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心中意念一動,神識海洋頓時顫動,方圓千丈內,連一絲風聲都瞞不過他的耳朵,連一隻螞蟻的移動都難以躲過他的雙目,神識之力更加強大了。

現在的他,神識之力有信心做到同輩第一,年輕一代里,他所知道的人中,除卻紫陽宗的蒼木恆,他相信沒有人可以再與之相比。

他如今多了一股出塵的氣質,如同歸影於林間的得道高人,給人一種非常舒服的氣息,像是佛陀般容易讓人親近。

「唰……」

他在原地微微一閃,瞬間消失,直奔修者交易閣樓而去。

「我回來了!」

他直接從第三層閣樓上的大洞落下。

「小子,我的奇珍呢!」

他才剛剛降落,白鬍子老頭唰的就沖了過去,惡狠狠的抓著他的衣領。

「額……」姜小凡頓時就有些不自然起來,立馬轉移話題,瞟了一眼葉秋雨,道:「前輩,我剛才想到一個好主意,能夠瞬間讓她答應拜您為師,做你的傳人!」

「少扯蛋,把金蓮子還我!」

老頭吹鬍子瞪眼。

「這個……」姜小凡望向葉緣雪和葉秋雨,見兩人沖自己搖頭,顯然已經是愛莫能助,他只能硬著頭皮而上,乾咳了兩聲,心虛的道:「那什麼,那枚蓮子,它一個不小心,就……就……就發芽了!」 林凝冰的心裏也隱隱猜出來了一點,但是,她不想確認,也不敢確認,她怕驗證以後那自己和夏詩婷的關係會因此破裂,可是,這件事情像是一根刺似地紮在她的心窩子裏,使林凝冰很是矛盾。

林凝冰經過左思右想,最後,終於下定了決心。

她猶豫了一下, 便輕輕的問道:“詩婷姐,你和蕭羽鋒是什麼關係?”

夏詩婷遲疑道:“算是男女朋友吧……”

———-

———-

蕭羽鋒出來以後,看到蘇小可在外面站着,他想起自己在房間裏的表現,覺得有些臉紅,自己堂堂一個七尺男兒,竟然被一個漂漂亮亮的小花姑娘給制服了,他有些臉紅,而且,憑蘇小可的性格,她要是不嘲笑自己幾句那就不是她了。

蕭羽鋒想溜走,但就在這時,蘇小可笑吟吟的轉過來,像是剛剛認識他的似地打量着他。蕭羽鋒咳咳了兩聲,以示尷尬,道:“你看我做什麼?喜歡上我了?”

蘇小可白了他一眼,道:“你想想可能嗎?”

“怎麼不可能?我長得的帥氣,你長的漂亮,我們兩個在一起那就是郎才女貌啊。”蕭羽鋒大言不慚。

“那就一朵鮮花插到牛糞上。”

“你是牛糞?”蕭羽鋒滿臉驚異。

“滾!”蘇小可大罵,恨不得上去和蕭羽鋒大戰三千回合,但這只是想想而已,蘇小可站在原地,忽然,她的臉上又浮現出了笑容,她說道:“小子,你的女人很多嗎!”

“那就紅顏知己。”

“嘴硬!”蘇小可不屑的笑笑,道:“被趕出來了?”

“他們兩個在談私事,我一個大男人不好意思聽。”蕭羽鋒說道。

“那我怎麼聽說,那個剛來的姐姐也是你的女人呢,既然她們兩個人都是你的女人,你還有什麼話不能聽的?”蘇小可故作驚奇的說道。

蕭羽鋒很靦腆的擺了擺手,道:“瞎說,我能有那麼大的福氣嗎?”

“你還真沒有。”蘇小可說道。

“你就不能誇我兩句?”蕭羽鋒納悶的道。

“你身上有什麼優點讓我誇的?”

“你和我相處了這麼多天,竟然連我身上的優點有沒看出來?”蕭羽鋒張開嘴吧大聲道。

蘇小可想了想,說道:“我還真沒看出來,你給我說說吧。”

“你聽啊,我身上的優點多了去了,數都數不過來……”蕭羽鋒笑道。

“你說唄。”蘇小可好笑的看着他。

蕭羽鋒說道:“今天有些頭疼,想不出來了。”


蘇小可聽了,哈哈大笑起來,她無語道:“你的優點你連自己都不知道,給我瞎吹什麼啊你。”

“我真的有很多優點啊。”蕭羽鋒說道。

“那你說啊,磨磨蹭蹭半天。”

“就是我……想不出來了。”

“是沒有吧。”蘇小可捂着嘴巴笑道。

蕭羽鋒沉吟了一下, 道:“優點呢,都是讓別人發掘的,只是,你的觀察力可能稍微差了那麼一點點,所以,你看不出來我身上的優點。”

蘇小可大怒,道:“是你沒有好不好,別給我瞎掰活!”

“嘿嘿。”蕭羽鋒笑了一下,道:“我又沒有你以後就知道了。”


蘇小可沒有答話,給蕭羽鋒做了個鬼臉後,就揚長而去。

這時,蘇小可沒有發現,蕭羽鋒看着她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絲陰險的笑容,如果蘇小可看見了的話,絕對會毛骨悚然。

蕭羽鋒通過這幾天對蘇小可的觀察,基本上已經全面瞭解了她,而蕭羽鋒怎麼可能放過在自己眼前一直蹦達的小美女呢?!所以,蕭羽鋒決定對蘇小可展開攻勢,在這個非常時期,蕭羽鋒還有閒心勾搭其他的女人,不得不說,實在是有些無恥。

蕭羽鋒對付女人的方法數不勝數,在這幾天,基本上已經讓蘇小可認爲自己是她的朋友了,當然,再向“朋友”進一步,那不是不可能的,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蕭羽鋒笑完後,準備下樓去買點東西,剛扭過頭,嚇得魂都飛了,蕭羽鋒連連後退,滿臉的驚恐。

小玲站在蕭羽鋒的面前,對蕭羽鋒眨了眨眼睛,然後,在羞澀的別過頭。

蕭羽鋒退到牆角,不自然的說道:“你……你又要幹什麼?”

“小可姐說,你今天……今天……”小玲扭捏了半天,低下頭,竟然不好意思在說下去了。

“今天怎麼了?”蕭羽鋒問道。

“她說你今天會……請我吃飯。”小玲說完後,臉蛋騰的一下就紅了。

蕭羽鋒在心裏把蘇小可罵了成千上萬遍,雖然這幾天蕭羽鋒的日子很是滋潤,但是,蘇小可不知道對這個小玲說了什麼話,使小玲對他說死心塌地的,每次見到蕭羽鋒後,都是羞澀的不敢說話,今天可能是因爲太興奮了,小玲竟然放大了膽子和蕭羽鋒說起話來。

但這就苦了蕭羽鋒,這個傢伙認爲女人是老天爺製作的最精緻的藝術品,他不想傷害一個女人的自尊心,但是也不想和小玲……不說了,反正,小玲愛上蕭羽鋒的罪魁禍首就是蘇小可。

“小玲啊。”蕭羽鋒儘量的讓自己臉上的表情柔和下來,道:“對不起啊,我今天有點事情,不能請你吃飯了,真的對不起!”

小玲聽了這話後,臉上失望的表情難以掩飾,但她還是笑道:“沒事,那就下次吧。”說完後,小玲就跑去了。

蕭羽鋒抓着自己的頭髮,心裏對小玲愧疚不已……


這時,病房的們打開了,林凝冰走了出來。

林凝冰好像又哭過了一次,眼圈紅通通的,蕭羽鋒連忙迎了上去,道:“小冰,你怎麼了?”

“讓開。”林凝冰冷冷的道。

蕭羽鋒疑惑,這兩個女人到底聊了什麼啊?!他道:“你又哭了啊。”說着,蕭羽鋒伸出手抹掉了林凝冰臉上的淚水。

林凝冰呆呆的注視着他,想起自己剛剛做出的決定,頓時又後悔起來。

“笑笑,別一副不開心的樣子,那樣就不好看了。”蕭羽鋒說道。

“你趕緊讓開!”林凝冰再次說道。

“到底怎麼了?”

“我想回家!”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一次飯局

蕭羽鋒穿好衣服下了牀,看了看牀上的血跡,想了想,就把整張牀單掀了起來,然後,把牀單疊好後,從房間裏拿出 一個袋子裝進了裏面。

蕭羽鋒又去洗漱,把事情都幹完以後,蕭羽鋒拿着袋子就走了。

剛打開門,就看到小玲在外面,蕭羽鋒現在基本上已經可以做到平靜的面對小玲了,他問道:“你站在這裏幹什麼?”

其實,小玲只是長相有些奇葩之外,身材可以用火爆來形容,傲人的雙峯絕對有34D,小細腰,修長的長腿,如果光 看背影的話,只要是個男人都會覺得她是個美女,如果不是這樣蕭羽鋒第一次也不會抱錯了,但是……

小玲咧開嘴巴笑道:“小可姐說你有事情找我。”

蕭羽鋒聞言,皺了皺眉頭,不知道蘇小可又發什麼瘋,道:“我沒有事情啊……”

“沒有啊。”小玲落寞的笑了笑,就要退走。

蕭羽鋒實在是不想傷了一個女孩的自尊心,連忙道:“哎,對了,你去把這間病房退了吧。”


小玲聽了,頓時興奮了起來,對着蕭羽鋒點了點頭,蹦蹦跳跳的走了。

蕭羽鋒抹了一把汗,走到走廊的拐角處,居然又看到了蘇小可,蘇小可是背對着蕭羽鋒的,所以沒有看到他,蕭羽鋒 走到她身邊,從後面猛地抱住她,說道:“小可,終於找到你了!”

蘇小可驚呼一聲,連忙轉過來,看到蕭羽鋒後,柔嫩的俏臉上浮現出一層紅暈,看起來嬌豔無比,蘇小可沒有多說什 麼,低下頭壓低聲音說了一句:“流氓!”說完後,就揚長而去了。

蕭羽鋒更加的疑惑了,自己這兩天好像沒有做對不起她的事吧,怎麼態度轉變的如此大?!

無語的搖搖頭,蕭羽鋒晃晃悠悠的走出了醫院,上了車,正準備回家,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蕭羽鋒拿起手機,看了看屏 幕上面的號碼,想不出來是誰,然後,按下啦接聽鍵。

“是蕭羽鋒嗎?”手機裏傳來一箇中年男子的聲音。

“我是。”蕭羽鋒點頭,覺得這個聲音有些熟悉。

“呵呵,聽出我是誰來了嗎?”手機裏的人笑道。

“你是……?”

“我是寧遠,雅顏的父親。”

蕭羽鋒頓時想到了,趕緊說道:“原來是寧叔叔啊,我居然沒有聽出來。”

“沒有關係。”寧遠無所謂的笑了笑,道:“羽鋒啊,我給你打電話呢,是給你說你上學的事情的。”

“確定下來了?”

“是,南海大學中文系。”寧遠說道。

蕭羽鋒很輕鬆笑道:“雅顏是老師嗎?”

寧遠聽了,沒想到蕭羽鋒會直接說出來,只好道:“是。”

“嘿嘿。”蕭羽鋒沒有在說話。

寧遠無語,這小子真是精明,就等着自己下面的話呢,但寧遠還真的有些話想對蕭羽鋒說,頓了一下,就道:“羽鋒, 你覺得雅顏這孩子怎麼樣啊?”


“很好啊。”蕭羽鋒說道。

寧遠聽了,在手裏裏面鬆了一口氣,又道:“雅顏這孩子呢,從小就沒了母親,是我從小把她給帶大的,性子可能會有 些不一樣,如果她以後跟你帶來什麼麻煩的話,你就多擔待擔待。”

“知道。”蕭羽鋒笑的更加開心了,這是奉旨泡妞啊,以後對寧雅顏也就放心了。

“嗯,那好。”寧遠說道:“你現在在做什麼?有時間的話,我請你吃頓飯。”

“那哪行啊,寧叔叔,還是我請你吧。”蕭羽鋒說道。

“呵呵,都一樣,那中午銀川酒店我定好包間,你就過來吧。”

“行,中午我一定準時趕過去。”

“好,那就先掛了啊。”說完後,手機裏就傳來嘟嘟的聲音。

蕭羽鋒腦子裏浮想出寧雅顏清新淡雅的容顏,心中一片燥熱。

回到家後,王筱雲正在看電視,看到蕭羽鋒來了後,連忙站了起來,道:“回來了啊,我給你換鞋。”

蕭羽鋒把王筱雲拉開,溫和的道:“這樣的事情怎麼能讓你幹呢?我自己來就行了。”

王筱雲“哦”了一聲,笑着坐回了沙發上。

蕭羽鋒換好鞋後,坐到閒得無聊,就坐到電腦桌子上,打開電腦,登上了自己的小企鵝。剛上去,就“滴滴”的響了一 聲。

蕭羽鋒點開看了看,是不要“不要惹我”,上面全都是,有時間嗎?在嗎?什麼的。蕭羽鋒看的有些汗顏,這幾天在醫 院和家裏來回竄梭,根本沒有上過線,沒想到這個“不要惹我”還挺有毅力的,一直髮信息。

蕭羽鋒回了一句,“在。”

過了一會兒後,她就回過話來,寫的是“中午有時間嗎?”

蕭羽鋒想到中午還要和寧遠吃飯,就回到:“沒有。”

“真的假的。”

“真的。”

“我本來想請你吃飯的。”

“可我要請別人吃飯。”

“是誰啊?能讓你這個大忙人請?”

“我岳父。”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