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曾經生活的某個時代,那些受過他恩惠的女人動不動就對他說這句話。

還不是貪圖他健碩的身體和美妙的口水?

初戀算個鬼 他那一對犀利的龍眼,早就把世間這些花花草草給看穿。

“你……”傅玉人臉都氣白了。

她只是想要對敖夜說幾句感謝的話而已,誰要碰瓷了?我碰你的瓷?你一窮二白的學生,我碰你你能給我什麼?

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好了好了。”魚閒棋出聲打圓場,說道:“還是先做正事吧。”

魚閒棋又看向敖夜,說道:“我以後就在這裏工作,你有什麼事情可以來這裏找我……”

頓了頓,問道:“你的電話號碼多少?”

敖夜報了自己的手機號碼,魚閒棋掏出手機輸入進去,說道:“我撥過去了,你記一下。有什麼事情電話聯繫。”

“好的。”敖夜點頭答應。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倆人也不方便再說什麼。

在葉娜的指揮下,一羣男生開始扛着桌子椅子幫忙搬家。

敖夜推着個椅子悠哉悠哉的走在校園風景如畫的林蔭小道上時,景山突然間推着椅子快走幾步追了上來。

“你認識魚教授?”景山斜瞥着敖夜,出聲詢問。

“你說的是哪個魚教授?”敖夜反問。

“當然是魚閒棋教授。”

“你都已經確定的事情,何必再問一次?”敖夜出聲說道。“如果我的回答能夠讓你稍微有一點兒不舒服,我不介意再回答一次,是的,我認識魚閒棋教授。”

“我們倆的打賭……你不能通過魚閒棋教授走後門。”景山面紅耳赤,沉聲說道:“不然的話,你這就是作弊行爲。”

“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敖夜生氣的說道。“我會光明正大的走前門。”

“當真?”景山精神爲之一振。

“假的。”敖夜說道:“我憑什麼不能走後門?我想走前門就走前門,想走後門就走後門。你找我和你打賭之前,有說過這樣的附加條件嗎?”

“那個時候我不知道你認識魚教授……”

“你也可以作弊。”敖夜說道。“你也可以去認識魚教授……”

“你……靠這種行爲獲勝,算什麼英雄?”

“我爲什麼要做英雄?”敖夜出聲反問。“我只是單純喜歡贏的感覺。”

“……”

景山黑臉變紅,紅臉變赤。憤怒之下,一腳踢在椅子上面。

“啊……”景山痛呼出聲。

葉娜跟在隊伍後面,看到景山用腳踢椅子,怒聲喝道:“景山,你幹什麼呢?踢壞了你賠啊。”

“……”

——

敖夜把椅子推進器材室,然後走到旁邊的公共廁所小便。

剛剛解開拉鍊,隔壁寢室的趙磊吹着口哨走了進來。朝着敖夜瞟了一眼,說道:“我們小時候經常比誰尿的高,誰尿的高證明誰的腎好……”

說話的時候,已經解開拉鍊開閘放水。

嘩啦啦……

聲音洪亮,看起來他的腎確實很好。

敖夜撇了撇嘴,然後向左側一甩,一股強勁的液體噴涌而出,「咔嚓」一聲把牆上的透明窗戶給擊了個粉碎。

趙磊目瞪口呆,看着敖夜說道:“哥們兒,好勝心太強了些吧?”

他抖了抖身體,逃也似的離開這個神經病。

敖夜則是表情微冷,語帶嘲諷的說道:“趴在窗前鬼鬼祟祟的瞄什麼?夠膽的就給我進來說話。” 「關於星辰訣?」李逸晨微微點頭道!

其實看著戚少輝一直沒離開,李逸晨也已經猜到他的問題!之前為了破開結界,知道憑自己的力量多少有些不足,李逸晨才強行幫助戚少輝打道近兩百穴位,不過當時李逸晨只想著儘快破開結界,好去尋找天運神劍,所以並沒有多想,但事後細想,他也意識到自己的舉動好像太誇張了些!

戚少輝好歹也是星辰盟這一輩中的領軍人物,他都才打通三百穴位,自己卻片刻之力幫助他打通兩百穴位,此事換著自己估計也無法平靜!

「是的!」戚少輝沒有否認,而這也是他必須弄清楚的問題!這件事顯然比他此刻在這裡得到任何機緣都要更加重要!

「聽說過北州絕情谷嗎?」李逸晨並沒有直接回答!不過剛才的時間裡,李逸晨卻已經想到對應的說辭!

寵妻當道 「絕情谷?我知道,可是這有關係嗎?」戚少輝似乎已經猜到一些,但還是開口問道!

「我在絕情谷得到的星辰訣的傳承,所以我並未竊取過星辰盟的功訣!」李逸晨當即說道!

反正絕情谷號稱有去無回,估計星辰盟也不敢保證這麼多年來,他們就沒有人進入過絕情谷吧?而且此事,他們也不可能派人前往絕情谷查證,畢竟萬一查證之人進去了出不來,那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這……」原本戚少輝心中準備了諸多問題,可是被李逸晨這麼一說,戚少輝卻一下子不知從何問起,畢竟絕情谷的事情,著實不好說,而事實上天域中也的確有不少人在絕情谷中得到過其他勢力的傳承!

「如果我是偷學星辰訣,我自然不可能你面前顯露出來,畢竟這城堡並非遠古秘境中唯一的機緣之處,我還可以有更多選擇不是嗎?」看著戚少輝還是有些猶豫,李逸晨接著又說道!

雖然心中覺得此事有些不合邏輯,但此刻戚少輝也只得無奈點頭,「我能多問一句,你現在開啟了多少穴位嗎?當然這個問題,你可以拒絕回答!」

既然認可李逸晨沒有竊取星辰訣而是得到星辰盟長輩的傳承,此時戚少輝自然也無法追究,但他仍然好奇李逸晨為何對星辰訣的領悟似乎更在自己之上,只不過這已經關係到別人修鍊的隱私,所以戚少輝也表明自己的態度!

「和你差不多吧!」李逸晨自然不敢把自己已經千穴齊開之事說出來,此時也只得模稜兩可的說道!

「好吧,離開遠古秘境如果你有空,歡迎你到星辰盟做客,畢竟你如今你已經修鍊了星辰訣,從這個層面來講,我們也算是一家人了!」戚少輝說著拿出一塊令牌遞給李逸晨說道,「在天崖海閣各大城中,只要你激法令牌上的陣法,自然會有人為你帶路!」

星辰盟一直充滿著神秘,知道他們真正的地盤的人並不多,所以哪怕發出邀請,在李逸晨去之前,戚少輝仍然不能告訴李逸晨星辰盟確切的位置,這是星辰盟的規矩!

「有時間我一定去!」接著戚少輝的令牌,李逸晨微微一笑道,「進都進來了,你還是去碰碰你的運氣吧!」

「好吧,希望我們最終不要成為敵人!」其實此刻面對著李逸晨,戚少輝的心境還是有些複雜。

雖然李逸晨給出一個還算合理的解釋,但事實是上怎麼樣,這一切卻無從查證,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如果李逸晨的星辰訣真的來路不明,那麼他根本沒有必要在自己面前顯露出來,而事實上李逸晨不僅顯露出來了,還幫助自己大幅提升實力,這點無論怎麼說都是對自己的一份情誼!

所以此刻戚少輝的確有一種不知如何去面對李逸晨的感覺,而事實上,對於這個城堡可能存在的機緣他還同樣也充滿著期待,畢竟難以打破的結界,這其中到底代表著怎樣的機緣,誰也說不清楚!

看著戚少輝離去,李逸晨身影一閃卻已經向著出口之處奔行而去。

很快所有人都要進入此間,然後等這裡的一切被發掘完之後,估計大家又要分頭尋找各自的機緣,到時若是在斷魂崖處再被其他人所發現,到時自己尋找天運神劍的變數可就不知要大上多少了!

宮殿雖然一眼看不到盡頭,但李逸晨的速度卻也非同一般,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之後,李逸晨已經可以遠遠地看到出口的結界!

不過看到結界的瞬間,李逸晨不由臉色微微一凝!

誰能想到這出口的結界居然與入口處的同出一轍!雖然還未得到劍靈的確認,但李逸晨卻已經從結界的氣息中感應到,這個結界的強度比起入口的結界之強不弱!

雖然兩個結界估計最初的時候應該屬於同一個品階,但這麼多年來,入口的結界不知道遭受了多少的攻擊,其強度上自然要弱上許多。

可即使如此,破開入口的結界李逸晨仍然費力不少,同時還藉助了不少他人的力量,如今想要自己打開這個結界,顯然會更加困難!

不過此刻李逸晨神色一緊之間卻又恢復正常,之前雖然是藉助他人之力,但主要原因是因為自己有諸多底牌不便暴露,而如今其他幾人都在忙著尋找各自的機緣,他自然也無需顧忌那些,只見李逸晨微微抬手之間殺神弓已然出現在手心之中!

殺神弓隨著李逸晨境界的提升已經達到天人境的地步,再加上劍靈對結界最脆弱的節點的判斷,李逸晨相信破開結界應該不存在任何問題!

天道力運轉之間殺神弓瞬間散發出凜冽的殺意,雖然李逸晨如今對劍道的領悟又提升不少,但此刻他也不得不承認,他的劍意中所蘊含的殺意卻根本比不過殺神弓!

隨著劍靈的指引,李逸晨手臂緩緩上揚,不過就在殺神弓的箭矢彷彿要破壁而出之時,李逸晨只感覺突然眼前一花,四周的一切突然消失,而自己彷彿又突然出現在宮殿的入口之處,手中的殺神弓也已經消失不見!

「我去,這是什麼情況?」見狀,李逸晨也是臉色微微一變!隨即李逸晨發現自己與逍遙聖戒之間的聯繫居然被完全切斷,無論自己用盡各種手段依然無法聯繫到逍遙聖戒的內部,也就是說此刻自己哪怕想詢問劍靈都無法做到。

這一刻李逸晨意識到,自己應該是不小心觸動了城堡中的某種禁制,使得城堡中更加強大的世界之力壓迫下來,壓制了逍遙聖戒的世界之力!

雖然李逸晨不知道聖戒空間中劍靈是否有能力衝破外界的世界之力,但如今的情況,李逸晨知道自己不能這樣被動的等待下去!

「方雨軒、邱師姐、黃靈兒……」隨即李逸晨似乎想到了什麼。

不過李逸晨的大喊,回應他的卻只有來自四壁的空蕩蕩的迴音!

看來這裡果然是另一層空間,剛才李逸晨還僅僅只是有所猜測,便如今看來事實的確如此,否則以天道力催動的聲音絕對可以傳遍城堡的每一個角落,他們聽到就算走不開,至少也要有所回應吧!

雖然知道處於城堡禁制中的另一層空間,但李逸晨不斷的前進中,卻發現四周的一切居然與自己之前走過之時根本沒有什麼區別,甚至連氣息都沒有半點區別!

出口!李逸晨突然想到自己似乎是在準備攻擊出口的結界之時才觸動到禁制,那麼如果要說這層空間與外界有什麼不同的話,那估計就在出口之處!

想到這裡,李逸晨速度驟然提升上來,再次徑直向著出口奔行而去,片刻之間李逸晨便再次出現在出口的結界之前!

結界雖然看上去依舊沒有半點變化,但李逸晨卻感覺眼前的結界比剛才見到的那個結界更加的怪異,多出幾分詭異的氣氛!

見狀,李逸晨精神力橫掃而出,當即向著在結界籠罩而去,不過就在精神力剛剛接觸到結界之時突然之間一股炙熱奔襲而來,令李逸晨釋放的精神力瞬間被焚毀!

精神力被焚毀,反噬之力傳來,李逸晨身體不由自主的一連後退數步!

轟……轟……隨即陣陣轟響之中,四周立刻升起一道道火牆,將李逸晨困於其中,與此同時前方的結界亦變為一片火海。

吼……吼……接著只見一聲聲獸吼之中,一個龐大的身軀從結界火海之中一騰而出!

火麒麟?看著眼前巨獸,李逸晨不由心中倒吸一股涼氣!

火源之地日積月累之下,強大的火之力也能孕育出火之精靈,而在萬千種火之精靈之中,火麒麟絕對可以屬於其中的王者!

而眼前的火麒麟身上起碼有五丈之多,四足落地,每一隻腳都如同一根巨大的柱子,全身被一層炙熱的火焰所覆蓋,哪怕此刻還相隔數丈,但李逸晨仍然能感覺到火麒麟身上的炙熱似乎從品質來講還遠勝於自己的本命真火…… 吼……

火麒麟俯視著李逸晨,眼神中充滿著輕蔑的一聲輕吼!

不過僅僅一聲吼叫,李逸晨卻感覺耳膜傳來一陣漲痛,彷彿火麒麟若是再用力一些便能震破他的耳膜一般。

天人階高級巔峰!

僅一聲吼叫,李逸晨便準確判斷出火麒麟的品階出來,不過得到這個結果,李逸晨臉色也變得更加的凝重起來!

李逸晨的確手段諸多,但是這些手段卻大多都藏在逍遙聖戒之內,如今聖戒空間被隔絕起來,李逸晨知道自己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應對眼前的一切!

雖然李逸晨一直對自己的實力都有著一定的信心,但此刻面對著眼前的火麒麟,李逸晨心裡卻是相當的沒底!

實力上的巨大差距使得李逸晨此刻根本不敢亂動!

火麒麟只有一個弱點,那就是他的心窩處的火心,通常火麒麟的成形成是先由火之精華自行凝聚出火心,然後在再由火心不斷吸收四周火之精華,才能慢慢滋生出火麒麟,這是一個漫長的累積的過程,但一旦孕育出火麒麟,哪怕眼前這頭只有天人階高級的境界,但李逸晨知道,就算是三五個天人境後期巔峰強者也未必能奈何於他!

因為你的攻擊若是不能擊中火心,那麼就算把火麒麟打得四分五裂,火心也能瞬間再凝聚出新的體形出來,而同階對手之間,想要把火麒麟打到四分五裂,自己難道不用付出一定的代價?人類武者一旦付出了代價肯定就不可能如同火麒麟這般輕易恢復過來。

當然曾經不是沒有人想過,既然火麒麟的關鍵在於火心,那麼若是全力攻擊火心豈不是很容易就戰勝於他,可事實上,人類知道火麒麟的弱點,火麒麟同樣知道自己的弱點,而火麒麟的靈智其實已經不低於尋常人類,往往他會故意讓你覺得可以擊中火心,而當你全身以赴之時,你會發現在關鍵時刻,他會用身體其他部分去擋下你的攻擊,並且給予兩敗俱傷的反擊!

只要火心無礙,火麒麟則不傷分毫,僅多只是消耗一些力量,但人類一旦受傷,那接下來的戰鬥可就不容樂觀了!

很快,曾經在典籍中看過的關於火麒麟的記載已經出現在李逸晨的腦海之中!

當然,這些記載還僅僅只是同階武者面對火麒麟時候的情況,而李逸晨知道,以自己如今的力量,就算真的能全力擊中火麒麟的火心,估計也僅僅只是能令其重傷而不可能直接將其擊殺!

「小傢伙,是你解開了我封印?」面對著一動不動的李逸晨,火麒麟突然開口道!

「是的,不過舉手之勞,前輩不必言謝!火麒麟能口吐人言,李逸晨並不奇怪,畢竟哪怕是妖族到了一定修為也能做到這點,雖然火麒麟乃是火之精華凝聚而成,嚴格算起來,也不屬於妖族之列,但其等級卻毫不弱於妖族!

所以李逸晨只得收起心中的驚恐,話中更似乎在暗示火麒麟,是我幫了你,你可不能害我!

不過火麒麟目光掃過李逸晨時,卻充滿著不屑之意,「如果我告訴你,當初主人留我在此的任務就是吞噬解開封印之人,你還覺得你這點小聰明有意義嗎?」

「不會吧!當初你的主人既然留下這裡的機緣,那自然是希望後人能得到傳承,若是讓你滅殺來者,這豈不是有違你主人的初衷了!」感受到火麒麟身上散發出來的不似殺意,李逸晨眉頭不由微微一皺,不過既然此刻火麒麟沒有直接動手,李逸晨也樂意拖延著時間思考應對之策!

四周的火牆他已經感應過,雖然甚至連天人境初期武者都能阻擋,但李逸晨知道以自己的本命真火護體,再加上肉身之力,想要衝出去應該不是難事!

但困難的是尋找一個合適的時機,否則李逸晨相信自己一旦有所行動,火麒麟肯定也會動,而在雙方實力的懸殊下,李逸晨可不覺得自己能快得過火麒麟!

「主人的初衷是什麼我不清楚,但主人的命令就是如此,不過鑒於你幫我解開封印,我可以給你一個舒服的死法,你呈上你的本命真火供我食用,我讓你不帶任何痛苦的死去,你看這筆交易如何?」火麒麟充滿蔑視的掃視著李逸晨,彷彿此刻李逸晨已經是他的盤中餐一般。

「既然都是要死,那麼什麼死法還重要嗎?」李逸晨自然不可能真的把自己的本命真火奉獻出來,畢竟那可是他離開此地的基礎之一!

「當然重要,雖然結果一樣,但錯誤的選擇肯定會讓你後悔的!」火麒麟眉頭微微一揚,顯然憑著對火焰的親和力,他自然也感覺到李逸晨的本命真火中有著一些他喜歡的味道。

「好像也有幾分道理!」李逸晨突然心中閃過一個念頭,微微點頭之間說道,「讓我祭獻出本命真火也不是沒有可能,但你至少得讓我做個明白鬼吧!我慢慢的獻出我的本命真火,而你在吞噬的過程中需要回答我的提問,什麼時候吞噬完,你什麼時候可以終止回答,你看如何?」

「你覺得現在的你有給我講條件的資格?」火麒麟若有興緻的打量起李逸晨來!

雖然千萬年的封印使得他的力量在歲月的清洗中不斷的倒退,如今已經退到天人階的地步,但能從遠古時期靠著一個封印將生命延續到現在也足以可見其本命當初的實力是何等的了得!

在那個時代,不要說實力卑微的如同李逸晨這樣的小角色,哪怕就是領悟世界之力的強者在面對自己的時候也大多戰戰兢兢,可是這個傢伙到好,居然敢給自己這般說話!

「當然有了,因為如果我不主動祭獻我的本命真火,估計你哪怕是將我殺死也無法從我的身上抽離出本命真火來吧?否則我猜你肯定不會給我在這裡廢話了!」 契婚:腹黑老公要復婚 李逸晨卻是彷彿吃定火麒麟一般!

「好吧,聰明人應該有一個明白的死法,成交!」火麒麟不由微微點頭道!

李逸晨猜的不錯,此刻的火麒麟的確不具備強行掠奪李逸晨體內本命真火的能力,當年主人將他封印之時,連同一道如今火源榜排名第三的八寶火源一起送入封印,而這千萬年來,火麒麟也就是依靠著八寶火源之力支撐下來的!

但八寶火源哪怕是如今火源排行榜第三的稀世火源力量非同一般,哪怕火麒麟主人封印手段也極其了得,能將他的消耗降到最低,但時間法則卻是亘古以來無數至強的存在也無法打破的法則!

所以歲月的長河中火麒麟還是不斷的虛弱下來,可以說若非李逸晨及時觸動此間禁制,估計再有千年的光景的話,火麒麟也只能被歲月耗盡生機!

但剛一破出封印,火麒麟就感覺到李逸晨體內本命真火中蘊含著精純無比的至陽之火的力量,雖然這股力量對於全盛時期的他根本不屑一顧,但對於如今的他來說卻無遺是大補之物!

雖然若是直接把李逸晨整個人一起吞噬,火麒麟其實也能得到他體內的本命真火的力量,但是按著當年主人要求,李逸晨還另有用途,所以此刻他只能讓李逸晨主動祭獻出自己的本命真火!

至於問題!李逸晨能想到的問題,他就回答就是了,反正火麒麟相信以李逸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逃得掉!

甚至不僅僅是李逸晨,哪怕如今這個城堡中的那幾百個傢伙也不可能逃得掉!

因為如今的情況似乎真如當初主人所言,等到自己蘇醒之時,進入這裡的人將不可能有實力超過自己的!

「好吧,那我們開始吧!」李逸晨彷彿也知道自己無法在拖延下去,當即心神一動,祭出一道本命真火,向著火麒麟直射而去,只見火麒麟大嘴一張,直接吞入腹出,頓時,李逸晨只感覺一股吸力傳來,不將的拉扯著自己的本命真火向著火麒麟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