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早就知道陸梟不肯善罷甘休,否則一開始陸梟就不會跟他鬧,他也不會將陸梟關起來。

偏偏眼前有這孟家的公子幫襯著他,這下為了諸葛家的三公子,不僅得罪了孟家那小子,還惹了一身騷。

只是現在悔之晚矣。

「陸梟兄,若是有什麼,咱們回去再說,」羅征對陸梟使了個眼色勸解道。

現在既然將陸梟給撈出來了,其他的事情需要從長計議,否則真的將對方逼翻臉了也不好辦。

陸梟的性子雖然執拗,但他也分得清楚形勢,聽到羅征這麼說,這才恨恨瞪了賀天成數眼后,閉上了嘴巴。

隨後苟寒天就帶著眾人,從小院之中離開。

賀天成矗立在小院之中,心煩意亂,他一眼瞅中了留在此處的曹雷,怒道:「你們不是說那羅征,不過是一個草根嗎?為何身後會有孟家人!」

若是早知道這個情況,賀天成絕對不會搭理這事。

以賀天成那暴躁的脾氣,現在真想衝上去將曹雷暴打一頓!

可曹雷畢竟代表諸葛三個公子來龍堡,他也不敢真的將曹雷得罪的太狠,因為賀天成已經得罪了忘川孟家的人,倘若再不攀附上諸葛三公子,他的處境會更加艱難。

「這個,這個……」曹雷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那羅征的確是個草根而已,在青雲宗並沒有任何憑依,我也不知他是如何結識孟家的人……」

曹雷也覺得莫名其妙,孟家這位公子為何要幫助羅征?

他很清楚這些士族子弟的脾氣,想要跟著士族子弟混,要麼你對於那些士族子弟有天大的好處,要麼就當他們的一條狗,他們是不會當你為真正的朋友!

可是這孟家少主,竟然肯為羅征出頭,處處回護,這傢伙到底何德何能,能攀附上孟家?曹雷也是想不通。

「我早就說了,直接幹掉那小子,既簡單又省事,曹雷你個白痴,還想假手於人,想讓那些刀蟲幹掉羅征,這下沒幹掉那小子,人家還活蹦亂跳的回來了,就你這個能力,三公子竟然讓你辦事,真是一個笑話!」白煞出聲埋怨道。

「現在也來得及,只要那小子離開龍堡,立即殺了他就可以了,」黑煞陰惻惻的說道。

「說得對,既然都已經把孟家的人得罪了,那羅征就更應該死了,否則咱們不僅要面對孟家,還要承受三公子的怒火!」賀天成臉上陰晴不定的說道。

曹雷點點頭,「既然如此,就照黑煞說的去做,等到羅征走出龍堡,就將他徹底抹殺。」

幾個人同時都點點頭,眼裡都迸射出無盡的殺意。

他們都清楚與士族來往的規矩,你若是對士族有用,就能在士族手上能夠拿到無盡的好處,但是你一旦沒用了,對於那些士族來說,你就像是一條狗,也許不用別人動手,他們會親自將你宰殺。

……

……

從小院之中離開,苟寒天將羅征等人送出了主營,他叮囑道:「你們幾人得罪了賀天成,依我看他們不會善罷甘休,定然會找盡機會動手,奉勸你們速速離開龍堡,回青雲宗。」

孟嘗君對苟寒天的話表示贊同,「羅征,既然你已經拿到了刀蟲母皇的晶核,已能夠兌換到不少積分,此行亦不虛,可以回去了?」

「我就是奇怪,你小子到底如何幹掉那隻刀蟲母皇的?」此前苟寒天已聽說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知道羅征不僅在刀蟲母皇手上逃脫,甚至還得到了刀蟲母皇的晶核,這事情太過於詭異了。

以苟寒天的眼光,知道羅征的實力不俗,但是即便是苟寒天自己也不是刀蟲母皇的對手,打死他也不相信羅征能幹掉一隻刀蟲母皇。

面對苟寒天這個問題,羅征笑而不語,他自然不會回答,他總不能告訴他,刀蟲母皇是被那火蠍獅殺掉的么?刀蟲母皇的晶核或許還不會讓他們放在眼中,可是火蠍獅的晶核就不一般了。

火蠍晶核乃是煉丹煉器的極品材料,即便是七大士族,面對火蠍晶核也無法淡定從容,得知火蠍獅的出現,定然會派人去尋覓,獵殺。倘若發現了火蠍獅與刀蟲母皇的屍體,就有可能推測火蠍晶核在羅征手上,這可是一個大隱患,羅征沒那麼蠢。

疫生 於是羅征將話題一轉:「孟嘗君,這刀蟲母皇的晶核,能夠兌換多少積分?」

一旁久久不語的趙旭勇,聽到羅征忽然問出這麼白痴的問題,撫著自己的胸口劇烈的咳嗽了兩聲,「咳咳,羅征,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羅征聳聳肩膀,表示自己真不清楚,他沒想過自己真能擁有一枚刀蟲母皇的晶核,自然也沒有查探過。

「一枚刀蟲母皇的晶核,能夠兌換一千點積分,算是一筆小錢了,」孟嘗君笑道。

「小錢……」趙旭勇和羅征聽到后都倍受打擊,一千點積分,基本等於兩千根方晶石,整個焚天帝國能夠擁有兩千根方晶石的家族,恐怕不超過五十家,其中還有很大一部分是士族……

可是在孟嘗君眼中,就是一筆小錢,羅征與趙旭勇不得不感慨,士族子弟果然都是大土豪。

「一千點積分,的確不少了,不過還不夠,我還要留下來賺積分,」羅征望著前方說道。

羅征最開始的目標,只是一百點積分,只要能夠兌換進入煉獄山的門票即可。

但是現在羅征卻改變主意了,他要最大限度的獵殺刀蟲,賺取積分。

從煉獄山中救出羅嫣,需要上百萬點積分,而羅征現在積累的這些,僅僅只有千分之一而已。

獵殺刀蟲,特別是獵殺刀蟲首領,對於羅征來說是一個積累積分的好時機,這蟲潮一般只持續兩到三個月,過了這個時間段就只能夠等到來年,故而羅征不想浪費這個機會。

孟嘗君等人都詫異的望了羅征一眼,不知羅征需要這麼多積分幹什麼?兌換丹藥?兌換功法秘籍?兌換法寶神兵?對於這個階段的羅征,一千點積分已經綽綽有餘。

「這麼多積分都不夠?那多少分才夠?」趙旭勇納悶的問道。

羅征苦笑一聲說道:「大概要上百萬積分吧。」

趙旭勇聽罷,頓時又一陣猛烈的咳嗽。

就連對青雲宗知之甚少的陸梟也被百萬積分嚇住了,陸梟畢竟與青雲宗弟子有過接觸,他甚至知道一枚刀蟲首領的晶核才能兌換一點積分,這羅征竟然要上百萬點積分,這就等於要獵殺一百萬隻刀蟲首領,這個數量……太嚇人了。

只有孟嘗君為之一愣,他就思索,羅征需要上百萬點積分,想幹什麼?

百萬點積分,等於兩百萬根方晶石,就算是對於士族來說,也是一筆巨款。

在青雲宗內,需要上百萬點積分才能兌換的東西,屈指可數。

兌換一柄仙器?

不太可能,羅征現階段根本無法發揮仙器的威力,也用不上仙器。

走一次青雲路?

也不可能,雖然百萬點積分,的確可以破例開啟一次青雲路,但是羅征現在的實力去走青雲路,完全是找死。

從煉獄山撈人?

孟嘗君覺得自己的推斷,已經快接近真相了。

這兩年被關入煉獄山中的人有不少,不過大多數都是三年,五年。

一百萬點積分,也就是一千年……

難道是她?

那名近乎於妖孽的女孩,被判在煉獄山面壁思過一千年,她也姓羅。

這羅征,與她同姓,關係是……

這百萬點積分,就是想將她從煉獄山中救出來!

推斷到這裡,結果就已經很明了了,孟嘗君對自己的推斷很有自信。

孟嘗君雖然與她不相識,可是作為孟家的核心人物,青雲宗發生的大事情不可能不關注。

這兄妹兩人,都屬於妖孽級別的人物啊,孟嘗君忍不住感嘆,只可惜是草根出生,處處得罪人,否則她也不會被關煉獄山。

這羅征的思想太單純了一點,真以為積累一百萬點積分,就能將她救出煉獄山?

其中的事情,遠遠沒有這麼簡單……如果羅征真能將積分攢到百萬,真有實力將羅嫣帶出煉獄山,忘川孟家也可以適當的在後面推一把。

但實力才是一切的前提,就看屆時羅征有沒有這個本事。

想歸這麼想,其實孟嘗君沒有意識到,自己還是挺關心羅征,「既然你執意留下來獵殺刀蟲,就必須小心應付那些人!」

「這點我自然會注意,還要多謝孟嘗君你的幫助,」羅征朝著孟嘗君拱手謝道。

孟嘗君帶著淺淺的笑意,拍拍羅征的肩膀,「不用謝,早日攢到一百萬,將她從煉獄山帶出來!」

聽到孟嘗君這句不沾邊的話,羅征頓時為之一愣,自己就說了一個百萬點積分,他就憑藉這點線索推斷出自己的目的!

這孟嘗君不愧是大士族中的精英,腦袋就是好用。 音殿中,魔音宣布要親自授印封帥的消息,很快便人盡皆知。

有人在好奇,到底會是誰?

有人,也在緊張地期待著。

期待,很正常,但是緊張地期待,就說明有人很在意這件事,而之所以在意,原因自然只有一個,那就是,這個新主帥,會是自己嗎?

當然,能有這種緊張地期待感之人,在音殿中,少之又少,因為普通人,是連這種緊張期待感的資格都沒有。

沒有足夠的實力,還妄想能被賜封主帥之位,這,不是異想天開嗎?

而此刻,在音殿中一座雅緻莊園中,有一位女子,她正在緊張的期待著,而她,也有著這種緊張期待的資格。

因為她,乃是神音軍大統領,莫雨軒,半步斗尊實力!

要說在音殿之中,誰最有資格被封為主帥,那麼,莫雨軒絕對是最有可能的人選。

莊園中,莫雨軒站在一方水池旁,池中有魚,也有著一張沉魚落雁的貌美俏臉,那張俏臉,眉目如畫,化著淡淡的妝,顧盼之間,流轉著迷人的眼波,正如她的名字一般,她猶如是從江南煙雨中走出的女子,給人一股溫婉之感。

然而,若是仔細打量她的眉目,又會發現,在她那溫婉之中,又隱隱透著幾分不容侵犯的威嚴。

「兩日之後,殿主親自授印封帥,會是我嗎?」

望著水中自己的倒影,莫雨軒有些怔怔出神,嘴中喃喃著,她憑一介女兒身,能做到大統領這個位置,除了過人的天賦之外,她的努力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沒有人知道,她為之付出了多少汗水。

所以,對於這次殿主的授印封帥,她心中很渴望,很期待,同樣,也很緊張。

「雨軒,在想什麼呢,想得這麼入神?」

在莫雨軒出神之際,這時,身旁突然有一道男子的輕笑聲頓時響起了。

莫雨煙也是回過神來,她偏過頭,目光看了過來,身旁已經多了一位白衣青年的身影,這青年很是儒雅,透著書生氣質,那一張英俊的臉龐上總是掛著一抹暖人笑意,讓人很是心生好感。

「二統領,這裡是我的行宮,你怎麼又胡亂闖了進來!」看到一旁的白衣青年,莫雨軒柳眉微蹙,美眸瞪著前者,語氣微冷,聽這話,顯然這傢伙平日里沒少闖進來。

這白衣青年,乃是神音軍二統領,黃文昊。

「雨軒,那個,所謂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我來看你,你應該感到高興啊。」見到莫雨軒瞪著自己,黃文昊也不在意,依舊面帶微笑,還搖頭晃腦地緩緩說道。

「臉皮真厚!」莫雨軒瞪了黃文昊一眼,隨即目光偏開,再次看向了面前的小池,說話,她知道,她是說不過這傢伙的,臉皮厚得像城牆一樣。

黃文昊看著莫雨軒,輕笑了笑,眼中有著一抹情意流動。

「雨軒,你可是在想此次殿主親自封帥的事?」黃文昊目光看向池中美麗倩影,如何看不出後者的心思。

「嗯。」莫雨軒輕輕點頭,倒是沒什麼隱瞞,黃文昊雖說臉皮厚了點,實則人還不錯,否則她又怎麼可能允許黃文昊這般肆無忌憚地進入她的行宮。

「雨軒,此次殿主封帥,我勸你還是…看淡一點比較好。」黃文昊偏過頭,看了眼莫雨軒,有些欲言又止,不過還是說了出來,他了解殿主,能讓殿主親自授印封帥之人,莫雨軒,還達不到這個資格,他也是有些怕莫雨軒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為什麼?」莫雨軒偏過頭,美眸盯著黃文昊,柳眉一皺,道。

見狀,黃文昊心中不覺輕嘆了一聲,看來她抱有很大的希望啊,搖了搖頭后,黃文昊也不再多言,徑直轉身離去了。

莫雨軒望著黃文昊的背影,柳眉皺著,美眸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副殿主行宮。

今日,風和日麗,湖心亭中,有兩人,一男一女,相對而坐,在二人之間,還擺著一方棋盤,其上,黑白交錯。

一子落下,棋局變幻,人生,也如這棋,變幻無常。

「無音,該你了。」蕭寒執黑子落下,而後看著對面的少女,笑著說道。

「公子,外面很熱鬧,都在熱議兩日之後的殿主封帥之事,公子為何對這事絲毫不聞不問?」沈無音落下一粒白子,而後美眸看向蕭寒,疑惑道。

聞言,蕭寒看了沈無音一眼,笑而不語,繼續悠然落子。

————

轉眼,兩日時間,在音殿眾人的好奇等待中,悄然過去。

今日,一大早,音殿中便是喧聲震天,熱鬧無比,一股喧囂氣氛籠罩整座音殿。

只見,那音殿中的一座座殿宇中,開始不斷有著一道道身影閃掠而出。

最後,那一道道身影匯聚成了一股黑色的人潮,瘋狂地朝著音殿中一座巨大的山嶽涌去。

此山,名為帥山。

其上,修建著一座高達百丈的帥台,而今日,在這裡,將舉行一場盛大而莊重的封帥儀式。

此刻,視線移到這座帥山之上,帥山上,地勢寬闊平坦,修建著一方可容納數萬人的廣場。

在那廣場中央,矗立著一座通天高台,氣勢恢宏,遠遠看去,猶如擎天一柱,散發著難以言說的磅礴氣勢,那高台之巔,眾人只能仰視。

而這,便是帥台。

此刻,在這方寬闊無比的廣場之上,匯聚了音殿所有人,黑壓壓的廣場之上,人山人海,喧聲震天,場面震撼。

而在那帥台的正下方,此刻還站著一群與眾不同的身影。

這些人,身披黃金鎧甲,手執長槍,腰懸寶劍,渾身散發著凌厲的殺伐氣勢,即便他們此刻靜靜站在那裡,都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感,一旁的不少人看到這些黃金身影,眼中都涌動著崇拜與火熱之色。

因為這些人,乃是神音軍,音殿真正的精英。

神音軍,在音殿,象徵著無上的榮耀,無數人在為之而奮鬥著!

在那神音殿的最前方,此刻,站著三道身著鎧甲的身影,一女二男,英姿颯爽,氣勢非凡,三人身上都散發著強大的氣場,而這些神音軍看向這三人,目光中也是透著敬畏之色。

這三人,自然就是神音軍的三位統領,莫雨軒,黃文昊,秦胤。

咚!

這時,在這方寬闊的廣場之上,陡然響起了一道響徹天地的洪鐘之音,鐘聲回蕩天地,滌盪人心。

鐘聲響起后,原本喧聲震天的廣場,頃刻之間,鴉雀無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