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曾經也覺得,這書院的秘密或許就在藏書樓,可是無數次進去借閱書籍,甚至偷偷潛入過,卻一無所獲。

裡面各種書籍擺放的整整齊齊,好似就是一座藏書量巨大的書樓,根本沒有任何的貓膩。

或許這秘密會被銀寶發現?

看來銀寶又要立功了。

「吱吱。。。。」

這個地方的下面是空的,空的,可是我找不到入口,而且這下面有香料的味道,就是那種香料,隔著地面,聞的不太清楚,但是是真的有那味道。

七七,這氣味讓我不能靠太近,而且所有獸類都不能靠太近,你看看,這裡連只螞蟻都見不到。

銀寶吱吱渣渣的叫個不停,一邊叫,還一邊比劃著,表示十分的奇怪。

這氣味確實讓獸類不敢靠近的,當初在萬壽山,那些發瘋的猛獸都不敢接近,更甭說平常的小獸類了。

所以,銀寶也只能在這還離得很遠的地方活動,若再往前去,就有點無法承受了。

銀寶也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感覺,出於獸類的本性,本能的不能靠近。

七七也奇怪了,這裡竟然也有那香料的味道,猛然想起先前銀寶說過雲翔老爺爺身上也有那味道,這才想起還沒對九叔叔說呢。

於是把銀寶的話和關於雲翔老爺爺的事情一併說了。

君北冥卻是眸子一震:這書院果然跟那些黑衣人有關係!

只是,為什麼雲翔老先生也給扯進來了?

這讓他很意外,他派人查過雲家,雲家確實從海外而來,在此生根立戶,這並不稀奇,畢竟雲州大陸的人一直都知道海外也是有陸地的。

有其他大陸的人來這裡生根立戶也是聽說過的。

聽說北有北海大陸,南邊還有很多海島,肯定還有很多不知道的地方。

所以,這雲家是從其他地方來的並不算稀奇。 難不成這些黑衣人包括先前的神秘蒙面部隊根本不是雲州大陸的人!

這個發現讓君北冥感覺事情越來越詭異了。

若真的是其他大陸的人,他們隱藏如此的深,是想要圖謀雲州大陸嗎?

這想法有點不現實。

他們所知道的,只有一個北海大陸,那裡離雲州大陸隔著千萬里的海域,如今的條件,根本造不出那麼大的大船來在兩個大陸之間穿梭。

他們之所以知道這個北海大陸,也是因為曾今有那邊的人因為在海上捕魚遇到風浪,被卷到了這邊。

後來他們也沒回去過,因為,海域風險極大,若想回去,普通的漁船要航行數月才能到達,這數月若是遇到風浪,基本上沒活路了。

他們也是命大,才來到另一個大陸,乾脆就直接在這個大陸生存下去了。

聽到這海外還有其他大陸,雲州大陸的統治者是很興奮的,他們也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於是也派遣使者乘船而去,可是,至今未歸。

大約是已經都喪生海底了吧。

所以,君北冥懷疑,這雲家或許就是早先落戶在雲州大陸的北海人。

君北冥只是想想,覺得圖謀雲州大陸這個說法還真是不現實。

算算時間,那些暗衛怕是很快要回來了,只能改天再夜探藏書樓了。

不管怎樣,現在已經肯定了書院跟那蒙面軍隊有關係,還有兩年的時間,先不能打草驚蛇,慢慢再查。

正準備帶七七走,這時前面藏書樓突然有了動靜,雲霄渾身一屏,立馬拉著七七往下蹲去,二人一獸瞬間全部隱藏在黑暗中。

七七見狀,自然是知道有人危險,立馬也屏住了呼吸。

就連銀寶也開始大氣不敢出一下。

因為從那邊走來的人,氣勢很強。

強到連雲霄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黑衣人從黑暗中走來,直接走到了藏書樓的大門,一身黑色的袍子直接蓋住了臉,根本看不清面容。

只能看到他的頭轉了一下,似乎巡視了一下,然後這時,藏書樓大門開了,方老從裡面走了出來。

見到黑衣人,很是恭敬,行了個禮就讓他給迎了進去。

雲霄和七七耳力都是不同於常人的,隱隱約約的聽到方老叫那人「主子」。


等藏書樓的大門再次關上,雲霄才帶著七七從黑暗中站了起來,望著那古樸的大樓,眸中充滿疑惑。

果然是很有問題,而且,似乎那真正的幕後人就藏在這樓里。

銀寶說這下面是空的,而且味道是從下面傳來的,向來這藏書樓的秘密就隱藏在這底下,或許他們站著的下面會有密室。

「那人是誰啊,怎麼先前都沒見過,而且他這打扮,怎麼感覺跟先前萬壽山上的那個控獸人很像?」

七七也疑惑。

這一身的黑袍,連臉都隱藏在裡面,真的是很像。

難不成他是跟那個控獸人一夥的?

九叔叔說的沒錯,這個書院不對勁,有秘密啊。

「嗯,是很像,看來我們又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秘密。」 「願聞其詳!」湯問說道。

清虛真人嘆了口氣,回憶起來:「說起來這五行五帝經跟你們湯家淵源深厚,當年就是你們湯家的老祖探索仙墓,從中帶出了一頁天書,後來湯家老祖就根據這一頁天書創造出五行五帝經。當然,他所創造的是什麼五行法門的修鍊之法,而是五行法則。因此,許多教主級巨擘都認為湯家老祖當年帶出來的是真正的五行大道,一旦練成就能打破仙界壁壘,飛升成仙,享受無盡壽元。」

「法則?大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湯問越聽越糊塗,其中牽涉到了更高層面的紛爭。

清虛真人笑了笑道:「數種道術合一成道法,數種道法合一成法門,法門再度升華成法則,法則演化成大道,道術、道法、法門、法則、大道分別對應著鍊氣、築基、金丹、元嬰、道神五大境界,這些等你到達相應的境界自然會慢慢明白!」

「總之,這五行五帝經本就是你們湯家祖先所創,與你有深厚淵源,只是缺失嚴重。如果日後你有幸將其補全,這將是一門驚天動地的功法,修鍊到深處就能感應到當年被湯家老祖帶出仙墓的那一頁天書的下落,一旦找到就有希望演化真正的五行大道,飛升成仙!」

清虛真人的一番話如醍醐灌頂,一下子就讓湯問明白之後的路該怎麼走!飛升成仙,打破詛咒,這是湯氏族人歷代的願望,但至今無人能夠實現。

隨著百年千年萬年的過去,曾經稱霸道法世界,令無數大教臣服的湯氏一族已經淪落為北域小國的小家族,就連五行五帝經如此重要的信息都是清虛真人告知,若非如此,也許湯問將會和一代代祖先一樣像只沒頭蒼蠅的胡亂尋找一番。

其實這也不能怪祖先,從巨無霸的勢力衰弱至今,湯家不知道遺失了多少瑰寶,就連族人都散落在各域,湯問所在的湯家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分支,關於五行五帝經這等秘聞,缺失信息並不奇怪。

「你成了為師的親傳弟子也有一段時間了,為師一直忙於應對地魔,無暇教導。這半本破書就算為師送你的一件禮物吧,在乾坤指環里放了兩百多年,再不拿出來晒晒就該發霉了!」清虛真人丟下一本破舊經書,還沒等湯問回過神來,他人已經消失不見。

經書入手輕柔,好似一片羽毛感覺不到重量,書頁非常乾淨,頁腳微微翹起,從破損程度來看應該是經常翻閱的,並不像清虛真人所說「兩百多年沒動了」。

「什麼技四十八手?不像是赤帝火皇氣啊!」書名的第一個字十分模糊不清,從湯問拿書的姿勢來看,應該是由於恰好被大拇指觸及的原因,經常翻看,來回摩擦,漸漸磨去了字體。

湯問疑惑叢生,但還是耐著性子翻開了看下去。

「第一手,老樹盤根……」湯問仔細確認了數遍,字沒寫錯,自己也沒讀錯,第二頁內容詳盡、繪畫生動的春gong圖更是證明了。

湯問嘴角抽了抽,生硬的說道:「莫非這是傳說中失傳已久的上古經文《寢技四十八手》?」

呼啦!

一陣勁風拂面刮來,強勁而可怕,稍稍散布出來的力量就已經是湯問的數十倍。

「搞、搞錯了,這本、這本才是赤帝火皇氣,哈哈!」清虛真人略顯尷尬的笑聲漸漸遠去,湯問手中的《寢技四十八手》不知何時已經換成了半本沒有封頁的古樸經書,像是被人從中以蠻力撕開,中間的缺口竟然剛好能和湯問手中的半本互相契合。

「這就是完整的赤帝火皇氣?」湯問此時的心情激動萬分,從風都拍賣行拍下的半本赤帝火皇氣剛好能和清虛真人剛才留下的半本合二為一,組成完整的經文——赤帝火皇氣,五分之一的五行五帝經。

完整經文到手,湯問馬不停蹄,立刻再次開始閉關。

湯問從風都拍賣行拍下的半本赤帝火皇氣主要是記載功法的修鍊,對於殺人對敵的招式記載很少,剛好快要到那個部分時就出現了斷章,以致於湯問只能修鍊赤帝斬和火皇鑽兩招。

而清虛真人留下半本則是剛好相反,主要記載種種招式的修鍊方法,比如防禦道法「赤帝護體甲」,將帝火皇符以戰甲的方式凝聚在體外,形成一道護體的防禦護罩,任何攻擊一旦進入就會被赤帝護體甲大大削減威力,從而保護本體;又比如飛行道法「火皇之翼」,一旦凝練出來,雙翼一振就能瞬間飛躍萬里,速度是烈陽馬的百倍以上,就連上品飛行寶器都要遜色三分。

整整三個月,湯問都在修鍊完整的赤帝火皇氣,將數種頂級道法修鍊至小成,最擅長的火皇之翼甚至已經練到六成火候,不到半個時辰就能飛出八千多里,放在前世就是時速四千多公里,這種速度已經超過任何一種戰鬥機,幾乎是四馬赫的速度,相當於音速的四倍。

築基期九重,靈魂金丹已經鑄成,眼下湯問最主要的目標就只剩下渡過風火大劫,將一身法力燒鑄成真正的金丹。

風火大劫是天地間最兇險的劫數之一,十個衝擊金丹期的人之中至少有八個要死於風火大劫,整個肉身乃至靈魂全部被點燃焚燒,變成虛無,只有兩個能勉強存活,一個晉陞金丹期,一個則是苟活下來成為半步金丹。這是道盟公布出來的數據,通過統計上萬人而得出,誤差非常之小。

平均一成的成功概率,代表了築基期九重到金丹期一重之間的天塹,所以任何一位金丹期,哪怕他是最弱小的一重都不可小視,能渡過風火大劫的絕不可能是庸才。

這種劫數的威力與修為實力成正比,按照如今湯問的五千馬恐怖法力,到時候的風火大劫極有可能是千年甚至萬年來最兇殘的一次,在衝擊之前必須做足十成十的準備,哪怕缺少十分之一成都萬萬不可輕易衝擊。

!! 雲霄點頭,或許這次的書院之行,他真的能發現跟皇兄合作的那神秘部隊的幕後人了。


不得再感嘆一句,七七果然是他的福星。

「七七,我們先走。」

君北冥抱著七七下了石頭,轉頭看了看這藏書樓,嘴角微微勾起。

只要是秘密,總會有被揭開的那一天。

銀寶也吱吱叫了幾聲,聞著這若有似無的香氣,渾身一抖,打了幾個滾兒,立馬追了過去。

獸類的直覺告訴它,這地方太恐怖,不能太接近啊。

就在他們離開的這段時間,左雅覺得自己今日也是倒霉了,怎麼什麼人都得遇到一遍,可偏偏最想遇到的楚玉先生,卻沒沒遇到。

這不,剛回到大門口,竟是遇到了君墨祁。

君墨祁手中還拎著剛剛明明是趙先生拎著的食盒子。

左雅見狀,氣呼呼的走了過去。

那食盒子一看就是趙先生送給七七的,七七是不會扔掉的,怎麼會在君墨祁手中?

七七呢?

糟糕,該不會君墨祁這廝欺負了七七吧?

「君墨祁,你在幹嘛呢,為什麼拿著這隻食盒子!七七呢!」

左雅一把就奪走那食盒子,一臉的戒備。

君墨祁的手被食盒子的把手扯得生疼,強壓著心中的怒氣,卻是笑了一笑。

「表妹這麼生氣幹嘛,這食盒子是我在這裡撿的,正想問問是誰的呢,至於雲七七,我還真沒見到。」

君墨祁其實挺不待見左雅這個表妹的,在她看來,這個表妹被自己的姑姑和父皇寵的太不像樣了,根本沒有一點大家閨秀的風範,倒是有點像瘋婆子。

「沒見到?那趙先生呢?也沒見?」

左雅這倒是奇怪了,她走的時候,趙先生明明和七七在一起的,還有這個食盒子。

糟糕,該不會出事了吧?

剛剛那煙花實在詭異,不會有刺客吧。

左雅立馬緊張起來。

「趙先生啊,我看到他回去了。」


君墨祁回答一聲,有些心不在焉的。

什麼,趙先生回去了,那七七呢?

左雅一個震驚,立馬就想進去看看七七在不在。

君墨祁見她要走,跟緊了幾步,輕叫了一聲:「表妹,你進去幫我叫一下小蠻啊。」

聽到這個,一隻腳已經踏進去的左雅立馬收了腳,一個轉身,狐疑的盯上了君墨祁。

「小蠻?叫的倒挺親,你找她幹嘛?」

左雅萬沒想到君墨祁竟是來找小蠻的,眸中滿是怪異。

「沒什麼,我只是聽說她喜歡配藥,而且缺了不少藥材,正好我這裡有一株百年老參,想送給她而已。」

君墨祁倒也實誠,說出真實目的。

關於安小蠻的情況,他已經打探清楚了。

安小蠻來自趙國,父親是個鈴醫,家裡也窮苦的,肯定買不起昂貴的藥材,他相信這百年老參一定能夠打動她。

君墨祁有時候也是奇怪,他已經快十五歲了,在宮中,他那幾個皇兄有的十四歲就找宮女侍寢了,十五歲就生了孩子。

可是,他卻對那些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對男女之間那點事兒也沒興趣,母妃也說,成大事者,不能沉迷女色,等到大事已成,想要什麼女人會沒有。 在湯問閉關修鍊的時期,青雲宗有兩位親傳弟子接連突破,成功踏入金丹期,成為高高在上的核心弟子。短時間內一口氣多出兩位金丹期,這是天大的喜事,宗門甚至特意為此舉行盛大的晉陞典禮,邀請四方賓客前來共同見證。同時歸風劍宗也有一位親傳弟子晉陞金丹期,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兩大宗門在北域的西部地區勢同水火,明爭暗鬥越發激烈。

晉陞典禮結束,青雲宗多出兩座嶄新的道山,一座雷光閃爍,狂發霸道,如一團雷雲無時不刻都在展示著強大的力量;而另一座則幽暗晦澀,遠遠看去朦朦朧朧的,像是有一層霧氣籠罩。

「邀請函?」湯問剛一出關就收到了一封來自那座霸雷道山的邀請函,據前來送信的手下說是霸雷子親筆書寫。

拆開信封,一張普通宣紙懸浮在半空中,一個個字筆走龍蛇,好似一條條雷霆般活了起來,直接跳出紙面,在空中組合成一句話——「北極玄冰國度天魔重現,可敢同往斬魔?」

落款的三個字令湯問眼睛一亮,「雷無忌?沒想到他居然踏入了金丹期,不過這也正常,據說他在築基期九重已經停留了三年多,如今渡過風火大劫,成就金丹也是在預料之中。」

湯問毫不猶豫就答應下來,一是他想見識見識剛剛踏入金丹期的雷無忌和之前有多少不同,最好是能從他口中問出些關於風火大劫的經驗,二是北極玄冰國度歷來是渡劫之前最好的歷練之地,因為玄冰國度的極寒之氣能夠壓制種種劫氣,無須擔心在準備尚未萬全之前就引動風火大劫。

「天魔重現嗎?這倒是件大事!」湯問望著北方低語。

魔分為天魔、地魔、人魔、妖魔、心魔,其餘四種皆是在道法世界內部的魔,唯獨天魔不同,是天外來客,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入侵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