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三、四頭魔獸一起圍攻一個人類高手,用最殘暴、最直接的方法,根本讓人抵抗不了多久,稍稍弱一些的人,沒幾下便被撕細碎。

整個場面形勢嚴峻,勝利的希望逐漸向著魔獸那邊倒去。

魔獸大軍的攻勢實在是太猛了。

「退……大家快退後!所有戰士將魔法師保護在中間,魔法師丟魔法……快!」南列亞對著眾人大聲吼著,此時已經被衝散了的那些人,他已經無暇估計了。這樣下次他們一定會全軍覆沒了,這些魔獸一個個好像打了雞血一般,神獸雖然不知道為何都沒有用什麼神獸技能,但是這原始打法更讓他們吃不消,而且是幾個打一個的群毆。如果他們人類在不團結起來了話,就真的完了。

突然一道獸鳴聲在巫骨山脈傳來,隨即呼啦呼啦的聲音帶動著一道道勁風向著平原這邊呼嘯而來。

「老大,是飛行魔獸,飛行魔獸已經出動了,有將近五十隻神獸!」怪蒙快速靠向冰血,眉頭緊皺,但是卻不想那些人類一般充滿緊張,而是充滿的熱血的興奮感,激動難掩。

冰血嘴角一勾:「來得好。」隨即快速驅動精神力,直接給不遠處的三十幾個紫級班的兄弟們傳音道:「紫級全體聽令,飛天。一人抓一隻下來!」

「是!」半句廢話沒有,令行禁止。

唰唰唰數道深紫色身影一躍而起,也不等那些飛禽魔獸來到他們面前,直接手中回去一揮,向著前方飛身而去。

然而看到冰血他們這些人竟然自動自發的就去攔截那些飛行魔獸,下面的人反而還一臉感激的看了他們一眼,要知道飛禽神獸可是比地上這些還難對付,畢竟對於天空才是他們真正的戰場。

如果他們要是知道冰血他們這樣的原因是什麼,估計此時鐵定吐血大罵,無恥啊……太無恥了!

紅頂鶴王、金展大鵬、幻蝶、火焰幻鳥、神火飛鴉、遮天雲雀各色各樣的飛行魔獸帶領著各自的獸群對著冰血三十幾個人便快速共計而來,除了那五十多隻神獸被三十幾個人重傷收入空間戒指以外,剩下的聖獸盡數成為了紫級班的眾人刀下亡魂。此時的他們雖然下手依舊很辣,但是卻收回了玩弄之心,下手快很准,刀刀斃命,對準那些魔獸的死穴就是狠狠一刀,所過之處,一片血紅飄落。一隻只聖階魔獸在她們手裡就好似西瓜一般,沒有任何攻擊性,一刀一個。讓陸地上的那些偶爾抬起看一眼的人,一個個震驚當場,險些被衝過來的魔獸給一巴掌拍死。

之前他們雖然有看過這些少年少女的戰鬥,不過當時只知道這些人下手狠毒,手段殘忍。畢竟是天階高手,攻擊力自然不會弱,但是現在再次看到,竟然又有了另一番新的認識。這些人上一波的戰鬥中像魔鬼一般,這一場戰鬥卻猶如地獄殺神,所過之處無一活口。生命在她們手裡,就好似稻草一般,而他們手中的武器就是鐮刀,不斷的收割!

有的人突然想到,如果現在他們戰鬥的不是魔獸是人類的話……他們是否已然會這般很辣無情。

天空中那些幾百是魔獸竟然在這三十幾個人手下沒有堅持超過半個小時,便全數殆盡,死的雖然不慘烈,但是速度卻驚人的快。

此時凡是主意到空中戰都的人,沒有人在敢小巧半分這些少年少女,他們實在是……太可怕了。此時竟然讓他們覺得,其實神階魔獸在這些少年少女的面前真的不算什麼了!

怪蒙站在半空中看著巫骨山脈的方向後,隨即對著冰血搖了搖頭,那意思是沒有飛行魔獸了。

冰血點了點頭,隨即對著眾人單手一揮,就要飛身而下。

此時陸地上戰鬥已經進入到了一個白熱化的階段,雖然這些神獸聖獸的攻擊力降低了不少,但是所謂螞蟻多了還能咬死大象呢。何況這些還是神獸聖獸。這數量完全可以三、四隻魔獸圍攻一個人類。

有的落了單的魔法師一旦被魔獸近身,那是必死無疑的貨,又不是說有人都像紫級班這幫非人類般的怪物。整個平原上不斷的傳來凄慘的哀嚎、慘叫聲。鮮紅的血液不斷的向著四周噴洒著,早已分不清那是人類的還是魔獸的,濺的到處都是,空氣中流竄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更是激發了魔獸體內的血腥。而此時為了活下去的人類也殺紅了眼,瘋狂的揮舞著手中的武器。

有的人直接被魔獸一角刺穿胸膛,有的四肢被無情的卸掉,一塊塊血肉不知是人類的還是魔獸的在一片血水中混亂在一起。

殘酷、殘忍、血腥、凄慘!


那些南列亞不斷召集過來的魔法師被一群戰士保護在中間,不斷的向外釋放者魔法,風捲殘雲、流星火雨、寒冰爆裂等等。中間站著那位光明神殿的中年男子,高舉著一根金色法杖,法杖頂端不斷的閃爍著金色的光芒。

「神聖之歌」

中年男子一聲高呼,瞬間將圍繞在他們四周的那些魔獸的身體化為灰燼。不愧是高級光芒魔法,攻擊力確實比一般系別的魔獸強。看來這人在光明神殿的位置,不一般。

冰血嘴角一勾,冷冷的一笑,一腳踹開身前的一頭大型魔獸的身體,剛剛轉過頭頓時一道殺氣瞬間竄出體內,讓圍繞在她身邊的那些魔獸渾身一顫,竟然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

原本冰血還在奇怪大部分魔法師都被保護起來了,特別是光芒神殿的人,可是白颶華卻不再其內。當她轉過身之時,剛好看到白颶華此時竟然偷偷摸摸的躲在融毅軒身後的不遠處,滿臉猙獰,隱隱約約冰血還可以看到他手裡拿著一個紙包。

冰血側過頭微微掃了一眼另一邊的那幾名光明神殿的魔法使,嘴角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在了原地,留下幾頭滿臉迷茫的魔獸,高舉著手掌卻不知道放下。

冰血悄聲無息的來打白颶華身後,就在他要打開手裡紙包的一瞬間,一把抓過白颶華的手臂,身形一轉,來到了一頭巨熊的身後,徹底擋住了光明神殿另外一些的目光。

冰血滿臉邪笑的看著白颶華,雙眸中閃過一抹紫色光芒,拉著白颶華手臂的那隻手緊緊了,下一秒便看到了明顯被嚇到的白颶華表情出發一抹痛苦的神情。

「你……你做什麼?放手!」

冰血輕蔑的看了一眼白颶華,單手一揮,一個紙包出現在手掌心內,隨即抬起頭看了一眼白颶華,嘴角的笑容更加的冰冷。對於毒藥她可是十分敏感的,即使現在四周充滿的血腥的味道,她已然可以問出從手中的紙包裡面散發出來的味道。

「茜蒂花粉,好東西啊!」

「你……你想幹什麼?」白颶華滿臉鐵青的看著冰血,臉上帶著驚恐的神情,整張臉一片煞白。

「你想做什麼……我就想做什麼嘍!」冰血清脆的聲音中充滿的陰冷的殺氣,讓白颶華更加的恐懼,瞪著一雙大眼睛看著冰血,不斷的搖頭。

「不要,不要!我……我是光芒神殿的人,我是紅衣大主教的兒子,你不能殺我……不能殺我!」

「誰說……我要殺你了!」冰血不屑的看著白颶華。連打都沒打就怕成這樣,光明神殿竟然有這樣的窩囊廢。

「那你,你幹什麼?還不放開本使!」白颶華聽到冰血的話,以為她是忌憚自己身份的,根本不敢殺自己,當下心裡的勇氣和高傲瞬間回來了不少,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狠狠的瞪著冰血。

冰血抖了抖手中的紙包,挑眉看向白颶華,雙眸再一次閃過一道紫色光芒,這一次白颶華看到了,瞬間一股陰冷的氣息從腳底板快速沖向頭頂,整個人傻愣愣的看著冰血的眼睛,恐懼、驚秫、絕望、死氣不斷的閃過雙眼。

冰血看到白颶華的樣子以外他是被自己的即將做的事情嚇到了,冷冷的一笑,也沒多想,快速打開手中紙包,對著白颶華灑了過去。與此同時冰血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獨留白颶華傻愣愣的站在那裡,茜蒂花粉的味道頓時將白颶華四周的魔獸刺激的更加瘋狂。四五隻魔獸圍著白颶華就是一頓殘殺,一陣血色飛濺,最後白颶華竟然連最基本的人形都沒有保存下來,整個人被四五隻魔獸撕碎、咬爛。唯一剩下的不過是那幾塊白色破布,絕對是這次戰鬥中死的最慘的一個。

而那個罪魁禍首冰血大人,此時依舊站在之前的那個位置,不斷的斬殺著四周的魔獸,好似從來沒有離開過一般,嘴角的那抹嗜血冷笑一閃而過。

「不好,白少爺呢?」一聲驚恐的高呼從一名光明神殿的男子口中發出,然而此時在去找已經是徒勞無功罷了。

冰血鄙視的看了一眼那群人,毫不理會,繼續悠哉悠哉的殺著面前的魔獸,偶爾將路過身邊的神獸一掌拍暈,然而丟盡空間戒指內。跟那些滿臉驚慌緊張,不斷廝殺的人完全是兩個世界,好在此時沒什麼人注意她,不然肯定會被冰血刺激到吐血。

所有人都以為紫級班的三十六個人從開始到現在一直聚集在一塊,相互配合這戰鬥,就連飛天與那些飛行魔獸戰鬥都是三十幾個人一起上去的。但是卻沒有人注意到,其實他們每個人從開始到現在就不斷的戰場上竄來竄去。因為都穿著一樣的衣服,所以基本上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他們的動向。

如果此時有人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此時戰場內的神獸越來越少,原先上百頭的神獸,此時已經所剩無幾,而地面上的卻沒有一隻神階魔獸。要問那些魔獸都到了哪裡,看看紫級班這些無恥一人的空間戒指就可以了,裡面已經躺了一排的神階魔獸了。而他們身上除了一些血漬以外,甚至連破損的地方都沒有。

所以說人比人氣死人,人更加的不能去跟某些非人類比,那就不是氣死了……那絕對會將你氣的死去活來,生不如死。

「嗷!」一聲帶著磅礴之氣的龍吟突然衝天而起,回蕩著整片領土之上,帶著一股地獄般的毀滅之勢。這一聲龍吟再也不是冰血之前聽到的那聲,而且充滿的憤怒和毀滅。而且這次再也不是她們幾個人聽到了,而是在場的所有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於此同時圍繞在他們四周的魔獸如同潮水一般快速退去,速度一塊,好似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在後面追趕他們一般。原本吵雜熱鬧的戰場瞬間剩下了幾十個凋零的人類。

冰血和紫級班的三十幾個人站在最前方,臉上嚴峻的看著前方,眉頭緊縮,齊齊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嗷!」

龍吟再次衝天而起,帶著一股極其強悍的威壓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向著他們壓來,恐怖而震懾心魂,四周的空氣瞬間扭曲。

冰血在這道威壓襲來的一瞬間,單手一揮,一道無形的力量瞬間包裹住紫級班所有人和白驚奕、蕘天宇。同時心中震驚萬分,這次她還是藉助紫冥的力量才能抵住這道強悍威壓。這條龍……


突然「噗噗噗!」一道道吐血的聲音從冰血的後方傳來。冰血皺著眉頭猛地轉過身,看到身後的那群人此時一個個滿臉煞白的躺在地上,有的修為較弱的人此時已經昏死過去,可見這道威壓的強悍。

看著勉強忍著身上傳來的痛苦的融毅軒幾個人,冰血臉上瞬間一變,變了陰冷肅殺,張口大吼一聲:「退!」

「是!」三十幾個人齊齊退後,直到退到了融毅軒他們的身邊,冰血抬起手再次一揮,精神力驅動瞬間將籠罩在他們身上的防護罩擴大,將地上的幾十個人完全籠罩在呢。


這時地上的人不斷的呼吸著出現在身體四周的正常空氣。隨即滿臉詫異的看向冰血,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少年……少年竟然能一個人抵得住這麼強悍的威壓。這樣的威壓是他們從未感覺過的,恐怖的好似能將他們直接壓碎一般。如果……如果沒有這個叫墨心齊的少年,估計他們今日不被那些魔獸撕碎,也會被這到恐怖至極的威壓給壓碎。

「老大!這條龍不會出來吧!」怪風滿臉抽搐的看著轉過頭看向冰血,單單威壓都這麼恐怖了,本體……估計一爪子就能直接秒了他們吧!

冰血轉過頭看了一眼怪風等人,隨即面無表情的看向遠方,眉頭都沒有皺一下,聲音是他們從未聽到過的陰冷,但是卻讓他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心安:「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們!」

冰血的聲音剛落下,紫級班的所有人都笑了,此時在她們身上再也找不到一絲擔憂和懼怕。三十幾個人微笑著看著冰血,不約而同,齊聲說道:「老大……天塌了,紫級一起頂!」

臉上只剩下陰冷肅殺的冰血,突然笑了,笑的很美,不過她卻沒有轉過頭看向任何人,依舊冷冷的看著遠方,此時巫骨山脈已經安靜了下來,但是那股威壓卻始終沒有退去。冰血因為有紫冥的原因,不抗拒任何威壓,但是藉助紫冥的威壓來護著這麼多人,卻堅持不了多少事情,此時的她臉色已經有了幾分發白,但是依舊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好似腦海中傳來的那股刺痛感完全感覺不到一般。

「哼……無知人類,好大的膽子!」一道沉厚的聲音從巫骨山脈內傳出,竟然讓冰血感覺到了絲絲的魔性。不知道為何,她從來沒有從任何生物中感覺過魔性,按理說應該很陌生,但是當從這聲音中感覺到怪異之時,腦海中一瞬間便閃過了魔性這兩個字。

此時也不是多想的時候,冰血高傲的抬起頭,聲音中帶著無盡的霸氣:「哼,縮頭烏龜,還敢來跟本少叫囂!」

此時也不是多想的時候,冰血高傲的抬起頭,聲音中帶著無盡的霸氣:「哼,縮頭烏龜,還敢來跟本少叫囂!」

「人類……你找死嗎。別以為能抵得住本尊的威壓,就很了不起了!本尊要殺你們易如反掌!」沉厚的聲音再次響起,帶著幾分詫異。想來應該是沒有想到竟然有人類敢如此跟他講話。

「殺我!哼!想殺我的人多了,不過最後的下場都被本少送入了地獄。你說……你會如何呢!」

冰血囂張的聲音透過空氣,直達天際,聽的身後的那些人小心肝一跳一跳的。

他們都知道這為小爺囂張,可是事情都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她是怎麼囂張的起來的……太沒……太沒天理了!

他們都知道這為小爺囂張,可是事情都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她是怎麼囂張的起來的……太沒……太沒天理了!

「是嗎,既然如此,本尊就來告訴你最後的結果會如何!」

沉厚的聲音剛一落下,冰血就感覺到那股壓著他們的威壓瞬間消失,突然一道蘊含著強大毀滅性的黑色氣流突然出現在巫骨山脈的上空。

所有人再看到巫骨山脈上空的那個不斷旋轉的黑色氣流之時,震驚了、恐慌了、絕望了!

「退!」冰血大吼一聲,單手一揮,一道冰藍色氣流瞬間捲起身後的所有人,向著城牆下方丟去。 「退!」冰血大吼一聲,單手一揮,一道冰藍色氣流瞬間捲起身後的所有人,向著城牆下方丟去。

被冰血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子,摔的有些發懵的一群人,剛剛從地上坐起身,耳邊便想起來的一道殺氣十足的聲音。

「本尊要你們所有人的命!」

聲音剛剛落下,只見巫骨山脈上空的黑色氣波光球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旋轉起來,帶動起一道充滿毀滅性的旋窩,好似天空中如同破了一大大黑洞,恐怖、驚懼、驚悚。

冰血來不及多想,飛身而起,雙臂打開,於此同時雙手指尖突然迸發出一道冰藍色的光芒,隨著手臂的動作在半空中繪製出一個巨大的冰藍色光圈,隨即雙手對著光圈快速轉動,打出幾個複雜的手上,隨著雙手的動作越來越快,身前的冰藍色光圈內的圖紋越發的複雜,隱隱約約散發著一股上古氣息。

「魔龍的咆哮!」隨著巫骨山脈內的那道聲音發出,懸浮在半空中的黑色氣波瞬間向著林城衝擊而來,帶動起一道道刺骨的勁風。

於此同時冰血雙手對著前方的奮力一推,冷聲大吼。

「巨龍的怒吼!」

冰藍色光圈快速劃過一道藍色氣波帶動起森森刺骨的冷風,沖著那黑色氣波迎面而上。

「嘭!」的聲音巨響,震動整個了大地顫顫不停,只見一平原中央為點,黑色氣波與藍色氣波死死的頂在一起,各不相讓。

而此時此時一隻保持這雙手推送的支持站立半空中,面無表情的臉上出現了幾分蒼白,體內靈海不斷的湧出大量靈力,支撐著藍色氣波,不讓那團黑色氣波接近林城。

此時已經不是魔法技能與魔法技能的對抗,而且靈力與靈力的對敵。一旦有一方先放棄,那麼下次就被對方的魔法徹底吞噬。

冰血死死的咬著牙,用自己的所有人力量頂住對面衝擊而來的那股強悍氣波,她知道即使現在她飛身厲害,那條魔龍的魔法攻擊也傷不了她。但是此時她一旦放棄,讓魔龍的那一攻擊襲向林城,那麼只是一瞬間林城將被夷為平地。她不能走,更加不能輸,身後有她紫級班的兄弟,林城內有同患難的妖月兄弟。她絕對不能讓這條該死的魔龍傷害她的人,絕對不行!

只見幾十秒的時間,冰血此時已經面色蒼白,額頭出現了絲絲冷汗。

「老大!」「少爺!」

「小鬼!」

紫級班的三十幾個人飛身而起,雙手快速打出一個個手勢,身體里的靈力瞬間迸發出,站在冰血身邊對著前方的黑色光球奮力退去,身體里的靈力好似不要錢一般,不要命的向著冰血打出的那道冰藍色氣波內輸送而去。

白驚奕、蕘天宇和烈火傭兵團、傭兵公會、爆浪傭兵團的人同時飛身而起一同站在了冰血的身邊,紛紛運起體內靈力一起抵抗住魔龍的攻擊。

「大家一起上,如果抵不住這道攻擊,我們還有整個林城和裡面的人就都完了!」南列亞對著身上剩下還能動的這些人大聲吼道。

南列亞說的沒錯,從魔龍的這道攻擊中,他們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哪裡買充滿了讓人絕望的死氣和強悍的毀滅的性,好似要將眼前的一切統統毀掉一般。這是攻擊中自帶的威壓,這股威壓太過強悍,強悍到他們竟然忘記的反抗,那是打靈魂深處傳來的絕望,竟然他們絕望到等死的地步,如果不是墨心齊閣下反映敏捷,此時的他們估計已經連同林城已經消失在了天地間吧。

想到這裡,體內還有靈力的人紛紛飛身而起,為了活命,也跟著冰血一起大量的向著藍色氣波輸送靈力。

「哈哈哈,就憑你們這幾個人類也像抵得過本尊。哼!」魔龍一道冷哼,頓時一股強大的氣流迎面而來。

「噗噗噗!」幾道吐血聲傳出,隨即除了冰血以外的所有人瞬間被魔龍加大的氣流擊飛了出去,一個個撞到城牆后撲通撲通的落到了地上。

就在這時「噗!」一口鮮血從冰血的口中噴出,來不及去理會。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轉過頭看向倒在地上的紫級班一群人,輕聲喊道:「你們怎麼樣?有沒有事!」

「老大……我們沒事!」

三十幾個紛紛從地上爬起來,抬起頭再看到冰血嘴角的那抹血跡之時,頓時所有人怒了。

暗夜、怪妖身上的冷氣更甚,甚至可以看到絲絲黑色從體內不斷的散發出來。

怪風、韓啟明臉上的笑容更家大了,一個邪惡一個燦爛。

「媽的……讓老子吐血就算了,竟然敢讓我家老大吐血!」怪蒙的雙眸中不斷的閃出金光,隱隱約約有黑眸轉換成金眸的預兆。

「魔龍,那就看看誰到底更魔一些吧!」怪靈可愛的臉上揚著大大的笑容,甜美可人,大大的眼睛中閃爍著死氣的光芒。

怪靈、怪柔都沒有說話,不過仔細看,就發出現怪靈的身體竟然出現了幾分扭曲的感覺,而怪柔那雙好似永遠閃爍著溫柔光芒的眸子,此時竟然閃爍著淡淡的紅光。

洛坤氣息的弱有若無,洛天可愛的臉上出現了幾分猙獰,葉冰熏木然的眼中出現了陰冷煞氣。

一股股奇怪的氣息從紫級班三十幾個人的身上若隱若現的散發著,似的四周的空氣竟然出現了幾分暴亂。

這時冰血清冷的聲音突然傳入眾人的腦海中:「都他們的給本少穩住!敢魔化、狂化的人,班規處置!」

別人不知道他們的狀況,作為紫級班老大的人,怎麼會不知道。這些人的體內有的是有別種族血脈的,另外一些是身體本身發生變異了。這個時候還不能讓外人知道,一旦泄漏了他們的秘密,不僅僅會引來眾人有心人的窺視,還有招來那些仇家。他們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一下子對付那麼多人。

「老大!」

冰血聽著身後的喊叫卻無力回頭,體內氣血不斷的翻滾,靈池內可輸送的靈力已經透支了,魔幻之紋轉都的速度越來越慢。

突然兩道冰冷的氣息從身後傳來過來,眨眼睛怪妖、暗夜一左一右再次回到了的冰血的身邊,沒有任何廢話,再次不要命的輸送體內靈力,跟冰血一起抵住那已經有些鬆動了黑色氣波。

「媽的……要是就一起死!」怪風一聲大吼,一下子從地上站了起來,與此同時紫級班所有人紛紛從地上站了起來,雙眼齊齊一閃,飛身而上,在身後之人看不見的地方,三十幾個人的眼中紛紛閃爍著不同顏色的光芒,卻始終壓抑著體內想要狂暴的血脈。

「其實,我剛剛想讓你們離開的!」冰血有些無力的轉過頭看向怪風他們。她知道讓怪妖和暗夜離開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她連這種心思都沒有動過。

但是……她不想紫級班的所有人……

「老大,收起你的想法!」怪風轉過頭爽朗的一笑,臉色卻白的過份。

冰血剛要張嘴說些什麼,只聽身邊的三十幾個人齊聲高呼。

「紫級,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看著那一雙雙閃爍著詭異顏色的眸子,冰血微微一笑:「好!一條魔龍罷了,也不看看我們這些人是誰。」

此時融旬一群人無力的躺在地上,他們此時體內已經受了嚴重的內傷,甚至有幾個小輩已經暈死了過去。雖然他們很奇怪那三十幾個少年為何此時還有力量去戰鬥。但是他們心裡的感動卻大大勝過了驚訝。

活了大半輩子的人,見過的人不少,認識的人也不少,但是卻極少能遇到像他們這樣的感情。那是一種早已超脫生死,融入血肉的情義。生死關頭,不離不棄,哪怕是死也不要跟同伴死在一起,試問有幾人可以做到呢。

「噗!」一個血色從冰血的口中噴出,腳下微微一頓,但是卻已然沒有退後一步。

「少主!」暗夜猛地轉過頭看向冰血,臉上的冰冷早已不見,緊緊的皺著眉頭,滿是擔憂和心疼,就在這時一道黑色光芒瞬間劃過暗夜是雙眸,帶著一股陰冷的煞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