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不就是晶石嗎?你想要多少,我就可以給你多少。”

秦羿眨了眨眼,神祕笑道。

“還敢嘴硬,真想撕了你的嘴。”

“我知道女王、國師都對你很偏袒,但規矩就是規矩,完不成任務就得受罰!”

“來人,給我把他的左胳膊卸了。”

塗遠被秦羿無所謂的態度給激怒了,大吼道。

幾個身材魁梧的護衛圍了過來,就要動手。

哈哈!

秦羿仰天大笑了起來。

笑的驚天動地,笑的龍塔等人肝膽發顫。

“死到臨頭了,你有什麼好笑的?”

塗遠咆哮道。

“你們這兩條蠢狗,誰告訴你,晶石一定要用籮裝的?”

秦羿撣了撣白袍,看着這些白癡大笑道。

“什……什麼意思?”

龍塔渾身一震,難道又有奇蹟發生。

“弟兄們,亮晶石!”

“給這些渣渣瞧個眼亮兒的,瞎了他們的狗眼!”

秦羿扯着嗓子,得意的吆喝道。

“是!”

只見站在後面的兩排弟兄往前垮出一大步,背靠在身後的雙手,同時向前一送。

每個人的手上都捧着一塊色澤光線,菱角分明,絲毫無損的極品黑晶石。

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塊!

在夜明珠的照耀下,幾近亮瞎了龍塔、朱顯貴等人的雙眼。

“這,這怎麼可能。”

朱顯貴深知開採之難,指着那一塊塊透亮的晶石,惶然驚問道。

一天的時間開採出二十塊無損晶石,這是絕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見鬼的是,這些傢伙竟然就辦到了。

他終於明白,爲什麼鬼使這麼大的人物會死盯着一個新來的奴隸。

秦羿,太可怕了!

“該死!”

龍塔暗罵了一聲,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直揉發疼的太陽穴。

“我不信,我不信!”

“給老子拿來!”

薛寶義從一個奴隸手中一把奪了一塊晶石,就着燈光打量了起來,一入手撲面而來的陰寒之氣,嗆的他大咳了起來。

好濃烈的陰寒之氣,品級竟還在他們挖掘的那些晶石之上。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不可能,不可能。”

薛寶義臉色蒼白如紙,不敢相信的直搖頭口中嘟噥道。

“不可能尼瑪,滾一邊去。”

趙東山奪回水晶石,一腳踢開了薛寶義。

“龍塔、朱顯貴,你們還要再驗嗎?”秦羿沉聲問道。

龍塔三人都是面面相覷,比吃了老鼠屎還難受,好好的局,再一次被秦羿的“神蹟”給翻盤了,他們除了大寫的服,還能說什麼呢?

“你們是怎麼挖到這些晶石的?”雄剛退了一步,內火攻心,傷口崩裂,血流如注。

他自問神眼無敵,今兒還是大豐收,但誰能想到秦羿會這麼大的手筆,一出手就是二十塊。

雄剛此刻心頭無比的後悔,這要是兩家聯合,那就是二十六塊,足夠交差了。

現在好了,他連人家一半的晶石都沒有,忘恩負義不說,還得賠上一條胳膊,當真是悔的腸子都青了。

“你想知道,不告訴你,嘿嘿。”

“羿哥剛剛可是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作死非得單出去,好好想一下,該砍哪隻手吧。”

沙虎乾笑道。

“朱總管,兩位監工,你們說的話,我的弟兄可是聽的清清楚楚。”

“如果沒有異議,就行刑吧。”

對於雄剛這種無義小人,趙東山毫無好感,直言逼問道。

朱顯貴暗叫惱火,這回可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雄剛這麼好使的一把槍,要是卸掉一條胳膊,在北嶺基本上就算廢了。

但如果不卸胳膊,秦羿可是白衣,國師眼中的紅人,話又是龍塔二人說出去的,不執行豈不是打自己的臉。

“動刑吧。”

“塗遠你親自廢掉這個兩個沒用的傢伙。”

龍塔不耐煩喝道。

他本來就對北嶺這些奴隸不在乎,剁就剁了,反正不能折了他的面子就好。

“不用你,我自己來。”

雄剛羞愧無比,也沒臉求秦羿寬恕了,往地上一跪,隨手抓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對着手腕就是狠狠一下。

啪!

巨力之下,鋒利的石頭邊縫如尖刀一般,硬生生把原本被塗遠打傷的左手,齊腕給剁了下來,頓時鮮血撒了一地。

啊!

饒是雄剛金剛之軀,握着斷腕也是疼的直在地上打滾。

帝少強勢寵:夫人,求名分 “朱總管,秦醫師,你,你們放過我吧,我,我不想斷手啊。”

“我就是個打下手的,這一切都跟我沒關係啊。”

薛寶義嚇的面無人色,趕緊求饒。

“呵呵,跟你沒關係?”

“要不是你煽風點火,非得逼雄剛單出去,他能落了難?”

“你剛剛不是還在代替雄剛喊話,威風凜凜嗎?”

“龍爺,這無恥小人蹦躂了一晚上,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你看着辦吧。”

曾大龍道。

“嗯!”

龍塔揮了揮手。

塗遠不再猶豫,一個跨步上前,擡掌劈在了薛寶義的肩膀,但聽咔擦一聲脆響,薛寶義整個肩胛骨都被震成了粉碎,當場慘叫一聲,倒在地上暈死了過去。

“朱總管,你們要的極品晶石交齊了,沒什麼事,我們先走了。”

“哦,忘了提醒你們,上等的伙食記得備好了,我這些弟兄可不能白乾。”

秦羿冷笑了一聲,轉身就走。

“秦羿,這次算你走了狗屎運,下次就沒這麼好運了。”

“走!”

龍塔放下一句狠話,一甩袖與塗遠氣憤而去。

白天打了個漂亮的勝仗,晚上用過飯後,趙東山、曾大龍、孟晚舟等幾個出海派的主要頭領,都集中在秦羿的房間,大夥兒相談甚歡,一直到大半夜才各自散去睡了。

冷酷總裁專寵小小妻 接下來的幾天,龍塔等人一時間也想不出別的法子來治秦羿,他們只能抱希望秦羿那天是走狗屎運,不可能天天都能弄出二十塊晶石。

哪曉得,秦羿還真就跟變帽子戲法似的,一到交公時間,準保弄齊二十塊極品晶石,弄的龍塔是灰頭土臉。

秦羿也沒閒着,挖礦的事,他一個人包了。

礦區堅硬無比的山壁,正是訓練氣力的好地方,秦羿怎能錯過。

他在確定好極品晶石礦位後,也不用大夥的鐵鍬、鐵鎬,純靠雙手,左手五指成爪,破石壁,右手成掌,穿、刺、挖,兩手齊動,竟是被趙東山這些人用鐵鎬還要利索,看的大家是目瞪口呆。

這才知道秦羿不僅僅醫術了得,這一手的硬功,也是驚人的厲害。

他們哪知道,秦羿每一次出掌,出爪都是使出了吃奶的勁,往死裏打磨自己。

手上的繭子破了又結,結了又破,完全不知疼痛,骨頭挫了,敷了藥繼續搞,渾身肌肉酸了,補上一顆培元丹,接着幹。

頭一天獨自挖出二十塊極品晶石時,他渾身完全失去了知覺,如同木頭一般僵成了一團,差點沒活活給累死,還是趙東山等人把他擡到了附近的寒潭,憑藉着丹藥和寒潭水中的靈氣,這才緩過來。

接下來幾天,秦羿依然是玩命的幹,趙東山等人閒的實在無聊,好幾次想過來幫忙都被勸阻了。

他們哪知道,秦羿正享受着煉體的樂趣。

煉體就是這樣,只有不斷突破自己的極限,才能挖掘出無限的潛能,起初兩天,他徒手挖晶礦還累的半死,一週過後,那雙不知道結了多少層褶子的手,破堅硬無比的山壁如同切豆腐一般輕鬆,一天下來,一個人就能搞至少五十塊晶石。

趙東山等人到了這會兒,全都是心服口服,無不是對秦羿敬若神明。

“籲!”

礦區西北角的荒僻寒潭,四周寸草不生,水如黑墨,散發着濃郁的陰氣。

秦羿自水中鑽出,赤身走進了潭邊的山洞。

山洞並不大,也就十幾平米,這是礦工們爲了秦羿在這泡澡方便,刻意挖出來的,裏邊擺着由上百塊晶石組成的“石牀。”

濃烈、精純的晶石綿綿不絕的散發着至陰寒氣,整個洞壁如同冰窟窿一般寒冷。

秦羿深吸了一口氣後,張臂四肢,大字型躺在石牀上,寒氣就像是千萬根金針一般,刺向秦羿的每一個細胞,那種劇烈的疼痛,即便是強如秦羿也不禁皺緊了眉頭。

不過,他很享受這種感覺,因爲至陰寒氣能有效的緩解高強度運作下疲勞、損傷的肌肉、骨血,他能每日突飛猛進,正是藉助了黑晶石的靈氣。

當然,也就是他來自幽冥的軀體能承受這種極寒之氣,換做任何人,哪怕是鬼使往這上面躺一個時辰,也得血脈凝冰,骨骼崩碎了。

這種得天獨厚的優勢,讓他即便是沒有了真氣,也能擁有遠比常人強大的修煉優勢。

躺了約莫一個時辰,秦羿穿好衣服,走出洞口,微微活動了輕盈的軀體,猛地一拳打向了旁邊的一塊大青石。

拳出無聲,青石從外表上看沒有絲毫的損毀。

少年踏月而去,臉上浮現出一絲高深莫測的詭異笑意。

稍傾,青石上慢慢滲出一道道蜘蛛網一般的痕跡,瞬間坍塌成粉。 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歡喜憂愁。

秦羿神蹟再現,對龍塔、塗遠無疑是一場災難,秦羿越厲害,二人壓力就越大。

兩人跟朱顯貴回到住處後,望着堆在屋子裏的極品晶石,左看右看那都是真的不能再真了,心頭那叫一個鬱悶,怎麼都想不明白,秦羿是咋變出這麼多晶石的。

“兩位老兄,雄剛、薛寶義雖然平日裏愛炸毛,但礦場這點事全靠他們出力,你們今天一出手就廢了我兩員猛將,回頭出海派再一磨洋工,我找誰來幹活?這總管還當不當了。”

“我求求你們這事要麼到這打止,把姓秦的送回甘霸那去,他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別攪了我的局,我就心滿意足了。要麼你們就出個靠譜的法子,直接把這禍害除了,要不然我可真兜不住了。”

朱顯貴舉起酒杯,一臉不爽道。

龍塔與塗遠也很不是滋味,自問十拿九穩的事被翻了盤,甭提多丟人了。

“龍爺,朱總管說的在理啊,這都一週了,姓秦的每天按時交差一塊晶石不少,想靠這剁他的手,我看鐵定是沒戲了。”

“咱們也別跟他玩了,直接來點狠的,一不做二不休,幹掉他得了。”

塗遠道。

“我也想幹掉他啊,問題是咱們放了毒蛇,人家不怕。下毒,他比咱們懂行。而且這傢伙狡猾無比,不毒咱們就不錯了。”

“咱們要害他,還不能光明正大的被揪住把柄,要不然他回到了國師那告咱們一狀,兀爺也兜不住啊。”

龍塔頗是無可奈何道。

“我看還是按照當初的老規矩來吧,弄個意外崩死他得了。”

“我知道西北方向有個礦洞,那一帶野獸橫行,其中有一種野狼,兇殘無比,力大無窮,連虎豹都能撕碎,成羣行走,我可以令人在那附近撒上藥,把野狼引過來,先將他們一軍。”

“然後,等他們疲憊不堪進去以後,咱們想辦法把洞口封死,留個缺口放煙薰死他們。”

“等搞定他們後,再徹底把洞口給崩了,如此一來,就算是國師派人來查,這也是一出意外,任誰也挑不出毛病。”

朱顯貴捏着圓嘟嘟的下巴,說出了一條毒計。

他是真擔心秦羿毀了太平日子。

在這島上,朱顯貴、甘霸都屬於那種上層人物,雖然環境惡劣了一些,但跟土霸王一樣,日子還是挺瀟灑的。

他們絕不會去冒險出海,維護眼前的局勢就成了最重要的任務。

秦羿先是殺了範春明,如今一到礦區來,又是掀風作浪,他心裏其實比龍塔更要着急弄死這個該死的傢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