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三人對抗中,以古木的情況最為不妙,只看他手中長劍早已斷裂,如今只剩下半截。

看著龍靈送給自己的長劍,古木無奈搖搖頭,嘆道:「這武器和他們兩人相比還是差的太多。」

武器相差巨大,導致在此次比斗中,古木處於絕對的下風,同時體內更是有些混亂,顯然剛才交手中傷了經脈,不過他是表演大師,這種傷勢根本沒有顯露在臉上。

「古木,你沒事吧。」見得古木落在自己身邊,手中武器也斷裂了,焦急的詢問道。

「沒事,這兩個傻帽根本傷不了我!」古木微微一笑,道。

「……」

商崇連的眼神愈發陰森起來,他並不在意古木言語上的侮辱,而是自己內定的女人竟對他如此關心!

「死!」

商崇連驀然動身,全身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向著古木襲去!

呼!

強悍劍氣肆擾,讓附近的劍風身子搖擺起來,竟有著被掃飛的可能!將白虹劍插入峭壁內,勉強穩住身體,劍風驚駭的脫口道。「武王!?」

商崇連那股足以將他掃飛的力量,的確擁有武王境界的強度!

「他也隱藏實力了?」

劍風頓時崩潰,難道現在都流行這麼玩嗎?

無上 其實他並不知道,古木在龍之幻境並沒有隱藏實力,只不過是後者成功忽悠了他和羅宓,而如今,古木同樣沒有隱藏實力。

不過,商崇連卻是實實在在的隱藏了自己的修為,而且隱藏還很深!

武王。

不錯,商崇連在參加獸脈山歷練就已經達到了武王,雖然境界還沒穩固,但卻是貨真價實的武道第四境的強者!

劍風脫口呼出『武王』兩字,古木臉色『刷』的一下變了,而且感覺到那股極強的壓迫感,暗道:「難怪他會給我這麼大的壓力,原來已經踏入了武王境界!」

古木心中一稟,同時意識到這個對手恐怕比以前的沈天行還要棘手!畢竟在磐石城,兩人實力相差的並不是很懸殊。

而如今,武師對武王,可是相差一個大境界!

古木嘴角一抹微笑,然後將斷劍丟去,五行真元訣在丹田中運轉,火木真元分別從四周湧現,組成了一道火木之護盾!

同時暗暗猜測:「他雖是武王,但境界並不穩固,我以火木真元來抵擋,再抓住時機以靈魂攻擊,應該可以佔得便宜!」

古木無疑要再瘋狂一次,而且他還打算用對付沈天行的辦法來出其不意的攻擊商崇連的靈魂。

但,這次他卻註定要失敗,因為在布置出火木護盾之際,商崇連就已飛速而來,只看血祭劍和火木真元觸及,『砰』的一聲瞬間支離破碎!

毫無抵抗力!

悟空傳 古木身體驀然傳來一陣劇痛,然後臉色一白,周身凝聚的火木真元也頓時潰散!

賴以生存的火木真元竟如此不堪一擊?

古木忍受著火木被擊潰帶來的負面影響,駭然不已!

也就在他驚駭的同時,毫無阻滯的如血般紅芒早已經穿過來。

武王境界施展的劍芒速度之快,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而古木更是短暫愣神,沒有做出絲毫動作,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強勢劍芒攻來!

「噗嗤!」

血祭劍直接擊在古木的心臟位置,而後者眼瞳則是猛地一縮,然後身體直接撞在山體上。

「古木!」

商崇連的速度太快,龍靈難以看清,不過待見古木重重撞在峭壁上,她則大驚失色,同時心臟傳來強烈的劇痛,然後不顧一切的從上面跳了下來!

而龍靈這一聲驚慌失措的呼叫,更是激起商崇連的怒火,只看他隨手一揮,那釘在古木身上的血祭劍驀然抽出,然後任由他的身體從半空跌下。

古木的身子宛如殘葉向著下面落了下去,而龍靈的心更是跟著猛地一抽,最後明眸中充滿了滔天殺意!

「嘶!」「嘶!」無數雷蛇從全身浮現,龍靈睚眥欲裂驀然向著商崇連衝殺而去,這刻她的腦海一片空白,她的精神處於混亂中,唯一念頭就是殺了商崇連! 冰冷的水,夾雜著冰渣子,潑在了厲清歡身上。

被冰冷刺骨的水潑醒,厲清歡腦子短暫的空白著。

抬起眼帘,看著眼前的男人,她咬著唇瓣,「你這麼對我,一定會後悔的!」

給盛凌雲注射的藥物,足以讓他乖乖聽話!

除非,他不愛喬安!

除非,他不想救喬安和盛凌雲!

厲清歡篤定了他一定會後悔這麼對她!一定!

「刀給我。」

慕靖西面色陰翳,伸出手,江洵立即把一把鋒利的瑞士軍刀遞給他。

看到泛起寒光的刀刃,厲清歡背靠著牆壁,身子幾乎蜷縮成了一團,目露恐懼,「你……你想幹什麼?」

「厲清歡,你也有怕的時候?」

慕靖西冷聲嗤笑,用刀子拍了拍她的臉。

冰冷的觸感,如冷冰冰的蛇一般,纏繞在她心上,渾身一陣惡寒,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寒顫著,渾身不可抑制的顫抖了起來。

「慕靖西,我警告你,盛凌雲已經被我注射了葯,要是你不聽話,不趕緊把我放了。別說救喬安,就連盛凌雲都會沒命!」

「我倒要看看,是他們會沒命,還是你一家三口會先沒命。」

威脅人,慕靖西向來不會輸。

厲清歡一家三口,如今父親在監獄里,母親還在家裡,公司已經沒有了,被盛世收購了。

而她,現在也快成了階下囚。

只要給皇家醫院的醫生一點時間,相信他們一定有辦法能治好盛凌雲。

至於喬安,他會儘快去找配對的骨髓。

而厲清歡……他也不會放過。

一定會讓她受到最慘重的代價和懲罰!

「哈哈哈,好啊!」厲清歡露出一股瘋狂的情緒,「就讓喬安父女倆給我償命,我死也值得了!」

話音剛落,冰冷的刀刃,便劃破了她的臉。

皮開肉綻。

猩紅的血,頓時流了下來。

「啊……」

慘叫聲,幾乎要將天花板掀翻。

厲清歡最引以為傲的美貌,在慕靖西的刀下,毀了!

她心愛的男人,竟然親手毀了她的容貌!

錐心刺骨的心疼,加上身上和臉上的痛,厲清歡崩潰的尖叫嘶吼,整個人陷入了癲狂之中。

然而,慕靖西沒有作罷,他薄唇微勾,看著她中彈受傷了的腿。

染上了血的瑞士軍刀,緩緩下移,來到她腳踝處。

儘管腿已經被痛楚弄得麻木了,但看著他的刀子下移,還是不可抑制的顫抖,「慕靖西,你要幹什麼?不要……!」

腳筋被挑斷。

慕靖西面色冷冽,猩紅的冷眸覆上了一層狠戾的煞氣,「這還不夠。」

蜜寵黑道妻 「不要……求你!」

刀尖毫不猶豫的挑斷了另一隻腳的腳筋。

厲清歡痛得臉色慘白,冷汗打濕了她的頭髮,濕漉漉的貼在臉上,狼狽得像是剛從垃圾桶里爬出來一般。

「說,你注射的藥物是什麼?」

厲清歡唇瓣失去血色,痛得意識已經有些恍惚了,「我……不會告訴你的。」

「很好,希望你記住這句話。」

慕靖西起身,把刀遞給江洵,拿出手帕擦拭了一下自己的雙手。 但,和武王境界的商崇連相比,龍靈還是太弱了,只看前者輕描淡寫的將血祭劍背側架在她脖頸前,同時單手一揮,就見後者集聚的雷力瞬間破滅!

龍靈咬著銀牙,怒目圓睜的盯著商崇連,那眸子里更是蘊含著瘋狂之色,後者見狀頗為不悅的冷聲道:「鬧夠了沒!」

那話中充滿了肅殺,顯然他很生氣龍靈現在的表現。

「你……」龍靈雷力渙散,更是無法掙脫,雙手緊握,最後大聲嘶吼道:「殺了我!」

商崇連盯著龍靈,冷冷,道:「你很在乎他?」

在乎他?

你知道我有多在乎他嗎?

龍靈嘴角一抹慘笑,然後用實際行動來證明,古木在她心中的地位!

紅芒突得從她身上浮現,呈現出凌厲之勢,同時她那武師中期的實力也在瞬間開始不斷攀升!

「燃燒靈魂?」商崇連看到龍靈境界在提升,頓時皺眉的沉聲道。

不錯,龍靈在燃燒靈魂。

而且還是以武師境界。

左春秋身為武皇境界,靈魂非常強大,壽元也有幾百年,他燃燒靈魂短時間不至於傷及根本,但龍靈不行,她實力只有武師,所以壽元有限,若是燃燒靈魂,付出的代價是極為嚴重!

龍靈的實力不斷在提升,那原本只有武師中期的境界,已隱隱達到武師後期,同時虛無中更是產生扭曲,一道道若隱若現的屬性浮現,在燃燒!

靈魂!

一個人生存的根本。

龍靈打不過商崇連,只能依次來提高實力,縱然是身隕,消失天地間,她也要讓這個人付出慘痛的代價!

見這個女人眼中充滿了決然,充滿了死意,商崇連的表情更是變得異常難看!

自己內定的女人,竟然為了一個男人,在自己面前燃燒靈魂?

這讓他難以承受,最後驀然收回血祭劍,暴怒的道:「我要將他挫骨揚灰!」說罷,驀然向著下面飛掠而去。

龍靈嬌軀一顫,也顧不得實力在劇烈提高,所帶來難以承受的痛苦,而是化為一道光向著下面追了過。

古木被擊中,跌落,到龍靈燃燒靈魂,這個過程很快,劍風根本無法阻止!而他更是沒想到,自己想要再戰的對手,竟然就這麼被殺了?而自己喜歡的女人為了他燃燒靈魂!

這可謂是,雙重打擊!

所以商崇連和龍靈飛掠下去,他卻仿若未見,整個人早已獃滯在當場。

……

武王的實力不同凡響,商崇連僅僅幾個呼吸間就追上下落的古木,然後血祭劍一揮,打出無數劍氣,誓要將古木碎屍萬段!

「商崇連——你敢!」

龍靈從上面而來,看到他要砍向古木,心裡猛地刺痛,同時面容更是變得異常猙獰,長發在飛舞,靈魂在燃燒,不顧一切的滑落,隱隱的龍靈手背上,竟奇怪的出現了一片閃亮之物。

而就在她話音剛落,在下面傳來一道深沉的聲音:「萬劍歸一!」

隨後,就發現一把巨型之劍突兀從四周浮現,分化出無數殘影,向著商崇連襲殺過去。

「一劍如虹!」

那沉聲剛落,一道滄桑聲音傳出,另一種劍芒又突然出現,最後將巨大殘影紛紛破解!

然後龍靈就看到商崇連全身鮮血淋淋的懸在半空,雙眸詭異陰森的盯著一個道袍青年!

而那青年則早已將墜落的古木接住,同時異常憤怒的盯著他。

而此人正是趕來的傅怒天!

在下面,他原本跟在蕭如水後面,不過見得古木被劍刺入,同時跌落下來,頓時勃然大怒,於是爆發出歸元劍派的提速秘法,瞬間超越了武皇強者,先一步趕到。

還好他出現的及時,並化解了商崇連攻擊古木的所有劍招。不過在接住古木,發現師弟心臟位置的劍傷,頓時怒火中燒,一揮劍就是『萬劍歸一』這種八級武功的殺招!

人已被傷成這樣,還要下毒手,這讓傅怒天尤為惱火,所以在剛才那一刻,他沒有絲毫的仁慈,而是必須讓這個心腸狠毒的男人死!

可就在他揮出殺招后,劍宗武皇蕭如水也已出現,並以絕對的實力將他的『萬劍歸一』破解,不過暴怒之下的一招,前者雖盡數化解,但商崇連還是被波及,身上多處受傷!

見自己劍招被破解,只是傷了少年的身體,傅怒天再次祭出巨劍,準備滅殺此子,卻見蕭如水擋在他身前,神色肅然道:「傅怒天,此人是曾經太武國的皇室,不可殺!」

傅怒天驀然停下手,暴怒的情緒也逐漸冷靜下來,然後怒視一眼商崇連,旋即伸出手敲在古木心臟位置的經脈,便抱著他飛掠下去。

同時傳來他沉聲的聲音:「太武國的皇室,我師弟若有意外,下次再讓我碰到,你必死無疑!」

「古木……古……」龍靈目睹青年抱走古木,頓時就要追去,不過卻見蕭如水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前,然後手一伸,便失去了所有意識。

龍靈被蕭若水擊暈,全身紅芒也頓時消散,顯然已從燃燒靈魂狀態中恢復,不過,她臉色卻極為蒼白虛弱。

「這女娃,簡直是在玩命啊!」蕭如水將龍靈背起來,想起不久前左春秋那燃燒靈魂的一幕,不由的破口大罵道:「他媽的,不愧是他的學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