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們要殺掉姜龍,卻沒料到自己公子被其反殺!

怒火騰的一下就竄了起來,王天軍一步踏上前,靈力聚集之下,毫不猶豫的一掌壓了下去!

地面出現了一個龐大的掌印!

「此次選拔戰,如果姜龍發生了意外,我要你們陪葬!」

這一掌的力道驚人,所有人都呆立當場,就連牧家主也在這一刻快速清醒過來!

額頭之上已經布滿汗水!

「怎麼辦?」

「這王天軍怎麼會如此看重一名招募護衛?」

「他們的關係絕對不簡單,我們必須快點召回他們來,牧亭風都死了,如果他們攻擊姜龍,恐怕也會落的個生死當場的結局,不能讓他們死!」

派去青頂峰的弟子並不只牧亭風一人!

為了殺掉姜龍,林家公子,柳家公子都派去了幾名,現在情況不妙,一不小心,那些公子恐怕都會死在青頂峰!

「我們暗中布置了結界,就算他運氣好,可是對抗時,牧亭風難道不會將他引到邊緣去嗎?」

「難道他就是傳說中的地武成神,以地武境就擁有了神識?」

「該死的,此子絕對不能留,他如果跟王天軍有關係,我們都會被王家往死里打壓的!」

焦急的柳鋒岩與林家主不斷的交談著。

他們懼怕王天軍,更懼怕姜龍,一旦他成長起來,對於他們來說,將是個災難!

「牧雲,你給我說清楚,你們到底幹了什麼!」

藉助著這一掌之威,王天軍攜帶著壓迫之力,對牧家家主牧雲說道。

「我們幹了什麼?哈哈哈」

「我們封閉了青頂峰的四周!」

「姜龍殺了柳家族子,也殺了我牧家族子,現在更是殺了我親子,他該死!」

「用這麼多的招募護衛來給他陪葬,他已經足夠自傲的!」


「哈哈哈哈!」

雖然之前被王天軍的那一掌震懾住了,可是很快他就恢復到了歇斯底里的模樣!

他就如同一個瘋子,將所有的事情和盤托出,他才不怕事情鬧大,連親子都死了,他難道還會在乎其他人?

「牧家主瘋了嗎?」

「他居然敢如此頂撞城主!」

牧雲的歇斯底里,讓四周圍觀的人竊竊私語起來。

他們不知內情,只知道出現了一具屍體,牧雲就跟瘋了一般,與城主對峙起來!

「如風兄,必須要想個辦法啊!」

「牧雲全都說了出來,他真的是瘋了!」

「我們不能跟他一起瘋!」

與這些竊竊私語的圍觀者不同,柳鋒岩面容越來越驚恐,只能向林家家主林如風求助道!

自百年前,凌家劇變,牧家取代凌家之後,唯一能夠與王天軍抗衡的就只有林如風了!

「新崛起的終究還是靠不住啊!」

「現如今,我們只能打死不說,將這次的選拔戰繼續進行下去!」

「一個瘋子的言論,應該對我們造成不了多大的影響!」

林如風能夠對抗王天軍,這是事實!

可是那也只是能夠對抗而已,並不是說他就一定能打贏王天軍!

如果能打贏,恐怕現在的城主也就輪不上王天軍坐了!

他根本就不敢打,柳鋒岩問他,他能怎麼回答?

他只能這樣的安慰自己,順便也安慰柳鋒岩,讓其不必過於緊張!

「唉,希望吧!」

看著林如風的模樣,柳鋒岩多多少少也能猜出一些,此時也不便點破,而是應了一聲后,便轉身退到了一旁!

他不知道最後的結局,此時那些家族公子已經召回,他要等待的,要麼是懲戒,要麼就是選拔戰繼續!

「原來如此!」

「城衛隊何在!」

聽到這話,王天軍的面容瞬間陰沉了下來,朝著四周大喝一聲!

「呵!」

王天軍話音剛落,呵聲傳來,金鐵交割的聲音在四周響起!

大約三百名身披重甲的城衛鐵甲兵從四周沖了出來!

他們手持三丈長矛,能夠在他們身上感受到的,只有無邊的血腥!

修為地武境圓滿境,與家族執法隊類似,擁有合擊之法,是城主的頂級衛隊!

這就是城主威懾其餘四大家族,最大的依仗!

「他要幹什麼!」

「王家家主要幹什麼!」

「清理其他家族嗎?」

「他就不怕引動各大家族的太上長老嗎?」

城衛隊的出現,讓所有人都緊張起來,他們都在揣測王天軍的意圖,為了一名招募護衛,如此大動干戈,所有人都有些匪夷所思!

「給我扣押牧雲,等待選拔戰結束再行定論!」

王天雲直接下令,怎敢不從!


牧家主的修為非常強橫,但是有城主在,他們沒有畏懼!

「我看誰敢!」

牧雲橫步一踏,單手托著牧亭風的屍身,滿臉癲狂!

渾身氣勢瞬間爆發出來,一時間城衛隊無人敢動!

牧雲已經瘋了,他們謀奪凌家的家業,自身儲備非常弱,一次歷練毀掉了所有的基因子,一次報仇連親子都搭了進去,他還怎能保持平靜?

王天軍想要對他不利,也要付出足夠的代價!

「給我動手!」

牧雲的舉動,讓王天軍神色陰沉下來,大手一揮,手下的城衛隊沖了上去!

「合擊之術,鎮靈鎖!」


三百名城衛兵齊齊發力,精芒瀰漫開來,隨著長矛一指!

無數道精芒在牧雲的上方形成了一道靈力鎖鏈,瞬息間壓制下來!

這種專門針對高階武者的鎮靈鎖,擁有非常強大的束縛能力,一時間幾乎無法阻擋!

「王天軍,僅僅一個家族招募護衛而已,你怎敢如此!」

「當年組建風雲城,四大家族均有大功,你莫非想一家獨大!」

「快住手,否則我們將會聯手反制!」

正當牧雲與鎮靈鎖陷入僵持中時,柳鋒岩與林如風再也無法保持沉默,身軀齊齊一動,沖了過來!

王天軍這樣的舉動,幾乎可以說不仁不義,他們絕對不能做旁觀者!

四大家族雖然明爭暗鬥,但是也同氣連枝,如果四大家族崩潰,其他城藩很容易就會發動戰爭,會直接瓦解風雲城!


「我說過,只是扣押,不要質疑我的命令,現在我才是城主!」

陰冷的看著兩人,王天軍沒有選擇住手,而是在僵持之中,一掌壓了進去!

得到了王天軍的加持,鎮靈鎖如同加力般壓制而來,牧雲頃刻便被鎮壓!

但是在被鎮壓時,他的雙手仍然緊緊的抱著自己的親子!

「我恨啊!」

「為了仇恨,讓親子動手,也許正如亭風之前所言,仇恨比他重要!」

淚水順著臉頰流下來,四周的鎮靈鎖,鎮封了他的所有!

「王天軍,一名招募護衛,只是一名招募護衛!」

「你!!!」

直到牧雲被完全束縛之後,柳鋒岩與林如風指著王天軍,臉上滿是憤慨!

這樣做,完全沒有給他們一點面子!

他們想過姜龍與王天軍的關係不同尋常,但是絕對想不到姜龍是王天軍的親子!

正是因為這樣,他們越發憤慨!

「招募護衛不是人?他們不是爹生娘養的,就你們是?」

「上古以來,一直傳下來一句話,眾生平等,弱肉強食,你們是比他強,可是我現在要保他,同樣是他的能力,你們憑什麼在此舌燥?」

兩人的話,讓王天軍不厭其煩!

在他心中,看不慣他,那就打一場,在這兒唧唧歪歪有什麼意思!

隨著王天軍的話出口,兩人沉默下來!

幾十年前,王家大變,王天軍憑藉自身的魄力,強行鎮壓一切,甚至逼迫前任族長退位,這樣的手段,他們就是真的反對,又有什麼用!

在沉默中,他們將憐憫的目光看向了一旁。

牧府管家顫顫巍巍的走上前來,老臉之上同樣滿是淚痕。

「家主,將他交給我吧,我帶回家族安葬!」

牧家的變故讓人有些心酸,只不過一切說來說去,都是牧雲咎由自取的,為了報仇,把自己的親子搭了進去!

「不,他是我兒子,是我兒子,誰也不能帶走!」

「不對,要安葬,要安葬!」 鎮靈鎖之下,牧雲先是迷茫的看著牧府管家,隨後有些焦急的朝著他狂吼,不然他帶走牧亭風的屍身,但是很快他的面容就安靜了下來!

口中不斷的重複著這些話,伸手將那半截屍身遞了出來!

變故來的太快,誰也無法阻擋!

「唉,一代世家就這樣被毀了!」

「一名招募護衛毀掉了一個大世家,倒也算是一個奇聞!」

「當年他們毀掉了凌家,也許這就是報應吧!」

看著這一幕,四周圍觀之人竊竊私語起來。

現在留在這兒的都是長老級別的,都清楚當年凌家被奪權之事。

牧家是個新興家族,根本沒有太上長老的存在,擊敗凌家,用牧師傳承毀掉了一切!

現在牧家家主已經瘋了,如果他不能夠清醒的話,牧家名存實亡!

沒有了子弟,沒有了家主,沒有了一切,牧家還有什麼存在的價值!

「家主,我會將公子好好安葬的,你保重!」

抱著這半截屍身,牧府管家緩緩退去,一切都平靜了下來。

「轟隆!」

隨著一聲轟隆聲響起,一個傳送陣憑空顯現,渾身染血的姜龍一步踏出,將十枚印記拋在了腳下!

同時出現的還有五名各大家族的招募護衛,他們一出現全都用血紅的眼睛看著姜龍!

勝利者只有姜龍一人,其他人都死了,而他們到最後也沒能湊齊十枚印記,都是被動傳送出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