這一幕,驚恐的說道“你……你是什麼人?”

“難道你們家族沒有人告訴過你,劉致澤是不能招惹的嗎?再見了,孩子。”劉致澤微微一笑,一指指出。

“噗嗤!”那青年的額頭直接出現了一個血洞,就這麼倒在地上死去了。 “走吧……”做完了這一切,劉致澤才提着箱子,與胡秀南若兮同時向着機場外走去了。

而那四個保鏢的臉色頓時變的蒼白無比,他們跑過去,探了一下那青年的鼻子,卻是發現那青年已經沒有了氣息,就這麼死了。

不得不說,今天是個好日子,劉父劉母從華寧縣特意趕到了京都,在劉父見到劉老爺子之後,這對父子別提有多高興了。

而劉母更是想要做一頓飯給大家吃,只是因爲他們住的是套房酒店,所以也沒有廚房給她做飯,她這才罷手了。

一家人吃了一頓團圓飯,一家人也算是正式的在一起了。

在當天下午,劉朋奇就來了,親自來請劉純和劉老爺子回劉家的。

劉父一開始也聽劉致澤說過了,所以在劉朋奇的邀請下,他也沒有拒絕,當天就趕回劉家了。

劉致澤一羣人也跟在身後,再次踏入劉家的時候,劉家的所有人都不敢擡頭直視劉致澤,他們現在已經對這個少年恐懼了。

他們更加知道,現在無論是劉山元還是劉致澤,都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欺負的了。

所有,一羣人都是笑呵呵的賠着笑臉。

劉致澤點了點頭,表示對劉家人的表現很滿意,當天晚上,劉致澤他們就在劉家住下來了。

就在劉致澤吃飯的時候,諸葛若綿來了,之前劉致澤已經和諸葛若綿見過了,只是諸葛若綿因爲劉致澤的關係,現在已經成爲了諸葛家的女家主。

可以說是責任重大,不然的話,她絕對是每天都待在劉致澤身邊的。

劉致澤已經默認了和諸葛若綿的關係,這其中也少不了諸葛家那位老祖宗的事情,那位老祖宗說了,要想讓南諸葛臣服,那就娶了諸葛若綿。

劉致澤當時就想大罵臥槽了!!還特麼有這種好事啊,他二話沒說就答應了下來,就在第二天,諸葛若綿就成爲諸葛家的新一代掌舵人了。

“致澤,你是不是把孫家的三少爺給殺了?”諸葛若綿和劉致澤來到劉家大院開口說了起來。

劉致澤一愣,他還真不知道諸葛若綿口中的孫家三少爺是誰,思來想去的,自己也就在機場殺過人了,而且那人還是孫家的,估計就是那貨了。

劉致澤點了點頭,沒有否認。

就見諸葛若綿苦笑一聲,搖了搖頭,道“孫家原本打算不計較你斬殺二少爺的事情,正準備歸降了,可是卻沒想到,你把孫家家主的第三個兒子給殺了,

現在孫家已經聚集了一大批的高手,打算今天晚上來劉家找你報仇了。”

“報仇?誰給他們的勇氣?”劉致澤反問道。

“轉輪王……孫家投靠的是轉輪王,而且聽到消息,說是今晚轉輪王會利用法身前來對付你,你要小心點才行了。”諸葛若綿有些擔憂的說道。

轉輪王,那畢竟是十殿閻羅之一啊,而且還是冥界正神,擁有着深不可測的力量,誰都不知道他們的修爲到底是怎麼樣的。

哪怕就算是一道法身,估計劉致澤也會很危險。

“靈亮道人和蒼蒼道人不是在道門嗎?”劉致澤疑惑的問道。

他對這兩位大佬還是很有信心的,畢竟道門如今都是保持着中立狀態,沒有加入任何的陣營,據說就是因爲有這兩位的存在,所以冥界纔不敢對道門動手。

聽到劉致澤的話,諸葛若綿苦笑一聲,道“虧你還是少會長呢,靈亮道人和蒼蒼道人早就已經離開人間了。”

“那他們去哪了?”劉致澤驚呼道。

臥槽的!!可別坑人啊,他可是把這兩位當成了救命稻草的,如果他們真的離開了人間,那自己還能找誰保護啊。

“他們已經入冥界了,估計一時半會也回不來。”諸葛若綿道。

“那特麼怎麼辦啊?”劉致澤臉色頓時一變,他連靈獄典獄長都鬥不過,更別說對轉輪王這種早已成名的大神了。

“老祖回來了,說是今晚如果有任何的動靜,他會出手的。”諸葛若綿說道。

“可是他一個人也不夠啊。”劉致澤無語了,光是一個諸葛家的老祖宗完全是不夠看的。

轉輪王可不是一般的人,一旦出手,那絕對是驚天動地的大戰。

“道門那邊你要趕緊聯繫一下了,道門如今的總會長,以及各大門派的掌門,你也要聯繫一下,放心,只要你聯繫了他們,他們就不可能不來的。”諸葛若綿說道。

“劉致澤……滾粗來。”就在這時,一聲大喝響在了整座劉家大院內。

劉致澤的眉頭一挑,看來是孫家的人來了。

“對了,致澤,這一次,不僅孫家,就連曹家和其他四大家族都打算拼死一搏了,你必須要想個辦法才行。”諸葛若綿說道。

這已經是六大家族的最後一次機會了,如果他們再不主動的話,估計很有可能,六大家族就要在人間被除名了。

劉致澤苦笑一聲,他也沒有任何的辦法了,誰讓那靈亮道人和蒼蒼道人離開的,早不走晚不走的,現在就走了。

“少爺……澤哥。”就在這時,屋內的劉家人以及關瞳南宮劍等人也都跑了出來。

他們都聽到外面的叫吼聲了,他們知道,肯定是出事了。

“少……少爺,外面已經圍滿了人,六大家族的人全部在了。”這時,一個劉家的弟子蹌踉的跑了進來,站在劉致澤面前驚恐的叫了起來。

“什麼?六大家族?”劉朋奇聞言臉色一變,沒想到劉家纔剛剛走出差點被滅的時候,六大家族就找上門來了。

“劉朋奇,劉家的滅神大陣還存在嗎?”劉致澤問道。

“還在。”劉朋奇點了點頭說道。

“還在就好,你們就在這裏等着吧,我出去會一會六大家族的人。”說完,劉致澤直接跨動了雙腿向着大門外走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