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抓向林寒的手掌,不得不伸向自己背後,和一道雷霆光柱碰撞在了一起。

宋文淵身體顫了顫,感到有些吃力。

而這個時候,他轉過身,發現林寒早就消失在了剛才的地方。

「宋文淵!」

一道冷喝聲響起。

宋文淵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看到林寒正吞服著一顆顆療傷丹藥,站在百米之外的地方。

「死!」

宋文淵眼神迸發可怖殺機,手中的烈焰玉璽出現,直接轟向林寒。

「咔嚓!」

但就在這個時候,虛空之中一道刺目的雷霆閃電射出,直掠宋文淵。

「嘭咚!」

宋文淵沒有反應過來,整個身軀直接被那股雷霆給轟飛,披頭散髮,身上的衣袍都是破碎開來。

雖然距離林寒只是短短的百米。

若是尋常,宋文淵幾個呼吸便可殺到林寒面前。

但現在,宋文淵卻是發現,自己要想接近林寒,太難太難了。

「我落入了一座殺陣之中。」

宋文淵神色一瞬間變得有些難看。 宋文淵當日在聖徒考核中,就已經知曉,林寒乃是一位尋陣師。

但他怎麼也想不到,林寒剛剛到了這黑暗深淵入口處,就已經布置出了這麼一座強大的殺陣,將自己不知不覺控制住了。

林寒看吞服了不少療傷丹藥,本是蒼白的面容,又恢復了紅潤,體內的傷勢,在林寒暗中運轉海神涅槃術的情況下,也是慢慢恢復了。

這些療傷丹藥,都是他先前從屍邪雲的儲物靈戒中掠奪過來的。

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了用場。

「就算你暗中牽引了一座殺陣將本座困住又如何?你真的以為,一座小小的殺陣,就能擋得住本座?」

宋文淵搖了搖頭,譏諷一笑。

「轟!」

他手中出現了那尊玉璽,宋文淵深吸一口氣,體內的磅礴靈力,如同洪水般沖入了手中的玉璽之中。

「嘩啦!」

瞬間,一條烈焰流淌的長河從玉璽中轟然爆發出來,直接轟碎了雷霆殺陣。

那是宋文淵手中玉璽的底蘊力量。

雖然具有恐怖的破壞力,但底蘊力量全部激發出來,這玉璽,也算是報廢了。

「可惜了一尊威能強大的禁器。」

林寒在百米處搖了搖頭。

宋文淵臉上看不到任何心疼或可惜的神色。

他知道,若是自己殺了林寒,得到赤魂劍,參悟其中的聖境感悟,便可踏入武道聖境。

到時候,別說區區一個半聖兵級別的禁器,就是真正的聖兵,宋文淵都能夠得到。

宋文淵臉上震猙獰之色愈加濃烈,冷笑道:「小子,還有什麼手段,都施展出來吧,不然,下個呼吸,你就要成為一具死屍。」

林寒臉色依舊毫無波動,也沒有任何想要逃的意思,道:「宋長老,你的實力確實十分強大,但你的智商,有待提高。」

你的智商,有待提高?

「小子,你說什麼?!」

宋文淵三番兩次被林寒這麼「羞辱」,身上的殺意一瞬間爆發,他眼神冰寒到極點,仿若能硬生生將一個人凍結,猛地道:「我本想留你小子一具全屍,但現在,本座改變主意了,本座殺了你小子后,一定將你小子的屍體扔到大荒中喂凶獸。」

「轟隆!」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陣仿若天鼓轟鳴的聲音,從周圍的虛空中響起。

宋文淵神色一變,他又感應到了一種十分強烈的天地元氣波動。

「難道還有一座陣法?」

宋文淵神色一瞬間難看到極點。

不過,似乎是為了故意刺激宋文淵一般。

嗡嗡嗡嗡……

伴隨著一陣陣天地元氣的波動,一座座殺陣,散發無匹的殺氣和光芒,在周圍的虛空中顯化出來。

整整十八座大陣,橫貫在宋文淵周圍,將他鎖困得死死的。

「不?!!」

看到這一幕,宋文淵徹底絕望,心中的強大自信,也是瞬間崩塌。

剛才一座殺陣,已經讓她吃盡苦頭,不惜自毀了手中的烈焰玉璽。

現在一下子出現了十八座殺陣,徹底讓宋文淵內心崩潰。

「小子,你怎麼做到的!你到底是誰?!」

宋文淵看向林寒,看著林寒臉上的淡淡笑容,只覺得那笑容,比魔鬼還要恐怖。

他的心中,一片冰寒。

「哼,敢與林寒為敵,真是活膩了。」

一道老氣橫秋的聲音在十八座殺陣中響起。

「誰?!」

宋文淵神色猛地一變。

下一刻,他看到了,一隻胖乎乎的肥貓,從不遠處的虛空中大搖大擺走去,趾高氣昂,顯得十分欠打。

「閣下是妖?」

宋文淵看到一隻肥貓能說話,立馬驚駭道。

「你才是妖!你全家都是妖!」

小白翻了個白眼,黑乎乎的貓爪子指著宋文淵,一副得意洋洋的道:「這些殺陣,都是本帝布置好的,怎麼樣,是不是感到很榮幸?本帝可是布置了整整半個時辰,算是對得起你了吧。」

「你一隻肥貓,竟然會布置陣法?」

宋文淵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你敢稱呼本帝……肥貓?!」

小白眼睛瞪得老大,隨即神色滿是暴怒,咆哮道:「本帝不是貓,更不是肥貓!!」

嘩啦!

嘩啦!

小白貓爪子連連揮舞,一道道雷霆、閃電、颶風……等等,從十八座殺陣中轟然射出,全部降臨到了宋文淵身上。

一瞬間,宋文淵的慘嚎聲,響徹了整個殺陣中。

林寒站在陣外,看著這一幕,嘴角微微一抽搐。

這隻肥貓,還真是兇殘。

幸好自己平日里只是心裡叫小白肥貓,不然哪天,自己也要倒霉。

小白整整狂虐了宋文淵將近半天。

終於。

殺陣中,傳來最後一聲痛苦的慘嚎,隨即便是沒了聲息。

林寒看向殺陣中的空地,宋文淵一身染血,頭髮披散,躺在地上,生機全部消散。

一位就快踏入聖境的強者,就這麼憋屈死在了這裡,死在了一隻肥貓的手中。

「哼!」

看到宋文淵死去,小白才冷哼一聲,道:「真是個廢物,玩了半天就死了,真沒意思。」

林寒聽到小白的話語,眼皮跳了跳。

這個老魔頭,萬載后雖然智商下降了不少,但這份兇殘,卻是一點都沒改變啊。

踏踏……

林寒走入殺陣中,開始運轉太古龍帝訣,將吞噬旋渦釋放。

嗡!

瞬間,一片由六十團吞噬旋渦組成的吞噬領悟,將宋文淵整個身軀給覆蓋籠罩,不斷吸收他身軀中的生命精氣和一身功力。

先前使用龍靈玉佩,將屍邪雲的身軀轟成飛灰,無法吞噬,讓林寒心疼了許久。

因此,這一次殺宋文淵,林寒暗中提醒了小白,不要將其身軀損壞得太嚴重,不然就太浪費了。

要知道,一尊半步聖境的強者,尤其是宋文淵這種就快踏入聖境的存在,是半步聖境這個層次中的巔峰強者。

他的一身功力,十分龐大,幾乎可以媲美一座儲量幾十萬靈晶的礦脈了。

對林寒,有著巨大的好處。

整整半個時辰。

「轟!」

林寒身上爆發出一片氣浪,衣袍無風自動。

他睜開雙目,兩道駭人的黃金神光,呈現龍形,從雙眸中射出,幾欲刺穿虛空。

唰!

林寒站起身來,握了握雙拳,一陣欣喜。

「一尊半步聖境強者的體內力量,果然磅礴如滄海汪洋,竟然讓我直接突破到了化龍境三重天。」

「而且,吞噬了宋文淵,我的魂力,雖然沒有突破,但似乎也增長了不少。」

「果然,古人誠不欺我,禍兮福相依。」

……

林寒將宋文淵屍體上的儲物靈戒取出來,略微探查了一下,發現了不少寶貝,不過大部分,林寒並不怎麼感興趣,也用不到。

林寒招呼了一聲小白,朝著黑暗深淵入口走去。

看著那深不見底的黑暗深淵,小白神色有些凝重,道:「林寒,你真的要下去?你要知道,這黑暗深淵中隱藏著大兇險,就算是南宮鏡月這位真正踏入聖境的強大存在,都是在裡面遭遇了不測。」

「我知道。」

林寒微微吸了一口氣,隨即眼神堅定,道:「但是,南宮鏡月如果沒有隕落,現在能救她的,只有我一個,如果她已經隕落,我也要找到她的屍身,帶回去安葬。」

小白聽此,氣得不停揮舞著貓爪子,想要拍林寒一頓。

但終究,它沒有拍下去,而是道:「本帝和你一起下去。」

林寒搖搖頭,道:「你在這入口處看著,我需要保證這入口處一切安全,若是有葬魂宮,亦或是其他勢力的強者來此,你一定要提前告知我。」

自從上一次林寒在這黑暗深淵入口處碰到了軒轅邪等一眾九幽魔宮的人,他就暗暗警惕了起來。

小白道:「若是你遇到了昨天晚上那九幽魔宮的一群強者怎麼辦,你要知道,那其中,可是存在著一位真正的聖境強者。」

林寒想到了站在軒轅邪身旁的那個恐怖中年人,隨即道:「軒轅邪算是我的故友,他應該不會無故對我出手。」

小白嗤笑一聲,道:「為了利益,連親人兄弟之間都可以反目成仇,更何況你口中的所謂『故友』。」

林寒笑了笑,拍了一下小白那肥嘟嘟的肚子,道:「放心,就算他真的要對我出手,你可別忘了,我手中有著兩個聖境畫軸,一個是赤蛟魂皇的,一個是屍邪雲『送』給我的。」

小白聽此,終於點了點頭,道:「有兩個聖境畫軸,縱然你小子戰不過他們,逃命總是能逃掉的。」 ……

黑暗深淵中,深不見底,空氣冷的刺骨。

林寒修為突破到了化龍境三重天,終於可以進入黑暗深淵中。

他從黑暗深淵入口跳下,整整半個時辰,林寒都是發現自己在下墜中。

這讓林寒感到心驚不已。

這黑暗深淵,到底有多深?

終於,又過了半個時辰,林寒來到了黑暗深淵底下。

憑藉著昏暗的光線,林寒發現這地底之下,無比潮濕。

而且,地上有著不少枯骨,有人類的,也有各種奇形怪狀的獸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