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不僅平民學院的學生,就是平民學院的老師,這個時候也不顧一切地大喊了起來。

平民,一向是不被貴族們看得起的,平民學院雖然有劍聖當院長,但是學員們在王家學院的學員面前,總有一種身份低一等的感覺。如今,他們中的一個人,以強橫不比的實力,狠狠地扇了王家學院一個大耳光,這讓所有平民學院的老師和學員都感覺出了一口惡氣,不約而同地發泄著心中的暢快。

在眾人的大呼聲中,王家學院的老師指揮人手,抬著兩個高級武士,灰溜溜地向外面走去。

那兩個被打成了豬頭的高級魔法師,羞愧地捂著臉,低著頭不敢看人。

「好嚇人啊,王家學院的人果然非同尋常。」

「是啊,是啊,不用打就能嚇死人了。」

平民學院的學員紛紛出言譏諷,心中都爽翻了天。

兄弟們,本書上架了,請大家繼續支持哈,小歌五體投地感激啊…………】 家學院的人已經在一片嬉笑聲中離開了,但是平民學一時還沒有離開,都留在原地,議論紛紛,興奮不已。

剛剛的戰鬥雖然短促,但是卻激動人心,讓人為之振奮。平民學院的學員,就像是個個被打了雞血一樣,三五成堆地在一起,對剛剛厲天表現出來的強大津津樂道。

安妮和貝亞特也沒有急於走開,剛剛聽到眾多的學員高呼「科恩萬歲」,兩人都非常震驚,實在想不明白這年紀並不比自己兩人大的傢伙,怎麼就有這麼多人這麼崇拜他呢。

當然,作為貴族子女,她們倆自然也不明白平民心中的想法。其實就算換一個人將王家學院的人修理一頓,他們也會非常高興的。只不過厲天表現得太強悍了些而已,因此大家相應地也表現得熱烈了一些。

「哈哈,這裡還有兩個王家學院的人啊。」

這時一個大條的男生看到安妮和貝亞特衣服上的標誌,頓時大呼起來,也忽略了這兩個是美女的身份。

本來大家見王家學院的人這麼快就走了,正意猶未盡呢,聽到還有兩個王家學院的人在這裡,頓時呼啦啦地圍了上來。發現竟然是兩個美女,於是一些男生便口花花地佔起便宜來。

安妮和貝亞特氣得臉色發白,這些人太可惡,盯著自己身上亂看,噁心死了。

「喂,你們幹什麼,我們是南宮月的朋友。」安妮氣憤地大喝道,情急之下,將南宮月搬了出來,她不是科恩的女朋友嗎?

果然,她這話一喊出來,四周猥瑣的目光便基本消失了。

當然。 榮耀與他 。一個愣頭青歪著腦袋道:「南宮月是哪根蔥……」

旁邊一個學員趕緊將他嘴巴捂住。在他耳邊告訴他南宮月就是科恩地女朋友。那傢伙頓時倒吸了一口氣。一溜煙地就跑了。

很快。圍在四周地人紛紛散去。

安妮和貝亞特哭笑不得。倆人愣了一會兒。安妮氣鼓鼓地道:「走。我們回去找月月算賬。」

「哈哈。科恩兄弟。你今天表現精彩了啊。」

學院外面。魯天成大笑著拍著厲天地肩膀道。

先前那第一聲「科恩萬歲」就是他喊出來地,當時厲天剛剛走出人群,卻是聽出了他的聲音,這時苦笑了一聲,道:「天成大哥,你這不是害我嗎?」

「哈哈哈,科恩兄弟反正要出名了,我這不過是順手推了一把嗎。」魯天成得意地笑道,「既然要出名,那就越大越好嘛。」

弗蘭克道:「呵呵,我們別站在這裡了,去一品鮮吧。」

厲天道:「等一下吧,還有兩個人出來。」

等了一會兒,高友良便帶著月洋出來了,月洋倒記得魯天成他們,一個個親熱地叫著哥哥,讓他們情不自禁笑逐顏開。

一旁的高友良十分地鬱悶,月洋對誰都叫哥哥,對他卻叫大壞蛋哥哥,看來這個大壞蛋的標籤是無法取下來了。

這時弗拉克道:「我們該把南宮月叫來的呀。」


正說著,安妮和貝亞特從學院裡面氣鼓鼓地走來,一見前面站著的眾人,安妮便撅著嘴上前道:「魯大個子,你們也在這裡?」

不等魯天成回到,她又轉頭對厲天道:「科恩,你倒隱藏得深啊,竟然那麼厲害。不過你答應我們的事情還沒有著落呢。」

厲天笑道:「好吧,這就去一品鮮。你們去叫上月兒,一起過來吧。」

安妮道:「切,要去你自己去請她啊,我們懶得走。」

魯天成笑道:「對呀,這事該科恩兄弟自己去才行。」

厲天苦笑道:「我這樣子,不會被人啃了吧。」

是啊,現在厲天可是王家學院眾色狼的眼中釘了,而且那天也有不少人記住了他的樣子,估計單獨前往地話,還真很危險了。

貝亞特輕聲道:「你親自去才有誠意嘛。」

弗蘭克道:「科恩公子放心,那天奧巴馬劍聖和蒙代爾魔導師不是放過話了嗎,沒有人敢來陰的。再說,來陰地,你也怕吧。」

這時,月洋握著拳頭道:「科恩哥哥加油……」

厲天忍不住笑了,伸手撫摸了一下她的腦袋,騎著小灰向王家學院走去。

魯天成等人嘻嘻哈哈地便向一品鮮走去。

來到王家學院以後,情況並沒有厲天想象的那麼嚴重,畢竟認得他的人還只是一小部分而已。循著安妮指點的路徑,厲天很快就來到了南宮月地宿舍外面,輕輕地敲著門。

「誰呀?」裡面傳來南宮月的聲音。

「是我。」厲天答道,很快便聽到裡面一聲驚呼,微微一笑

聽到厲天在外面, 絕代系草 ,以前和他相處地時候,她倒能平靜以待,可是自從那天厲天當眾一番表白過後,她走在學院里,處處都能看到許多怪異的目光。這也怪厲天,竟然搞出這麼大的動靜。現在他竟然又來到學院找自己,這還讓別人怎麼看呀。

本來嘛,南宮月其實也沒有答應厲天的,可是現在的樣子,看起來似乎自己真的已經是他地女朋友了。聽說今天學院就有人去挑戰他,難道這麼快就結束戰鬥了?他是知道厲天的實力地,所以倒也一點都不擔心他的安危。

厲天在門外等了一會兒,門便打開了一條縫,南宮月露著半邊臉,「你……來這裡幹什麼?」

「嘿嘿,你忘記了嗎,我要請你兩個同伴吃飯地呀,她們都已經去了,還有魯天成他們,我專門來接你。」

南宮月臉色微紅,心想這科恩膽大妄為,如果自己不去的話,不知他又會弄出什麼花招來。

「那你等一下。」南宮月說著,將門給關緊了。

「呵呵,沒事,我等著。」厲天說道,知道女人出門都是要打扮一下地。

過了幾分鐘,南宮月便打開門,厲天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她還是穿著一條白色的連衣裙,靜靜的,就像一朵水仙花一樣。

在她的臉上,有兩抹淡淡的紅暈,輕聲道:「走吧。」

「嗯,好。」厲天知道在學院里,是不可能讓她到小灰背上來的,所以他也只好走著。

走在路上,遇到的人紛紛停下來,目光熱切地打量著他們倆。不久之前,王家學院那一夥前去挑戰的人灰溜溜地回來了,那兩個魔法師臉腫得像豬頭一樣,經過牧師治療后,疼痛雖然減輕了,但是腫卻一直沒消,讓牧師很是頭痛了一番,不知道這是怎麼弄出來的,最後只好讓他們回去好好養一下就行了。

同時,那些前去參觀的人中,有一小部分女生,自然很快就將厲天痛快修理幾個挑戰者的過程透露了出來,一傳十,十傳百,很快,關於這次挑戰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得清清楚楚的了。

所以,現在看到厲天這個魔武雙修的強者和南宮月向外面走去,許多人心中都忍不住感慨,這才是郎才女貌嘛,也只有那樣的天才,才配得上南宮月這樣的美女啊。

南宮月被一路上看得很不自在,好不容易出了學院,她才鬆了一口氣。

「月兒,你嘆什麼氣呀?」

「我……」南宮月轉頭白了他一眼,「你還不知道嗎?」

厲天嬉笑一聲,「呵呵,他們這是在羨慕我們呀。」


「哼——」南宮月輕哼了一聲,忽然站住身形,正色道:「科恩,你知道的,我其實……」

她是想再次表明自己的態度,那就是自己還沒有準備好,暫時不想答應做他的女朋友。

心中暗自嘆了一口氣,厲天十分鬱悶,都這樣了,這南宮月還是不鬆口啊,看來以後還得加把勁。

不等南宮月把話說出口,厲天趕緊打斷她的話:「我知道,不過我的心意你也明白,而且我也不會改變我的心意,我相信,總有一天,你終會接受我的。



聽著他斬釘截鐵的話語,南宮月微微有些失神,也有些感動,但是她卻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靜靜地走著路。

一時之間,兩人間的氣氛顯得很尷尬。

不過好的是,很快就到了一品鮮,高友良正在門口等著呢。

厲天笑道:「你小子怎麼不在裡面等著。」

「嘿嘿,我在這裡等老大,好帶你們進包間啊。」高友良微微笑道,隨即一臉正色地對南宮月道:「嫂子,大家都在等著你呢。」


「你……」南宮月臉上飛過幾片紅霞,快步走向裡面。

見厲天沖自己豎起了大拇指,高友良心中十分得意,高聲道:「嫂子,他們在嬌子包間。」

聽到他的喊聲,南宮月走得更快了,微低著頭。

厲天拍了拍高友良的肩膀,「不錯,你小子有前途。」

「嘿嘿,老大也不看看我是誰呀。」高友良得意地道。

走進嬌子包間,南宮月正摟著月洋說話。而厲天卻惑地看到,坐在主位上的是一個陌生男子,正神采飛揚地和眾人說著話。

見厲天進來,那男子一雙充滿了神彩的眼睛看向他,站起來,爽朗地笑道:「想必這位就是科恩兄弟了。」

兄弟們,本書上架了,請大家繼續支持哈,小歌五體投地感激啊…………】 滿神彩的雙眼,爽朗的笑聲,讓厲天一下子對這人魯天成站起來介紹道:「科恩兄弟,這位便是大王子殿下。」

厲天微怔,這大王子和三王子真是截然不同啊,一個開朗溫和,一個浮躁陰險,給人的感覺大不一樣。

「大王子殿下……」厲天招呼道。

「哈哈,科恩兄弟不要客氣,叫我一聲丹納斯大哥就行了。聽說你剛剛一鳴驚人,著實讓我後悔沒有親自去看看啊。」大王子爽朗地道,並且拉開身旁的椅子,讓厲天坐過去。

他這麼客氣,倒讓厲天有些不好意思了。厲天這個人,就是別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性格。這大王子平易近人,給人一種春日陽光般的感覺,讓他大生好感,微笑道:「呵呵,那我就不客氣了。」

丹納斯伸手拍了拍厲天的背,道:「好,這樣就。我們初次見面,你或許還不明白我的為人,不過相處時間久了,就應該知道了。」

魯天成道:「科恩兄弟,丹納斯大哥和我們交往已久,大家非常要好。以前他在軍中效力,不過現在已經回來了,以後我們可以多多交流。」

厲天點了點頭,見桌子上沒酒,便從空間戒指裡面拿出了幾葫蘆酒,道:「嗯,今天我和丹納斯大哥初次見面,沒有酒怎麼行呢?」

弗蘭克微笑道:「我們知道你有好酒,所以就沒點了。一品鮮的賣得太貴了,竟然要三十五個金幣一瓶。」

「是啊。」魯天成道:「最近十里香在龍都非常火,還只有上等餐館才有地賣。」

丹納斯道:「嗯。我剛回來就聽說了。父王很喜歡這酒。厲青。你們府上還專門送了兩桶酒給父王。這裡我就代父王多謝了。」

厲青淡淡地道:「大哥客氣了。這是應該地。」

厲天心中一動。看來家中這樣做。還是希望能夠緩和一下和國王地矛盾。讓他少一些猜忌啊。只不過。只怕問題不會這樣得到解決啊。畢竟王權是至高無上地。

這時丹納斯又轉頭對厲天道:「對了。我聽說科恩你和我三弟有些矛盾。」

見南宮月神色微變。厲天笑道:「呵呵。也沒什麼。一些誤會而已。」

「我這個三弟。頑劣不堪。想必是他惹科恩了。我會回去警告他地。不過還請你看在我地面子上。不要放在心上。」

點了點頭,厲天道:「我會的。」他當然不會放在心上,實在怒了,就直接動手修理他了,也不管他什麼王子的身份。

眾人#籌交錯,吃喝得不亦樂乎。丹納斯非常地健談,桌面上地氣氛非常地好。而且厲天還感覺到,這丹納斯的豪爽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發自內心,在他身上,一點也感覺不到身為王子的那種高高在上地感覺。這也難怪魯天成甚至弟弟厲青,都願意和他交往了。

一頓飯吃完,丹納斯和魯天成都已經有了醉意,不過還能路,便由弗蘭克在外面雇了輛馬車送回去。而安妮和貝亞特就由厲青負責送回去,月洋自然還是由高友良帶回平民學院。

至於厲天自己,當然要送南宮月回去了。

聽到厲天這樣安排,南宮月心中有些慌亂,同時又有些奇怪,忽然間想起了厲青的哥哥厲天,那個殺了人逃出了龍都城地男孩,似乎也說過送女士回家是貴族應有的禮節。剛剛安妮和貝亞特拒絕的時候,科恩好像也說了這麼一層意思。

「難道是我胡思亂想了。」南宮月心中暗道,想起上次厲天送自己回家,硬將自己抱在懷中的情景,她臉上就一陣發燒。

走在路上,她刻意走有光亮的地方,還注意保持著和厲天的距離。

「喂,我說月兒,你也不要這樣吧,好像我是壞人一樣。」厲天鬱悶地道。

南宮月防範工作做得好,讓他地打算落空,又不能真的用強將她摟住,這讓厲天非常沮喪。

聽到他委屈地話語,南宮月噗嗤輕笑了一聲,「你就是個大壞蛋……」

「呵呵,不是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么?稍微壞一點才更可愛嘛。」厲天厚著臉皮道。

南宮月聽了,半晌沒有說話,很快就到了她家門口,她回頭道:「我不喜歡壞人。」說完,便輕快地走了進去,白色連衣裙翩翩舞動, 總統請你純潔點

她走進院子裡面,在門邊稍站了一會兒,又忍不住悄悄探出頭去,卻見厲天依舊傻傻地站在那裡,似乎傻了一樣。

「這傢伙想幹什麼呀?」南宮月嘀咕道。

這時老管家走過來,惑地道:「月小姐,你在這裡做什麼呀,黑燈瞎火地。」

「沒……沒什麼……」南宮月臉上一陣發燒,趕緊向屋內走去。

那老管家走到門

外一看,只見一個男子站在那裡,就像一根木樁一樣一隻熊。頓時他咧嘴笑了,原來剛剛月小姐看的就是這小夥子啊。

呆立在原地,厲天心中還在回味南宮月地話,再想想自己以前的行徑,終於明白她為什麼不願意接受自己的最大原因了。前世的時候,他是個小混混,習慣了嬉皮笑臉,占女孩子的便宜,如今靈魂來到了這比斯大陸,這脾性依舊沒變。上次離開龍都城的時候,一路上還忍不住調戲那紫衣少女,雖說這次回到龍都,特別是在南宮月的面前,要收斂了許多,可是對於心細的女孩子來講,是能夠發現自己這種小混混一樣的脾性的。

「可是,我也改變不了啊。」厲天心中鬱悶地道,要說為了誰完全改變自己的性格,變成一個道貌岸然的傢伙,他也無法做到。

很鬱悶地騎上小灰,慢悠悠地返回平民學院。

灰感覺到厲天心情不暢,便道:「主人,我不是人類,我懂得也不多,可是我知道,只要做我自己,我就感到很快樂開心了。」

「做自己……」厲天心情豁然開朗,是呀,做我自己就是了,用自己的真誠來感化南宮月,而不是想著改變自己。當然了,為了南宮月,有些地方一定要注意了,至少不能隨便占別的女孩子的便宜了。

想通了這些,厲天心情開朗,笑著對小灰道:「你的意思是,你現在沒有做真正的你,很不爽嗎?」

「嘿嘿,也不完全是吧……」小灰奸詐地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