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七殺砍得滿頭大汗,停下來望著毫髮未損的班茲卡亞沉默不語。

班茲卡亞狂笑道:「哈哈,就憑你這螻蟻般的力量也想傷本大爺?別做夢了。雖然本大爺眼睛瞎了,只怕站在這裡讓你砍一年,你連本大爺的防禦都破不開!

我呸,臭蟲始終都是臭蟲!小蝦米始終都是小蝦米!」

蚩尤傳音道:「小友,需要幫忙么?」

七殺回道:「還不用!」

隨後七殺內心說道:「九鼎,開啟二級融合!」

九鼎大驚:「尊主,二級融合?您的載體會承受不了的!」

七殺冷聲道:「我只需要一秒鐘!」

九鼎回答道:「是,尊主。二級融合已經處於待激髮狀態。」

緊接著七殺吐出一口冷氣,將所有防禦秘術都施加在自己身上,怒吼一聲:「你,班茲卡亞,『神罰騎士團』隕落的第一人!

死神的稱號還是歸還本座吧!殺!」

隨後身體消失不見。

班茲卡亞在聽完七殺的廢話后只覺胸口一涼。他眼睛看不見,情急之下伸出雙手,卻摸到一個人離自己很近很近。順著那人的手臂摸下去,卻發覺此人的右臂從自己的心臟位置一穿而過。

冷風吹進他熾熱的胸膛,前胸後背同時噴出一股又一股的鮮血,這居然讓班茲卡亞此時感到一種異樣的舒暢。

我的護體秘術:黃泉之門,最大能量施展的黃泉之門,被七殺擊穿了?

我,班茲卡亞,活了一萬五千年的進化一階強者,『神罰騎士團』之中的地,女神的守護者,今天要死了嗎?

呵呵,都是騙人的吧!

隨著班茲卡亞腦海中最後一個疑問的消失,他整個意識也陷入一片黑暗。

明塔眼睜睜看著班茲卡亞的屍體從一百多米的高空墜落,而後掉落在地發出一聲悶響。他的身心也跟著那聲悶響同時顫抖了一下!

這響聲就像狠狠砸在明塔心中的重鎚一樣,將他以往所有的驕傲榮光砸得飛灰煙滅。

這響聲,標誌著在整個地球人類社會中不可一世的進化一階團體:神罰騎士團,出現了首位死於衝突爭鬥的成員!

這響聲,將會在不久後向全世界宣告:A3的時代,結束了!

明塔一萬多年以來第一次感到害怕了,全身不由自主地發起抖來。

緊接著,七殺冷漠的聲音響起:「本來還想宰了你,不過念在你這麼多年始終對我老人家禮數周全的份上,姑且留你一命。下一次,我們再遇到就是你的死期了。

知道本座委曲求全,跟你們廝混了五千年是為了什麼嗎?就是為了今天!

回去告訴其他人,最好別惹本座,就算要殺要剮也一定將本座徹底殺死。

否則的話,只要讓本座留下一口氣,必定讓爾等以血償血,雞犬不留!」 ?瑞士,日內瓦郊區,有一座佔地面積巨大的莊園。

莊園內鬱鬱蔥蔥,小橋流水忽隱忽現,花園樹木互相掩映,讓人一望之下不知其深有幾許。

在莊園深處一座古堡內,一名滿頭銀髮向後梳成大背頭,身材高大,一臉絡腮鬍須修剪整齊得體的男子,對耳邊手機沉聲說道:「知道了!」

隨後卡啦啦一陣聲音響起,手機已被他捏得粉碎。

另一名坐在沙發上的矮壯男子內心嘆息一聲:就知道拿東西撒氣,這都第幾部手機了?我的錢又他媽不是大風刮來的!

隨後矮壯男子問道:「出什麼事了?難道事情不順利?」

銀髮男子幽幽說道:「班茲卡亞死了!明塔身受重傷,回去養傷了。」

「什麼?不可能!這,這,這到底怎麼回事?」

矮壯男子屁股像被什麼蟄了一下,瞬間從沙發上彈起來,聲音都變了。

銀髮男子大吼道:「我他媽怎麼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明塔只說七殺深藏不漏,以往都是給大家做做樣子,真實實力遠超一般進化一階強者,最起碼比我們這些半吊子的進化一階要強得多。

最後奉勸我們別去惹他,也別給班茲卡亞報仇了,由他去吧!」

矮壯男子名叫雷耶斯,是「神罰騎士團」七人當中的雷。

從兩千年前開始,此人就無所事事,喜歡做做生意,搞搞收藏,開開派對,終日沉溺於奢華高雅的貴族生活氛圍中不可自拔。

他的居所布雷堡也順理成章成為「神罰騎士團」的集會場所,也是A3組織最高統帥部所在地。只不過知道此事的人極少,全球也不超過十個人。

誰能想到,超級大富豪,大收藏家,大慈善家,頂級社交圈中的明星,雷耶斯子爵先生竟然是「神罰騎士團」中的雷大人。

此時雷耶斯再也沒有往日自信優雅的笑容,面容扭曲,渾身電光閃耀,淚流滿面地說道:「班茲卡亞死了?開什麼玩笑!我這就去中國把七星觀上下殺個乾乾淨淨!」

銀髮男子雙眼冒出紅光,一陣莫名心悸的波動幅散開來,隨即他沉聲道:「雷耶斯,你也瘋了嗎?我的命令也不聽了? 嫁入豪門:惡魔首席的小逃妻 班茲卡亞就因為不聽我的話,擅自對七殺動手,這才激怒於他。

我早就給你們說了無數遍了,七殺不是普通心靈力場者,當初我跟他大戰一天一夜,都拿他無可奈何,而且他尚有餘力。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了?三千年前!

你們都是白痴嗎?三千年意味著什麼你們不清楚嗎?

三千年的時間過去了,七殺雖然沒有踏出那一步,達到進化一階,但你們用屁股也應該想到,他的基本功得紮實到什麼地步?要不是我們會飛行跑得快,在地面上戰鬥我們七個加起來都不是七殺的對手!

你們一個個自認為是進化一階,就自我感覺無敵了?我們七人這麼多年為了新人類與外界勾心鬥角,整日忙於挑撥是非,發起動亂的時候,七殺在幹什麼?

他在不停地殺戮,不斷地磨練秘法秘術,他在苦修!

再看看你們平時都幹了些什麼?做生意的做生意,開妓院的開妓院,養**的養**,釀酒的釀酒,盜墓的盜墓,還有噬賭如命,一賭就賭了幾千年的白痴,天底下還有比這更滑稽的事嗎?

我知道你們心裡都想著什麼,反正都是靠進化藥劑才到進化一階的,這輩子永遠也不可能再有進步了,還不如醉生夢死,對嗎?

但你們看看七殺,他不也是苦苦等待幾千年嗎?首次進化遙遙無期,可望而不可及,七殺沉淪了嗎?他沒有!

所以,班茲卡亞死了,我認為這合情合理!

雷耶斯,不是我小瞧你,你去也是找死!事情就是這麼簡單,想去就去吧!

我今天說的很多了,頭有點痛,需要休息一下,再見!」

其實銀髮男子不明所以,誇大了七殺的實力。

七殺如果僅靠自己,在「神罰騎士團」面前頂多也就自保而已,畢竟境界上的差距擺在那裡。可是陰差陽錯下,七殺莫名其妙獲得龍炎,繼而擁有了讓神族都夢寐以求的宇宙級神器:相位融合塔。

在七殺手中此神器化身九鼎,可以說七殺一身本事九成以上都出自九鼎。讓他居然連心靈力場能量和龍炎都沒使用,僅憑肉體力量就輕鬆擊殺班茲卡亞,而他的三名主力靈傀儡也三下五除二俘獲明塔。

所以塵在聽說七殺集相位融合塔和龍炎於一身之後,一語道破天機:七殺真正實力遠超「神罰騎士團」,「監守者」之中弱一點的也拿七殺無可奈何!

根本性原因就是七殺擁有神器九鼎,再加上其源源不斷,各有千秋的靈傀儡,更讓七殺如虎添翼,不懼任何同層次水平的敵人。無論敵人數量有多少,戰場環境如何,七殺都能從容應對,同時也使得七殺越階挑戰成為可能。

所以說,進化四階以下的強者,對秘法秘術武器裝備等等軟體的依賴還是很大的,尤其是類似九鼎這樣的神器,那更不得了,完全可以讓一個弱者鹹魚翻身,虐殺比自身強得多的對手。

但「神罰騎士團」怎麼可能知道七殺從不離身的青銅鼎是神器呢?所以把這一切都歸功於七殺的體質特殊,異常勤奮了事。其實這兩點也沒錯,但不是根源所在而已。

雷耶斯內心十分清楚,銀髮男子說的都是事實,但好友的死已經讓他喪失理智,心裡實在氣憤不過,開口說道:「那我去宰了『屠神團』這幫人,這總可以吧?

靳先生的心尖寶 這一切還不都是『屠神團』鬧的?」

正在上樓的銀髮男子腳步一頓,沉聲道:「隨便你們,鬼丸已經去了,你要是不嫌以大欺小,那就去吧。

哼哼,A3?新人類?我看算是到頭了!

沒有女神的指示,我會一隻呆在這裡,以後沒重要的事少煩我,我要閉關苦修了。」

雷耶斯咬牙道:「知道了,大人!」

說完一陣電閃雷鳴過後,人已經消失不見。

銀髮男子繼續上樓,一邊走一邊喃喃自語:「看著吧,只怕『屠神團』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我所羅門怎麼會和這麼一群白痴共事這麼多年?真是諷刺!」 ?東方晨一伙人的大逃亡開始了。

這回追殺他們的可不是「行刑隊」或者「獵殺者」,而是真正的強者:神罰騎士團!

雖然他們只有七個人,但可都是貨真價實的進化一階強者,掌控一種或多種元素。並且最要命的是會飛行,可以無視任何地形地域,全天候無休止追殺。

況且「神罰騎士團」所有人的情報,「屠神團」根本就一無所知,與之相對的是,「神罰騎士團」卻掌握「屠神團」所有人的詳細情報,除了一直沒怎麼露面的普羅修斯和蒙卡諾。

誰也不知「神罰騎士團」成員會在什麼時候,以何種方式出現在東方晨等人面前。他們在逃亡途中,遇到的任何一個陌生人都有可能是「神罰騎士團」成員。這種巨大的心理壓力才是真正考驗「屠神團」所有人的鬼門關。

四凶給「屠神團」的建議是一定要從陸路退往七星觀,乘坐任何公共交通工具或者坐船遠洋渡海,那純粹就是找死,否則七殺的遭遇就是例子。

中途用盡一切手段喬裝打扮,盡量避開人口較多的城鎮,讓自己完全消失在A3組織的監視之下。

東方晨將最近發生的一切通報給普羅修斯后,普羅修斯充分讚揚了「屠神團」當前六人做出的成績,並一再表示:大家的進步是有目共睹的,局勢是錯綜複雜的,敵人是狡猾強大的,總體戰略布局是正確的,到七星觀匯合是必要的,但讓蒙卡諾保護東方晨六人撤退是不可能的。

希望大家再接再厲,衝破「神罰騎士團」的圍追堵截,儘早跟已經到達中國四川省的副團長和蟲子匯合。

東方晨一聽到普羅修斯的答覆,只氣得七竅生煙,眼冒金星,足足破口大罵了十分鐘才算作罷。

但罵過癮後事情還是要解決,只能依靠自己了,要不還能怎麼辦?

好在正在這時,七殺通過四凶給大家傳來一個好消息。

通過七殺前輩的不懈努力,終於苦口婆心地勸走了前來劫殺他的地和水,再考慮到力一向自恃身份,不願意以大欺小,所以最有可能追殺「屠神團」的騎士團成員,理論上只剩下四個人:風、炎、雷、暗!

並讓大家在返回七星觀的途中一定要小心謹慎,隨機應變,能躲就躲,能藏就藏,萬萬不可魯莽行事。

七殺前輩還特意說明自己在勸說地和水的過程中,由於用力過猛,受了點小傷,所以就先趕回七星觀了養傷了。希望能早日與東方晨在七星觀相見,把酒言歡,同商大計。

東方晨聽到七殺這位老滑頭居然說出如此言語,只恨得牙根痒痒,萬般無奈下通過四凶追問七殺那四個人的詳細情報,結果只等來了四個字:三男一女!

然後就中斷了與四凶的所有聯繫。

此時東方晨等人才剛剛偷渡進入伊朗格什姆島,這也是趁著A3組織可能還沒反應過來,第一時間抓緊坐船渡海。

隨後眾人打扮成穆斯林,將自己從頭到腳裹了個嚴實。十人乘坐大巴經跨海大橋到達伊朗內陸,下車之後消失在了人海。

在班達爾城郊區,由東方晨出面,通過當地黑市高價購買了三輛二手越野車,大量朝聖物品,足量的汽油、食品、飲用水、生活必需品等物資。人歇車不歇,開始瘋狂向東前進。

重生逆流崛起 只要有人問起,都由東方晨出面解釋。就說一行人是剛剛朝聖完畢,歸鄉的中國穆斯林。所有相關證件、文件、證明都在迪拜通過波克隆斯卡婭的關係準備好了,十人也都用的化名,跟證件上的一樣。

剛開始十幾天很順利,就是車有點不給力。這也難怪,照東方晨等人的開法,就是悍馬路虎也受不了。所以東方晨一發現車出現問題,馬上到大一點的城鎮找黑市重新購買更換。

這一天,十人三車終於來到伊朗東部重鎮扎黑丹,此城向北僅僅四十公里便是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三國交界線。

通過黑市用現金支付,補充了足量的各種物資之後,東方晨一行人終於決定找一個旅館好好休息三天。

其他人還好,主要是因為波克隆斯卡婭和淺草勝男兩人都快崩潰了,由於瘋狂趕路再加上水土不服,這二人上吐下瀉發高燒,一路上已經昏過去了好幾次。

在客房內,大家就接下來該怎麼走發生分歧。

東方晨天樞主張從巴基斯坦走,經過客什米爾地區翻越喜馬拉雅山經西藏回到四川。

但四凶之中的檮杌不同意這樣,他建議從阿富汗走,穿過塔吉克然後進入新疆自治區,經青海,甘肅最終抵達四川。

天樞說道:「誰都知道中國跟巴基斯坦是什麼關係,我們從那裡走最安全,出現意外的幾率最低。」

檮杌笑道:「我們能想到的,『神罰騎士團』會想不到嗎?我們橫穿整個伊朗居然什麼事都沒發生,諸位不感到奇怪嗎?

巴基斯坦?嘿嘿,如果在下所料不錯,『神罰騎士團』必定會派重兵把守在那裡。

而且從巴基斯坦進入中國還有個致命的隱患,客什米爾可是三不管地區,『神罰騎士團』在那裡必定什麼事都能幹出來,根本不會有任何顧忌。況且印巴兩國均在客什米爾地區均布有重兵,與中國的邊境線更是連只鳥都飛不進去。

相反,阿富汗雖然亂,但是亂有亂的好處,我們可以從邊境線任何一點進入塔吉克,然後隱匿回到中國。」

最後大家採納了檮杌的建議,決定從阿富汗這個方向走。

三天後,十人繼續出發,經口岸進入阿富汗后,基本沒有像樣的公路了。不得已將前進的速度放慢下來,專挑沒人的偏僻地區晝伏夜出。

顛簸勞頓了一個星期,眼看就要到達阿富汗與塔吉克的邊境,前方卻模模糊糊出現一個小鎮的輪廓。

這讓東方晨等人感到萬分疑惑,因為這座小鎮,在地圖上沒有任何標註! ?這座突兀出現的,地圖上根本不存在的小鎮,所處位置很特殊,剛好處於兩山間的峽谷口,根本繞不過去。

眾人無法,只得硬著頭皮將車開入小鎮。

沒想到一到小鎮裡面,發現小鎮繁華無比,地攤鋪面鱗次櫛比,各種叫賣聲此起彼伏,主要街道車水馬龍,行人熙熙攘攘。

熱鬧繁華的街道是如此擁堵,車根本沒法通過。東方晨等開車的三人不停地打喇叭,但行人只是看他們一眼,接著該幹什麼還幹什麼,根本不理這三輛車。

魅少的笨笨妻 東方晨看到這種情況,也是醉了。

難道這麼繁華的鎮子居然亂成這樣?連個維護治安的人都沒有嗎?

他精通阿拉伯語,決定和天樞下車去找當地的行政機構,要求他們最起碼將小鎮的主幹道疏通開,哪怕用金錢賄賂也行。

東方晨問了好幾個當地人,才找到一棟不起眼的三層小樓,這棟小樓就是小鎮的治安所。

東方晨和天樞推門一進,只見裡面烏煙瘴氣,臭氣熏天,十幾個人圍成一圈大呼小叫,居然在聚眾賭博。

東方晨掩住口鼻上前一看,這些人居然在玩猜硬幣的賭博遊戲,人群之中還有五六名身穿制服的人。

這種硬幣賭博十分古老,廣為流傳,由上一局贏的人坐莊,所有人先要預測,根據硬幣下落之後哪一面朝上下注。

下注的錢財算定分成之後,莊家向空中拋出一枚硬幣,任由硬幣自由落在桌面或者地面,然後視硬幣落地的情況決定贏家或者輸家。贏家抽出自己的注碼后,再根據剛才下注多少按比例瓜分剩餘的財物。

東方晨進來時剛剛結束一局,新一輪下注正在進行。

有人罵罵咧咧道:「真邪了門了,真主在上,保佑我這次一定贏!我壓正面,五千!」

另一人笑道:「賽勒,就你還想贏?我壓反面,一萬五!」

「我壓反面,一塊手錶!」

「我壓正面,兩塊土耳其掛毯!」

「正面,我壓這把AK47!」

「反面,我,我,我壓我老婆一晚上時間!」

Leave a Comment.