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不對,重要的是暈倒的那一瞬間,他明明聽到了一個十分陌生的名字,柳靜?她是誰啊?

韋笑微微眯起眼睛想要看一眼自己現在究竟在哪裏,他的眼皮稍微動了一下,只聽到一道女聲傳入耳膜:“他沒死,太好了。”

聽聲音就是那個飽揍自己的女人,還沒死?她難道還想鬧出人命來?開毛玩笑啊。

韋笑稍微挪動了一下身子,然後睜開有些浮腫的眼睛,這一睜開不得了,一張放大的雄性臉龐在他的面前,要不是他此時躺在牀上肯定會後退三百步。

韋笑嘴角狂抽,眼角狂抽,剛纔說話的是這個……女士?差點閃瞎了他的三核鈦金眼,這十米八多的大個頭,寬闊的胸肌和碩大的肚皮,關鍵還有那滿目猙獰的臉。

麻麻,嚴重的毀三觀啊,要不要勞資活了啊。

見到韋笑完全的醒了過來,唐佳寧和柳靜急忙跑過來將那名壯漢推開,然後上下看着他,還好,只是鼻子流血,雙眼浮腫,嘴脣撕裂,臉部淤青,牙齒脫落半顆,其他的都還好。

韋笑見有兩人靠近自己,他下意識的坐起來向後退,醫院的牀纔多麼大點,他猛然的一退,只聽到撲通一聲,此時只能看到韋笑舉起來的……雙腳。

趕忙連滾帶爬的從地上站起來,雙手指着那說那三個人:“我不認識你們啊,孩子不是我的,我真的真的根本就不認識你們!”

韋笑說完就想離開這裏,他急忙將自己的衣服抱在懷裏就往外衝,告非之,現在這個社會不怕賴賬的,就怕根本該負責人的人不是他還賴賬的。

韋笑眼睛盯着用詫異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那三個人,手上飛快的將自己的東西弄好,等到他飛奔到門口的時候,壯漢走到他面前一把將門關上了;

韋笑仰起臉看着比自己還高半個頭的同志,自己就已經一米八多的個頭了,那大傢伙比他還大,韋笑此時近距離的觀看這個人,只有一種感覺……想吐。

不過這麼近距離的看最起碼還能證明一點,那就是這個人絕對是個男人,應該不是那個孕婦,虛驚一場,差點要了他的老命啊。

“你現在不能離開,我們還有事情沒有解決呢。”那名壯漢說完之後便打開門,韋笑呆呆的看着那名壯漢走了出去,整個人石化。

看到如此情況,在聽到那名壯漢的言語,韋笑認爲那絕對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韋笑環顧四周發現這間房間中沒有一個有殺傷力的武器。

所以他認爲那名壯漢此時一定是出去尋找什麼武器,然後回來讓他一招斃命的,就算是他不想讓他一招斃命,但是他現在的身子,不死都難啊!

韋笑身子一晃險些暈倒,這都是遇上了什麼事情啊,韋笑從石化中清醒過來,轉過身看向站在那裏盯着自己打量的兩位女士。

還是兩個水靈靈的美女耶,我呸,現在可不是調戲美女的時候,保命要緊,說什麼寧在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死都死了還風流個妹的!


倒不如現在趁着壯漢離開,一時半會回不來,應該趁着這個時機爭分奪秒,韋笑嚥了咽口水,清了清喉嚨,頂着一張豬頭臉過身一臉嚴肅的走到那兩個女人的面前。

不等唐佳寧和柳靜說什麼的時候,韋笑忽然拉着兩個人的手一臉的欲哭無淚:“兩位大姐,我真的不認識你們啊,你們就饒了我吧,你看我都被揍成這樣了我還能撒謊麼。”

唐佳寧和柳靜聞言互相看了看,然後將自己的手從韋笑的手中拿出來,並沒有對韋笑說一句話,只是一臉擔心的看着韋笑。

韋笑看着那兩人的惋惜的小眼神,心頓時碎了一地,噢買淚滴嘎嘎,他是冤枉的啊!

唐佳寧和柳靜兩個人相互悄悄地說了些什麼,再看了韋笑一眼之後,就一起向着門口走去,韋笑看到她們也要離開,跪下的心都有了。

看着被關上門,韋笑現在第一個想法就是逃出去,第二個想法就是將昨晚出主意那坑貨宰了!

韋笑看着她們走了出去,低咒了一聲,胡亂的抱着自己凌亂的衣服,一拳一拐的向着陽臺那邊跑去,拖鞋掉了都沒有去管,現在保命要緊。 .

nhk電視台作為沃桑國的朝廷電視台,它卻帶著有色眼鏡,總喜歡做出一些不真實的報道,總喜歡抹黑夏國。

石磊不喜歡nhk電視台,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nhk電視台在京城市的採訪團隊,領隊記者是花形思間,他是nhk電視台駐雙慶市的記者,之前夢想娛樂與intel公司的簽約新聞發布會,他還在雙慶市。

花形思間帶領著採訪團隊,駕車往景山地區趕去。為了防止生化劇毒綠霧的侵襲,採訪團隊的四人,全部帶著防毒面具。

當nhk電視台的花形思間,在gps導航儀的引導下,駕車靠近景山地區的時候,他們發現了京城市的警察局和疾控中心,臨時駐紮的前線指揮站。

花形思間立刻帶著攝影師和兩個助理人員,向京城市警察局與疾控中心的前線指揮站走去。還沒有等他們靠近,兩名警察便阻攔了他們。

其中一個中年警察,臉色嚴厲道:「你們是什麼人?這裡禁止採訪!快點離開!」

花形思間眼珠子一轉,面露和善的笑容,用流利的夏國語道:「警察先生,我們是新聞記者,我們擁有自由採訪的權利,公眾擁有信息知情權。」

「哼!我才不管你們是什麼記者不記者的,快點離開。」中年警察語氣僵硬道。

花形思間搖了搖頭,「警察先生,如果我們不離開呢?」

「不離開?哼!那就把你們抓起來!來人,把他們的攝像機收了,派人把他們送回局裡面看守起來。」中年警察有幾分權利,隨著他的命令。立刻有四名年輕警察上前,準備把花形思間四人抓起來。

「幹什麼?警察先生,你有什麼權利抓我們?我警告你,我們這是直播節目,而且我們是沃桑國nhk電視台的新聞記者,別說我們沒有犯罪,哪怕我們犯罪了,也要聯繫我們偉大的沃桑國領事館。」花形思間冷笑道。

中年警察一愣,那四個要抓人的年輕警察,也猶豫了起來。如果花形思間四人是京城市本土的記者。或者是夏國本土的記者,他們毫不猶豫的就抓人。可對方是沃桑國記者,萬一把他們抓起來了,容易引起國際糾紛!

花形思間看著不敢動手的警察,一種優越之感油然而生。「警察先生。貴國的首都,竟然發生了生化毒氣泄漏事件。我們有義務向全世界人民傳播真實情況。也許。貴國的治安情況,並不像貴國宣傳的那樣,比如這一次景山監獄的事情,可能是什麼悍匪劫獄,而動用了毒氣襲擊呢!」

花形思間自然聽說了坊間的傳聞,什麼靖國神社的生化毒氣研究。轉移來了夏國的京城市,那根本就是胡扯。

稍微聰明一些的人,便知道那不可能!

別說夏國的國家安全局是否會發現,沃桑國方面也不會那麼腦殘的在海外研究尖端生化技術。那完全就是一副找死的節奏。不僅僅會丟了技術,還會丟了面子。

中年警察眼神一瞪,冷哼一聲,「沃桑記者,你說話小心一點!」

「警察先生,我現在可以進入採訪了嗎?」花形思間沒有計較對方語氣的問題,反而得瑟的問道。

「等著,我問問!」中年警察的語氣不爽道,然後轉身走進了防化隔離間,將外面的情況說明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問道:「麻局,放他們進來嗎?」

這個麻局,不是城東區的麻啟廣副局長,而是京城市警察局的第一副局長麻基余,也是麻啟廣的老爹。否則,麻啟廣豈敢那麼囂張?還玩強搶民女的伎倆!

麻基余冷哼一聲,「沃桑國的記者?拖住他們,不能讓他們進行任何報道!」

中年警察碰了一鼻子灰,轉身離開了防化隔離間,面色冷淡的走出來,看著花形思間道:「不好意思,沃桑記者,為了你們的安全,我們不能放你們進去。裡面的區域,已經被疾控中心,標記為生化感染區域,非專業人員不允許進入。」

花形思間對於這個結果有預感,他沒有任何猶豫的轉身離去,帶著採訪團的三人,回到了新聞採訪車中,對攝影師道:「準備小型無人機的航拍工作,我們這一次一定要拍攝到景山監獄的慘狀,這是一個大新聞!」

攝影師立刻在新聞採訪車中調試著設備,然後操控著小型遙控航拍電動直升機,從新聞採訪車頂起飛,向景山監獄飛去。

小型遙控航拍電動直升機,升空之後立刻被京城市警方發現,他們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因為小型遙控航拍電動直升機,已經拍攝到了足夠多的畫面。

鄭三炮製作了超量的gpg氣體,這些gpg氣體,籠罩著整座景山監獄,如果一朵綠色的雲霧一樣,在空氣中凝而不散。

nhk電視台新聞採訪車外面,一名助理人員擔任臨時攝影師,花形思間直播報道著:「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花形思間,正在夏國的京城市為您報道。」

花形思間臉上帶著濃濃的笑容,「各位觀眾,目前大家看見的圖像,來源於京城市景山地區的景山監獄。目前,京城市方面的警察局,疾控中心,已經包圍了事發地點。本人企圖進行採訪,遭到了京城市警方的阻攔。」花形思間在報道的時候,還不忘抹黑一把京城市的警方。

「觀眾朋友們,大家是不是覺得這朵詭異的綠霧,有那麼一點點眼熟?在京城市流傳著一條小道消息,他們的民眾,誣陷我們國家在他們的首都城市,秘密的研究生化毒氣。但是,根據我們現場的報道,還有匿名者提供的圖片,我們大膽的推論,這一場所謂的我們國家主導的生化毒氣研究事件。也許是什麼悍匪劫獄事件呢!」

「大家請看景山監獄西面的情況,監獄的圍牆,遭到了一輛大型貨車的破壞,為監獄中罪犯的越獄提供了可能性。並且我們還得到了一個駭人的消息,夏國的這座監獄中,獄警竟然提前逃跑了,這是何等惡劣的事情!那些獄警難道沒有考慮過犯人的安全嗎?」花形思間痛斥著景山監獄的獄警。

另一邊,京城市裁決安全分公司總部。

石磊正在與肖博聯繫,「肖先生,馬明哲先生和夏秋涵女士。我已經成功救出來了,今天之內,便會將他們送出京城市,然後從其他地區離開夏國。你是否可以放了小墨?」

肖博斷然拒絕道:「石先生,根據我們的約定。你需要為他們兩人提供可靠的、隱秘的國外身份。另外,我臨時增加一條。為馬悅也提供國外身份證明。」

石磊嗤笑一聲。「用不用為你也準備一個?」

肖博語氣溫和道:「石先生,請您不要生氣,不需要為我準備身份證明。一旦我確認了馬悅一家三人的安全,我會親自帶著凌雨墨小姐來見您。屆時,無論您怎麼處理我,我也毫無怨言。」

石磊嘆息了一聲。「把電話給小墨!」

「請稍等!」肖博拿著電話,看向凌雨墨,臉上帶著平靜的笑意,「凌雨墨小姐。石先生想要與您通話。我希望您剋制一下,不要透露您所在的位置信息,也不要試圖那樣做。因為,一旦我覺得位置信息泄露,將會立刻轉移藏身地點。也許您不會喜歡轉移過程,明白了嗎?」肖博的話中,帶著不軟不硬的威脅。

凌雨墨不置可否的點頭,接過了肖博遞過來的電話,石磊的聲音傳過來,他的語氣有激動,也有擔憂,「小墨,你還好嗎?」

「石頭怪,我很好,不用擔心,這位肖先生沒有傷害我。」凌雨墨回應著石磊,「石頭怪,肖先生讓你做了什麼事情?」

石磊語氣輕鬆的笑著道:「沒有什麼大事情,他的朋友需要移民國外,但按照他朋友的條件,想要辦理移民十分困難。所以了,我通過自己的關係,為他朋友辦理了相關的手續。」

凌雨墨鬆了一口氣,雖然心中隱隱察覺到了不對勁,還是沒有多問。「石頭怪,你要小心一點,這個肖先生十分的狡猾。」

肖博在一邊露出了一抹苦笑,輕聲道:「凌雨墨小姐,我在您眼中,便是一個狡猾之人么?」

石磊在電話中笑道:「小墨,我知道他是個狡猾的傢伙。小墨,再堅持兩天,我一定會把你救出來。」

「嗯!我等著你!」凌雨墨還想說什麼,肖博卻擺了擺手,示意通話交流時間結束。

肖博重新拿到電話,「石先生,您確認了凌雨墨小姐的安全?」

石磊沒有說話,將電話遞給了馬悅,讓馬悅與肖博也聊了一會,然後才道:「彼此彼此!」

掛斷電話之後,衣卒爾在筆記本屏幕上,彈出了信息提示。

『sir,檢索到nhk電視台緊急新聞,該新聞涉及到了景山監獄,是否查看新聞?』衣卒爾的信息檢索器,保持著對景山監獄相關的信息檢索,方便石磊了解最新情況。

石磊查看了nhk電視台,花形思間的新聞報道后,他哈哈大笑了起來,讓另一邊的鄭三炮奇怪的看著他。

「老闆,發生了什麼事情?」鄭三炮笑著問道,石磊笑得如此開心,想必應該是好事情。

石磊笑眯眯的說道:「nhk電視台有一個好人吶!」


花形思間的報道,在石磊的眼中,簡直就是救星!

劫獄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的,不僅僅是京城市的政府關注,連更高層的領導,也在關注這件事情的發展。石磊原本正在想怎麼完美的收場,怎麼可以最大限度避開自己的責任,花形思間就送上來一個收場的好辦法,石磊真的想當面問問花形思間:『你這麼善解人意,你父母知道嗎?』

.(未完待續。。)

ps:回應某些看免費的書友:青幕山就是一個大.傻.逼,重生那麼沒有邏輯,不科學,沒常識的事情,怎麼可能發生?這本書的基點就錯了! 韋笑打開陽臺的窗戶走到陽臺上向下看,手裏的衣服因爲震驚而掉在地上,最終他忍不住仰天長嘯:“天!三樓!老天爺,你想玩死我啊!”

現在怎麼辦?坐在這裏等死?說不定人家不是去找武器呢,他憑藉着三寸不爛之舌難道還搞不定一個人,不對,三個人!

萬一要是勸說不成功呢?那會怎麼樣?分屍?解剖?然後在姦屍,啊呸,怎麼跟張文光在一起時間久了,思想都變得變態了。

要不然試試看,或許自己再跳下去的時候,還有人從醫院出來,然後自己砸在那個人的身上,然後就可以安全着陸然後一溜煙跑路了啊!

本少爺就是聰明!韋笑一隻腳放在陽臺的圍欄上,雙臂用力的撐了一下,可是心裏害怕啊!

就在這時,唐佳寧手裏拿着水果打開門走了進來,正巧看到這一幕,唐佳寧手裏的水果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不要!你想幹嘛?你不要想不開啊!”唐佳寧一邊大叫着一邊向着那邊跑過去,聽到聲響的韋笑轉過頭看着向着自己跑來的唐佳寧,並且注意到了地上的水果刀。

不是他想的那樣啊,正準備將自己的腿放下來的時候,唐佳寧一把抱住了他的身子大喊着:“不要跳啊,跳下去就沒命了,千萬不要想不開啊,有什麼想不開的說出來慢慢解決!”

韋笑聞言頓時覺得可笑,本來自己也沒想跳,所以他開始一邊解釋一邊掙扎:“我沒想……哎呀!你幹嘛?不要抱着我的腿啊,啊!!”

隨着韋笑的一陣慘叫,隨即從樓下傳來一聲悶哼,唐佳寧急忙趴在陽臺上向下看,只見韋笑大字型躺在地上,眼神空洞的看着天空。

唐佳寧急忙打開門就向樓下跑,剛打開門就看着帶着醫生迎面走回來的柳靜和韋笑眼中的壯漢唐輝。

看着唐佳寧急急忙忙的樣子,柳靜忍不住擔心的問:“怎麼了?那個人出什麼問題了?”

“這位醫生是負責什麼的啊?”唐佳寧沒有回答柳靜的問題直接問那個醫生負責的項目,柳靜有點奇怪的看着唐佳寧,但還是回答了唐佳寧:“他是負責五臟六腑的,現在神經科的主治大夫正在忙,要等會。”

“除了神經科,五臟六腑的留下,現在還需要一個骨科!”

柳靜和唐輝一瞬間沒有像明白,但看着唐佳寧急忙向外跑去的身影頓時明白了過來,那小子竟然跳樓自盡,果然揍出了神經問題啊!

韋笑被衆人用擔架擡了進來,一路上唐佳寧尾隨着着急的看着韋笑,還不停的問身邊的那些醫生:“他沒事吧。”

那些醫生沒有回答唐佳寧的問題,而是直接帶着韋笑向着手術室走去,看到手術室的門關閉了,唐佳寧覺得腦中有一片空白。

柳靜走到唐佳寧的身邊,輕輕地拉着她的手讓她到一邊的休息區坐了一會,唐佳寧隨着柳靜走到那邊坐下,柳靜拉着她的手安慰道:“沒事的,他會沒事的。”

“都是我的錯,你說他要是出了什麼問題,我該怎麼辦啊?”都怨自己大大咧咧的性格,要不然怎麼不帶着柳靜一起去看,要是柳靜見到了他,她一定不會認錯人了啊。

現在人都被自己揍成神經衰弱了,還因爲自己沒看好導致他跳樓,唐佳寧無力的將柳靜抱住:“你說我該怎麼辦啊?”


“沒事的,乖啊,沒事的。”唐輝站在一邊看着傷心不已的遇見你輕輕地說道:“小寧,他若是起訴,你就說是我揍的,有什麼事情哥哥給擔着啊。”

唐佳寧聽到唐輝這麼說,心裏更加委屈了,她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但是這件事不是負不負責的事情,而是她打錯了人,心裏過意不去啊。

手術室的燈滅了,手術結束了,韋笑五花大綁的被人推了出來,唐佳寧看到韋笑出來了急忙上前去問醫生:“他怎麼了?”

“沒有大礙,就是多處骨折,現在已經接上了,打了石膏,等到石膏去了人就好了。”

雖然聽醫生這麼說,但是看着幾乎全身都被打上石膏的韋笑,唐佳寧欲哭無淚了,這醫生說無大礙,這樣都叫無大礙了,那死了才叫大礙麼。

韋笑還在昏迷中所以不知道醫生說了什麼,要是此時的韋笑是醒着的,聽到醫生的這些話,他肯定會被氣瘋的。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着,唐佳寧衣不解帶的坐在韋笑的牀邊等着他醒來,柳靜因爲是孕婦所以要有足夠的休息就先回去了。

唐輝也要上班,所以也回去了,只剩下她這個罪魁禍首在這裏伺候韋笑,這也是理所應當的,她還欠了他一句道歉不是麼。

唐佳寧一隻手支撐着下顎,不知不覺中睡着了,韋笑倒是醒了過來,他睜開眼看了一下整個房間,是醫院沒錯,還是那個房間那張牀,只是這個身子完全不是自己的了。


韋笑稍微動了一下,除了沉重的石膏他感覺不到任何東西,韋笑回想着今天發生的一切,還真是烏龍事件一連串啊,這都是怎麼了,看來真是應了一句話了,出來混的,早晚都要還的。

“嘶……”就在韋笑神遊太空外的時候,唐佳寧的手支撐不住了,腦袋一下子趴在了韋笑的手臂上,韋笑一陣巨疼,唐佳寧猛然的站起身看着韋笑。

看到韋笑醒過來了,唐佳寧激動地撲倒他的胸膛上帶着哭腔哽咽道:“我還以爲你醒不過來了呢。”

聽到唐佳寧的話,韋笑心中不禁一悸,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伸出自己的手輕輕地擁着她的身子,然後拍拍她的後背安撫着說:“沒事的,傻瓜,哭什麼。”

多麼美好的事情啊,只可惜現在的他雙手都被打着石膏,別說撫摸她的背了,擡起來都費勁,要是擡起來拍拍她,那不是等於間接性拍死她麼。

於是他只能用乾啞毫不帶磁性的聲音說道:“你壓疼我了……” .

景山監獄關押名單中,有一個石磊熟悉的『故人』——高廣彬!

事實上,『高廣彬』並不是真名,它只是一個化名!高廣彬的真實名字叫做高橋廣彬,地地道道的沃桑國東京都人士,而且是沃桑國的政府人員。

石磊『曾經』與高橋廣彬交手過,他是沃桑國外務省國際情報局,天照特別行動組的成員,而且還是副組長!

高橋廣彬的實力,曾經十分接近世界級。石磊與高橋廣彬交手的時候,兩人的實力在伯仲之間,最終石磊被高橋廣彬利用硬體優勢打敗,幸好石磊得到天使議會的偽人工智慧系統阿伯蒂爾救助,才沒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因為結下了梁子,後來石磊成就世界巔峰級的技術實力,特別的調查過高橋廣彬的身份資料。在高橋廣彬的身份資料中,石磊發現了一個大秘密,那就是高橋廣彬有一個夏國身份:高廣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