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不斷的有惡魔發起攻擊,都被方昊天的紫蜃焰燒死。

以方昊天現在之能,虛丹境層次已經無敵,除非是金丹境才能與他抗衡。

到了最後,惡魔們都嚇壞了,都被方昊天的紫蜃焰嚇得膽寒,給紛躲避。

方昊天和秦希的目標是那雕像,所以也不急著殺那些躲開的惡魔,兩人直衝到那雕像的面前。

「他們要幹什麼?」

「難道這兩個人類知道我們的秘密?」

「不會吧?」

先歡後愛:惡魔少爺在身邊 躲到一邊的惡魔都盯著方昊天和秦希。

他們躲開是貪生怕死,但也是想著雕像的秘密不可能會有人類知道,所以讓方昊天和秦希進來也沒什麼。

但現在方昊天和秦希卻在雕像前停下,惡魔們頓時忐忑起來。

方昊天突然對著雕像咧嘴一笑:「你好,我叫方昊天,你也許聽說過我的名。」

他一說話,四周的惡魔頓時嚇了一跳,知道這兩個人類真的知道雕象秘密的。

「殺,就算我們死也不能讓他們冒犯神帝威嚴。」

剛才心存僥倖的惡魔們坐不住了。

超級魔帝在他們的心中是至高無上的,而且他們如果貪生怕死,超級魔帝一怒之下就可以滅殺他們的種族,於是個個剛才貪生怕死但現在卻是瘋狂到悍不懼死。

「全殺了!」

方昊天頭也沒回就是一聲大喝。

咻咻咻……

紫蜃焰再度暴射。

秦希這一次也不閑著,持劍暴沖。

他是金丹仙人,一劍便是萬千劍光。

劍光與紫蜃焰配合,負責守在此地的惡魔全部被殺。

嗡!

雕像動了,跟之前方昊天在祭壇見到的雕象一樣,但這個比之前方昊天和蘇青璇遇到的雕像都要強大許多,這尊超級魔帝降臨的意識已經不少。

「方昊天,你竟然跑到這裡來,你找死。」

這尊超級魔帝果然知道方昊天的名字。

他一出手,魔拳震蕩,強大霸道,一拳砸出就將方昊天砸飛。

「我們聯手。」

秦希臉色微變,持劍暴射,與方昊天聯手跟那雕象惡戰起來。

砰砰砰……

此處大殿中,巨響聲轟隆不斷,整個地宮都在震動。

「不好,人類知道我們的秘密。」

「麻煩大了,竟然跟我們神帝的分身打得這到激烈。」

全球影帝 「快,快過去,不顧一切要將他們殺死。」

其他石門之後的惡魔聽到動靜而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頓時一個個瘋狂急趕過來。

「其他的惡魔都過來了,我們要速戰速決。」方昊天道,「你為主,正面給我扛住他,我將這它的意識滅了。」

掠愛:情遇神祕邪少 「好。」

秦希咬牙出劍,全力硬扛惡魔雕像。

方昊天當然也不斷的揮出赤霄炎龍劍幫秦希,同時靈魂力滲入雕象裡面,很快就看到了一尊高大的惡魔。

超級魔帝,身高簡直萬丈。

一看到方昊天殺到這裡來,他直接揮拳就砸,要將方昊天這股入侵的靈魂力砸碎。

方昊天二話不說,直接施展九魂印接連狂砸。

「這是什麼……」

九魂印砸一遍就將這尊超級魔帝的意識砸散,那超級魔帝發出驚恐的叫聲。

此超級魔帝雖然強大,降臨的意識也很多,但現在的方昊天卻也比進來封魔境之前的方昊天要強大了許多。

得到完整的《道蘊陣殘解》,參悟出九魂印后,方昊天的實力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已經到了他可以擊殺周風揚的地步。

「給我煉!」

方昊天沒心情去跟這尊魔帝決識多廢話,將對方的意識打散后第一時間瘋狂吞噬,將對方的意識全部煉化。

超級魔帝的意識對方昊天仍然是最好的大補,方昊天的靈魂力又強大了許多,從中又學到了許多魔界絕學。

那超級魔帝的意識被煉化后,雕像便真的就是雕像了,被秦希一劍打碎。

看到雕象突然不堪擊而碎,秦希知道方昊天成功了。

「我們將這裡的惡魔全殺了。」

方昊天將靈魂力收回,與秦希一起朝著已經如潮水般湧進這裡的惡魔殺去。

等方昊天和秦殺將地宮裡所有惡魔全殺死後,方昊天的身軀里突然「嗡」的一下爆發波動。

秦希就在他的身邊,頓時嚇了一跳,隨後狂喜。

方昊天衝破了虛丹境的瓶頸,成功成就金丹了。 方昊天也很開心,甚至都激動的有點頭腦發熱,感覺現在自已全身血液沸騰。

終於成就金丹了!

雖說封魔境的魔氣無處不在,等於無時無刻都在為方昊天輸送能量,方昊天也等於無時無刻,就算是每一次呼吸都在修為,但他都沒有想到這麼快會成就金丹。

丹田氣海內,圓坨坨的放出絲絲毫光的實丹表面不斷出現淡淡的金光,金光瀰漫在整個丹田氣海就好像金色的霧海。

霧海散發的每一絲金光都透著強大的威能悄然滲透他的筋骨皮膚肌肉,讓他的身體都發生了內在的變化。

「嗡!」

方昊天突然握了握拳頭,整個地下宮似乎都為他這一握而空氣震蕩。

「這麼強大?」秦希又嚇了一跳,道:「方兄弟,你真的太與眾不同了,你成就了金丹,雖然現在僅是金丹境一重的初期階段,但我能感覺得出單純玄武修為的你實際上已經超過了我,也許等我到了一重大圓滿方能跟你現在比。」

方昊天說道:「應該跟我修鍊的功法有關……我們快出去,周風揚他們正朝這邊過來。」

方昊天和秦希急急離開,合力將巨石移開些許就鑽出來然後又將巨石復原。

而這附近正密切留意著巨石的惡魔卻是大驚失色。

對惡魔來說,兩個人類進去又活著出來,而且還出來的這麼從容,是不是意味著裡面的族人全死了?

惡魔們瘋了衝上為。

方昊天和秦希冷冷一笑,持劍迎上,跟這些惡魔廝殺起來。

現在方昊天已經成就金丹,不用魂武配合也是可怕至極,兩人兩把劍,一衝就是百米的血路。

「周師兄。」

方昊天和秦希看到周風揚正帶著商洛等人朝這邊殺過來,於是大聲叫。

「他們在這裡。」

周風揚立馬叫起,然後帶著大家殺出一條血路與方昊天和秦希會合。

四周的惡魔知道他們厲害,見他們跟方昊天和秦希會合后一時間不敢再圍上來。

「我還以為你們兩個死了。」周風揚說道,「我發現你們兩個不見後到處找你們,後來有個師弟說看到你們被惡魔衝到這邊來,所以我趕緊過來。」

「謝謝師兄。」

方昊天和秦希趕緊道謝,兩人感覺得出周風揚是真關心他們兩人,是真的過來找他們的。

周風揚突然沒有來由的輕輕一嘆:「石青死了!」

方昊天和秦希一震。

方昊天的靈魂感應力一下子悄然散開,果然「看」不到石青,也看不到追隨石青的那幫人了。

不由的內心暗嘆,暗自惋惜這世上又失去了一個真心人族的無私奉獻者。

「他們全死了。」周風揚再度一嘆,「以前他一直罵我虛偽,但我覺得他才是最虛偽的人,總是一付認為別人都是虛偽就他真實的模樣。說真的,我很不喜歡他,可是我遠遠的看到他為了二長老能夠殺死一尊魔帝,他奮不顧身的率人擋住另一尊魔帝而被殺死後我突然幡然醒悟,他確實是真,而我在與惡魔對抗中卻如他所說的只顧自已而保存實力實在是太虛偽了。」

周風揚的話,他身後的人都羞愧的低下了頭,但是不是所有人都羞愧不得而知,但一部份人應該是真的。

方昊天在周風揚說話時一直暗中用靈魂感應力觀察著,發現周風揚是真心之話。

周風揚突然對著方昊天和秦希一揖到底:「方師弟,秦師弟,對不起。」

方昊天和秦希楞住。

「實不相瞞,前兩天見到位的天賦在我之上后我對你們有了嫉嫉之心與忌憚之心,當時就有了除去你們之心。」周風揚說道,「之所以當時沒有馬上翻臉殺你們,是想利用你們替我衝鋒陷陣,讓你們死在惡魔手中。」

方昊天和秦希對視了一眼,笑了笑。

見此,周風揚微怔,繼而尷尬一笑,道:「看來兩位也早已知道我的用心。」

「不管之前怎麼樣,現在的周師兄是我們兩人所敬佩的。」方昊天出聲說道,「以前的事就過去就過去了,現在我們願意與周師兄一起斬殺惡魔,死而後已。」,說完,方昊天和秦希同時伸出了手。

周風揚看著兩人的手,笑了,笑著伸了手跟方昊天和秦希的手疊在了一起。

商洛也走過來將手搭上,其他的人見此也上前。

「好,好。」周風揚精神猛地一振,「斬殺惡魔,死而後已。從今以後周風揚將以殺魔為已任,做一個真實的周風揚。」

「殺!」

大家陡然一喝,殺氣衝天。

「殺!」

周風揚轉身,一馬當先朝惡魔衝去。

以周風揚為首,大家瘋狂擊殺這一帶的惡魔。

「噗!」

周風揚一劍將三個惡魔擊殺后突然揚聲問方昊天:「方師弟,你成就金丹了?」

「是的。」方昊天坦然點頭,「剛突破不久你們就過來了。」

「哈哈,太好了!恭喜方師弟,若能從地龍山活著回來,我們再喝酒祝賀!」

周風揚朗聲大笑。

商洛等人也一邊斬殺惡魔一邊出聲道賀方昊天成就金丹。

方昊天大方接受大家的道賀。

因為周風揚的轉變,方昊天自然就更加賣力,暗中不斷施展魂術幫助大家。

過不了多久,又有一群人衝過來,大家合力將這邊的惡魔全部斬殺。

大概半個時辰后,大家全部會合。

二長老焦鴻博臉色有點白,身上衣衫多處破爛,顯然他雖然能斬殺了那兩個魔帝卻也付出了不少的力量,也受了不輕的傷。

「大家清點人數,不管是傷是死都要上報記錄。」焦鴻博發話,「我們的任務完成的很好,休息半個時辰我們就正式前往地龍山。」

大家應諾。

半個時辰後人數已經清點完畢,重傷者以及死去但屍體還存在的,由一部份人護送回城。

被安排護送的人雖然不大願意,但焦鴻博說了,護送者也記一功,這樣多少安慰了護送者的心。

「出發。」

護送者一走,焦鴻博便命令隊伍開撥。

隊伍浩浩蕩蕩,數個時辰后距離地龍山越來越近了。

籠罩的魔氣自然也是越來越濃烈。

「向右。」

焦鴻博突然發出命令,帶著大家向右邊奔掠而去。

「我們負責攻打地龍山西。」

周風揚的聲音突然在方昊天等人的耳中響起。

到了這裡,路線已經很明顯,所以焦鴻博終於讓各團隊的頭領告知下面的人了。

知道已經接近地龍山,大戰在則,距離自已的生與死越來越近了,於是乎大家心中突然沉甸甸的有種壓抑的味道。

方昊天待周風揚說完后突然給他傳音:「周師兄,前面有大量翼魔埋伏,帶頭的是三個魔帝,其中一個實力要比之前那個據點的兩個魔帝強大許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