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是覺得!

這般傳奇針法,葉天傾肯定是有師從的,只是不方便透露罷了。

現在他這樣直白的問出來,的確是有些不太好,所以便說自己不該問的。

葉天傾也不接受。

「葉神醫啊,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來我們醫院……擔任一個名譽副院長之類的職務啊。」

「你的這一身醫術,那可真的是醫道聖手啊。」

「且不說別的,就光是這七星針法,那就已經是了不得的本事和能耐啊,你若是願意來我們這裏擔任,名譽副院長的話。」

「那我可以向你保證,你一年至少也得有幾百萬的收入啊。」

「到時候,若是在有一些富豪需要你看病,那你的收入,絕對能夠在幾百萬的基礎上,暴增十倍,乃至是幾十倍,甚至是百倍的啊。」

袁院長說道。

他是不想錯過葉天傾這樣一位神醫。

這般神醫。

若是能夠和他們醫院,達成長期的合作,那他們醫院肯定是可以揚名立萬的。

到時候!

醫院的知名度大幅度的提高,病患流量也會增加,甚至可以讓他們醫院的排名,也都提升幾位。

他說完話后,便是滿臉期待的看着葉天傾。

只是!

葉天傾對他說的這些的確是沒什麼興趣,便是意興闌珊的搖頭:「抱歉,興趣不大,我有自己的公司!」

袁院長還想要在說什麼。

但不等他開口。

葉天傾便是抿了口茶,旋即淡淡的說道:「我若是願意的話,可以將這家醫院買下來,不費吹灰之力!」

聞言,袁院長有些懵逼。

但他很快就明白,葉天傾說這話的意思是什麼了。

葉天傾是在告訴他。

我不缺錢,真的不缺錢,我是一個富豪,超級大富豪,你想要用錢將我留下來和你們醫院綁定,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袁院長無奈苦笑,知道想要讓葉天傾加入他們醫院,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咚咚咚……」

這時候敲門聲響起。

緊接着,周遠水就抱着一個木盒走了進來。

「葉神醫啊,這就是我們家的那本古籍,你可一定要收下啊,這上面都是一些古文字,我們也不認識。」

「相比,你精通七星針法這樣失傳幾百年的醫術,你背後肯定是有不俗背景的,相比這些古文字,你也是有辦法破譯的。」

周遠水笑着說道。

說話間將木盒打開,將裏面的東西取出來交代葉天傾的手裏。

葉天傾的瞳孔微微收縮!

因為這上面的文字,正是邪佛當初教授給他們的那種古文字。

而且!

這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讓葉天傾感到驚訝的。

真正讓葉天傾感到驚訝的,乃是這本古籍當中,竟然存在一絲威壓,

這本古籍!

看樣子至少也有幾千年的歷史了,可這其中竟然蘊藏着一絲,幾千年還沒有消散的威壓。

這的確是讓人感到震驚和震撼。。 「雷凌……!」

急匆匆上了樓的茅十八,未等看雷凌房門是打開的就大喊大叫。

「嗯?」

「雷凌的房門怎麼是開的?」

茅十八跑到雷凌房間近前,看到門是打開的,他露出驚容愣在那裏。

「我爺爺不見了?」

小彤東張西望,她爺爺可是一直守在這裏,但人竟然不在了?

「愣的幹什麼?趕緊進去看看啊?」

剛上樓的李天龍,劍茅十八與小彤兩人還傻站在那裏,他急忙催促一聲,后自己率先沖入雷凌房門。

一看!

屋內居然沒有雷凌的影子?!

「壞了!」

「他們已經先行一步,去了西郊廢棄工廠!」

茅十八大驚失色,看雷凌與禪德兩人都不在,他立馬猜到雷凌他們一聲不吭,提前去了西郊廢棄工廠找青冥。

「那還等什麼?我們趕快去找他們啊?」

李天龍一臉驚慌的樣子,向茅十八說完,他就掉頭離去。

茅十八心裏緊張,更是埋怨雷凌與禪德兩人,居然撇下他們自己去了西郊。

「十八我也去!」

小彤看着茅十八,她心裏再擔心自己爺爺,咬着嘴唇向茅十八說道。

茅十八點頭,伸手抓住小彤的手,快速下樓直奔將軍府門外而去。

……

西郊三十里,荒廢已久的化工廠。

工廠中。

青冥站在空地中央閉目養神,雙手抱膀,一動不動。

他在這裏待了一晚上,直到決戰當天,一直沒曾離開過工廠。

如今,已日上三竿,雷凌始終沒有現身,這讓此時的青冥,心中在醞釀着怒火。

呼……!

直到正當中午,一股涼風撲面而來,青冥嘴角上揚,他竟然笑了?

嘭!

在他對面的工廠大門,忽然被人打開,只見雷凌與禪德兩人,並肩而行,出現在青冥的面前。

青冥抿嘴仍在笑着。

他緩緩睜開眼睛,看着對面讓他等了這麼久,終於出現的雷凌,道:「很好!我還以為你怕了,不敢來了呢?」

「你想多了。」

「有人甘願給我當小弟,我怎麼可能會不成全他?」

雷凌蹙眉,抬手摸著鼻子微微一笑,邁步來到青冥面前,與青冥對視着道。

「哼!」

「想的美。」

「上次讓你僥倖贏了我,你以為這次我還會對你客氣嗎?」

青冥冷哼。

什麼小弟,就是當奴才。

面對雷凌這種乳臭未乾的黃毛小子,他給他青冥當孫子,他都嫌小。

「輸了就是輸了。」

「一次也是輸,兩次你還是會輸!」

雷凌搖頭。

對青冥這種狂妄的人,就不應該客氣。

「夠囂張!」

「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才行?!」

青冥憤怒咬了咬牙,看到這次比上次還要張狂,貌似有很大的信心把自己打敗。

這讓他不敢掉以輕心。

「別廢話!」

「要打便打,休得啰嗦!」

雷凌冷目微眯,散發出強大的氣場,不曾勢弱半分。

「很好!」

「你小子沒讓我失望。」

「但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自尋死路!」

聽雷凌如此囂張,青冥一咬牙,怒視雷凌之時,徒然抬手振臂一揮。

嗖!

震天錘憑空出現,化為流星,直奔對面雷凌飛去。

青冥出手就動用震天錘,就是想速戰速決,

因為,雷凌劍訣太過難纏,他必須要搶佔先機,不給雷凌施展開來的機會,完全碾壓,以雷霆手段鎮壓雷凌。

雷凌瞳孔睜大。

劍青冥不知道,在那裏弄來一直破鎚子。他不敢掉以輕心,徒然消失原地。

轟!

震天錘擊在虛空,隱遁的雷凌離奇被震天錘給震出來。

噔噔!

雷凌倒退,面露驚容看着震天錘,他不敢相信,此錘竟然可以撼動空間規則?

「雷凌,那可是青冥的靈兵,名叫『震天錘』,威力不容小覷!」

後面的禪德,

看到震天錘后,他面露驚容急忙向雷凌提醒。

雷凌聽到后,神情有些複雜,這次青冥出手就動用兵器,完全按照套路出牌。

「石破天驚!」

可就在雷凌倒退剛剛站穩腳跟,對面的青冥忽然閃現,抬手抓住震天錘對準雷凌就施展了一大殺招。

一錘落下,電光四射,狂暴的氣浪一層接着一層來,威力巨大無比。

雷凌瞳孔睜大,他怎麼也想不到,青冥出手就是全力以赴,讓他別動只能進行防禦。

「喝!」

雷凌虎撲一整,天罡結界憑空出現。

只見,青冥一錘威力,撞擊的天罡結界劇烈抖動,但卻沒有攻破。

要知道,這天罡結界,能夠封印阿修羅門,它的防禦能力強的離譜。

「什麼?!」青冥震撼,自己最強一擊,竟然沒有破開雷凌的結界,這簡直就是在打臉嗎?

「該我了!」看青冥介入攻擊,雷凌突然縱身一躍,直接施展了劍二十二,無窮將海鋪天蓋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