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眼中閃爍著寒芒,殺意點點。

他立身這片星空上,汲取四方星空力,開始修復傷體,恢復神能。他雖然還沒有達到羅天領域,但是藉由星空本源力煉體之後,已經可以汲取星空之力了。

「嗡!」

銀色的星輝流轉而來,射入其體內。

他身上的氣息漸漸變得強盛起來,臉上的血氣越來越濃郁。一個時辰后,他吐出了一口濁氣,傷體修復完全,神力已然恢復了七成。

「這裡是……」

他再次探出神念,又一次掃視四方。

很快,他皺了皺眉頭,方圓千里內,他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生命氣機。

「先離開這裡。」

他淡淡的自語。

「哧!」


他抬手撕開了星空隧道,循著一個方向跨了出去。

極遠的地方,他從星空隧道中踏出。

「轟!」

名門暖婚愛入骨 ,喊殺震天,有大片的修士在征戰。

「這是?」

姜小凡有些吃驚。

前方是一片巨大的星空戰場,慘白的刀芒席捲四野,血霧噴洒。

放眼望去,戰場之上有數十尊三清古王在征戰,一道道神光道術橫呈星空上。更遠一點的地方,一塊巨大的懸島上立著一座古老的城池,銹跡斑駁,充斥著一股濃郁的歲月氣息。

「星空古墓?」

姜小凡詫異。

懸島之上的古城繚繞著一股淡淡的陰氣,顯然不是善地。他知道一些強大存在死去後會將自己葬在星空中,而這樣的人,至少也會是羅天級數以上的強者。

「咚!」

數十三清古王分為了兩個陣營,似乎是不同的兩個勢力。

長刀劈斬十方,慘白的刀芒一道接著一道,三清神血噴洒在星空之中。這其中,有人駕馭著古老的蠻獸,個個血氣滔天,煞氣逼人,顯得極為可怕。

「轟!」

一尊大玉從天而降,鎮壓十方,令不少人直接張口咳血。

「吼!」

獸鳴驚宵,響徹蒼穹。

這是一頭足有玄仙巔峰的妖獸,為一三清七重天強者的坐騎。此刻,它正對著對面的一尊三清古王的天馬咆哮,戰氣懾人,鄙視十方。

「畜生。」

對面的三清古王冷道,抬手就是一道劍罡。

「哼!」

玄仙妖獸的主人顯然也不樂意,手中的狼牙錘祭出,猛然壓向前方。

這裡的戰鬥非常激烈,但是這些人卻是時不時的朝著不遠處的那座懸空城望去。顯然,數十人都想進入其中,但是另一方面,他們又都不想對方陣營有人去爭奪,所以大戰了起來。

姜小凡搖了搖頭。

他從附近穿過,朝著前方走去。

「想渾水摸魚?!找死!」

突然,正在對峙的兩個強者望了過來,同時掃出了一道殺光。

兩道殺光非常強,如同兩道天瀑壓了過來。

「哧!」

姜小凡皺眉,眼中閃過兩道金芒,將衝來的兩道天瀑震碎。

如此一幕,頓時引得這個地方的所有修士齊齊驚訝。那可是兩尊三清七重天強者打出的殺光啊,如今竟然被一個年輕人以眼神就給湮滅了!

ps:感謝hchyq,尚易嘉,華桂劍,我是奧妙等幾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以上排名不分先後,謝謝大家! 「真能裝啊!我怎麼沒看出來你呢?」樊洛洛這個後悔啊,要知道這傢伙這種樣子樊洛洛當初可能都不會給他解毒。

「我怎麼了?這都是我啊!方姑娘心善。」白月光認真的看著樊洛洛。

這話說的莫名其妙,讓樊洛洛一愣,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方姑娘,你這麼漂亮的姑娘這世上可不多了,如何?要不要考慮考慮我?」認真不過三秒,這傢伙又露出本性了。

「滾!」樊洛洛怒道。

「看,我就說你們姐妹倆像吧!罵人的表情動作語氣都一模一樣。」白月光聳聳肩。

「說說,有什麼苦惱,話題都都扯遠了。」白月光打開樊洛洛桌子上的薯片袋子,吃了起來。「哇,這東西也太好吃了吧!」

樊洛洛翻了個白眼。

「我就覺得我太弱了,修鍊的速度太慢了,這樣怎麼才能保護師父,保護徒弟,保護我想保護的人。」樊洛洛嘆了口氣,將心中所想告訴了白月光,不知為何,雖然這人看上去挺不靠譜的,但是卻莫名的讓她忍不住去信任,這可能也是他的獨特之處吧!

「欲速則不達。」白月光翻了個白眼說道。「正因為你的師父,你的徒弟,你想保護的人等著你去保護,你自己才更不能亂啊!不然以你現在這心態,走火入魔了,你讓那些你想要保護的人該怎麼辦?」

「更何況,你修鍊速度很快了好吧!再快,再快你身體受得了么?根基崩塌,前路盡毀。」

「你說的我都明白,只是……我若不強大,師父她身處苦海我卻不能救……」

「等等,恕我直言,你師父身處苦海多久了?」白月光問道。

「不知!」樊洛洛搖了搖頭。

「那應該很久了,既然這麼久了,還差這幾年?以你的修鍊速度,救你師父脫離苦海也不會太久,你若是一直鑽牛角尖,反而修為進益的慢。

再者說,你要保護的人,你的徒弟,他們現在危險么?」白月光又問道。


「沒有。」樊洛洛搖了搖頭。

「那你瞎操心個什麼,庸人自擾。」白月光說道。

「你說的對,欲速則不達,我再著急,修為也不會提升,師父也依舊身處苦海之中,是我庸人自擾了。」經過白月光的提醒,樊洛洛終於不再鑽牛角尖了。

「你是旁觀者清呢,還是……」

「我只是見得多了,懂得多了。」沒等樊洛洛說完話,白月光便說道。

「飯快好了吧,我去看看,要不要我喂你吃啊!」白月光笑眯眯的說道。

「不用。」樊洛洛說道。

看著白月光蹦蹦跳跳的出去了,樊洛洛再次陷入沉思。

「身處眾生,知曉眾生,理解眾生,卻高於眾生,不為眾生所惑,輪迴之道怕是更適合這樣的人吧!」樊洛洛心中想道。

很快就開飯了,三人第一次一起吃飯。

「阿卿姐姐這廚藝不錯。」白月光一邊說一邊吃,兩不耽誤。

「阿卿姐姐也是你能叫的?」楚漣卿青筋暴起,就差動手打人了。

「方姑娘就是這麼叫的。」白月光一愣,委屈的說道。

「方姑娘叫得,你也叫得?」楚漣卿問道。

「為何叫不得?」白月光問道。

「你找打?」楚漣卿問道。

「凶什麼,不叫就不見嘛!你又不告訴我你的名字,我應該叫你什麼?阿卿?」

「阿卿也不是你能叫的!」楚漣卿說道。


「那卿兒?」白月光問道。

「滾!」楚漣卿處在崩潰的邊緣。

「卿姑娘,這總行了吧!」白月光說道。

「嗯。」楚漣卿點點頭。

「卿姑娘手藝真是不錯。」白月光繼續吃飯。

「食不言寢不語。」楚漣卿說道。

「吃飯你也管!」白月光不滿的說道。

「怎麼?你有意見?」楚漣卿問道。

「沒有沒有。」白月光連忙說道。

這都什麼脾氣???


一頓飯之後,三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由於白月光在,而且房車上還這麼多房間,楚漣卿自然不好和樊洛洛一起。

所以就一人一個房間睡了,這一天,兩人解開心結都睡的十分安穩。

「我該準備給丫頭求婚了!欠她的婚禮,也是時候補上了!」臨睡前,楚漣卿如此想道。

第二天一早,楚漣卿起了個大早,做了早飯之後就坐在那發獃,想著怎麼向樊洛洛求婚。

這件事不能莽撞,要慢慢來,慢慢準備,一生一次的求婚,一生一次的婚禮,楚漣卿一定要讓樊洛洛終生難忘。

「阿卿,發什麼呆?」樊洛洛起的早,洗漱之後就發現楚漣卿正在發獃,便問道。

農家樂 沒什麼,丫頭醒了?這飯菜都有點涼了,我去熱一下。」說著,楚漣卿便端著菜去微波爐熱了一下。

「你今日怎麼起這麼早?」樊洛洛問道。

「醒的早,閑來無事,就起來做飯了。」楚漣卿的聲音從廚房傳過來。

「哦,今天是不是到傳送陣了?」樊洛洛問道。

「是啊!今天就到傳送陣了。」楚漣卿說道。「再往前走,應該就是鄧家的領域了。」

「鄧家?鄧旭英姐弟?」樊洛洛問道。

「沒錯!」楚漣卿點點頭。

「好久沒有見到他們了。」樊洛洛說道。

「是啊!不過……丫頭,你確定我要這麼去見他們?」楚漣卿苦著臉說道。

「這有什麼不敢的?哈哈哈……」樊洛洛忍不住笑道。

若是沒記錯的話,樊洛洛與鄧旭英第一次見面就是為了爭奪楚漣卿而不打不相識的,若是楚漣卿這個樣子被鄧旭英見到的話,想想就覺得很精彩。

「不要了吧,熟人面前……」

「可是白月光也在啊,你這身份不就暴露了?」 超神妖孽狂兵

「我……」楚漣卿一時語塞。「我現在把他打出去還行不?」

「把誰打出去?」正巧這個時候白月光起來了。

「把你打出去。」楚漣卿瞪了白月光一眼,怒道。

「這一大早上的,我又哪裡惹到你了?卿姑娘你這樣可不好。」白月光說道。

「要你管!」楚漣卿吼道。 姜小凡遭受了池魚之禍,他就是從這裡經過而已,並不想參與兩個陣營的修士間的爭奪。但是讓他無奈的是,對方顯然不這麼認為,直接對他動手了。

「有點能耐!」

動手的兩人停了下來,冷淡的掃視著姜小凡。

這兩人一停下,其餘人也不再動手。

這個地方足足有二十一尊三清古王,此刻皆望向了姜小凡。雖然姜小凡未曾動手,但是剛才的那一幕足以說明他的手段,令不少三清古王心驚,臉色微凝。

姜小凡掃了這些人一眼,什麼也沒說,徑直跨向前方。

「想走?」

有人冷道。

這是那個騎著玄仙巔峰妖獸的強大古王。

他在瞬間攔在了姜小凡身前,冷冷的道:「你是哪一個勢力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