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事實上,昔日楊眉大仙所說闖過那處死地,也是兇險度很低的一個凶地。

能夠被稱為凶地的地域,沒有一片是簡單的地方,那是用血淋淋的教訓而正名的地域,沒有人會小視。

幽暗之河是一跳長達數億里的河流,沒有多久,丁岳便是能夠聽到那洶湧澎湃的河流之聲了,轟轟隆隆,震動混沌。

丁岳目中生光,遙望過去,頓時讓眼前的一幕給震驚住了!

這是一條看不到對岸的河流,所流淌的河水都是混沌之氣液化所形成的的混沌水,灰暗色的河水,透出了一股冷冽至極的寒氣。

而且在河面之上,無窮無盡的混沌之氣形成了一個個漏斗般的巨大漩渦,有的漩渦都是方圓數十里、數百萬里大小,轟鳴不斷,從中隱隱透出的威能讓丁岳都是心中有股窒息感。目光為之一縮。

「幽暗之河裡面產幽暗神石和幽暗神光本源,幽暗神石可以煉製帶有幽暗神光的法寶,幽暗神光本源也可以讓人練成強大的神通幽暗神光,不過近些年來。幽暗之河裡面的神石和本源都是有些不多了。所以,外來人也少了。」三凶中的老二幽柱瞧了丁岳一眼。平淡的說道。

「就是這東西?」丁岳伸手一抓,把那幽磨的石磨拿在了手中。

丁岳凝神一看,眼中也是不由得驚了一下,這石磨幾乎都沒有怎麼煉製。只是有些稍微的雕琢,但其中的威能已經足以有上品靈寶的威能了。

「如果好好煉製的話,豈不是至寶都是很有可能煉成?」丁岳心中驚訝,通過楊眉大仙了解,他可是知道混沌內的至寶已經是何其珍貴,這什麼幽暗神石,竟然至寶胚胎的材質。

而且。這石磨之中的那所謂的幽暗神光,剛才那一刻,如果不是他反應快和這三凶好像掌握不是很熟練的原因,可能丁岳都是被直接滅殺了。


「好強的神光!」丁岳心中震驚。心神掃過,那石磨內有絲絲幽暗光芒時隱時現,這種神光的威能,都幾乎都可以稱為上等神通了。

在混沌內,法寶什麼的都是比較稀少,神通才是主流,而神通也有強弱,昔日,丁岳所掌握的諸多神通最多也就一些下等的神通而已,只有寥寥幾種能有中等神通的威能。

而上等神通,即使在混沌內也是極為罕見,每一種,都是威能強大至極,造化強者都是眼熱無比。


「不過這三凶怎麼就這樣直接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了呢,他們就不怕我出手搶奪這三件法寶?」丁岳心中一個念頭突然閃過,頓時,他目光看了過去。

而就在這時,幽磨也是驟然發難,沉喝一手,張口噴出一口鮮血,不過他的血液卻是暗紅色的,透出以股冷意,同時,其他兩人也都是口中吐血。

瞬息間,三人聯手,丁岳手中的石磨轟鳴一聲,威能強大了數籌,一片濃厚的幽暗神光便是落在了丁岳的身上。

「找死!」丁岳心中原先就有預防,反應也是急速,在幽暗神光落在丁岳身上的瞬間,丁岳體內的聖十字架便是嗡嗡作響,一股聖光流轉,砰的一聲大響,便是把幽暗神光崩散,連體內都是沒有進入。

「快走!」那幽磨本來抓向丁岳手中石磨的大手不由的一頓,目光很驚駭,他沒有想到自己三兄弟全力聯手都沒有讓丁岳受傷。

頓時,幽磨心中的忌憚更加濃烈,也顧不得那件石磨了,轉身和另外兩人聯手,幽暗神光乍現,唰的一聲,光芒破空,直奔那幽暗之河的方向而去!

「看來是不記疼啊!」丁岳冷笑,青光破空,唰的一聲,追了上去。

但讓丁岳沒有想到的是,這幽暗三凶卻是光芒一閃直奔那幽暗之河內落去,丁岳目光不由得一冷,一隻大手伸出,光芒一閃,砰的一聲便是拍散了那幽暗神光。

「走!」幽暗三凶面色大駭,即使口中吐血也是身形一動,落入了那河水之中。

丁岳見此,目光不由得猶豫了剎那,但隨之還是緊接著落入了河水之中。

「噗通」一聲,丁岳落入水中,頓時,他只感覺自己全身一寒,詭異的寒氣一絲絲的都刺破了自己的護體仙光,讓他全身都要凍僵的感覺。


「起!」丁岳沉喝,全身法力奔涌,同時,體外一道道細細的混沌仙光湧出,圍繞著丁岳,頓時把那一絲絲寒氣都是攪為粉碎,阻擋在外。

不過當丁岳再抬頭望去,卻是已經沒有了那三凶的蹤影,河水茫茫,大浪滔滔,河面之上更是瀰漫著濃濃的灰暗色霧氣,即使是他運用神通也是看不出遠的距離。

「這三個傢伙不簡單。」丁岳皺眉沉思,心中暗道,這三個傢伙明顯對著幽暗之河都沒有什麼畏懼,畢竟,這凶地也不是說進就能進的。

凶地進去容易,可想出來就難了。

「算了,找到地圖,快點去綠族之地才是正事,不能再耽擱什麼時間了。」最後,丁岳自語,身形一縱,已經出了幽暗之河,直奔那幽暗之城而去。

直到丁岳的身影離去,幽暗三凶的身影才從幽暗之河深處冒出頭來,三人都是大為不甘,目光憤恨無比!

那件石磨可是整個幽暗之河都數萬年難得一出的大塊神石啊,極為罕見,稱之為至寶都不為過,竟然就這樣被搶走了。 007

是他?

那個穿著迷彩服騎著馬一身英氣把我從水深火熱中解救出來的男人?

「哦,我又忘了……」

凌玉姑娘不好意思地撓撓頭,然後跑了過去,從他的手中接過一個保溫瓶。

這個男人從進來到現在,一言不發,好幾次我都想開口道謝,但是他不說話,也沒正眼看我,弄得我都不知道應該怎樣開口說話才好,氣氛中充滿了一絲絲的尷尬。

「姐姐,這個可是我哥他……」

「小玉,你出去休息吧,剩下的我來。」

凌玉端著保溫瓶沖著我笑笑,「姐姐,記得吃!」,說完這句話,她就開心地跑了出去。

我還想著該怎麼說話呢,這一下子連最活潑的那個都不在了,氣氛更加尷尬。

「呃……我……謝謝!」

那個氣場很強大的男人拿過保溫瓶,慢慢地打開,裡面立刻飄出另一股香味。

「我們這邊的大米比較粗大,熬的粥比較稠,你將就一下。」

他真的很高大,背對著我在桌子上倒粥的身影就像是一個筆挺的軍人一般,線條剛毅,無形中給我帶來了很強大的壓力,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明明我的「謝謝」已經說了出口,他不是應該順著我的話說點什麼嗎?可是他並沒有。

旁若無人一般地倒著粥的他忽然轉身,發現我正在發獃,臉上有點不悅。

他跟凌玉給我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他的膚色也偏黑,眼睛很有神,不算太大,但是卻發著亮光,似乎是個精明的人;鼻子算高,挺挺的,以前總聽屈雲翳說鼻子高挺的男人很有骨氣,或許吧,眼前的他看起來也像是很有原則、很有骨氣的人;頭髮像是剛洗過的,還有點微濕的,幾綹髮絲甚至還貼在他光潔的額頭上。

好一個英俊的男人!

我想不明白,凌玉那麼可愛活潑的小姑娘,她的哥哥卻總是給人一種淡淡的、疏離的、冷傲的感覺,我不敢冒冒然開口說話,只想著一會兒要是他問我什麼,我順著回答就好了,免得把這難得和諧的氣氛給破壞了。

突然間的沉默浸染了整個蒙古包,我有點不知所措。

「來,喝了吧。」

他把粥親自給我端了過來,肉香伴隨著米香,我確實很餓了。

「這邊沒有豬肉,現在也沒天亮很難找到,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歡羊肉,畢竟羊肉很多人都不太喜歡,覺得有股味道,所以用的是牛肉,可以嗎?」

雖然人很冰冷,但是心卻是熱的。

我點點頭,笑笑說:

「謝謝,我平時也喜歡牛肉粥,真的。」

他看著我笑得像個傻子一樣的表情,似乎有點高興,冷如寒冰的臉上也終於露出了一絲絲笑容,雖然不易察覺,但還是被我捕捉到了。

他沒有離開,搬了張凳子過來,坐在離我不太遠的位置,就那樣靜靜地看著我吃。有好幾次我都不好意思,天啊,被一個陌生的英俊的男子專註地看著自己吃東西,我是聖人我才吃得毫無戒心好嗎?

大哥,你為何要這樣看著我吃?難不成你也餓了?

「你要不要吃一點?」

我問,他搖搖頭,繼續看著我吃。

美味的粥卻讓我吃得極為艱難,終於吃完了,肚子填飽的感覺真的太舒服了。他立刻站了起來,走過來端走了我的碗,然後背對著我問:

「再來一碗?」

「不用不用……謝謝……」

他又優雅地把保溫瓶擰好,然後又坐回剛剛那張凳子上。

「感覺好點了嗎?」

「嗯。」

「哦,對了,恩人,請問您的名字?」

「凌逸,凌空翱翔的凌,飄逸的逸。」

我有點想笑,想不到雖然性格迥然不同的兩兄妹,介紹名字的方式卻是一樣的,或許他們都同屬於草原上凌空翱翔的鷹吧!只不過一隻比較可愛,另一隻比較冷傲。

「謝謝你,要不是你我簡直不敢想象。」

「不用,憑我在草原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經驗,要找到你,不難。」


說得也是,一個從小就生長在這裡的孩子,閉著眼睛都比我強。突然,我想起了我的手機,抬起頭看著他,問:

「可以借您的手機一用嗎?我的已經不見了,我怕我的朋友會擔心。」

他看著我,或許沒想到我會突然和他正視,眼神中閃爍了一下,臉上不知道紅了沒有,還是那副冷淡的表情。

他從褲兜里掏出他的手機,解開了密碼,然後遞給我。

我按了按屈雲翳的電話,但立刻又掛斷,此時也才不到六點,屈雲翳必定還沒醒。於是,我給她輸了一行簡訊,發了過去。

凌逸一直筆直地站在那裡,也不坐下,也沒說話,就那樣靜靜地看著我做著這些事。

「好了,謝謝你。」

我把手機遞還給他,他接過,然後說:

「我只比你大三歲,以後叫我」你「,我不太習慣用尊稱。」

我有點懵了,還沒反應過來,一聽他這麼說,點點頭,說了個「哦」,當做是回應吧!

我只是覺得他是我的恩人,多少對他我存著感恩之心,不敢輕易冒犯,他可是神一樣的人物啊!要不是他,此時的我必定凶多吉少了。

「外面下了很大的雪,你要是趕路,估計要後天才能離開,雪太大,路不好走。」

他簡簡單單的話卻告訴了我很多信息,好吧,既來之則安之,我一向開朗,反正這邊的工作其實也是很自由的,地中海先生叫我安頓好以後一周有一篇稿子發給他就可以了,這對於我來說沒有難度,再加上希拉穆仁草原這個地方實在太有魅力了,估計我的靈感會爆棚,我自然信心滿滿。

「下雪了?」

長這麼大,我從來沒看過雪,就算那時候在武大讀書,武漢似乎總是跟我作對,每次都是趁我回了廣東它才偷偷地下起雪來,這點讓我很痛恨,讀了四年書,感覺白讀了。 幽暗之河內,三尊巨大的身影沉浮著,佇立在河水之中,也沒有護體神光出現,只是那樣靜靜沉浮著,好像幽暗之河內那讓丁岳都是頭痛的寒氣對他們毫無作用般。

「大哥,難道就這樣算了?」幽暗之河三凶的老三幽山不由得的說道。

老大幽磨面色一暗,有些無奈的說道:「此人神通廣大,我們兄弟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找上門去,估計也是凶多吉少啊。」

「大哥,先回去吧,回頭再給你找塊幽暗神石先用著,我們再見機行事,找著機會就出手,如果找不到機會就自認倒霉吧。」老二幽柱說道。

老大點了點頭,說吧,三人身形一轉,竟然直接就潛入了幽暗之河深處,消失不見了。

幽暗之城。

「這就是幽暗之城?」丁岳滿臉的驚訝錯愕,站在了一座城池之前。

但雖然說是城池,還不如說是一個小城鎮呢,沒有城牆,面積也不是很大,方圓數里而已,就在幽暗之河一側,一塊比較大的巨石之上,形成的一個小城鎮。

不過比較荒涼。

「也太寒酸了吧。」丁岳落下身形,看了看巨石之上那錯落而又無序的一個個如同山洞般的房屋,有些無語。

這座城池幾乎都是根據腳下這塊巨石開發出來的,房屋好像都是從那巨石上雕琢出來的,很粗狂、原始的雕琢造就。

嗯,就是很古樸的感覺。

丁岳給這座幽暗之城找了個理由,就穿過了由兩個條石立起形成的簡陋門中,踏入了這座幽暗之城中。

這幽暗之城顯得很荒涼,並沒有多少人的樣子。路上也是行人稀少,丁岳也只能根據那一座座房屋之內隱隱透出的氣息來感應這裡有多少強者。

「這位道友,可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在下何流,原為道友做介紹,只需十塊混沌靈石而已。」不等丁岳轉悠多久。一位早已注意到丁岳的修士便是走了過來,口中說道。

混沌石,是由混沌氣凝成的靈石,像是先天靈氣化成的先天靈石一般,裡面的混沌之氣易於修鍊,是混沌內的一種硬通貨。如同貨幣一般,很受認可。

「三塊。」丁岳直接攔腰再攔腰的砍價,好像很熟練的樣子。

楊眉大仙的知無不言讓丁岳對混沌世界有個比較詳細的一個了解,混沌靈石自然也是了解,而且臨行前丁岳也從楊眉大仙那裡得到了一堆不算少的混沌靈石。

「好,三塊就三塊。不知道道友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這位修士面色有些蒼白,看起來看年少,而且修為不過神通境,聽到丁岳的報價,很果斷的就同意了。

「帶我去找售賣地圖的地方。」丁岳說道。

幽暗之城不大,兩人根本沒有用多久,便走到了一處房屋之前。而且相比較那些簡陋粗糙的房屋,這處位於城中心地帶的房屋已經算是豪華的了,石牆上都是刻著精美的花紋圖案,很有檔次的感覺。

不過丁岳並沒有在意這些,而是直接踏入其中,很快,一位中年修士便是笑呵呵的迎了上來。

「本座需要覆蓋地域最大的地圖。」丁岳直截了當的說道。

「這個有,道友請稍等。」店主點頭,很快就拿出一塊玉石,其中有點點光芒如同繁星。光芒閃爍不停。

丁岳接了過來,神念一掃,便看到一個龐大的地圖,一個個標識如同繁星般,幽暗之河就在裡面。但也不過小小一塊而已,而且還是最偏僻的一個小角落裡。

丁岳心神一掃而過,對店主說道:「出價多少?」

「道友,五萬混沌靈石。」店主笑呵呵的說道,一副我很真誠、童叟無欺的模樣。

搶劫啊!丁岳不由得掃了店主一眼,真當他冤大頭啊,五萬混沌靈石,那可不是一個小數字了,就是對於混元後期的修士也是一筆很大的數字了。

雖然地圖一般都很珍貴,但也沒有貴到這個地步。

「一萬靈石,可以就拿走,不然就算了。」丁岳懶得廢話,直截了當的說道,不容置疑。

「成交。」大家都是混元境,心照不宣罷了,這個價格算是很實惠了,店主也很痛快的就同意了,手中有仙光一抹,灑在玉石之上。

頓時,玉石之上光芒一閃,顯得晶瑩剔透了許多,等丁岳再次探出神念之後,那玉石內的地圖也都顯示出來了詳細的地域之名和方向等信息。

「嗯……竟然還沒有?」丁岳心神掃過,和楊眉大仙的地圖比對了一下,心中頓時又沉了下來,這幅地圖很大,竟然都沒有和楊眉大仙的地圖有交集的地方。

許你一生一世緣 我到底跑的有多偏啊!」丁岳心中欲哭無淚的暗道,真的有些無力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