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不但如此,只要能夠在軍隊干夠三個月,還分房分地,想想都讓王劍興奮的不得了。

這到處都是錢啊!

不過,王劍也不敢小看其他的人,敢參軍的,膽子都是不小,說不定也有一些強手,而且,他現在還不知道比武的規則是什麼樣的,自然不是十拿九穩。

「你們都是戰兵,比武的規則分兩輪,第一輪就是和我身後的二十個勇士初期的強者之中的任何一個人交手,不管你們用什麼方式,只要在他們的手中堅持的了一分鐘的時間,就能進入到下一輪,否則,直接喪失資格。」祝將軍的聲音響起,說明了規則。

「和這二十個勇士初期的強者交手?堅持一分鐘?就將進入到下一輪?」王劍眼眸一閃。

很多的人都是不想先出手,因為都想等到後面再出手,因為在大家的思維中,任何級別的強者,都是會累的,連戰幾個人,是非常的耗費精力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後面出場的人是很賺便宜的。

不過接下來祝將軍的話讓所有的人都是傻眼了。

「這些勇士初期的強者,每個人戰鬥一場之後,你們要想挑選,則是要等那個人恢復到全盛狀態下才能夠戰鬥,之前我已經給他們每人都發了一定量的丹藥,可以讓他們每場戰鬥都處於最佳狀態。」祝將軍的嘴角帶著譏諷和嘲笑。

王劍無語,不過也必須承認,這句話讓那些原本打定主意到後面再出手的人瞬間就改變了想法,既然這樣,那還不如早點交手呢! 廣場之上,因為祝將軍的話,人頭攢動,不少人慾要在祝將軍的注視下表現一番,至少先混個眼熟,當然更多的人想要看下去。

「劍兄弟,你不出手嗎?」汪落笑問道。

「你連勇士級強者都能夠擊敗,在這個勇士級強者的手中堅持一分鐘的時間,肯定沒有什麼問題。」魯意也是開口道。

「不急。」王劍笑著搖頭。

後面出手,還是有一定好處的,至少可以學到一些戰鬥經驗,很多的人也是這樣想的。

二十個戰兵走了出來,一一挑選了二十個勇士級的強者,戰鬥的序幕立即拉開了。

首先走出來的二十個戰兵,都是有一定自信的,最後的結果也是頗為理想,足足有八人堅持了一分鐘,進入了第二輪。

看到這一幕,祝將軍很是滿意。

第一批的人成功率太高,這讓剩下的戰兵們都是頗為的期待,不過第二批的成功率低了很多。

這個時候,眾人得出了一個懊悔不已的結論,不是第二批整體實力比不上第一批的人。

而是這二十個勇士級的強者,表現出來了更強的實力。

就在這個時候,祝將軍帶著譏誚的聲音響起:「我之前就囑咐過他們二十人了,一開始不要展現最強的實力,可以隨著一次次戰鬥,逐漸的提升實力。」

「啊?」

「不是吧?」

「怎麼會這樣?我還想多看一會,摸清楚這些勇士級強者的套路呢,早知道是這樣,我就率先出場了。」

「我後悔啊!」

一個個聲音響起,大多都是懊悔,惱怒。

「竟是這樣。」王劍驚訝,不過接著點頭,他對這個想法很是認同,因為這樣的話,也算是做到了儘可能的公平。

「奶奶的,這點真心沒有想到啊!」汪落懊悔道。

「是啊,要知道這樣,我就第一批衝上場了,這樣的話,說不定還有些希望。」魯意也是一臉的後悔。

第二批一共有兩人堅持了一分鐘,其他的人都被淘汰出局。

第三批和第四批都只有一個人堅持了一分鐘,第五批有三個人通過,第六批有兩個人通過,第七批有三個人通過,第八批有一個人通過,第九批有兩個人通過。

到現在為止,已經有180人比試過了,而通過第一輪的人數是23人,已經超過了20個十夫長的標準。

還有最後一組。

「我們都失敗了,你要加油啊!」汪落看著王劍,說道,他在第四組搶到了出手的機會,可惜沒有堅持到一分鐘就被擊敗了。

「是啊,你要是成為了十夫長,到時候,我們兩個可以加入你的團隊。」魯意也是開口道,他是在第五組搶到了出手的機會,但是結果也是沒有能夠堅持到一分鐘。

兩人都比較的遺憾,對於兩人來說,要是第一組出手的話,說不定有機會堅持到一分鐘。


還剩下的二十人之中,就有王劍,同時還有一些有底氣的人,當然還有些是不抱有任何希望的人。

王劍選擇了一個目標,不對,準確的說被選了一個目標,因為其他的十九人都是選好了,留給他了唯一的一個對手,因為王劍沒有急著選對手,而是順其自然的選大家不選的對手。

這是一個身穿灰衣,精壯,氣息濃厚,濃眉大眼的青年男子。

看到這個對手,王劍有些無語,經過之前的一批批的戰鬥,所有的人都看出來了此人是這二十個勇士中最強的一個。

因為此人出手,所有的對手都是沒有一個能夠堅持過三招的,所以沒有人願意選擇他做對手。

搶先出手的人,都是不會選他,不過衝過來的二十人,下手慢,就會被迫和這個傢伙交手。

看到王劍慢悠悠的走向最強的這個傢伙,汪落和魯意的面色都是一變:「糟糕,對手竟然是那人。」

他們完全相信王劍有晉級下一輪,並且擁有奪得其中一個十夫長職位的實力,但是有一個前提,那就是王劍的對手不是此人。

在他們兩個的心中,王劍選擇其他的十九個勇士強者中的任何一個,憑藉其擊敗卜英俊的實力,鐵定可以成功堅持一分鐘,甚至擊敗對手都不是什麼大的問題,但是面對這個對手,根據之前此人的表現,他們都明白王劍想要晉級下一輪,懸了。

很多的人看到王劍的對手是此人,都是不再去看,因為在他們的心中,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王劍在三招以內必出局。


王劍看著這個對手。

「三招!」此人看著王劍,伸出了三個手指頭,神色淡淡的說道,沒有故意的蔑視和嘲諷,但卻是比蔑視和嘲諷還讓人氣憤,因為這是赤裸裸的無視。

不把王劍看對手。

王劍笑了,他是被氣笑了,他怎麼會不知道這個傢伙的意思是三招以內擊敗自己呢?

「你會記住我的!」王劍看著此人,仍然在笑。


「出手吧,我出手,你沒有一點機會!」此人仍然沒有淡漠,沒有回答王劍的話,把王劍的話當成了空氣,在他的心中,他是不會記住一個弱者的。

「嘿。」王劍又笑了一聲,有些冷,接著,拔劍了!

嘩!

劍光一閃間,長劍刺向了此人,帶著奪人的光芒,王劍要讓眼前的傢伙為自己的狂妄付出一些代價。

「恩?」此人眼眸一凝,神色凝重了不少,手中的長槍嗡的一聲,迎了上去。

帶著鋒芒!

嘭~~~

槍劍相碰,發出了恐怖的巨響。

王劍一步未退,反觀對手卻是退了三步。

「好強!」此人盯著王劍,眼中充滿了震撼。

祝將軍看到這一幕,眼眸一閃,有些驚訝:「這個小子竟然能夠一擊將他給擊退,這份實力了不得啊!」

不過戰兵們,看到這一擊的人不多,只有汪洛和魯意兩人看到了,他們都是有些動容,同時更是激動,替王劍感覺到高興。

「你就這點實力嗎?」王劍淡漠的看著此人,並沒有乘勝追擊,也開啟了嘲諷功能。

「嘿,你很不錯。」此人咧嘴笑了起來,對王劍的嘲諷滿不在意,反而對王劍充滿了讚賞:「這裡的戰兵們,你是唯一的一個有資格知道我名字的人,記住我的名字,我叫李鐵鎚!」

「李鐵鎚?」王劍很是無語,這傢伙不笑之前有些像鐵鎚,可這一笑,不像鐵鎚倒是有些像鐵蛋呢,因為整個臉都徹底圓了。 「還有,我不止這點實力,接下來,我會一步步展露出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李鐵鎚最後又咧嘴一笑,手中的長槍則是噴吐著鋒芒朝著王劍刺來。

嗡!

這是異常恐怖的一槍,就算之前他擊敗諸多對手,都是沒有展現出如此恐怖的實力,顯然,他之前還隱藏了實力。

王劍雖然接觸的時間短,但也明白了李鐵鎚的性格,應該是一個耿直的人。

坦誠,不做作!

當然,這個坦誠很讓人受不了,比如李鐵鎚一開始對王劍的無視,這讓王劍很有暴打此人一頓的衝動,現在聽到李鐵鎚欠揍的話,這個想法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加強了。

面對強勢出擊的李鐵鎚,王劍手中長劍舞動的更加絢爛,絢爛之中帶著逼人心神的恐怖威力。

王劍的拈花劍法中的第一式已經小成,對長劍的準度,速度,威力的掌控都是達到了極為不可思議的程度。

隨手一劍,都是蘊含不凡的威力,更何況是在認真的情況下,施展的招式雖然不是純粹的摘花式,但是威力也是極為不凡了。

嘭~~~

再次碰撞,李鐵鎚再次被震的回退,而王劍不但沒有退,反而朝著李鐵鎚衝去。

痛打落水狗?不,應該說是吊打李鐵鎚!

長劍揮舞,帶著彪悍的威力,快狠准,王劍在戰鬥之中徹底詮釋出來了。

李鐵鎚面色巨變,催動手中長槍接連抵擋,可是那長劍之中帶著的恐怖威力讓他苦不堪言,接連敗退,真是被吊打的節奏。

祝將軍看到這一幕,眼眸閃爍,帶著意外和驚訝,他的境界比較高,自然是看出了王劍還沒有修鍊到勇士級境界,正因為如此,他才驚訝,這份實力已經不能劃分到戰兵行列了,因為比戰士級的士兵強大太多太多了。

王劍和李鐵鎚的碰撞,就好像是兩個實力不凡的勇士級強者在戰鬥,造成的動靜越來越大。

這個時候,戰鬥過的戰兵們都注意到了這裡的情況,乍看之下,個個有些發矇,被震撼的不輕。

「怎麼可能?這個小子是誰?怎麼會這麼的恐怖?戰士級而已,竟然擁有勇士級的實力。」有人忍不住驚呼了起來。

「太不可思議了吧?他的對手是這二十個勇士級強者之中最強的一個,他竟然都能夠壓制對手!!!」有人瞪眼。

「操,這傢伙不會是勇士級吧?冒充戰士級爭奪十夫長之位?」有人懷疑。

「應該不是,勇兵的待遇,沒有任何職位的待遇都是堪比普兵之中的百夫長,也相當於戰兵的十夫長,進入戰兵營,來競爭戰兵中的十夫長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所以我想他應該還是戰士級強者。」有人分析道。


「恩,我也是這樣想的。」

「萬一,他想當官呢?畢竟,寧做雞頭不做鳳尾的人多了去。」

「對啊,這樣說也有道理。」

「我想起來了,我在麥羅大觀園見過此人,他叫王劍,曾經擊敗過卜家的卜英俊,要知道卜英俊可是勇士初期,可以和勇士級中期激戰叫板的傢伙。」

「王劍?你說他叫王劍?就是數月前,九王子到來,我們麥羅城舉辦的那次規格不低的宴會上因為一個叫丁娜的女子,擊敗卜英俊,落了對方面子的王劍?」

「就是他!」

「一直都想見這廝一面,卻是沒有想到,竟然在這裡見到了,真是聞名不如一見啊!」

「這個戰鬥力,真不是一般的強啊!」

「厲害!」

王劍的名聲一下子傳開了。

轉瞬之間,一分鐘的時間過去了,其他的十九個戰場都已經結束了,有三個堅持了一分鐘。

這十來人,不管是成功進入到第二輪的,還是被淘汰的,看到王劍和李鐵鎚竟然還在激戰,都是目瞪口呆。

那些進入到第二輪的,都是一臉畏懼的盯著王劍。

「奶奶的,要是和這個傢伙交手,那真是找虐啊!」這是諸多成功闖過第一輪的26個有希望成為十夫長戰兵的心聲。

祝將軍並沒有叫停王劍和李鐵鎚的比賽,而是頗有興趣的看著兩人的戰鬥。

其他十九個勇士級成員,看著李鐵鎚被打的節節敗退,個個眼中充滿了驚訝。

顯然,他們很意外李鐵鎚不是王劍的對手。

「我這應該沒有讓你失望吧?」王劍一邊攻擊,一邊語帶輕佻的問道。

「……」李鐵鎚沉默不語,不是他不想開口,也不是沒有臉開口,而是因為他被王劍的攻擊壓制的根本就開不了口,一旦開口,就要付出受傷的慘重代價。

李鐵鎚很是鬱悶,眼神幽怨,不帶這樣的,連讓自己認輸服軟的機會都不給。

至於丟人?他則是看的很淡,弱肉強食,優勝劣汰,以實力為尊,這是他心中的理論和見解,也是他的核心思想。

自己不如人怎麼辦?繼續努力唄!

嘭!

王劍最後一劍排出,頓時將李鐵鎚連人帶槍給砸的倒飛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幾圈,才停下來,狼狽不已。

「真是不好意思,沒有控制好,下手有些重了。」王劍慚愧的說道,不過,臉上卻是沒有一點慚愧的樣子,似乎吊打的李鐵鎚連認輸的機會都沒有很過癮。

真不愧是一個核心思想為『劍』的大『劍』人!

「你……」李鐵鎚咬牙,神色越發的幽怨,說謊話都不帶打草稿的傢伙,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小子是故意的嗎?真是——好賤!

祝將軍這個時候向王劍神色認真的說道:「你被取消了成為戰兵十夫長的資格。」

「啊?」王劍傻眼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自己一心當兵,怎麼表現的稍顯出色,就被剔除出去了呢?難道剛才自己太賤了?太囂張了嗎?

很多的人都愣住了,心中充滿了不解,王劍表現的太出色也有錯?難道是擊敗了對手的原因?這樣可,不但汪落和魯意,其他的很多的人都為王劍鳴不平,只有一些通過第一輪,而沒有把握成為十夫長的人,有些慶幸,少了王劍,可就相當於多一個名額,畢竟王劍的表現第一無疑,有十足的把握獲得一個名額。

祝將軍似乎沒有看到群雄激憤,而是看向王劍再度說道:「因為你的表現太過出色,所以,特意的提拔你為勇兵十夫長,統領十個勇兵!」

「啊?」王劍再度傻眼了。

其他的人,也都傻眼了,這個變故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和想象。 王劍半天才從震撼之中反應過來,獃獃的問道:「我?勇兵之中的十夫長?」

「沒錯,你的實力不錯,有資格做勇兵之中的十夫長。」祝將軍點頭,再次說道。

聽到祝將軍再次強調,王劍才明白,幸運女神真的降臨了,把自己給眷顧了,這種心情就好像是無意之中買了一注彩票,結果卻是中了驚天大獎,簡直要把人給嗨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