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着自己體內的星辰之力徹底耗盡,等待着星辰印記徹底的平復下來。

就這麼過了約莫十多分鐘的樣子,屋內的金光終於漸漸的黯淡下來,童言這才恢復了視力。

他掃視一眼,知道高倩已經破門而逃了。他多想把高倩留下,然後讓雪兒看看能否爲她重拾記憶。但可惜,高倩已經走了,他只能以後再想辦法了。

收回目光,他看向了自己的掌心。沒想到掌心的星辰印記竟然又一次的發生了變化,原本的九芒星圖案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有些發紅的五角星。

他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雖然不知道這五角星能給他帶來怎樣的幫助,但星辰印記從六芒星變成九芒星,最後變成五角星,這應該是在一次一次的進化。

靠着自己的猜想完全沒有意義,還是得外面吸收一下星光,看看有什麼變化吧。

想到這裏,他輕嘆一聲,隨即擡腿走出了房間。

此刻的高倩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估計是重返詭門了。童言沒有過多的去想這些,而是將手掌打開,將五角星模樣的星辰印記朝向上空。

就在這時,幾束清晰可見的星光從天而降,接着,他掌心的星辰印記也泛起了金光來。

更爲純粹,更加雄渾的星辰之力,迅速的向童言的體內涌入。終於,他笑了,開心的笑了。

一切跟他預想的一樣,星辰印記的確又一次的進化了。而星辰印記進化,帶給他最明顯的感覺就是,體內的星辰之力較之以前的星辰之力,有了質的飛躍。

星辰之力的進階,與真氣的進階,其實大同小異。 三國騎砍 可以打個比方,童言以前體內的星辰之力就好像是一縷溫暖的氣體,而現在,這縷溫暖的氣體已經變成了水珠。如果星辰印記再有進化,說不定他的體內能擁有如同河流般浩瀚強大的星辰之力。再往後,他或許都能結成類似金丹一般的星辰之力,真等那時,他的修爲將會發生怎麼的改變?他的實力,又會有怎樣的突飛猛進呢?

道家人的修煉功法,無外乎就是將真氣,從氣體變成液體,再從液體變成固體金丹的過程。

我們常說的神仙,其實體內便已擁有了金丹。而擁有了金丹,不僅超凡脫俗,不食五穀,吸風飲露,更能乘雲氣,御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

童言雖然不想當神仙,但他卻渴望擁有超強的實力。因爲要對付海妖一族和那奪走他傳承天光的鯤鵬,都需要超凡的實力才能抗衡。

沒有真正的實力,一切都是空談。

他在高倩的房外就這樣一直站到了天亮,一來吸收更加強大的星辰之力,二來也算是跟高倩做個告別。

他也不知道何時才能跟高倩重逢,但他已然下定決心,再見到時,他絕不會讓高倩離開而去。

對於昨晚的事情,他沒有跟任何人提起,包括他去無量山,也只是告訴了幾位自己最好的朋友。

爲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童言和千面書生是偷偷的離開天道山莊的。而且一路上也只走小路,儘可能隱藏行蹤。

這一路上,倒也還算平安。兩人的動作很快,不到天黑,便已經趕到了無量山。

魔宗弟子是死的死,逃的逃,現在的無量山就像是一座冰冷的墳墓一般。而這座所謂的“墳墓”之中,只剩下那個只知殺戮的“瘋子”,雄擎蒼!

有言道,一日爲師,終身爲父。雄擎蒼是童言的師父,童言又豈能不擔心他呢?他能在百忙之中,特意來此,又何嘗不是爲了這師徒之情。

童言和千面書生沒有遲疑,直接來到了魔宗總舵的入口前。

因爲魔宗弟子已經走光,所以這山洞之中並無人點燃火把,從外面向裏看,漆黑一片,就如同野獸的森然巨口一般,令人心中發毛。

僅僅是在洞口,童言便聞到了血腥味兒以及屍體腐爛而發出的惡臭味兒。

“許兄,你確定我師父還在裏面嗎?”

千面書生聽此,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確定,但是我去找你之時,他是在裏面的。”

童言深呼了一口氣,擡腿直接向前,並向千面書生囑咐道:“許兄,我自己進去就可以了。 解祤憂:宿命緣劫,浮生何歸 你留在這兒吧,如果我有危險,你也能接應我一下。”

千面書生雖然有些擔心童言,但還是點頭答應道:“好吧,那我就守在這兒。你自己多加小心!”

童言沒有再說什麼,不一會兒工夫便消失山洞內的黑暗之中。

此刻的雄擎蒼到底怎樣了呢?

ps:這是昨天欠的一章,晚上還有3章! 沿着漆黑的通道一直向前,那刺鼻的血腥味和腐臭味也變得越發的濃烈起來。童言有點兒無奈,也有些無語。雄擎蒼爲了提升修爲,竟親手將魔宗變成了煉獄。他這樣做,實在讓人不能苟同。

可他是魔宗之主,除了童言之外,又有誰敢橫加干預呢?

童言已經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制止雄擎蒼。實在不行,就將他帶回吳家老宅,讓女媧後裔雪兒想想辦法。

不過他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雄擎蒼不念師徒之情,向他動手,他也只能奮力一戰了,總不能把自己的性命扔在這裏。

沿着通道一直向前,氣味難聞不說,還處處透着陰森詭異。山洞內有些潮溼,給人的感覺到處溼答答的,彷彿剛被一場大雨沖洗過一般。

童言走了一會兒,直接將自己的金剛降魔杵抽了出來。可能是這樣的環境下,讓他心中有些稍許的不安,握着金剛降魔杵多少能有點兒底氣。

走着走着,他最不願意看到的景象還是出現了,幾個魔宗弟子的屍體歪七扭八的倒在地上。這些屍體雖然看似完整,實則已經是四肢分離,而且這種分離並非用兵刃切割,而是硬生生的撕扯下來。

超級忍者系統 屍體略顯乾癟,可見身上的血液流出不少。在屍體的脖頸和肩膀上有明顯啃咬過的痕跡,應該並非野獸所爲,十有八九是人乾的。

如果千面書生所言非虛的話,幹出這種殘忍事情的兇手估計就是雄擎蒼無疑了。

童言輕嘆一聲,並沒有動這些屍體,因爲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到雄擎蒼,至於料理這些魔宗弟子的後事,還是等晚些時候再做吧。

擡腿繼續向前,他又看到了十幾具同樣被扯斷四肢的屍體,屍體的表情猙獰,幾乎可以想到他們死之前遭了多大的罪。

雄擎蒼之前對魔宗弟子可謂是愛護有加,這些死去的人恐怕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被宗主親手殺害的結果。

但這世上,又豈有絕對的事情呢?人都有善惡兩面,當善良的一面被隱藏起來後,就只剩下滔天的邪惡了。

童言一邊向前走,一邊不停的搖頭嘆息。他真的害怕雄擎蒼連他這個唯一的徒弟也不記得了,他真怕直到最後也沒辦法讓雄擎蒼迴歸正道。但他又不能放棄,因爲只有他心存希望,雄擎蒼纔會有希望。

走了這麼一會兒,他終於來到了修羅宮的門口兒。

雄擎蒼平日裏都在修羅宮修煉和召見魔宗弟子,現在魔宗總舵已經人去樓空。這裏是雄擎蒼最有可能在的地方,如果在這裏也找不到雄擎蒼,估計他已經去往別處了。

修羅宮的大門敞開着,門口還躺着四個已經慘死的守衛。童言擡腿直接走入門內,接着試探性的高聲喊道:“師父,你在裏面嗎?師父?”

然而他的喊聲並沒有得到半點回應,修羅宮內仍舊靜悄悄的,除了不知哪裏傳來的滴答聲,再無其他。

童言皺了皺眉頭,將手中的金剛降魔杵握的更緊一些,然後再次向前深入,一直走到了修羅宮內的長廊盡頭。

而就在這時,他手中的金剛降魔杵竟自動的發出奪目的佛光來。佛光一現,漆黑的修羅宮內立刻有了光亮,雖不能將整個修羅宮都照亮,卻能很好的緩解黑暗帶給人的心理壓力。

童言剛想借由金剛降魔杵的亮光,到修羅宮內查看一番,豈料一個異樣的聲音竟在他的右前方莫名的響了起來。

“咯咯……嘎吱……”這聲音聽起來很像是狗咬骨頭而發出的啃食聲,又有點兒像半夜睡覺磨牙而響起的聲響。總之,聽上去很讓人不舒服,有些頭皮發麻的感覺。

童言倒也還算鎮定,直接扭頭向着聲音響起的方向看去。

這一看之下,他竟然看到了一個巨大的水缸。至於這水缸之中有沒有水,現在他也不知道。但有一件事兒可以肯定,這足有一人高的大水缸內,肯定有什麼東西。

“會是師父在裏面嗎?”他心裏這樣想着,然後一步一步的向着大水缸走去。

可有些意外的是,他這邊剛剛走到距離大水缸不到一米遠的地方時,這大水缸裏的聲音竟然一下子消失了。

童言稍稍有些緊張,在這樣一個有些森然的氛圍下,縱然他修爲不俗,恐怕也不可避免的胡思亂想。

“師父?是你嗎?是你在缸裏嗎?我是童言,弟子來看你了。師父?”

他一步上前,踮起腳尖就要向缸內看去。但沒想到,這大水缸的上面竟然還有一個缸蓋。

童言這個無語,沒辦法,只能伸手將缸蓋挪開。

但就在他伸出手,打算抓向缸蓋之時,“啪嗒”一聲,一滴不知是什麼液體竟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到了他的伸出的手背上。

這液體並不涼,相反的有些溫熱。他將手縮回來,仔細的看了看,這液體有些黏稠,而且是透明的,絕不可能是血,更像是……更像是鼻涕或者野獸的口水。

鳳舞雪香 這黏液是從上面滴落下來的,之前聽到的滴答聲,也許就是這種黏液下落而發出的。但有些奇怪的是,這大水缸的缸蓋卻十分乾淨,並沒有水滴過的痕跡。

童言沒有繼續去打開缸蓋,而是緩緩的向頭頂看去。他想看看,這黏液到底是從何而來,他更想知道,雄擎蒼在這兒都到底做了什麼。

他屏住呼吸,一點一點的向上去看。突然,他竟然看到了一個長着紅色觸鬚的東西,順着這些紅色觸鬚繼續向上看,一雙血紅色的眼睛正好與他的目光撞個正着。

被這一雙血紅色的雙眼死死的盯着,童言不自覺的瞪大了雙眼。

只見他頭頂之上正趴着一個全身血紅的東西,這東西有一個腦袋,腦袋上五官倒也還算分明,不過皮膚上卻滿是褶皺,它有一雙長得如同腳蹼一般的紅色大手,它的身上滿是血紅色的長長觸鬚,約有二十公分長的觸鬚向下垂着,密密麻麻,慢慢蠕動,只叫人頭皮發麻。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是蝙蝠?是壁虎?還是什麼精怪?

童言深呼了一口氣,決定將這趴在頭頂上的東西弄下來,搞個清楚。

可不曾想,就在此刻,他身前大水缸的缸蓋竟神不知鬼不覺的自動向一旁挪開,緊接着,一隻如同鷹爪一般的枯黃大手竟慢慢地慢慢地的從裏面伸了出來……

ps:今天還有兩章! 童言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頭頂那個血紅色的怪物身上,哪裏想到這大缸之中竟伸出了一隻皮膚枯黃乾癟的大手來。

大手上的指甲又尖又長,這絕不是正常人所能擁有的,看上去的感覺就像是殭屍的手似的。

這隻枯黃乾癟的大手伸出之後,並沒有直接向童言抓來,而是掌心向上,似乎是衝着那上方的紅色怪物的。

童言不知道這紅色怪物到底是什麼,可它張着大嘴,口水直流,絕對不是善茬兒。

不管怎樣,都得把它給弄下來,這裏是魔宗的總舵,可不是這怪物的老巢。想在這裏紮根落腳,那也得看看它有沒有這個本事兒。

下定決心,童言直接伸手入袋,取出吳字飛劍,二話不說,猛地向頭頂上趴着的紅色怪物打去。

這紅色怪物一看利刃襲來,當即向一旁爬去。童言真的沒想到,這怪物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嗖嗖嗖”幾聲後,好傢伙,已經爬出了十幾米遠。

他打出的吳字飛劍並沒有擊中這怪物,甚至說連它的觸鬚都沒有碰到。如此速度,實在太過令人驚訝。想將它除掉,怕是也得多費一些周折。

吳字飛劍直接射入了上方的石壁之中,童言只能手捏劍指,將它喚回。

但就在這時,那隻枯黃的大手終於不再沉寂了。未等童言發覺,它已經兇狠的向童言的脖頸抓來。

這大手的指甲鋒利如刀,不說被它抓到脖頸,就算被它劃到脖頸,只怕童言也免不了有生命危險。咽喉是人的命門所在,咽喉一斷,性命攸關。

可童言卻真的忽略了這一點,他甚至都不知道這大水缸的缸蓋是何時開啓的。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沒想到那爬到一旁的紅色怪物竟猛地吐出一口黏液來。

更神奇的是,黏液的速度奇快,竟搶在那大手碰到童言脖頸之前,直接擊中了童言的左肩。

左肩被黏液重重砸上,童言忍不住的向旁邊側了下身。他這一側身,那隻從大缸之中伸出的“利爪”當即抓了個空,幾乎是貼着他的脖頸劃過。

童言再是大意,大手從脖子前劃過,他也總能反應過來。不等那大手第二次向自己抓來,他趕忙向後退了一步,同時厲喝道:“大膽孽障,竟敢偷襲我。今天我饒不了你!”

他真的火了,要不是被那紅須怪吐了一口口水,這水缸中伸出的大手恐怕已經擰斷了他的脖子。險些在陰溝裏翻船,他絕不能容忍。

紅須怪一直都沒有動作,只是吐了口口水罷了,現在首先要對付的不是它,而是藏於這大缸之中的東西。

童言怒瞪雙目,手捏劍指,猛地向下一揮。只見吳字飛劍金光一閃,瞬間斬向大水缸。隨着“噌”的一聲響起,大水缸被吳字飛劍直接切出了一條縫隙。童言沒有遲疑,又控制吳字飛劍連續斬了幾劍,幾劍之後,大水缸已經是裂紋縱橫。

童言運起體內真氣,當即一掌拍出。掌風而至,大缸砰然破碎。而與此同時,藏於大缸之中的怪物也已徹底的顯露出來。

但是這一看之下,童言卻忍不住的全身一顫,接着不敢相信的道:“師……師父?你……你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他到底看到了什麼呢?

只見這大缸之中,此刻正坐着一個雙臂奇長,雙腿卻萎縮不堪的“怪人”。這怪人除了一張臉與雄擎蒼十分相似之外,其他地方几乎沒有一處相同。

怪人的背上鼓着一個紅色的肉瘤,也不知道那肉瘤之中是膿水還是什麼其他東西。他的全身骨瘦如柴,幾乎瘦成了皮包骨頭,頭上的頭髮稀稀疏疏,貼在頭皮上。一雙手臂足有兩米多長,而一雙腿卻不到半米長。他的全身上下,除了一張臉還依稀能夠看到雄擎蒼的影子,至於其他,簡直連人這個字都不配。

童言也不敢肯定這到底是不是雄擎蒼,可那張臉實在太過熟悉了。堂堂的魔宗宗主,難道就落得了此刻如此不堪的下場嗎?

他有些不能接受,心中更是難過不已。

怪人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向他咧開了嘴,露出裏面一嘴發黃的獠牙,他這表情看上去似笑非笑,一雙失去瞳孔發白的雙眼瞪得老大,只叫人心底發寒,毛骨聳然。

童言絕不認爲這是雄擎蒼見到徒弟而流露出的喜悅之情,他這表情更像是野人見到了獵物一般,欣喜若狂。

看樣子千面書生說的沒錯兒,雄擎蒼真的瘋了。而且不僅是瘋,更徹底的變成了怪物、野獸。

但就算如此,童言還是幻想着可以解救他,幻想着雪兒可以將他救回來。畢竟不管怎麼說,他都是童言的授業恩師,都是在童言最危急、最無助時伸出援手的那個人。

“師父,是你對嗎?我是童言啊,我是你的徒弟啊。你快點兒醒醒,你好好的看看我,你爲什麼會如此摧殘自己?你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師父,我要帶你走。我不能再讓你這樣下去了,我一定會治好你,一定會讓你恢復如初。”

說着,他擡腿一步一步的走向怪人,試圖喚醒他心中殘留的記憶。

然而可惜的是,他這邊剛剛向前走,那怪人便猛地揮起雙臂,兇狠的向他抓來。

童言雖然很想救雄擎蒼,但不會用生命去喚醒他內心中的真善美。因爲他知道,自己身上的擔子很重,他擔負的是天下人的安危,又豈能冒此風險?

眼見雄擎蒼的雙臂奮力抓來,他雙腳一點地面,立刻高高躍起。這一躍,他不僅跳到了怪人的身後,並揮拳直接砸向了怪人的後腦。

他想將怪人打昏,這樣他就可以帶他離開這兒,返回吳家了。

但這一拳擊出,卻如同打在鐵球上一般,不僅震得他指骨發疼,還徹底的激怒了怪人。

就聽到怪人發出一聲震耳的嘶吼聲,接着……接着他背後的肉瘤竟然……竟然裂開了。

一個紅色的怪物從肉瘤之中伸出腦袋,並張着血盆大口猛地向童言撲了過去……

ps:還有一章,預計要在凌晨一點的樣子更新了。熬夜的讀者可以等着看! 肉瘤的突然裂開,讓童言有些觸不及防。這肉瘤裏的紅色怪物衝出,更是讓他措手不及。不過童言畢竟經歷過不少大場面,臨危不懼早已烙印在他的骨子裏。

對於怪人,他不敢痛下殺手,因爲他擔心怪人就是自己的授業恩師雄擎蒼。可是對於這個紅色怪物,他卻是沒有半點兒留手的必要。

眼見紅色怪物猛地撲來,他眼中寒光一閃,掄起金剛降魔杵當頭便是狠狠一杵。

只聽到“當”的一聲響,他這一杵子準確無誤的擊打在紅色怪物腦袋上。可有些驚訝的是,這紅色怪物的腦袋竟然極其堅硬。一杵子雖然將它擊飛,可童言也因此而震得手臂發麻,連退數步。

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有如此強的衝擊力?童言的眉頭不由得深深的皺了起來,同時也做好了放手一搏的準備。

紅色怪物摔落在地,連續滾了好幾下,這才停了下來。

可三秒鐘不到,它便從地上爬了起來,並且……並且張開雙翼,飛了起來。

童言凝神細看,頓時心頭一顫。“魔人!這紅色怪物竟然是魔人?兩對翅膀,難道是四翼魔人?”

童言徹底的驚住了,他怎能不驚。眼前的紅色怪物雖然體積不大,也就相當於兩三歲的孩子大小,可是它的背上卻長着兩對翅膀。兩對翅膀的人形魔物,不是四翼魔人又是什麼?

童言當日從滅境返回神魔遺蹟,便有四翼魔人找上門來。四翼魔人的實力有多強,他實在太清楚了。連癡琴那樣的高人,都不見得能夠戰勝,足以證明,四翼魔人已經遠遠的超過人仙之境了。

這四翼魔人個頭小,應該是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現在是除掉它的最佳時機,如果等它長成大人,到那時,童言真不知道還有誰可以對付他了。也許雪兒可以,可雪兒並不在這兒,所以他必須得將這四翼魔人除掉。

只見這四翼小魔人張着大嘴,怒瞪雙眼,很顯然是在爲童言剛纔一杵子將它擊飛而惱火。

它雖然體積小,可在它的身上卻看不到半點兒人類孩子的可愛天真。相反的,它全身魔氣騰騰,身上肌肉塊塊,就像是嗜血蝙蝠一般,怎麼看,怎麼令人膽寒。

四翼小魔人拍打着翅膀,與童言對峙了一會兒後,它竟然口出人言了。只是這聲音低沉沙啞,完全不像是一個小孩發出的,更像是一箇中年人的嗓音。

“凡人,你竟敢對我出手。惹怒了魔尊,你可想過後果嗎?我要吸乾你的精血,將你碎屍萬段!”

童言聽此,冷冷的迴應道:“孽障,不好好的在你阿修羅道待着,竟敢跑到我們人間作孽。你以爲我會饒了你嗎?我告訴你,今天就是你的末日。準備受死吧!”

四翼小魔人一聽此言,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凡人,你難道就沒想過,我爲何會來到人間嗎?是你們這裏的人求我來的,現在我已經降臨。在不久的將來,我魔族大軍也會全部降臨人間。到那時,你們這些凡人,一個也別想活。而至於你,便是我正式覺醒後的第一個祭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