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下方眾多封天家族的人頓時大駭,這修為也太恐怖了一點,到底是何等境界才能有如此威勢?

鐵浮屠艱難的爬了起來,他身下的那馬四肢受創,立著已經不穩了。

「你……你在挑釁我汗族么?」

「我項家,無意挑釁任何人,無論是封天家族,還是那些弱小的民族和國家。」

大長老平靜的說著,接著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但是!我們也不畏懼任何人,包括你們汗族!」

抬頭,睜眼,無盡的壓力像是潮海一樣到落下來,針對鐵浮屠三人一馬,讓四道影子沒法抬頭,幾乎趴在了地上。

「退出天山,既往不咎,再有遲疑,定斬不饒!」

大長老大袖一揮,隨即轉身,背對眾人。

「若是我再次斬殺,便是大開殺戒之時!」

說著,他背著雙手,就那麼虛空立著,不曾前進半步,也不曾後退。

灰色的身影,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大山。

有幾個封天家族的人率先反應過來,當即拱手道:「我等先去西域了,告辭。」

說著,帶著自己家族的人直接離開。

姜恆咬了咬牙,隨後也是一樣,轉身離去。

慢慢的,下面就剩下了鐵浮屠等人了。

「怎麼,還要我們送么?」

五長老冷笑了起來。

鐵浮屠咬牙,恨恨的說了一聲:「今日之仇,我汗族記下了,成吉思汗,還會回來再找公道的!」

「話多。」

大長老未曾回身,而後伸出了一手,反掌打來。

「不!」

鐵浮屠心驚肉跳,眼前人那可怕的修為,就如同浩瀚的大海一般,他深刻的清楚自己和他之間的差距。

轟!

一聲炸響,那馬發出了一聲嘶鳴,肉塊層層而裂,就地分解,嗚呼斃命!

雖然是一馬,但也是合道境界,從此說來,比起一般的合道境界,顯然更加的珍貴了。

鐵浮屠心神顫動,難受的不行。

這馬得來不易,他騎出來那是拉風無比,沒想到就這麼沒了。

張了張嘴,他還想說些什麼。

「小汗,別在說了!」

他身後的兩個長老急的滿頭大汗。

「殺馬示威,若是回頭,只怕你們不能承受。」大長老淡然的說著。

鐵浮屠哪裡還敢裝逼,直接夾著尾巴灰溜溜的走了,地上的馬屍也棄之不顧。

「大長老,如此,我們不是和汗族徹底成了死仇么?」

五長老皺著眉頭說道。

「死仇便死仇吧,既然已經動手了,仁慈太過對自己沒有好處,占著理便可以了。」

大長老說了一聲,搖頭往裡走了。

等他落下了身子,一道身影攔在了他的面前。

「族長,找我何事?」

大長老平淡的問著,也不見禮。

項正言心中暗暗生恨,但是無可奈何,動拳頭是不行的,只能用理壓他了。

「大長老,族中自有規矩,對內長老會為先,對外則是族長主持,大長老今日是否僭越了呢?」

「如此說來,下次這種事便交給族長了。」

大長老微微點頭,隨後看向項正言,竟然笑了笑。

「今日若是族長,不知道如何處置此事呢?是將我交出去給他們處置么?」

「不敢。」

項正言搖了搖頭,說道:「只是他們口中的魯班七號心臟,所關甚大,大長老知道多少?」

「此事我不曾了解過,想必是外界胡說而已,若是真有此物,我必交於族中。」

大長老說了一聲,隨即搖頭離去。

看著大長老離去的身影,項正言的眼神變得陰森起來。

「你真的以為他能夠成為至尊么,哼!竟然敢私藏如此重物,若是發現,便送你上族規台!」

一拂袖,他來到了一處秘殿當中。

「族長。」

「上次去找回項羽的是誰?」

「是項龍那小子。」

「項龍是么。」

臉色變得陰沉,隨即冷笑了起來。

「他竟然把項羽送去了死界那個地方,而且項羽極有可能從此地走出來,那裡風雲齊聚,他勢必過去接他,到時候我們下手,將項龍給抓起來,好好拷問此事。」

「是。」

陰謀進行之中,風起雲湧的目標地點,都是在姜亢所處的死界之中。

然而,身在死界當中的姜亢並不知情,他依舊往前攀爬著。

終於,長且無盡的刀梯到了盡頭,滿是鮮血深可見骨的手搭在了萬丈高懸的最高處。

刺啦啦的風在上面盤旋著,蕩漾著一股滄桑的時光味道。

姜亢趴在上面的手,皮膚開始皺了起來。

「在這裡,我竟然會受到時光的作用?」

姜亢心中一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退下去是不可能了,他已經沒有力氣,從這裡落下,絕對是粉身碎骨!

用力一蹬,鞋子徹底裂開,踏著血沖了上去。

棺材頂著,黑光綻放,抵住了時間之風!

滄桑的面容停止了變得老化,姜亢眼睛緊緊的盯著前方。

黑光凝聚之處,一隻黑色的眼睛正在其中閃爍著,爆發出陣陣讓人心悸的能量。

時光之眼! 「一腳……一腳逼退了化神級別的強者!」

下方眾多封天家族的人頓時大駭,這修為也太恐怖了一點,到底是何等境界才能有如此威勢?

鐵浮屠艱難的爬了起來,他身下的那馬四肢受創,立著已經不穩了。

「你……你在挑釁我汗族么?」

「我項家,無意挑釁任何人,無論是封天家族,還是那些弱小的民族和國家。」

大長老平靜的說著,接著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但是!我們也不畏懼任何人,包括你們汗族!」

抬頭,睜眼,無盡的壓力像是潮海一樣到落下來,針對鐵浮屠三人一馬,讓四道影子沒法抬頭,幾乎趴在了地上。

「退出天山,既往不咎,再有遲疑,定斬不饒!」

大長老大袖一揮,隨即轉身,背對眾人。

「若是我再次斬殺,便是大開殺戒之時!」

說著,他背著雙手,就那麼虛空立著,不曾前進半步,也不曾後退。

灰色的身影,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大山。

有幾個封天家族的人率先反應過來,當即拱手道:「我等先去西域了,告辭。」

說著,帶著自己家族的人直接離開。

姜恆咬了咬牙,隨後也是一樣,轉身離去。

慢慢的,下面就剩下了鐵浮屠等人了。

「怎麼,還要我們送么?」

五長老冷笑了起來。

鐵浮屠咬牙,恨恨的說了一聲:「今日之仇,我汗族記下了,成吉思汗,還會回來再找公道的!」

「話多。」

大長老未曾回身,而後伸出了一手,反掌打來。

「不!」

鐵浮屠心驚肉跳,眼前人那可怕的修為,就如同浩瀚的大海一般,他深刻的清楚自己和他之間的差距。

轟!

一聲炸響,那馬發出了一聲嘶鳴,肉塊層層而裂,就地分解,嗚呼斃命!

雖然是一馬,但也是合道境界,從此說來,比起一般的合道境界,顯然更加的珍貴了。

鐵浮屠心神顫動,難受的不行。

這馬得來不易,他騎出來那是拉風無比,沒想到就這麼沒了。

張了張嘴,他還想說些什麼。

「小汗,別在說了!」

他身後的兩個長老急的滿頭大汗。

「殺馬示威,若是回頭,只怕你們不能承受。」大長老淡然的說著。

鐵浮屠哪裡還敢裝逼,直接夾著尾巴灰溜溜的走了,地上的馬屍也棄之不顧。

「大長老,如此,我們不是和汗族徹底成了死仇么?」

五長老皺著眉頭說道。

「死仇便死仇吧,既然已經動手了,仁慈太過對自己沒有好處,占著理便可以了。」

大長老說了一聲,搖頭往裡走了。

等他落下了身子,一道身影攔在了他的面前。

「族長,找我何事?」

大長老平淡的問著,也不見禮。

項正言心中暗暗生恨,但是無可奈何,動拳頭是不行的,只能用理壓他了。

「大長老,族中自有規矩,對內長老會為先,對外則是族長主持,大長老今日是否僭越了呢?」

「如此說來,下次這種事便交給族長了。」

大長老微微點頭,隨後看向項正言,竟然笑了笑。

「今日若是族長,不知道如何處置此事呢?是將我交出去給他們處置么?」

「不敢。」

項正言搖了搖頭,說道:「只是他們口中的魯班七號心臟,所關甚大,大長老知道多少?」

「此事我不曾了解過,想必是外界胡說而已,若是真有此物,我必交於族中。」

大長老說了一聲,隨即搖頭離去。

看著大長老離去的身影,項正言的眼神變得陰森起來。

「你真的以為他能夠成為至尊么,哼!竟然敢私藏如此重物,若是發現,便送你上族規台!」

一拂袖,他來到了一處秘殿當中。

「族長。」

「上次去找回項羽的是誰?」

「是項龍那小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