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仔細檢查了任命書上的魔法影像與魔法徽記,路西恩將多米尼克接上黑石島。

「你來的可真晚!這隻烏鴉是你新養的魔獸嗎?」

「路上遇到一些意外,耽擱了一會,這隻烏鴉是我的魔寵,我有些累,可以休息了嗎……」

柯明德好奇的看了看這隻烏鴉,模樣猙獰,令人生畏。絕冬城寸土寸金,倒是少見有人豢養魔寵。

路西恩似乎認識這個多米尼克,不過多米尼克絲毫沒有交流的打算,冷著一張臉,按照指引,進入一間屋子,關閉房門。

重生空間:首席神瞳商女 「他原來可不是這樣的。」路西恩有些尷尬,給自己找台階。

多米尼克已經鎖上了門,也不好進行交接,路西恩只得回房休息。

柯明德加入永恆白塔沒幾個月,並不認識這位多米尼克,見他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便不去交流,回房進行睡前的冥想。

冥想能夠增長精神力,這是法師的根本,但沒有人能夠一天冥想十多個小時,冥想一段時間之後,精神會有一種疲憊感,不同於施法、熬夜造成的疲憊,使人無法繼續冥想。

柯明德每天能夠冥想三個小時,通常是早晨冥想一個小時,睡前冥想兩個小時。

朕的皇后誰敢動 盤腿坐下,窗外傳來聒噪的鴉鳴,讓人心煩意亂,睜眼一看,多米尼克的烏鴉魔寵正落在窗檯,一雙紅眼十分滲人。

柯明德在腦中翻閱掃描的法術書,依照書中的記載,釋放了初級法術「靜音術」,初級法術的數量數不勝數,花上一百年也不可能學全,柯明德有側重的學習法術,對於這種沒什麼大用的法術,照本宣科,現學現賣。

屋子裡安靜下來,柯明德拉上窗帘,進行晚課。

第二天一早,路西恩想去和多米尼克交接任務,又碰了一鼻子灰,勉強交代幾句,乘坐雪橇離開黑石島。

柯明德也有些看不過眼,這個多米尼克是真的是乖僻邪謬,不可理喻。

不去理會他,柯明德與林雷做好準備,下水進行採集。

「林雷,你認識這位多米尼克嗎?」

「見過兩面,並不太熟悉,他是戈登大師的弟子,住在戈登法師塔。」林雷使出傳聲術,兩人此時已經沉入深水,毫不顧忌的討論新來的黑袍法師。

「他的口音有些奇怪,一點不像絕冬城的人。」柯明德說道。

整個托泰世界的人類都使用同一種語言文字,乃是遠古時期諸神專門為人類創造的,符合人類的發聲結構與社會習慣,音韻諧美,但由於山川險阻,久而久之,不同地區的人依舊有口音的差別。

柯明德的異界語直接學自太陽神,口音最為標準,但為了融入絕冬城,也學著當地人的口音說活。

「好像是南方的口音,沒聽說過他去過南方啊!」林雷也有些奇怪。

兩人談論了一會,講這個話題拋之腦後。

柯明德在水下遇過一次險,此時格外小心,不時掃描一遍周圍的環境。

返回黑石島,多米尼克正在曬太陽,臉色陰沉,那隻紅眼烏鴉在他耳邊聒噪的叫著,聲音難聽刺耳。

到了晚上,正準備冥想,柯明德忽然想起什麼,把窗帘拉上。

「奇怪,那隻紅眼烏鴉哪去了?」柯明德有些好奇,掃描了整個黑石島,卻不見烏鴉的蹤影。

心情有些愉悅,但下一刻,柯明德的臉色發生了變化。

在多米尼克的屋子裡,站著一名陌生人。

那人站在窗前,鬍鬚茂盛,身體強壯。

「他是誰?怎麼進入的黑石島?為什麼沒有觸發警戒法陣?」

柯明德心中升起疑惑,又掃描了一遍全島。

多米尼克也不見了!

陌生人穿著的正是多米尼克的法師袍。

「變形術!」

變形術是變形類法術的統稱,有局部變形術、人類變形術、變羊術、變蛙術、變蛇術、惡意變形術、變巨術等許多種類。

永恆白塔也有變形術的傳承,但學習的人很少。

「多米尼克為什麼要使用變形術?還是說,此人通過變形術偽裝成了多米尼克……」柯明德心中疑竇叢生,回想多米尼克的種種異常之處,忍不住穿好衣服,帶著法杖與法術書,敲響林雷的大門。

林雷正在冥想,過了一會才開門。

「有什麼事?」林雷見柯明德裝備齊全,連法術書都帶上了,不禁感到奇怪。

我有超能力,看見多米尼克變成另一副模樣,感到奇怪,特來詢問……

話肯定不能這麼說,柯明德盤算一會,開口道:

「我想了解一下多米尼克的詳細信息!」

林雷很奇怪,還是把所知的信息都告訴了柯明德。

「他是絕冬城人,大約四十多歲了,十多年前的時候被戈登大師收為弟子……」

戈登大師是迪拉殿下的大弟子,已經成為灰袍法師多年,並且擁有自己的法師塔。

「他有魔寵嗎?」

「他以前並沒有養過魔寵,這隻烏鴉應該是最近新養的。」

「他的口音如何?為人怎麼樣?」

「不算熱情,也不孤傲,很普通的法師,絕冬城口音。」

「他有什麼親人嗎?」

「他結過婚了,但是只有一個女兒,名字我並不知道。」

談論一會,柯明德說道:「我感覺這個多米尼克有問題,明天你和他一起下水工作的時候,最好小心一些。」

林雷點點頭,面色如常。

對他來說,多米尼克曾經見過幾面,而柯明德則是在黑石島上第一次遇見。

第二天,林雷穿好水靠,系好繩索,準備和多米尼克一起下水。

「多米,你的兒子也不小了,你為他找好老師了嗎?」

柯明德隱隱聽到林雷說話。 柯明德站在一座小型石樓前,石樓高一米,俯視圖是一個正六邊形,共五層,每層均勻擺著三十枚初級魔核。

這是黑石島防護法陣的能源中樞,位於法師塔的地下。

柯明德在每層取下六枚魔力接近枯竭的魔核,換上新的,把舊魔核裝進一個單獨的盒子里,在盒子上標明日期。

檢查完法陣,柯明德解開魔法鎖銬,回到法師塔的一層,復而在能源中樞的樓梯口釋放了魔法鎖銬。

一隻烏鴉撲稜稜飛過,柯明德幾乎想對它釋放一道衝擊術。

剛才它想跟在柯明德後面進入能源中樞,被柯明德驅趕出去。

「可惜我還沒有學會讀心術和獸語術,不然能通過烏鴉了解一下多米尼克……」

柯明德分心想到,更多的精神集中在掃描之上。

多米尼克正在水下老老實實的工作,看不出什麼異常,不過柯明德絲毫沒有掉以輕心。

「還沒有。」

這是多米尼克下水前回答林雷的話。

多米尼克只有一個女兒,這是林雷告訴柯明德的。

「多米,你的兒子也不小了,你為他找好老師了嗎?」這是林雷詢問多米尼克的。

想不到林雷這個整日醉心於雕塑的人,小心思還挺多。

柯明德見這個多米尼克沒什麼異常行動,也沒打算跟他過不去,把今天的生命之水喝下,舒活筋骨,開始練習引導術。

林雷與多米尼克返回法師塔,也不打擾正在修鍊的柯明德,林雷加工今天採集的魔核,多米尼克逗弄他的烏鴉,三人互不打擾。

「那兩個傢伙怎麼還沒有消息……」多米尼克眉頭緊鎖,食指在烏鴉的喙上不斷敲擊。

「這兩個人似乎對我已經有了防備,必須要儘快行動……他們兩人都是黑袍法師,還擁有法師塔的便利,我一人恐怕拿不下來……還是要儘快和他們聯繫上……」

他指頭微動,烏鴉得到指令,撲稜稜飛離海島。

多米尼克坐在一塊石頭上,靜靜等待。

寒風呼嘯,進入黑石島的範圍卻變得溫暖柔和。

「這小島布置的倒是規整,可惜不久便要化為廢墟……」

多米尼克悄然冷笑,露出森森白牙。

一個多小時后,烏鴉返回,在他耳邊呱呱亂叫。

他站起身,走到小島邊緣,縱身跳下冰面。

「你要到哪去?」

多米尼克回頭看去,是柯明德站在小島上詢問。

「捉些魚,喂我的魔寵。」

他答道,隨後在冰面上奔跑起來,烏鴉不緊不慢,跟在他身後。

跑出黑石島的法陣範圍,多米尼克臉上一陣變換,最終變成了一幅陰鷙的面孔。

「變形術雖然好用,但是太難受了一些。」

如果柯明德在此,定會發現,他的身高都變高了一些。

一跺腳,此人騰空飛起,飄浮在離冰面兩米高處。

烏鴉飛在前面,多米尼克緊隨其後,不多時,一個黑點進入到他的視線。

冰面破裂,凹凸不平,兩名男子隨意坐在冰上,正在啃食烤肉。

「啪嗒!」

多米尼克落下來,看著眼前的兩人,冷冷詢問:

「為什麼拖了這麼久?」

「噗!」一人吐出一塊骨頭,「追了很遠,沒殺掉他!」

「什麼!」多米尼克震怒,「你們兩人,伏殺一位黑袍法師,竟然讓他逃走?」

「你算什麼東西?在我面前大呼小叫。」那人不屑道。

「比爾,不要以為你是祭祀大人的兒子就能為所欲為!」多米尼克一握拳頭,就要動手。

「住手!」另一名男子站了起來,身軀雄壯,像是一頭黑熊。

「不要吵鬧,那名黑袍法師手段繁多,帶著好幾件魔法物品,留不住他,你先說一下黑石島的情況。」

雄壯男子頗有威信,止住兩人的爭吵。

「永恆白塔的法師已經逃回絕冬城,如果迪拉老婦不蠢,定會派人前來查看……」

「當務之急,是在援軍到來之前攻下黑石島,完成祭祀大人的任務。」

多米尼克悚然而驚,想起祭祀恐怖的懲罰。

「要不是你們非要埋伏那個法師,哪會有這麼多事!」

祭祀的兒子嘲諷道,雄壯男子瞪了他一眼。

「你把黑石島的情況說一下。」

「黑石島有一座法師塔,但是法陣布置的十分簡陋,僅有生活法陣、偵測法陣、防護法陣幾種,雖然簡陋,但十分有效。」

「你混進法師塔一整天,沒有把法陣破壞嗎?」祭祀的兒子又插了一嘴。

「我沒那麼蠢,這樣做立刻就會被發現。」多米尼克強忍住揍扁這個嘴上沒毛的年輕人的衝動。

「偵測法陣的距離是多遠?」雄壯男子問道。

「接近一千米。」

……

「待接近偵測法陣是,你變成多米什麼的模樣,我使用強化匿蹤術潛入法師塔,你我合力,殺死一人……」

「那我呢?」祭祀的兒子聽到計劃中沒有自己的位置,十分不滿。

「你在島外壓陣,如果永恆白塔的法師逃走,你把他們截住。」

「我必須參與行動!」年輕人堅定道,他不傻,自己的地位全部來自於身為祭司的父親,已經有許多人對自己不滿,這次行動,僅僅三人合力殺死了一名叫做多米尼克的法師,之後的伏擊任務失敗,攻陷黑石島是最後一個機會,只要有功績,自己就能安穩不動的享受現在的待遇和地位。

「我的強化匿蹤術只能對一個人釋放,持續時間十分鐘,施法需要三分鐘,給兩個人使用,行動時間可能會不足。」

匿蹤術是一種中級法術,集成了隱身術、潛行術、魔力隱蔽、無聲行走、行動無風等法術的功效,強化匿蹤術增強了隱匿效果,但會犧牲一定的持續時間。

「聽說你想調到沿海去,我父親能在主教那裡說得上話。」

雄壯男子看了年輕人一會,最終點頭。

「好,但你要一切聽從指揮。」

天空陰沉,忽然飄起了小雪,能見度立刻降低。

「前面就是偵測法陣的範圍,我們只有七分鐘的行動時間,務必在兩分鐘之內,登上小島,不要隨意說話、施法,會破壞強化匿蹤術的效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