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上官輕塵點點頭:「如今都過去這些天了,看來這事主宰大人是沒準備出面管了,依我看還還是備些賀禮到時候去看看這個天府之主的真面目在做打算,龍兄你意下如何?」

龍嘯無奈的搖搖頭:「看來只有這樣了,既然要去這賀禮就不能備少了,天府如此強勢,應該有不少的勢力會想盡一切辦法攀關係,畢竟怎麼說我們在內天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能落了面子不是。」

「是呀!這事整的真糾結!那我就先告辭了,回去先準備賀禮去!」

「不送!」上官輕塵身形一閃已經消失在原地。

一重天主宰大殿,一位金衣老者坐在自己座位上,臉色蒼白無半點血絲,時不時張嘴咳嗽幾聲,臉色變的更加蒼白。

「紫玉,備重禮在天府開山立派大典儀式之日代我送去!」

「是!主宰大人你的傷?」

金衣老者擺擺手:「這點傷還要不了我的命,沒想到一重天居然來了如此高手。」想起當晚的一戰,金衣老者臉色大變,心知要不是對方手下求情,如今自己早已魂飛魄散灰飛煙滅。

紫玉輕聲離開主宰大殿,心中湧出別樣的情緒,自己跟隨主宰大人這麼多年第一次見主宰大人受這麼重的傷,一共也就二次見主宰大人受傷,第一次因為一件神器,這一次卻是因為一個女人,紫玉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總感覺有些熟悉,卻又想不起來在那裡見過。

本書首發於看書輞


… 天府的請柬送到了大大小小數千個家族門派勢力當中,如同在一重天颳起了一場大風暴。有人準備賀禮,同樣有人置之不理。

「一個剛剛建立的小門派,也想在一重天稱雄稱霸,我蓮花宮就在蓮花海中坐等你天府的天兵天將,就怕你不來!」蓮無雙一揮手,手中的金色請柬頓時碎成了粉末。

「呵呵,好一個天府,我千宗門到是要看看你拿什麼來討伐我千宗門,難道你準備派幾個元嬰期的小子過來討伐我千宗門嗎?哈哈……」 方寸江湖之殘唐晚照

「一個小小的天府也想讓我們祁家俯首稱臣,簡直就是吃人說夢……」祁家家主祁雲一握拳,在張開手時手中的金色請柬已經變成一團粉末。

巨齒山上,一個藍衣青年不停的吼著:「這個廣場太小了,加大加大至少要上百里方丈,要不然怎麼坐得下那麼多人!」

「帳篷太多了,最多五百人的帳篷!」

「破天,這次來的人可不少,五百個帳篷夠嗎?」冰玉心頗為擔心的道:「萬一他們為了掙帳篷打起來可不好,還是多準備一些吧!」

林破天神秘一笑:「我的好心心,哥哥的目地就是讓他們打起來!」

「啊……」冰玉心張目結想舌。

「紅布,我要整個天府都掛滿紅布,喜氣!喜氣你明白嗎?」

「椅子也太多了,最多五百人把椅子,沒椅子坐的全部給老子站著,如果不願意站著的,就給老子坐地上!」

「還有我給你們講,酒席最多準備五十桌,賀禮上等才可以入席,賀禮中等全部給老子吃盒飯,賀禮下等的對不起,沒有錢吃!」

對於林破天的命令,眾人紛紛汗顏,帳篷你不準備夠也就算了,咋椅子也不準備夠呢,難道真要讓天下英雄露宿荒野不成?

震驚歸震驚,天府之主都開口了,天兵天將那還有半點遲疑,辛辛苦苦搭起來的帳篷又一個一個的拆掉,準備好椅子又一個一個收回天府倉庫,用林破天的話說,這些椅子雖然買來不要多少錢,但蚊子在小也是肉,不能浪費,堅決不能浪費,以至於以後天府數年間都不能買椅子,整倉庫的椅子都放著發霉也沒有人用。

巨齒山半山掛紅,籠罩在一片喜氣當中,林破天每天哼著小曲,飲著小酒往返於眾女房間,沒辦法林破天把眾女的房間全部安排在一個圓形的院子當中,院子正中間是一個巨大的泉池,經過林破天的改造,此時徹底變成了一個溫泉,沒辦法林破天為了造個溫泉可是下足了本錢,絕世暖玉足足一立米大小被林破天埋在了泉池下面才形成如今的溫泉。

為了弄這個溫泉,萬老大罵林破天敗家子,浪費呀,暴殄天物,林破天絲毫不在乎,為了自己的幸福,哥只好拼了,在說這東西放在下面,用高級陣法一隱匿誰都發現不了,等哥走的時候還可以收回來,又怎麼會浪費呢。

林破天全身赤露的趴在溫泉當中,臉上帶著猥瑣的笑:「各位美女們,今天到誰出來陪哥哥泡溫泉了,小心心是你嗎?小蘭蘭是你嗎?小月月是你嗎?小銘銘是你嗎?小容容……」

「混蛋!」

「流—氓!」

「下流!」

「無恥!」

「無賴!」

……

林破天極其享受眾女的嬌罵聲,臉上笑容笑的更濃了幾分,原來這混蛋所說的特別就是特別在這裡。



「在不出來哥我可是要進去了哦!把你們一個一個全部揪出來陪我!」

「不要!」

「滾!」


「鳳銘姐姐你就快出去吧!等那混蛋進來我們就完了。」

「小蘭蘭,哥哥愛死你了,原來今天到小銘銘了呀!小銘銘你不要害羞,哥哥我現在就來抱你!」

「啊……混蛋你放開我,現在可是白天!」鳳銘滿臉通紅,不停的在林破天懷裡掙扎。

「抱都抱上了,你認為哥哥還會放手嗎?來吧寶貝!陪哥哥泡會兒。哥哥幫你提升提升修為。」

撲通一聲,兩人進時落入水中,鳳銘全身衣服濕透,誘人的身姿一顯無疑,看得林破天直流口水。

林破天的魔爪瞬間伸向鳳銘胸前:「女王,貌似你這裡還有些小,哥哥幫你開發開發!」

「啊……」鳳銘一聲尖叫,直接把林破天的爪子死死的按在自己胸口,林破天愕然,原來比哥還急呀,那哥就不客氣了,林破天摸了摸,揉了揉,真爽。鳳銘明明是要捂胸保護的,那知道林破天手實在太快,結果弄巧成拙反而幫了林破天一把,感覺到胸前的異樣妙感,雙手按的越來越緊。

「寶貝別按這麼緊呀,小心都按小了,來哥哥幫你揉揉放鬆放鬆!」

鳳銘滿臉漲紅不知所措,身體越來越不受自己控制,似乎失去了全身力氣。

「破天,不要動!我受不了了!」

冰玉心金玉蘭眾女在房間內紛紛捂住耳朵,面色紅潤,心中大罵混蛋你就不能聲音小點嗎?

陳艾琳把頭埋在被子里:「嘻嘻……今天到鳳銘姐姐了,那明天就是玉心姐姐,後天就是君香姐姐,在後天就是金玉蘭姐姐,然後就是我嘍,這次一定讓混蛋揉久一點!上次揉的還是蠻有效果的,似乎大了不少呢!」

賀月兒在房中堅起耳朵嘟嘟嘴:「天哥哥又在使壞,鳳銘姐姐都求饒了都不放手,貌似天哥哥越來越壞了,上次居然還揉人家這裡,都揉腫了好幾圈!」

越六月六的日子越來越近,林破天有時間就去看看天府的一切布置,然後就是陪眾女泡泡溫泉,煉煉功,感覺兩個人泡溫白沒意思,就把眾女叫出來一起泡,日子過的無比的愜意。

刑真自從和林破天喝過一頓酒之後,每天都躲在自己房間苦練,每天都想著林破天當晚告訴他的話,刑兄呀,那個紫玉姑娘可不簡單呀,她的修為只怕比你家那位老祖宗都是只低那麼一點點,你想要追人家,那你得把自己修鍊快提升起來才行呀,做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你總不能一輩子都被一個女人騎在身上是不是?男人就得雄起,得雄起!

「堅決不能讓她騎在我的身上,我是男人,我得騎在她的身上,我是男人,我要雄起!啊!我要雄起……」

「瘋了,真的瘋了,又來了,你們聽又來了。」

刑真發泄一頓之後,又開始苦苦的修鍊,黃天不負有心人,刑真的進步是看得見的,在林破天大量資助的丹藥下,刑真如今已經達到了寂滅中期。刑真達到寂滅中期之後,段風等人紛紛前後達到寂滅中期,就連鳳銘幾女也一個樣達到了寂滅中期。

「天哥哥,你看我也寂滅中期了呢!你咋還是寂滅初期呢?月兒現在可比你厲害哦,以後月兒罩著你。」賀月兒獻寶似乎的出現在林破天面前。

林破天頓時鬱悶到了極點,看著身邊的女人、兄弟一個個突破了,唯一自己還在原地踏步,溫泉同樣的泡,丹藥同樣的吃,咋你們進步了,我就不進步呢?沒天理呀,沒天理!

「天哥哥你彆氣餒,有這麼多姐姐們罩著你,是不會讓你受欺負的!」

你是這在安慰我幼小的心靈嗎?你這是在至我死無葬生之地,我堂堂的一個大男人,居然需要一群女人來罩著,你讓我這張英俊瀟洒的臉往那裡擱,還不如找一塊豆腐砸死自己得了。林破天眼前一黑,頓時氣暈了過去。

「天哥哥你怎麼了?鳳銘姐姐你快來看看,天哥哥好像暈倒了呢?」

「月兒妹妹你別理他,這混蛋在裝死博取你的同情心,走,姐姐帶你去修鍊,這溫泉可是修鍊的好地方。」

林破天欲哭無淚,哥哥真的是被氣暈了好不好?

隨便天兵天將一個個突破到寂滅中期,林破天是越來越鬱悶,現在在天府之內隨便遇到一個人都是寂滅中期,唯有林破天這個天府之王還處在寂滅初期。

「哈哈……老大這次我鐵牛的修鍊超過你了,我要挑戰你!」蒙鐵牛虎痴虎痴的走到林破天面前。

林破天憋了一肚子的氣沒處發泄,居然有人找上門來給自己出氣,這樣的好事怎麼能錯過,二話沒說就答應了:「好!」

「哈哈……鐵牛這次可厲害了,鐵牛一定下手輕點,只把老大你打成豬頭就成。」

「好說好說!一定讓你滿意!」

嬌妻萬福 :「鐵牛加油,把老大打成豬頭」

「哈哈!老大你可要準備好了,鐵牛我來了。」

「來吧!來吧!我都快等不及了。」

「喝……」鐵牛一聲爆喝向林破天衝去,巨大的拳頭砸和林破天面門,絲毫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留情,留什麼情?能把咱老大虐一回那是榮幸,也能在眾兄弟面前長長臉。

呯呯呯的響聲不斷

「老大,鐵牛我錯了」

「老大,你就饒了鐵牛這回吧!」

「老大,鐵牛在也不敢了。」

「老大,唔唔……」

段風等人齊齊不停的吸冷氣,身高一丈多高的鐵牛在林破天面前完全沒有招架之力,眨眼之間便慘叫連連,原本比平常人-大上一倍的臉龐現在都大上了三倍,豬頭,而且是一隻巨大的豬頭。

轟的一聲,林破天把鼻青臉腫的蒙鐵牛往地上一丟:「看什麼看?你們不是都來看老大我的笑話嗎,來呀,都過來跟哥過過招!讓哥檢查檢查你們的修為,都牛氣是吧!舒服的日子過久了,來我幫你們疏鬆疏鬆脛骨。」

「跑什麼跑!都給老子回來。」

誰不跑呀?誰不跑誰傻逼,等著白白被你揍一頓,你是爽了,疼的可是我們,轉眼間段風等人都消失的乾乾淨淨,林破天回頭一看趴在地上鐵牛,鐵牛脖子一縮:「老大,鐵牛真的錯了,鐵牛再也不敢了。」

林破天拍拍手一摸鼻子:「爽呀!」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蒙鐵牛面前。

「你們這群混蛋,王八蛋,誰說老大隻是寂滅初期修為,你們有見過樣樣的寂滅初期嗎?可憐我鐵牛這張臉,真的沒臉見人了。」

離六月六還有幾天時間,巨齒山周圍已經開始彙集的人越來越多,都是收到請柬從四面八方趕來的家族或者門派,有些人已經來了好幾天,天府護山大陣依舊大開,把所有人都阻擋在巨齒山以外。

段風急步行至天府大殿:「老大,已經有很多人到了,是不是放他們進來?」

「放放放,放什麼放?離六月六還有好幾天,放進來吃的,喝的你出錢呀!誰讓他們早到的,說好的六月六,來早了就在外面等著!」

段風滿頭冒汗連連點頭離開了天府大殿,甚至比來的時候還要快上幾分,打死老子在來不來了,嚇死老子了,不就是想看你一次笑話,結果還沒有看成,用得著忌恨老子這麼久嗎?

本書源自看書罓

… 「我們人都到了,天府怎麼還不打開大陣讓我們進去呢?這也太不把我們看在眼裡了吧!」

「我說何家主你還是不要抱怨了,你看看前面的李家家主都來三天了,那可是一重天二流家族,到現在人家還等在外在呢!」

「還真是李家的人呀!」 娛樂圈小卒 ,既然大家族都等得起,為什麼我就等不起呢?

「沒想到離六月六還有好幾天,都來了這麼多人!這要是等到六月六,那還不超過十萬人.」

「現在還早,一些大門派,大家族都還沒有到,甚至連一重天的二流勢力門派家族都還沒有到。等他們到了就有得看了。」

「那也不一定,一重天二流門派家族在一重天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可不一定會來,畢竟天府是一個新門派,可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據我所知,上官家族和龍逆宮肯定會來的!」

「真的假的!這你也知道。」

「當然是真的!」

眾人齊齊投給說話之人白眼,顯然是不相信,上官家族、龍逆宮都是一重天的大家族大門派,怎麼可能來觀看一個新門派的開山立派大典。

「這裡被我們嗜血門佔了,無關人員趕緊給老子滾,老子是來給天府之主送禮的,我勸大家莫要丟了性命!」

「嗜血門主好威風呀,難道這裡就你是給天府送禮的,難道我們長刀派就不是來給天府之主送禮的。」


「我道是誰,原來是長刀派掌門,今天看在天府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計較,改天必會登門拜訪!」

「隨時歡迎!」

「嗜血門跟我走!」

巨齒山外漸漸出現了一個怪圈,明明是生死仇人卻沒有開戰,紛紛搶佔自己有利的區域,勢力越強,就能占居離巨齒山最近的區域,勢力越弱,不好意思你只能排到後面。

離六月六還有三天,一重天二流門派,二流家族開始到場,原本占居有利區域的勢力紛紛讓了出來,一層一層的向後移。出奇的是這些天林破天並沒有和眾女泡溫泉,而是一個人呆在天府大殿之中,靈識全方位的散開,把那些勢力之間有仇,那些勢力之間交好,那些勢力可以為我所用,那些勢力必須除之,全部一一記在心中。

隨著時間的流逝,集聚在巨齒山外的勢力越來越多,一重天二流勢力到場的足足不下於三十個。三流勢力更是多不甚數,那些不入流的勢力更是多如牛毛,其實有些勢力根本沒有收到天府請柬,只是收到消息就趕過來了。

六月六日這一天一大早,天府大陣在眾人盼星星盼月的等待中終於打開了一個巨大的入口。

「好呀,這大陣終於是開了!」

這時一個巨大的人影邁著虎步從入口悠閑的走了出來。

「這還是人嗎?人怎麼會長這麼高,這應該有一丈多高吧!」

「應該是人吧!」

蒙鐵牛摸了摸額頭的汗水:「大家好!我叫蒙鐵牛,是天府的一名天兵,現在我代表天府歡迎大來來天府觀禮,各位請入天府……」

「靠,居然不是天府之王來迎接我們,居然派了一個天兵來迎接我們,這算什麼事呀!」

「你也不看看人家天兵是什麼修為?寂滅中期,只怕比你修為還高上不少吧!你還不足。」

「啥,寂滅中期,連一個天兵都是寂滅中期!」說話之人一回頭卻見眾的像看白痴一樣看著他。

所有人走進大陣眼前突然一亮,好紅,當真是好紅呀,居然連整座山都是紅的,這到底是開山立派大典,還是結婚娶媳婦。

「諸位!」大陣中段風狂浪極期風︶騷的走出來:「由於天府地方有限,資源有限,只預備了五百人的座位,五十張酒席,因此天府之王決定,以賀禮的珍貴程度來決定諸位是否坐酒席,現在請諸位出示各位的賀禮,自由我們天府專業人員為大家決定等級」

狂浪摸了摸肚子:「上等賀禮入席,中等賀禮盒飯,下等賀禮登記滾蛋!」狂浪說完暗暗想罵娘,丟人呀,丟老大人了。

眾人一片愕然,罵聲一片。

「靠他娘的,這是那門子的大典,」

「這不是欺負天下無英雄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