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不是劊子手,不嗜血,要不是蕭一劍表現的太陰險,他連蕭一劍都不會廢掉。

「蕭大哥,又見面了。」

蕭天對外面的動靜一清二楚,走了出來,十分激動的看著蕭讓。

「天弟,又見面了。」

蕭讓微笑道。


對蕭天,他也只是比較欣賞而已,卻遠沒有蕭天見到他的那種激動,畢竟此蕭讓非彼蕭讓啊。

「小讓。」

蕭媚兒也出來了,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媚兒。」

蕭讓半點不尷尬,原本怎麼叫,現在還怎麼叫。

「蕭大哥,媚姐雖然看起來比我們還要小,但是她比我們都要大的。」

蕭天連忙在一旁糾正道,他還以為蕭讓不知道蕭媚兒的真實年齡。

「哦,媚兒姐。」

蕭讓從善如流,立即改口。

「小讓,你還是叫媚兒吧。」

看著蕭讓臉上的笑容,蕭媚兒臉莫名的就是一紅。

「這裡不是良善之地,蕭家人馬上便到,咱們先離開。」

麻涼姑開了口。

「好,就先離開這兒。」

蕭讓將眾人都收入了微縮世界,由麻涼姑攜帶著微縮世界穿越空間,消失在了這。

「蕭大哥,既然你已經有此成就,那麼我這些年查到的一些東西,也可以放心的告訴你了。」

微縮世界只內,蕭天說道。

「說說。」

蕭讓道。

「江湖傳聞,遠叔因為和魔女相戀,背叛武修,還不惜將釋道巨擘沖關聖葯諸天丹偷出來,蕭家不得已,才出手誅殺遠叔和魔女。」

「這個傳言,只有一點是準確的,雪姨,的確是魔,遠叔,的確碰觸了這禁忌之戀。」

「不過,遠叔從來沒背叛武修,和雪姨相戀的過程中,他沒做過一件對不起武修的事情,即使是後來整個武修江湖都在追殺他,他也不曾出手殺掉一個武修。」

「和遠叔是武修的絕世天才一樣,雪姨在魔修那邊,也是不出世的奇才,是武修重點關注的對象,可自從和遠叔相戀后,雪姨便再也沒有出手傷害過武修的性命。」

「遠叔和雪姨相約一起退出江湖,不問江湖紛爭,兩人安安靜靜的生活,事實上,兩人也是這麼做的。」

「短暫的一年隱居生活,是遠叔和雪姨一生最快樂的時光,如果不是發生那件事情,遠叔怕是會一直這麼快樂下去。」

「那一日,老家主蕭倉皇與人大戰,身負重創,傷勢一度惡化,差點挺不過去,在他高燒不退神志不清的時候,曾呢喃自語,說遠叔是才蕭家第一天才,上蒼為何待他如此不公,讓蕭家最優秀的繼承人墮入魔道之類的話。」

「這些話,被從旁伺候的現任家族蕭太白聽在耳中,從此埋下了禍根。」

「蕭家子弟中,蕭太白從小時起便是遠叔的跟屁蟲,和遠叔最為要好,因此遠叔閉關后,不問世事,和蕭太白卻仍舊保持著聯繫。」

「蕭太白向遠叔傳消息,說蕭倉皇傷重將死,迴光返照,已經看開一切,想在臨死之前,看看自己最疼愛的兒子。遠叔不疑有他,瞞著雪姨,偷偷返回了家族。」

「蕭太白早已經設下天羅地,遠叔跨入蕭府大門之後,便再也沒有出來。」

「雪姨知曉此事之後,吐血三升,不過雪姨比較理智,沒有一時衝動的殺向蕭府,而是蟄伏了起來,專門暗殺蕭家人,為遠叔報仇。」

「雪姨隱匿的功夫天下無雙,蕭府找不到雪姨,便花重金上天池山,請天池山的刺客出手,追殺整整一年,雪姨,終於也飲恨。」

「遠叔從來都沒有背叛過蕭家,更沒有背叛過武修,他只是勇敢的追求自己的愛情,可蕭太白卻為了一己之私,殺害了遠叔!」

蕭天越說越氣憤,說到最後,眼中已經射出極為仇恨的光芒來。

蕭天說的事實,已經極為具體,不過結果卻和厄運說得差別很大。

蕭天說雪女死了,厄運卻說雪女活著。

不過,蕭讓卻下意思的認為厄運說得對。

一來,他內心之中,不希望蕭致遠和雪女這樣的人物死掉,二來,厄運神秘莫測,比蕭天調查到真正真相的可能也要大。

「蕭天,雪女,其實並沒有死。」

靜靜聽完故事的厄運開了口。

「你是?」

蕭天不認識厄運。

「我是蕭致遠和雪女共同的朋友,當年的事情,我幾乎全程參與,只是蕭家查不到我的身份,所以在編造故事的時候,乾脆將我給去掉了。」

厄運看向遠方,目光綿延飄忽,似乎在追憶,似乎在嘆息。

「既然雪姨沒死,那雪姨在哪?」

蕭天急急問道。

「天池山。」

厄運吐出三個字來。

「怎麼會?」

蕭天瞪大了眼睛,他根本就不相信,當年可是天池山出手追殺雪姨,如今雪姨又怎麼會在天池山?

。 「雪女會藏匿在天池山,其實很簡單,因為雪女,和天池山頗有淵源,天池山的刺客明著『刺殺』掉雪女,暗著,卻將雪女藏在天池山,休養生息。」

「刺殺掉雪女,乃是天池山對雪女最好的保護,因為沒人會再追殺一個已經死掉的人。」

厄運道。

「雪女是魔,難道天池山也是魔?」

蕭天又問。

初次見面,他並不是相信厄運,但他相信蕭讓,既然蕭讓和厄運一起,那麼他便選擇相信厄運。

「你覺得呢?」

厄運反問道。

蕭天仔細一想,天池山乃是魔武分界線,而且那本就是一群刺客,行走在暗夜之中,那裡就算真有魔,也不是不可能。

「那我能見雪姨嗎?」

「不能,因為你實力不夠,雪女雖然沒死,但是在蕭家的追殺之下,曾經中了蕭太白的火神之毒。火神之毒歹毒至極,天池山高手如雲,卻也無法化解,只有將雪女送入冰雪宮殿之中方可鎮壓。唯有釋道二重巨擘,才能抵抗裡面的氣寒徹骨。」

至此,當年發生的種種,終於大白。

「天弟,蕭家你是不能再回去了,你可有什麼去處?」

幾人又閑話了一會,蕭讓問道。


「天池山。」

蕭天想都沒想,三個字脫口而出。

天池山招收殺手,不問來歷不問出身,只看實力,以他現在這種狀況,加入天池山,算是一個比較合適的選擇。

「天池山能不不去還是別去,我剛剛將天池山的刺客給洗劫了,如果天池山知道你和我的關係,那你死定了。」

蕭讓搖頭。

「洗劫天池山的刺客。」

蕭天聽的是直咧嘴,天池山那是什麼地方,那裡的刺客何其兇悍,一向只有他們刺殺別人,今兒竟然被洗劫了。

「小讓,你怎麼又將天池山給得罪了啊,這下好了,整個太清,已經全部都成了你的敵人。」

蕭媚兒有些嗔怪的看著蕭讓。

「媚兒姐,這不能怪我,要不是他們設計我,我也不會反擊。」

蕭讓撇撇嘴。

「蕭天,我打算到魔修世界去閉關,等突破釋道再回來,我從那些刺客那掠奪得資源夠多,不如你隨我一塊去有穹吧。」

他又道。

蕭天現在實力不高,又已經被蕭家追殺,他獨家寡人一個,在太清武修世界沒有任何可以投靠的實力,和他一起去魔修世界,休養生息慢慢修鍊,這是最好的選擇。

「不。」蕭讓卻是搖搖頭,臉色忽然剛毅起來,「我要去太清之舟!」

「太清之舟的確有機緣,不過天弟,你才浮生四重,儘管十大高手都已經被我殺了,你還是危機重重。」

「蕭大哥,你在浮生境便可以斬殺釋道巨擘,我雖然你比差一些,但在浮生四重的時候入太清之舟,這種挑戰,還是敢於接受的。」

蕭天臉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好!」

蕭讓稱讚道。

太清之舟,被十大家族把持,只有焦土太清之星選拔賽的前一百名才可以今入。


而蕭天,根本沒去過焦土,他要進太清之舟,最難的一關,其實不是太清之舟內的危機,而是如何在十大家族的嚴密防守之下,混入到太清之舟內。


蕭讓對這些,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不過既然蕭天沒開口尋求幫忙,他也就沒問。

在蕭家以廢物之身,可以成長到現在,蕭天定然有著一些不為人知的手段,更不會是逞強好勝或者臉皮嫩不好意思開口之人。

他沒求助,那隻能說明,他真的有方法。

「媚姐,你這便回蕭家去吧,出來這麼久,伯父伯母也該擔心了,天弟有我,你不用擔心。」

決定了蕭天的行止之後,蕭讓又對蕭媚兒說道。

「小讓、小天,真的沒有挽回的餘地了么?」

蕭媚兒欲言又止,還是說了出來。

「呵呵,媚姐,你回去問問蕭家,有沒有萬一的可能會放過我們。」

蕭讓哈哈笑道,將蕭媚兒從微縮世界放了出去。

蕭媚兒雖然實力不太高,但她可是十大家族的人,蕭讓也不擔心她會有什麼不測。

現在的太清,正忙著通緝他和麻涼姑呢,還哪有心情內鬥。

幾人在微縮世界之內沒呆幾天,十大家族處決八聲縉雲的消息,終於傳了出來。

「八聲縉雲背叛八聲家、背叛太清武修,和通緝犯蕭讓合謀,在天池山腳下,裡應外合,將十大家族的天才殺掉,罪大惡極,特於今日午時三刻,封門斬首示眾!」

宣布斬首八聲縉雲的,是一道蒼老的聲音,響遍整個太清。

「什麼,原來十大家族中竟然有人和蕭讓是一夥的,難怪蕭讓那麼厲害,可以斬殺那麼多天才,感情是有內應啊。」

「我早就猜到了蕭讓有內應,只是沒想到,他的內應水準如此之高,竟然是八聲縉雲!」

「想不到,的確想不到,八聲縉雲在八聲家好像是排名第三的高手吧,半年前跨入半步巨擘,前途無量,她為何會做這等傻事?」

「真是可惜,先是焦土偷襲,再是天池山伏擊,十大家族頂尖高手損失殆盡,八聲縉雲尤其顯得難能可貴,可是,她卻不得不死。」

「是啊,就算她再厲害,可是她竟然和蕭讓是同夥,屠殺那麼多天才,她死不足惜。」

「哎,這下,魔修那邊得笑得合不攏嘴了,一夕之間,太清已經損失了如此多的青年高手啊。」

「」

八聲縉雲即將被斬首的消息,在太清掀起了一股軒然大波來。

太清雖然也有過斬首的先例,但那些要麼是江洋大盜,要麼是魔修,像八聲縉雲這種十大家族的天才,還從來沒有過。

「果然不出我所料,十大家族會公開斬首八聲縉雲。」

聽到這些消息,厄運一臉得色。

「十大家族堅持斬首八聲縉雲,只怕也是為了平衡吧,他們每家都死了兩大半步巨擘,憑什麼八聲家只死一個?」

「這樣做,既可以削弱八聲家的勢力,將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推到八聲縉雲身上,又挽回了十大家族的顏面,嘖嘖,十大家族,不愧是十大家族啊。」

蕭讓冷笑了起來。

。 也幸好,當初七七出森林的時候,帶出了銀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