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也是在喪禮上才知道了沈微阿姨的消息,原來那天沈微阿姨在救洪寶石時,被人刺了肚子一刀,現在雖然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但她肚子里的孩子卻已經沒了。

等他終於可以出院,已經是兩個月以後。聽說那些害死她的人,也就是那個男生的同夥,已經全部伏法。

失去了最心愛的女孩,他整個人變得醉生夢死,他不想再留在惠市這個傷心地,打算出國留學。

在他收拾行旅的時候,無意間在自己房間的抽屜里,看見了一個小盒子。

打開一看,是一隻材質很特別哨子。才想起來這是他小時候,一位老人家送給他的東西。

記得那時候他才八歲,有一天在放學路上,他看見一個滿身留濃的邋遢老人躺在路邊,看起來好像已經餓了很久,似乎還生著很嚴重的病。

路過的人都僻得遠遠的,就像那老人家是什麼大病毒似的。

他從小就是個特別善良的人,見老人家跟外公年紀差不多,可身世看起來卻比養尊處優的外公差遠了,這讓他生出了一絲可憐他的心情。

他掏了掏口袋,想把身上的錢給老人家,可突然又想到這老人家都病得坐不起來了,就是有錢也花不了吧。

於是他跑到附近的小飯館,買了一份飯菜打包了過來,還順手買了一瓶水。

他把飯菜、還有水、還有身上所有的錢,都放到了老人家面前,然後才離開回家。

第二天他放學回家時,又在同一個地方看見了那個老人家,但那老人家卻是坐著的,他走到老人家面前,又把自己身上帶的錢都給他。

正準備離開時,老人家叫住了他,給了他一個特別的哨子,並對他說:「你是個心地純善的好孩子,我可以實現你一個願望,這個哨子送給你,但你不要輕易的吹響它,等到你真正有願望的時候再吹響它。記住,它只能吹響一次,也只能實現一個願望,當你願望實現的時候,這個哨子我會收回來。」

他當時只覺得這哨子好看,像是白玉做的,但又比白玉更加通透,所以說了聲謝謝以後就收下了。

但老人家的話他卻沒有放在心上,實現願望什麼的,真當他是三歲小孩啊。

雖然他確實還算是一個小孩,但他聰明的很,沒那麼容易被忽悠,當然不會相信老人家說的那種,完全沒有科學依據的話。

但這哨子確實漂亮,於是他把哨子放在了盒子裡面收藏起來。

過去這麼多年了,重新看見這個哨子,他心中卻是突然升起了一鼓希望。

雖然他依然不相信那老人家的鬼法,但人在絕望的時候,只要有一丁點的希望,都會被死馬當成活馬醫。

他想也不想,拿起哨子就用力吹了起來。哨子響起的聲音很空靈也很奇特,似乎並不是特別響,但又似乎傳播得很遠很遠,傳至天際的那種感覺。

突然間,他面前騰空出現了一位面如白玉,身穿古裝的美男子,這名美男子看起來只有二十來歲。

「你……你是?」他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小孩,不記得我了?」美男子笑著問他。

小孩?他突然瞪大著眼,「你是那個老人家?」

「是的。」

「你……」他想了想,突然滿心期待的衝到美男子面前,抓著他的肩,激動的問:「你是神仙?你以前說的話是真的?你真可以實現我的願望?」

「對,我乃天上的上仙,你是我下凡渡劫遇到的最後一位至純至善的凡人,所以我私下賞了你一個願望。既然你如今吹響了哨子,那就是說你有願望了?」

「有,我有願望,求你一定要幫我實現。」他說著直接跪了下來。

「說吧,什麼願望。」美男子上仙受了他這一跪,笑著問。

「我要我心愛的女孩可以回到我的身邊,我要她重新活過來。」

上仙掐指一算,搖頭:「你說的那個女孩,生前大富大貴,福氣也是普通人的十倍以上,這是她自己以陽壽換來的,如今她陽壽已盡,你換一個願望吧。」

「什麼意思?」他不明白。

上仙索性好心的告訴他,「那個女孩上輩子福氣不好,十歲就成為孤女,十八歲嫁人,生有一兒一女,但沒幾年夫君去世,她成了寡婦。雖然她很長壽,活到了九十多,但卻覺得孤苦伶仃,終日鬱鬱寡歡。」 「……」他心裡有些悶悶的,雖然是她上一世的事情,但聽到她嫁人,還為別的男人生兒育女,心裡總是覺得很彆扭。

「投胎之前,她求得了一個恩惠,願意以自己的陽壽來換取這輩子最大的福氣,原本她這輩子的陽壽也是有九十多歲,但換取之後,陽壽就只剩下二十一歲。」

雖然他仍然為了她的離去而悲傷,但此時此刻也不得不為她的沒心沒肺,而感到哭笑不得起來。

她就只想著自己快樂瀟洒二十一年,就不想想她離去以後,為她傷心牽挂的人?

上仙安慰道:「別難過了,她雖然只活了二十一年,但她從出生到死去那一刻,每一分鐘都是快樂幸福的,她是這個世界上最有福氣的人。家人愛她,朋友愛她,你,也一樣愛她,她一直被包圍在愛中,無憂無慮。這麼有福氣的女孩,哪怕只活了二十一年,也夠本了。」

「不!她夠本了,我不夠本!」他大喊道:「憑什麼她這麼自私?憑什麼她能這麼沒心沒肺的離開?那我呢?那洪爸爸呢?那那些愛她喜歡她的朋友呢?她都不管了是嗎?她倒是無憂無慮的離開了,那我們留下來的這些人怎麼辦?」

「不管是不是自私,這都是她自己的選擇,你還是換一個願望吧。」

「我沒有別的願望,我只有這一個願望,我要她回到我的身邊,我要她回來,我要她活過來。」他固執的沖著上仙喊著。

「唉……」上仙嘆了口氣,嘟嚷了句:「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我就不應該許你這個願望,這也太難為本上仙了。」

此刻上仙在他眼中,已經成了跟洪寶石同一陣線的人,都是沒心沒肺的人!

他諷刺道:「這可是你許給我的願望,你身為堂堂一個大神仙,不會說話不算話吧?」

「罷了,既然你執意於這個願望,我可以滿足你,但是有一個條件。」上仙說。

「不管什麼條件,只要她能回來,我統統都答應。」他忙說。

「當我收回哨子時,你就會忘記跟我有關的任何記憶,也就是說,你會忘記跟這個願望有關的任何記憶,包括好個女孩洪寶石。」上仙說。

「我會忘記她?」他一怔。

「是的,你以為我為什麼會告訴你,關於她上輩子的身世。那是因為等我走後,我就會抹去任何跟我有關的記憶。否則,天機不可泄露,凡人是不可以知曉這些事情的。」上仙說。

他不願意忘記她,她可是他最心愛的女孩啊,怎麼可以忘了她呢。

可是他更不願意她離開他,離開這個世界。只要她能回來,哪怕代價是忘記她,他也只好接受。

他點頭,「好,只要她能回來,我可忘記她。但是,我一定會重新認識她,重新回到她身邊的。」

上仙笑,「隨緣吧。」

上仙伸出手,他手中的哨子立刻飛到了上仙手中,然後哨子跟著上仙一同消失在他眼前。

然後,他眼前一暗,便什麼都不知道的暈了過去。

穆晨的第一世,在他暈倒之後結束。

上仙消失時揮了揮手,施了個時光倒流大法,讓穆晨回到了認識洪寶石之前,也就是高一新學期的第一天。

洪寶石因為已經死過一次,所以記憶無法去除,並且她用來換福氣的陽壽,也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也就是說,她這一輩子能活到九十多歲。 今天是洪爸爸生日,放學以後,洪寶石早早就跟穆晨一起回到洪家。

傍晚六點左右,洪爸爸才回來,身邊還帶著一個女人。

「老爸,生日快樂!」

「叔叔,生日快樂!」

洪寶石跟穆晨一見洪爸爸回來,忙笑著大聲祝福。

「謝謝寶寶,謝謝小晨,哪個……寶寶,爸爸今天帶了個朋友回來。」洪爸爸小心翼翼的開口。

洪寶石這才看清洪爸爸身邊的那個女人,她眼睛有點濕。重生回來三年多了,每次試探洪爸爸都不承認有女朋友,沒想到今天終於可以再次見到她。

「寶寶,你怎麼了?」 懶漢得以重生 洪爸爸有點緊張,他還沒正式介紹呢,怎麼女兒就一副想哭的樣子?

難道女兒已經猜出微微的身份,並且非常抗拒他有女朋友?

他就是擔心女兒接受不了多了一個后媽,所以才一直不肯跟微微結婚的,可微微不求名份,無怨無悔的跟了他這麼多年,現在微微已經懷孕,他身為一個男人,這次怎麼也該為微微著想一下了。

可女兒這態度……唉,好為難。

「寶寶?」穆晨詫異的看著洪寶石,她可是從來不會哭的不正常女生,今天是什麼情況?

洪寶石慢慢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緒,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笑著問:「爸爸?這位是?」

「哦,她是爸爸的……朋友。」洪爸爸本來是想說女朋友的,話到口中臨時就改成了朋友。

洪寶石在心裡鄙視著老爸,主動走到沈微面前,「阿姨你好,我是洪寶石,你可以跟我爸爸一樣叫我寶寶。」

咦?

洪爸爸跟穆晨同時吃驚的看著她,她的小名可不是誰都能叫的,怎麼會主動讓一個沒見過面的女人叫?

「寶寶你好,我是沈微。」沈微微笑。

沈微?洪寶石心裡好高興,她終於知道這女人叫什麼名字了。

「沈微阿姨,你好,很高興認識你,歡迎你來我們家做客。」洪寶石笑。

事出反常必有妖!洪爸爸更加緊張了,這女兒的熱情有些過了吧?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沈微對她的熱情也有些詫異,但仍是禮貌的微笑。

「寶寶,咱們先坐下來聊吧。」洪爸爸招呼著大家到客廳坐下說話。

接下來,洪寶石連穆晨跟洪爸爸都不理會了,坐在沈微旁邊,一直主動的跟沈微套近乎。而沈微也慢慢的適應了她的自來熟,跟她聊得越來越放鬆。

洪爸爸跟穆晨兩人只好坐在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邊偷偷的打量著那兩個一大一小的女人。

吃飯的時候,洪寶石突然語出驚人,「沈微阿姨,你什麼時候嫁給我爸爸呀?」

「噗……咳咳……」正在吃飯的三個人同時把飯菜噴了出來。

洪寶石皺著好看的眉毛,「你們幹嘛?能不能講點衛生啊!」

「寶寶,你在胡說什麼呢?」穆晨悄悄扯了扯她的衣服。

「寶寶,你怎麼能在微微面前亂說話呢?小心嚇到你沈微阿姨。」洪爸爸也說了她一句。

沈微紅著臉,不好意思的沉默著。

「怎麼了?我就是想沈微阿姨快點嫁到我們家來嘛!」洪寶石不置可否的說。 「寶寶,你……」洪爸爸的臉也突然間紅了起來,他明明沒有告訴她,這是他的女朋友啊。

「我可是談了快四年戀愛的老手,戀愛經驗熟著呢,就老爸你跟沈微阿姨之間的戀愛關係,我一眼就看出來了。」洪寶石臭屁的說:「再說了,老爸都把沈微阿姨帶回家了,還想瞞著我,這不等於是……是……什麼蒙著耳朵偷東西嗎!」

「掩耳盜鈴!」穆晨在旁邊無力的提醒她。

「對對對,就是這個成語,掩耳盜鈴,說的就是你們兩個!」洪寶石指了指洪爸爸跟沈微。

洪爸爸見她半點生氣的樣子都沒有,這才小心翼翼的問:「寶寶,爸爸要是娶你沈微阿姨,你會不會生氣?」

沈微也緊張的看著洪寶石。

「我高興還來不及,為什麼要生氣?」洪寶石等這一天已經等好久好久了好不好!

「真心話?」洪爸爸又問。

「當然!」洪寶石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別人都有媽媽,就我沒媽媽,現在好不容易可以有個媽媽了,我當然高興。雖然不是沈微阿姨不是親媽,但我一定會把沈微阿姨當成是我的親媽的,沈微阿姨,你就放心大膽的嫁給我爸爸吧。」

洪爸爸淚流滿面,早知道剛跟微微在一起的第一年就帶她回來了,本以為不結婚是為了女兒好,因為怕女兒不願意接受自己多一個后媽,卻沒想到女兒是那麼的想要一個媽媽。

沈微淚流滿面,她無怨無悔的跟了洪爸爸十年,不求名份,就是不想讓洪爸爸為難,今天來之前,她其實都已經做好心裡準備,做好了長期作戰,慢慢讓洪寶石接受她的心理準備了,卻沒想到,洪寶石竟然出乎意料的就這麼簡單的就接受她了?!

穆晨淚流滿面,他可憐的寶寶啊,平時看起來大大咧咧,開開心心,沒心沒肺,沒想到原來一直羨慕別人有媽媽,她在心裡想媽媽想了很多年了吧?

洪寶石根本就不知道大家心裡在想什麼,自說自話道:「沈微阿姨,你跟老爸結婚的時候,我可以當伴娘嗎?算了算了,還是不要,我太漂亮了,萬一把你這新娘的風頭都搶完了怎麼辦?算了,你們還是再別外找個伴娘吧!」

洪爸爸:「……」

沈微:「……」

穆晨:「……」

……

在洪寶石的推動下,洪爸爸跟沈微第二個月就舉行婚禮。

婚禮是在美麗的草坪上舉行的,現場布置得非常漂亮。

婚禮上,洪寶石跟穆晨到處轉,心情格外的好。突然看見客人裡面多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她拉著穆晨大步走了過去。

「林飛!」洪寶石走到林飛身後,用力的拍了下他的背。

「洪寶石?你怎麼在這?」林飛轉身,詫異的看著她。

「這話應該我問你吧,我應該沒有請來才對啊!你怎麼會來?」因為是洪爸爸的婚禮,所以來賓都洪爸爸的朋友,跟沈微的朋友,洪寶石是一個朋友都沒請的,當然,穆晨除外。

「你是新郎那邊的親戚?」林飛挑眉。

「新郎是我爸!」洪寶石聽他這麼問,反問道:「難道你是新娘那邊的親戚?」

「新娘是我小姨,親小姨!」林飛笑著說。

「這也太巧了吧!」洪寶石大笑。

「林飛,你怎麼不在洗手間門外等我,害我找你好久……」突然一個熟悉的女聲傳來。

洪寶石跟穆晨回頭一看,陶夭正面向他們走來。

「桃子?你怎麼也會來?」洪寶石奇怪的看著陶夭。

「老大?」陶夭意外的看著洪寶石,然後突然就臉紅起來。

穆晨倒是早就看出來了,笑著說:「桃子應該是跟林飛一起來的。」

林飛也難得臉紅了下,咳了聲,難為情道:「桃子是我今天的女伴。」

「女伴?」洪寶石把陶夭上下打量了一遍,忍不住跟個男生似的吹了聲口哨,「哇,桃子,你今天可真漂亮!」

陶夭不好意思的低著頭,扭扭捏捏道:「老大,不要笑我啦!」

「哈哈哈……桃子居然還會臉紅!」洪寶石開心大笑。

陶夭埋怨的瞪了林飛一眼,小聲的罵了句:「老怪你,害我被老大笑。」

林飛把陶夭拉到自己身邊,對著洪寶石大聲道:「喂喂喂!你夠了哈!不許你再取笑我女朋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